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BD:2011统一版之2021更新(草案)

ISBD近年在进行修订,根据计划(Proposed work plan for ISBD revision 2018-2022),如果只限于现有元素,ISBD修订将在2020年完成。完成后如果决定涵盖所有LRM元素,则将在2022年完成修订。参见:为什么不直接使用ISBD?(附ISBD修订计划)(2019-11-22)

或许受COVID-19大流行影响,ISBD修订延时,但总算赶在ISBD问世50周年之年,于2021年12月21日发布2011统一版的2021更新版(草案)。更新概要:

  • * ISBD的内容已扩展到包括未发表的资源,重点是手稿;
  • * 集成了ISBD对组成部分描述的规定;
  • * 对制图资源,消除了歧义、明确了规定;
  • * 根据需要在适当项和术语表中引入了新元素;
  • * 示例已添加到新规定中,以支持本标准用户的实施。

ISBD:2011统一版之2021更新(ISBD: Update 2021 to the 2011 Consolidated Edition [DRAFT]),署名:ISBD内容更新任务组(ISBD Content Update Task Force of the IFLA ISBD Review Group)

草案发布时称2022年初正式发布,现在已经5月中旬,还没看到正式版本。更新版(草案)中修改内容用红字,很醒目,大致浏览,估计正式版本不会有太大变化。看到的主要变化概括如下:

(一)包含资源

  • (1)资源分为“出版和未出版”,新增“手稿形式”及组成部分(如图书章节、连续出版物文章、录音中曲目)(A.1.1 范围)
  • (2)书目描述对象(A.2.2)
  • 1、在原有3种“单部分资源”“多部分资源”“连续性资源”外,新增“组成部分(Component parts)”
  • 2、具体说明中,在“对较旧单行资源”外,新增“对手稿”“对音乐手稿
  • 这些资源形式原来应该也包含,现在只是文字上强调。同时其后各部分有对上述新增内容(未出版资源、手稿、组成部分、音乐/乐谱及天体图等)的相应说明和示例。

(二)第0项,在内容形式和媒介类型之外,新增生产过程(production process)

  • 0.2.1 生产过程(可选)
  • 生产过程类别既反映了载体中内容的固定(书写、印刷、绘图到磁记录或光学记录),也反映了用于进行生产的工业或手工方法(例如手写或银版印刷过程)。
  • 生产过程术语(18个):压制impression,压花embossing,磁记录magnetic recording,电子记录electronic recording,光记录optical recording,手写handwriting,影印photocopying,打字typing、绘画drawing,蚀刻etching,银版印刷daguerrotype process,照相凹版印刷photogravure process,冲压stamping,自动转换automatic conversion,压制[LP,CD]pressing,烧制[CD,DVD]burning,电铸electroforming,硬拷贝hard copying
  • 0.2.1.1 生产过程限定词(2个)
  • 已出版published,未出版unpublished
  • 0.2.2 媒介类型Media type
  • 增加2个例子,其中一个用到“生产过程”术语:Text (visual) : handwriting (unpublished) ; unmediated

(三)新增元素(A.3概述)

  • (1)制图资源的数学数据元素
  • 3.1.3坐标,新增更多子项:地球坐标、非地球坐标、天体坐标(赤经和赤纬)、天体半球
  • 3.1.4在春分秋分(Equinox)前新增:历元(Epoch)
  • 3.1.5星等(Magnitude)
  • (2)3.4未出版说明

(四)其他次要变化

  • (1)1.3其他题名信息,增加说明文字:当出现在规定信息源上,并且是识别所必需的,或者被认为对目录用户很重要时,给出其他题名信息。
  • (2)第2项:版本(edition),名称后添加表示版本的其他术语,变为:edition, drafting, version, etc.

(五)附录E术语表:新增术语。归纳为以下几组,也体现本更新版的新增内容:

