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BIBFRAME转换简化MARC格式

美国国会图书馆(LC)实施BIBFRAME已是箭在弦上,届时它将不再以MARC进行编目,代之以提供由BIBFRAME转换生成的MARC记录。为此,合作编目项目(PCC)于2022年初成立“BIBFRAME转换之MARC简化专责组”,其职责是检查LC的BIBFRAME2.0到MARC21转换程序和相关规范,据此开发一套简化的MARC字段,以准确有效支持BIBFRAME转换。年中和年末,中期报告和最终报告如期完成发布。见:

这套简化字段,在职责文件中称“瘦MARC”(Skinny MARC)。出于词义褒贬原因,小组先后考虑过一些其他术语,包括:简化MARC(simplified MARC)、基本MARC(essential MARC)BF2MARC用于BIBFRAME的MARC改编(MARC adaptation for BIBFRAME)链接MARC(linky MARC)。特别说明的是,需要与先前的“轻量级MARC”(MARC 21 LITE, 2008版)区别开来。小组称不推崇任何上述名称,但或许是出于表述简单的考虑,在最终报告中多用“BF2MARC”。

小组提出的BF到MARC字段表,称为“来自BIBFRAME的MARC描述性字段的初步曲目”(Preliminary Repertoire of MARC Descriptive Fields from BIBFRAME)。所谓“初步”,是因为提供的2个表格中,主表“MARC<-BF”只有90多个变长字段子字段(如020$a)或定长字段位置段(如008/07-10),其中还包括12个无对应的008字段位置段,实际有对应的只有80多对。副表“MARC not included”列出没有对应BIBFRAME元素的近130个子字段等(如130/240$a)。可以想见这离成品有多大距离,LC的BF/MARC转换已历多年,我原本以为据此提出一套简化MARC格式是件并不复杂的任务,如此结果真是出乎意料。

为此,最终报告概述首先指出:“我们团队认识到,当前的BIBFRAME环境还不够成熟,无法建立稳定可靠的MARC字段集以作为永久‘简化’集”。之后列举了小组工作的复杂性(摘录)【本人理解】:

  • LC 转换记录的可得性缺乏【LC没提供】
  • 同行示例的通行性缺乏【于是从开发Sinopia的[LD4]获取,但数据滞后于LC目前用的BF2.2,也没有用LC本地扩展bflc:】
  • 书目记录中罗马化的未来不确定性【LC4调查显示罗马化对图书馆运行与服务很重要,但LC更倾向于使用有限罗马化文字;亲历LC的BF到MARC转换在使用/不使用880字段间摇摆】
  • LC的BIBFRAME扩展(bflc) 的状态【主要款目在BF中没有对应物,只在扩展bflc:;BF新类Hub与240字段的关系】
  • 序列化MARC数据的不确定性【检索点1XX/6XX/7XX/8XX中不同子字段,对规范维护的影响】
  • 小组对专业格式的专业知识的限制

接着提出了9个希望PCC未来讨论的开放主题【略】

附录2,BIBFRAME到MARC 21(BF2MARC)转换原则和量规(摘录):

1、BF2MARC记录看起来将不像原生MARC【包括只带最少的ISBD标点淡化主要款目,但包含关系代码;可能用040或884字段中的代码标识转换生成的记录】

2、BF2MARC记录虽然不一定复制惯用的MARC技术或惯例,但仍应像传统MARC记录一样发挥作用,支持以下领域的基本机器和人类操作:a.提供所描述资源的明确标识;b.提供所描述资源的必要描述性细节;c.启用对书目检索点的受控检索;d.为书目检索点的存在提供合理的理由【附注】;e.启用对主题检索点的受控主题检索;f.提供足够的元数据出处以实现信任和管理。【这是小组的意见,更从涉及编目规则,LC是否认可?】

3、转换必然是一个有损的过程。BF2MARC数据的功能要求不是可以通过算法将其转换回BIBFRAME。

4、应允许并鼓励对BF2MARC记录进行后续的下游修改。

信息流行病

“信息流行病”(Infodemic)是个新词,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20年下了如下定义,显然与当年新冠(COVID-19)大流行(pandemic)有关:

信息流行病是指在疾病爆发期间在数字和物理环境中包含虚假或误导性信息的信息过多。它会导致混乱和冒险行为,从而损害健康。它还导致对卫生当局的不信任并破坏公共卫生应对措施。当人们不确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和周围人的健康时,信息流行病会加剧或延长疫情。随着数字化的发展——社交媒体和互联网使用的扩展——信息可以更快地传播,这可以帮助更快地填补信息空白,但也可以放大有害信息。

