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LRM的“合集”(笔记)

题记:一直不知道“Aggregate(s)”如何翻译比较准确。认真看了IFLA-LRM的定义及包含类型,觉得可以译成“合集”,相应的动词/动名词“Aggregating/Aggregation”则可译为“汇总”。
“合集”(Aggregate)在概念上类似于以前通称的“汇编”(Compilation)或“合订”(Binding),但汇编或合订通常针对单行著作,合集的范围则更广,也因此需要一个新名词、表达新概念。
以下为IFLA-LRM“5.7 合集建模”笔记。

1、合集(Aggregate)定义
体现(包含)多个内容表达的载体表现。【注意:合集是“载体表现”】
2、三种不同类型
(1)内容表达合集汇编(Aggregate Collections of Expressions)
汇编:多个独立创作的内容表达的集合,一起“出版”为单个载体表现。
包括:选集,单行丛编,连续出版物各期,等等。
例子如:期刊各期(文章合集),多部小说一同出版为单卷,章节独立拟定的图书,CD汇编(单曲合集),不同作品合集/选集。
(2)增强合集(Aggregates Resulting from Augmentation)
增强合集=单个独立作品、补充一个或多个依赖性作品。
即内容表达补充了非原始作品组成部分的其他材料,又没有显着改变原始内容表达。【没有成为新作品】
增强作品例子:前言,导论,插图,注释,等。增强资料不一定重要到需要不同的书目标识【意指可以著录也可以忽略】。
(3)并列内容表达合集(Aggregates of Parallel Expressions)
指单个载体表现包含相同作品的多个并列(多种语言)内容表达。
场景:多语言环境下的手册和官方文件,网站中不同语言的相同资料,原始语言+译文的出版物,可选声音语言和字幕语言的电影DVD。
3、载体表现与内容表达的多对多关系
一个内容表达常会有多个载体表现,而一个载体表现也可包含多个内容表达(合集正反映这种情况)——这也是WEMI实体间唯一的多对多关系。
4、汇总作品与被汇总作品(aggregating work / aggregated works)
按定义,合集是“载体表现”。但是汇总“内容表达”的过程本身是智力或艺术工作,因此满足作品准则。在组合内容表达及随后创建合集载体表现的过程中,汇总者创建了“汇总作品”。
汇总作品的实质是选择和安排准则,它不包含被汇总作品本身【或者说是因为,汇总者不对被汇总作品负责】,不适用整体-部分关系
合集不应与按部分创作的作品如多部曲小说混淆。【“汇编”指多个“独立创作”
那么,汇总作品与被汇总作品是什么关系?从图5.7看:没有直接关系,经由合集载体表现间接产生关系。
5、合集一般模型(图5.7)
Fig 5.7

IFLA-LRM的连续性资源模型对RDA修订的影响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IFLA-LRM)发布后,自己主要关注比较宏观的方面,没有仔细看特殊资源的建模问题。与连续性资源有关的章节主要是 5.8 Modelling of Serials。

RSC于2018年6月16日发布《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与IFLA-LRM一致问题》,这是RSC和ISSN国际中心就此问题的讨论稿,是差不多一年前的IFLA 2017年会期间,在波兰弗罗茨瓦夫大学图书馆举行的“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对ISBD、RDA和其他书目标准的影响”会议时,两机构首次讨论的成果。
RDA工具包测试版本月上线,连续性资源部分尚未完成。确定的变化在官方文件RSC/Chair/19《RDA工具包重构与重设计计划的成果》中有所涉及,从本文档可以看到更多一些信息。参见:RDA已经发生和有待发生的变化(2018年6月3R计划成果)(2018-6-21)

Issues on IFLA-LRM alignment for serials and other continuing resources / Gordon Dunsire. 2018-6-16. RSC/Chair/20
以下摘编部分内容,不一定按原文顺序。引号中为原文翻译,方括号内为个人理解。

【连续性资源】LRM的连续出版物(serials)“适用于所有随时间发布、没有预先确定终止期的资源(也包括集成连续性资源,如活页出版物、网站或数据库)”。“RSC和ISSN国际中心建议使用RDA/ONIX框架(ROF)提供的‘扩展终止’属性”【见下“拆分发行方式”】,LRM的连续出版物(serials)包括所有扩展终止取值为“不确定”的资源,即没有预定终止期的资源(resources without a predetermined conclusion)。

【WEM锁定、超级作品/作品集群】LRM认为“任何连续出版物作品都可以说只有一个内容表达,只有一种载体表现”,本文件称之为“WEM锁定”(WEM lock)。LRM的理由是连续性资源的动态性,不可能预测(以下“不停止发布的转换”)关系将来会保持。因此“连续出版物之间的所有关系都可以建模为作品对作品关系”,即LRM-R22«作品是作品的转换»的子属性。包括:
原始连续出版物作品不再发布的转换:例如,接续、合并、拆分等;
原始连续出版物作品不停止发布的转换:例如,以另一种媒体版本发布、以另一种语言发布、增加新的本地版本等等。
需要超级作品(super-works)或转换作品集群(clusters of transformed works)来汇集这些作品。