  • <天体制图资源>
  • magnitude 星等(一个数字,现以对数刻度测量,用于表示天体的相对亮度, 幅度数越小,亮度越大)
  • absolute magnitude 绝对星等(天体光度的一种量度)
  • apparent magnitude 视星等(从地球上观测到的天体亮度的一种量度)
  • limiting magnitude 极限星等(给定仪器可探测或探测到的天体最微弱的视星等)
  • <组成部分>
  • component part 组成部分(用于书目描述或访问的资源的一部分,如图书的章节、连续出版物中的文章、一段录音等,取决于包含组成部分的资源的标识(参阅宿主资源)
  • host resource 宿主资源(包含组成部分的资源,如图书、连续出版物、录音等)
  • linking element 链接元素(描述的正式元素,将组成部分的描述与宿主资源的标识相关联)
  • multi-part component 多部分组件(由两个或多个子组件组成的组成部分,如连续出版物中的多部分文章)
  • sub-component 子组件(多部分组件的的部分)
  • <手稿>
  • manuscript在软载体(纸、纸莎草、羊皮纸、纸张或同等材料)上手写的任何内容的资源(文本、乐谱、地图等),无论其长度、内容、语言、文字、年代和功能如何; 打印的文件、人工更正的校样页和来自计算机文件的硬打印件在实践中被视为手稿
  • <已出版 vs 未出版>
  • published resource 已出版资源(旨在供公众使用或通过商业发行或网络公开提供的资源)
  • unpublished resource 未出版资源(不打算供公众使用或广泛发行或访问的资源)
  • composite resource 复合资源<未出版资源> 由多个独立生产的单元组成的资源,后来出于任何原因组装成一个新单元

开放编目规则:缩写改为ORC

2022年2月,《开放编目规则》(Open Cataloging Rules,OCR)在讨论组中提出想改名,为避免与大家更熟悉的OCR“光学字符识别”混淆。最初设想的名称是《开放获取编目规则》(OACR),有人提出会被误解为编目开放获取资源的规则集。经过一番讨论,在3月份正式宣布改为ORC(Open Rules for Cataloging),尽管这个缩写同样广为使用,但在本专业中没有。与之相应,Google讨论组和在GitHub的项目页面链接都做了更新:

当时说改名后,4月要就《开放编目规则》作报告。已是5月,未获相关信息。

历史回顾:

MARC转换到BIBFRAME的愚人节公告

四月的上海,可以说整月都是愚人节【COVID-19】。所以,现在发这个愚人节故事似乎也不算太晚。

4月1日那天,Jeffrey Edmunds在BIBFRAME邮件组发帖“MARC转换到BIBFRAME”。文中可见对此一趋势的不满,对小型图书馆被抛弃的无奈。也提到相关的重要机构LC和OCLC,在MARC及其转向关联数据过程中有重要影响的人物Terry Reese、Roy Tennant和Lorcan Dempsey,重要的编目软件Connexion、MarcEdit和Sinopia。

MARC –> BIBFRAME transition(全文翻译如下)

即时发布

美国国会图书馆今天宣布,自2022年7月1日起,所有LC系统将从MARC转换为BIBFRAME。

  • MARC记录将不再由LC创建或从LC获得
  • 现有的书目记录将以RDF三元组被原子化、存储及提供
  • 所有LC发现工具的搜索结果都将呈现为知识图谱而不是列表

在LC宣布的同时,OCLC公布了将WorldCat从基于MARC的数据库转变为基于BIBFRAME的三元组存储的计划。OCLC的编目客户端Connexion将于2022年7月1日停用,并由Sinopia取代,以允许OCLC成员以BIBFRAME本地创建和管理书目元数据。

BIBFRAME和关联数据倡导者称赞该公告是十多年发展的顶峰。高级图书馆管理者April Fisch说:“通过这一公告,我们看到了数千小时工作和数百万美元投资的成果。现在,当用户搜索我们系统之一时,他们将看到的不是一个无聊的可用资源列表,而是一些漂亮的东西,比如知识卡和指向其他事物的链接,以及更多指向其他事物的其他事物的链接,以及更多指向其他链接的链接带有更多链接的信息和链接。旨在将用户与资源联系起来的传统图书馆发现系统已经过时。这些新系统将把用户与一切联系起来,我相信我们会同意,这更酷。”

Roy Tennant,二十年前他的心声:“MARC必须死!”终于被听到了,大喜过望。 “终于!”据报道,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我开始以为MARC可能永远不会死!” (另一方面,MarcEdit的创建者和ALCTS编目和元数据管理部门颁发的2019年Margaret Mann奖获得者Terry Reese沮丧地在俄亥俄州立大学校园内蹒跚而行,喃喃自语“现在怎么办?” )

Lorcan Dempsey著名地观察到“发现发生在别处”。由于BIBFRAME完全放弃了MARC,发现现在将无处不在,即使用户无法判断它正在发生。

BIBFRAME 和关联数据长期承诺的极大改善的用户体验现在将成为现实。新系统不再回答诸如“我在哪里可以买到这本书?”之类的无聊问题,而是允许用户形成诸如“向我展示生活在18世纪并在莱比锡出版的名叫玛丽亚的德国女作家的所有资料”之类的查询。或者柏林、还有谁有红头发、或棕色、还有一只名叫基普的腊肠犬。”

当被问及资源较少且现场技术专业知识较少的小型图书馆如何应对巨变时,LC政策和标准部的一位发言人发表了以下声明:

“嗯,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