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置三天后五种高流通图书馆资料上无法检测到新冠病毒

因新冠肺炎(COVID-19)全世界的图书馆都关闭了。国内疫情爆发早、缓解也早,图书馆已陆续开放。在开放前,出于对流通图书资料上可能携带病毒的担忧,各馆普遍采用了一些措施,或使用消杀材料或增添消毒设备,总之增加支出不可避免。所有的疑虑都在于如果自然放置,不知要多久病毒才能消失。现在美国有了初步研究结果,为在保障读者和员工身体健康的同时、降低图书馆运营成本提供科学基础。

昨日,IMLS网站以“研究表明三天后在五种高流通图书馆资料上无法检测到病毒”为题发布新闻(Research Shows Virus Undetectable on Five Highly Circulated Library Materials After Three Days. 2020-6-22),这是上月启动的REALM项目的阶段性成果,为在新冠病毒阴影下闭馆的图书馆重新开放提供了初步的科学基础。

项目发布的首次测试,是在不加处理情况下新冠病毒(SARS-CoV-2)的自然衰减情况,以提供常见流通图书馆资料在送回公共流通之前需要隔离多长时间的信息。(REALM Project Round 1 Test Results Available. 2020-6-22)

标准室温和湿度条件下,对5种材料上应用有毒的新冠病毒进行测试:

(1)精装书封面(buckram布)
(2)平装书封面
(3)闭合图书内的普通纸页
(4)塑料图书封面(双轴取向聚酯薄膜)
(5)DVD盒
结果显示,经过3天的隔离,在材料上未检测到新冠病毒。
评估表明,任何装有空调的办公空间通常都能达到标准的办公室温度和相对湿度条件,从而为隔离这些普通材料三天后出现的新冠病毒自然衰减提供了环境。
计划对其他材料进行测试,预计在7月底完成第2次测试结果;有关测试项目详情将于7月1日发布。

—— 关于REALM(重新开放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 —–

2020年5月12日,OCLC、IMLS(美国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和Battelle三家合作启动REALM项目——重新开放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旨在创建和发布基于科学的信息和推荐做法,以减少将COVID-19传播给图档博服务的员工和访客的风险(OCLC, IMLS, and Battelle COVID-19 Research Partnership update: REALM Project site launches. 2020-5-12)。

IMLS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主要图档博资助机构,项目由OCLC负责文献分析,Battelle负责材料测试,由项目执行指导委员会、科学运营工作组及其他专题事务专家协作展开。分三个阶段:

  • 阶段1:为图书馆重新开放做准备:对高优先级材料和工作流程的研究(2020年5-8月)
  • 阶段2:支持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运营的其他研究(2020年6-10月)
  • 阶段3:监视、更新、沟通(2020年10月-2021年9月)

项目网站随时发布项目的各种阶段性成果:Reopening Archives, Libraries, and Museums (REALM) Information Hub: A COVID-19 Research Project

新冠肺炎防控为什么要测体温?

如题:新冠肺炎防控为什么要测体温?
答案是:因为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症状是发热和咳嗽,其中体温可测而咳嗽难测。
就好比以前做学术评价,都用WOS和EI,因为只有这两个综合性索引工具。而如果要进一步做引用评价,就只能用专做引文的WOS。
现在对用WOS评价学术论文有相当质疑。而对用测体温来初筛/粗筛新冠肺炎患者,更值得质疑!
因为数据早已表明,发热并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有效标志物,以此来筛查病人,无异于缘木求鱼

首先,发热是人类生病时常见症状,很多病都可能发烧,这是常识。

而现在似乎发烧就等于新冠肺炎、会传染,于是所有公共场合包括公共交通工具都将体温高于37.3者拒之门外,没有任何道理。

今年首次出沪去了苏州,身处异地,更深切地感受到处处测温的问题。进出火车站测温,让我担心如果我在苏州感冒发个低烧,是不是就不能进站返回上海?上公交车测温,让我联想没有私家车者如果生病发烧要去医院,就只能步行?如果病者本已虚弱,如何承受长距离徒步?出租车没有测温,但我不知道如果我说要去医院,司机会不会拒载。(公交车司机除了开车、注意刷卡/投币,又加上了测温,真累!)

更重要的是,虽然据称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有发热症状,但在还能生龙活虎四处逛的时候并非如此。

钟南山团队早在2020-2-9就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发文,分析了截至2020年1月29日中国大陆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552家医院1,099例经实验室确诊的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的数据。该文2020-2-28正式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20-4-30还在《NEJM医学前沿》网站发布了中文翻译【链接见后】。

本研究关于常见症状的基本结论是:最常见症状为发热(入院时43.8%有发热,住院期间88.7%有发热)和咳嗽(67.8%)

  • 我的推论:
  • 病到需要入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在1月份时,多半已经相当严重了,此时有发热者仍不到半数。换言之,在更早的发病初期,绝大多数患者并不发热,更不要说数量更为庞大的无症状感染者了(也是有传染性的)。
  • 发热的大多数是其他病人(比如说5月17日北京33个因使用空调不当集体发热的细菌性呼吸道感染者),真正在大街上逛的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很大概率不发热。

国内媒体对钟南山团队的两次发文均有及时、大量的介绍,可见是广为人知的结论。

必须承认除了做检测(核酸或者血清抗体),要筛查是无解的。

不能为了显示在努力做事或者为了缓解民众的焦虑,就找一件够折腾却无意义的事情来做。请停止劳命伤财的测体温吧!