在WHO健康专题“信息流行病”(Infodemic)下,集中了信息流行病管理的信息。

对图情领域而言,这个论题属于信息素养、媒体素养范畴。

2022年10月25日,国际图联持续专业发展和工作场所学习部(IFLA Continuing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and Workplace Learning, CPDWL)举办了信息流行病管理的Zoom网会,聚焦图书馆员在其中的作用:

Fighting back the Infodemic: CPD opportunities and initiatives for LIS professionals

反击信息流行病:LIS专业人员的持续专业发展机会和行动

会议视频录像已发布在油管<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N2D_deWEPs>,PPT发布在IFLA机构库<https://repository.ifla.org/handle/123456789/2249>

4个报告:

[1] 东盟“培训培训者”计划解决信息失真和提高媒体素养( 东盟-美国国际开发署…)ASEAN ToT Program to Address Disinformation and Promote Media Literacy  / Sara Lehman (ASEAN-USAID PROSPECT)

[2] 健康信息、脆弱性模式和信息障碍的复原力 Health Information, Vulnerability Patterns and Resilience to Information Disorder / Tina Purnat (Team Lead for Infodemic Management, Epidemic and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Prevention, WHO) 

[3] 从假新闻到信息流行病 From Fake News to Infodemic: where are librarians? / Matilde Fontanin, University of Trieste & University La Sapienza, Rome, Italy 

[4] 反击信息不对称:倡导与经验 Fighting Back the Infodemic: Advocacy and Experience / Joseph M. Yap, Doctoral Student, Eotvos Lorand University 

报告[3]中的有关“信息流行病”和“假新闻”的统计数据:

Infodemic

  • 2020年前在网络新闻中只出现过1(2010年的The bed bugs infodemic);学术文献中,WOS没有,Scopus和PubMed上也只有1篇(2009年的Eysenbach, G. 2009. “Infodemiology and Infoveillance: […]” Journal of Medical Internet Research 11 (1))。
  • 2020-2022年在网络新闻中分别出现981、531、196,WOS分别出现212、395、243(Scopus略高、PubMed略低,趋势相同)[注意2022年尚有近3个月]。

Fake news

  • 出现得较早,2016年前在网络新闻中出现373,2016年猛增到4892,2017-2018年再增至25802、29489,2019-2021年逐年降低、仍在高位25487、23728、12216,2022年10111 [估计会年可与2021年持平];
  • 学术文献中,PubMed在2016年出现第1篇,此后逐年上升 [2022年全年有可能略低于2021年],WOS和Scopus趋势相同。

国际图联解职秘书长后达成和解协议

2022年4月国际图联(IFLA)曾宣布解除秘书长杰拉尔德·莱特纳(Gerald Leitner)职务。昨天,IFLA最终宣布与杰拉尔德·莱特纳达成和解协议,离职日期定在2023年1月1日。和解协议保密,但理事会的声明不但称“从未被发现应对任何法律或合同不当行为负责”,而且对其工作大加称赞,并表示感谢。内幕真是深不可测!

事件回顾

2022年4月8日,IFLA宣布解除秘书长杰拉尔德·莱特纳职务,但关于终止合同的协商尚未结束。没有说明解职原因,只说“12月和1月,两家不同的独立公司根据正式投诉调查了海牙国际图联总部 (HQ) 的工作”【暗示什么似乎可以想象】。

4月12日有人在IFLA-L邮件组称赞秘书长的工作:“我要感谢杰拉尔德·莱特纳秘书长的承诺以及他为全球图书馆员社区所做的巨大工作。我们总是可以依靠他令人难以置信的辛勤工作和战略思维。”

4月15日,IFLA理事会宣布终止与秘书长的合同,理由是“理事会和秘书长之间在正确管理国际图联总部问题上存在不可调和的意见分歧”,但强调“终止合作的决定并非基于欺诈或任何形式的骚扰”【似乎排除了之前的暗示】。

半年过去,10月18日有人在IFLA-L邮件组询问事件进展,在年中举办的IFLA年会中曾提及Stichting IFLA Global Libraries (SIGL),似乎与此有关。

