父亲的回忆——80年风云14:结束语

我不是公众人物,没资格也无须人们评价一生功过。所以只要自我估值一下足矣!

我出生在日寇入侵的战乱年代,童年生活困苦,经历过民不聊生的旧社会,亦欢欣鼓舞迎来新时代。凭着热情十五岁就弃学北上参加革命,抗美援朝时又成为解放军。年轻单纯的我循规蹈矩、积极向上、在部队八年自认是个还不错的战士。复员回沪从当工人开始,积极劳动、努力投入技术革新,多次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份子。通过半工半读上大学、听广播自学读日语,从技术员成长为工程师,并自主创业开发新产品,逐渐在行业内有些名声,最后也可说小有成就。在我出生年代谈不上人生梦想,但从小受到的教育是:本份做人、踏实行事和有志者事竟成,我想自己基本达到了这三条。如果单看事业清单,自我评估可能挺高。但人生还有其他物质及精神等多方面追求。目前生活稳定、 家庭和睦、经济上略有节余,在物质方面没有更多奢求。然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总会有脾气缺点,要打些折扣,若以100分为满分,照理能拿95分吧。但实际的自我测评总分仅给75分,比及格略好一些。为什么?因为精神追求方面因素影响我对自己人生价值的评估。

对我们这些来自旧社会的人,所谓出身都是绕不过的关口。我是单亲家庭孩子,一生只见过父亲两次 (其中有一次还是去索讨学费),对其抛家弃儿我一直很憎恨。至于他的国民党身份,由于我从未与他生活在一起,认为这与个人无任何干系。我参加工作后每次填表都坦然相告,因不知其去向当然只能认为下落不明,从来没有掩饰过。但政治运动整人时颠倒了观念,什么都要打上阶级烙印,你跟他的血缘注定了你们之间不可能没联系,用过他钱就扯上了经济关系,更摆脱不了他反动思想影响,而且他还是你一切错误(当然包括脾气缺点)的思想根源。这种论断不仅精神上伤害人格尊严,其流弊实质上阻碍我的发展进程。戏剧性的是原来那个对付日伪的国民党接收大员,后来竟转身成为向共产党陈毅市长交接上海市政的工作人员。问题在于确定他身份依据的前半部是我的交待、后半部则是组织通过外调确定并得知其落户北京的。那么我最终的出身算什么?哪些才是我真正的阶级烙印?我从不指望有人对无端污蔑行径的道歉,因为当事者早已不知去向、而且也不会有道歉的意识(原因是没有承担此类责任的先例)。我不解的是竟然没有任何一级档案掌管者出面进行过说明或至少告知一下最终真相。我自己对其下落的了解先是来自外调者口风,其余则通过熟人曲折打听才得到的。为了证实,我后来曾问接触过档案的原来书记,他也并未正面回答,只是说:你父亲的事我们早就知道,是保密的。我至今都不明白保的是什么密,让人长期背负思想包袱的理由(或原因)是什么?我的一个老朋友提醒我说:你父亲不会也是地下党?谁知道呢,天知道!他是国民党让我们惹上终生麻烦,他若是共产党也没有给我家带来丁点好处——这里的好处并不是企望特权,而是多少减掉点麻烦。正是这种思想负担使我对自己的终生评价至少减除20分。总计75分就是这样确定的。反正人生终归会走向终点,那就带着这种不圆满意识去见“上帝”吧!虽然我并不相信它,“安拉”、“菩萨”我也不相信,那么去见“谁”?干脆让“谁”也成谜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