参见

2020年4月“无症状感染者”数据分析

参见:无症状感染者、疫情二次爆发、自然免疫(2020-3-30)

国内从4月1日起发布前一日新冠肺炎的无症状感染者数据,3月31日新增130例,转确诊病例2例,解除隔离302例,尚在医学观察1367例,比前一日减少174例【截至3月31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

4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又补充了无症状感染者的累计数据:截至4月14日,全国累计报告无症状感染者6764例,其中境外输入588例;累计转归为确诊病例1297例,其中境外输入251例【2020年4月15日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

现根据国家和湖北省卫健委逐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通报,对4月1-30日数据做简单计算对比分析。

  • 4月全国确诊病例数据合计:
  • 新增995例:其中本地131例、境外输入864例;其中湖北9例(均本地)。
  • 4月全国无症状感染者数据合计:
  • 新增1468例:其中本地1128例、境外输入340例;其中湖北767例(均本地)。
  • 转确诊246例:其中本地35例、境外211例;其中湖北1例(4月3日)。
  • 4月1日尚在观察1075例:其中本地849例,境外输入226例;其中湖北721例,其他地区354例。
  • 4月30日尚在观察981例:其中本地866例,境外输入115例;其中湖北631例,其他地区350例。

总病例数据:4月14日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295例,4月17日武汉更新早期数据、核增325例【湖北省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数据订正情况(2020-4-17)】。以上两者合计82620例。

—— 数据计算 ——

(一)无症状感染者在感染者中的比例

  • 无症状感染者也是病毒感染者,国际上绝大多国家统计时一并计入病例中。以下无症状感染者比例计算以“无症状感染者+确诊病例”为分母。由于部分无症状感染者日后确诊、计入确诊病例,因而应从累计数据中扣除(统计时段以外的确诊无法计入)。按前述数据计算:
  • 截止4月14日无症状感染者比例=6764/(82620+6764)=7.6%
  • 4月无症状感染者比例=(1468-246)/(995+1468-246)=55.1%
  • 可以看出4月中旬前的数据与4月的数据差距巨大。可以推测由于早期检测不足,只有确认有病者才能检测,因此无症状比例过低。
  • 如果以4月比例计算的话,按国际通行统计方法,国内感染者数当超18万

(二)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的比例

  • 全部=246/1468=16.8%(约1/6)
  • 境外输入=211/340=62.1%(介于3/5-2/3之间)
  • 本地=35/1128=3.1%
  • 可以看到境外输入与本地之间的巨大差异。可以认为境外输入由于入境即检测,因而发现较早,日后大概率会出现症状、转为确诊。
  • 而本地比例如此之低,隐含着另一个巨大差异:湖北与湖北以外。本地无症状感染者中,湖北占绝大多数=767/1128=68%。但是,日后确诊的仅1例。
  • 本地(除湖北)=(35-1)/(1128-767)=9.4%(约1/11)
  • 湖北=1/767=0.13%

(三)无症状感染者比例的分类计算

  • 由上可知,无症状感染者数据在境外输入与本地以及湖北与湖北以外地区有巨大差异。那么,如果对(一)中4月数据作分类计算,会有什么结果呢?
  • 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比例=(340-211)/(864+340-211)=13.0%
  • 本地无症状感染者比例=(1128-35)/(131+1128-35)=89.3%
  • 本地(除湖北)无症状感染者比例=(1128-767-(35-1))/(131-9+1128-767-(35-1))=72.8%
  • 湖北无症状感染者比例=(767-1)/(9+767-1)=98.8%

—— 余话 ——

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在国内外有不少调查分析,结果差别很大【中国的无症状感染者群体有多大,是如何防控的?澎湃新闻 2020-04-10】。上述(一)中4月数据的比例接近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邬堂春团队建模估计的59%感染病例未被发现;上述(三)的本地数据接近广州4月份的排查数据:排查发现的感染者共185人,其中164例是无症状感染者,占比88.6%,平均一周内转阴。【广州排查13.87万 185人感染 近9成无症状!.中华网,2020-4-24】
如果按广州的比例,或者按(三)中湖北的比例计算,国内感染者数就远非(一)所计算的18万了。

湖北仍是值得特别关注的。虽然湖北/武汉自4月16日起无新增病例,并且在4月27日实现现有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双清零”;从前引4月1日和30日数据对比,湖北尚在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下降了90例。但是,其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在整个4月每天都是2位数,合计有767例,占比超过国内本地新增的2/3,目前尚在观察的631例,也占国内本地的84%!研究者对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虽有不同看法,但没有完全否认其传染性的,从这点上讲,“清零”其实并未实现。另外湖北的数据很妖,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大,却基本没有转确诊。如果说当初武汉病死率远高于国内其他地区是因为医疗系统几近瘫痪所致,现在这种迥异于其他地区的状况是已经全民免疫了吗?但从武汉4月8日解封后一周的检测数据看,2个群组的检测阳性率不到万分之五点七和万分之八,离全民免疫还太远!【武汉无症状感染者比例有多高?武汉副市长这样回应. 新闻联播 2020-04-15】

——题外话:在目前的国际大环境下,“清零”本身并非理性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