【拆分“发行方式”】连续出版物的“大多数数据元素应该与作品层相关”。原来属于载体表现层的“发行方式”,将分为:
作品层:扩展期望(Extension expectation)【属于ROF内容特性】,包括:
扩展终止(Extension Termination)【ROF取值:终止;不确定;不适用】
扩展模式(Extension Mode)【ROF取值:后续;集成;不适用】
扩展需求(Extension Requirement)【ROF取值:必要;无关紧要;不适用】
载体表现层:发行方式(Mode of issuance),与发行资源的单位或载体的数量有关。
参见:RDA建议新载体和内容类别和术语准则(2015-9-11)

【连续出版物作品】“根据LRM(并且与通常的用法相反),‘连续出版物作品’不是已发表的载体表现序列中体现的集合内容表达实现的作品,……实际上是一个发布计划,即发布具有某些特征的一种连续出版物(或其他类型的连续性资源)的计划。例如,一种连续出版物作品的语言可能是多语言的,因为它是其出版商的目标,尽管所有已发表的文章都是英文的”。【未来可能会发表其他语言文章】

【作品标识符ISSN】在LRM中,ISSN是作品的标识符【非载体表现的标识符】。然而由于“连续出版物作品、内容表达和载体表现之间的一一对应,意味着任何层的标识符都是所有WEM‘堆栈’的标识符。实际上,一个ISSN标识一个载体表现、内容表达和作品,但在LRM的环境中,它应该标识堆栈的顶部而不是底部”。【这与作品层的“主题”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内容表达、载体表现也对应与作品相同的主题】

【用“作品vs载体表现”解决“后续款目vs最新款目”冲突】“清楚区分记录数据元素的不同层次,应该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它最终可能会证明这两种方法矛盾少而互补多。【作品/载体表现哪个是后续、哪个是最新?内容表达在哪里?】

【做新记录:作品转换(Work transformation)】“什么样的变化以及在什么程度上,需要在实践中描述新的连续出版物作品”,还没有确定。“RSC和ISSN国际中心应该一起工作,以协调提供给编目员的一般指导和/或具体条款。”

——— 附:部分术语翻译探讨 ———
align(ment) 校准/对齐/一致
continuing resources 连续性资源/持续资源?
instruction 条款
serials 连续出版物【“出版物”是不是太局限?】/ serial work 连续作品?

——— 题外话:ISBD也将依据IFLA-LRM修订———
本文件称,ISBD评审组在2017年IFLA大会期间举行的会议上商定,制定与IFLA-LRM一致的ISBD修订版。
ISBD统一版编制时只是合并了各种文献类型条款,仍是传统的八大项+第0项,完全没有考虑FR模型,且看这次会修订成什么样子、要多少时间才能完成?

中国索引协会上海工作站培训会参会记

今天去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参加中国索引学会上海工作站成立后的首次培训会。

“索引、数据分析和评价”培训研讨会通知 (2018-5-26)

受邀在会上作个报告。在要求的主题范围内,报了“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及其应用”的题目,设想与“索引”做些结合。第2天看到会议主题,因为觉得和LRM完全不搭,索性放松心情、专注讲LRM,不必很辛苦地班门弄斧。准备时以受众完全不了解FRBR为前提,在概述LRM的基础上,特别详细分析了新实体Nomen。在应用部分一是简介了RDA根据LRM的修订,用了昨天刚上线的RDA Toolkit测试版网站的截屏;二是以本馆开发中的“异构数字方志集成平台”作为3层FRBR化目录的实例。很高兴得到一些正面的反馈。

会议4个报告,个人特别感兴趣的是下午北京印刷学院王彦祥教授的“索引编制的途径与技巧”,因为4月份上海工作站成立会上听王教授讲过他的索引编制经历,很想详细了解他的编制方法和编制软件。2个多小时的内容,虽然实际编制的介绍不多,但加上问答环节,基本上了解了王教授的书后索引编制方法。王教授接下来3天(2018.6.16-18)将在复旦为研究生开设系列化索引课程,感兴趣者可前往旁听。详见:2018年索引编制培训
听完王教授报告后最直接的感受是,如果事先了解编制情况,就不会完全放弃自己最初以索引作引子讲LRM的设想了。

中国索引学会今年最大的事就是2018国际索引联盟峰会将于10月17-20日在上海举行。下午会前,王兰成教授来推广会议网站,并希望大家注册投稿:http://www.indexers.cn 或http://cnindex.allconfs.org

最后,不得不称赞会议团队的高效率。下午会议结束没多久,图文并茂的详细报道就在上海高校图书情报工作研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
“索引、数据分析和评价”培训研讨会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举行(2018-6-15)

——— 题外话:微信阻碍信息自由流动 ———
微信时代,搜索引擎竟然查不到会议信息,因为消息是发在微信公众号上的。这是我不喜欢微信的主要原因。虽然我花不少时间看微信上的信息,但我不会在上面开公众号,即使公众号的受众会远多于博客。因为微信就是个封闭的大谷仓,阻碍信息的自由流动。Web 2.0/Lib 2.0虽然已是久远年代的往事,但我心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