查IFLA网站,有SIGL介绍页面,是成立于2016年的独立的公益基金会,旨在支持IFLA作为全球图书馆的传统合作伙伴的工作,秘书长Gerald Leitner。

看SIGL网站,与IFLA同在荷兰海牙,而Gerald Leitner正是在基金会成立之年出任IFLA秘书长。

Gerald Leitner简介(SIGL网站)

Gerald Leitner 于 2016 年 6 月出任国际图联秘书长。他负责国际图联和 SIGL 的战略和运营方向以及财务管理。Gerald Leitner曾在国际组织和奥地利的文化、科学和教育部门担任高级职位。在成为国际图联秘书长之前,他是奥地利图书馆协会的秘书长。杰拉尔德在维也纳大学学习文学和历史,毕业后担任记者、奥地利图书馆杂志主编和奥地利公共图书馆员培训负责人。他是欧洲图书馆信息和文献协会 (EBLIDA) 局的前任主席,也是文化、教育和科学领域的国家和国际咨询机构的成员。他在与政治家、当局、游说团体、出版商、艺术家、企业和战略合作伙伴进行谈判方面经验丰富。2017 年,杰拉尔德·莱特纳 (Gerald Leitner) 发起了全球视野项目。

【IFLA几次声明译文附后,基本来自谷歌翻译,只小作调整及修改特别明显错误】

秘书长解除职务 Secretary General released from duties 

国际图联理事会立即解除秘书长杰拉尔德·莱特纳的职务。该解决方案是在法律澄清后找到的,并且在理事会看来,这是解决当前情况的唯一可能解决方案。12月和1月,两家不同的独立公司根据正式投诉调查了海牙国际图联总部 (HQ) 的工作。

在保密的情况下采访了现任工作人员和一些前工作人员,还听取了秘书长的意见。结果导致管理委员会 (GB) 在2月和3月的两次特别会议上打算结束与杰拉尔德·莱特纳的合作。目前,关于终止合同的协商尚未结束。

出于对杰拉尔德·莱特纳的考虑,国际图联管理委员会迄今尚未就拟终止与秘书长合同关系的原因发表评论。我们理解人们对提高透明度的担忧和要求。但是,在就此事达成最终解决方案之前,我们只能在这方面发布有限的公告。

除了我们之前4月8日的信息之外,我们可以分享的是,基于外部专家的两次独立调查,国际图联理事会得出结论,理事会和秘书长之间在正确管理国际图联总部问题上存在不可调和的意见分歧。国际图联理事会希望强调,终止合作的决定并非基于欺诈或任何形式的骚扰。

我想告知国际图联已与杰拉尔德·莱特纳达成和解协议,以解除他的雇佣合同。这是基于国际图联律师的建议并符合国际图联的最佳利益。和解协议规定,杰拉尔德·莱特纳和国际图联将于2023年1月1日分道扬镳。以下是国际图联理事会的声明,是和解协议的一部分。由于和解协议的保密条款,国际图联无法提供任何进一步的信息。

“国际图联和杰拉尔德·莱特纳友好地同意在2022年底结束他的合同。当我们今年早些时候宣布打算与杰拉尔德·莱特纳分道扬镳时,我们没有太多解释就这样做了。与传言相反,杰拉德·莱特纳从未被发现对任何法律或合同不当行为负责。没有调查发现任何欺诈或骚扰迹象。

杰拉尔德·莱特纳领导了国际图联向现代机构转型,准备引领全球图书馆领域应对与日益增长的全球化和数字化相关的挑战。他发起了全球视野项目,展示了图书馆共同应对这些挑战的巨大力量。这是国际图联95年历史上最雄心勃勃、最具包容性的事业之一,并邀请了世界上每一位图书馆员参加。

杰拉尔德·莱特纳推动图书馆部门根据大创意采取行动,例如世界图书馆地图。他领导了新的治理方式,让所有国际图联成员参与制定新战略和重组具有强大区域代表性的国际图联,以使世界各地在国际图联中拥有强大的发言权。

他为国际图联和全球图书馆领域的利益与商业伙伴和利益相关者达成了出色的合同。我们感谢他的贡献,我们希望他能继续支持全球图书馆领域。”

和解协议是确保国际图联未来的重要一步,将使我们能够专注于我们的核心活动。管理委员会将根据“保障国际图联未来的计划”继续其未来步骤的工作。这项工作不会单独由我们执行;与成员和志愿者的对话和贡献将始终在这个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