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研究中的合作:合著与高产

    在对各国科学文献评价研究中,有一个合作度研究,即平均每篇论文的作者数。我们经常对本国作者合作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自责。那么,是否”国际惯例”就是有较多作者合作呢?合作度能否用于评价科研水平呢?科学界赞赏何种程度的合作呢?
    马克·亚伯拉罕斯著《谐趣科学》(李旭大译. 中国海关出版社, 2004.  Marc Abrahams:Ig Nobel Prizes)提供了二个实例。

    1993年9月2日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医学研究论文,该论文大约共有976名联合著者,分布在世界上15个不同的国家。而这篇论文页码数不过联合著者数目的百分之一!该文作者们因此被授予1993年搞笑诺贝尔文学奖。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总编对此评论是:”这只是医学界一直在进行的、提高作者知名度运动的一部分。写的论文越多,你就更有可能得到提升,更有可能得到更多的资金。”

    莫斯有机元素混合物研究院的尤利?斯特拉科夫在1981年至1990年期间共发表948科学研究论文(不是经济学随笔),他因此被授予1992年搞笑诺贝尔文学奖。在他一生之中,共发表2000多篇科学论文。甚至在他去世多年后,仍有论文发表
    西方熟悉苏联体制的科学家如此解释这一现象:尤利?斯特拉科夫所在的研究院拥有在前苏联极少的进行晶体摄影的设备,作为使用设备的交换条件,科学家撰写研究报告时需要加上该研究院的某一个人作为研究报告的联合著者。
    而尤利?斯特拉科夫正是该研究院的主任。

参见:The Ig Nobel Home Page

 

编目与图书馆目录的功能

      讲图书馆目录的功能,大概可算老生常谈。但至少对于编目员来讲,如果编目时头脑中装着图书馆目录的功能/职能,那么对于著录项目的选择(即判断什么应该著录、什么不需要著录),就会变得容易一些。
    百多年前,克特提出图书馆目录三大功能,即:查询(检索)功能、聚集功能、辨识功能。时代在前进,图书馆目录的功能也在不断扩大。于良芝著《图书馆学导论》(科学出版社,2003)在介绍了图书馆目录功能的发展演变后,总结图书馆目录功能如下(46页):

确认:确认目录所描述的作品或文献是否确为查询的对象。
聚合:即揭示图书馆对于某一特定作者、某一特定主题或某一类型的文献拥有哪些馆藏。
选择:选择能满足用户需要的作品或文献,排除与用户需求无关的作品或文献。
获取:通过文献购置,文献传输,数字化文献的存取获得文献。
导航:通过书目数据间的等同、相关、等级关系从已知作品导向其他作品。

      庸俗一点理解可能是:我们是否为在编文献提供了充分的描述信息?我们是否提供了足够的检索点?我们是否提供了与之相关文献的信息?我们是否为电子资料提供了相应的链接?……
      充分、足够并不意味复杂、面面俱到,而是适可而止;所谓相关也需要适时把握。
      关注读者的检索习惯。编目时需要记录在编文献的独特之处,但不需要记录文献中所见到的一切――须记得问自己:读者会这样检索吗?这些信息对他/她有用吗?
      关注文献被最广泛利用的可能性。在某些情况下作一些分析著录,但如果以现有检索点读者已经可以找到所需文献,就不要滥用分析。

 

 

 

《基于WWW的学术信息检索策略》点滴

      看完了夏立新著《基于WWW的学术信息检索策略》(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6月)。上次作“笔记”,勉强可算”先是讲好”,这次作”点滴”,写对全书的整体看法,算是”再讲不足”。

1、遗憾。本书根据作者2002年5月通过答辩的博士学位论文”稍作修改而成”(后记),在写成两年多后才出版,而自己在出版半年后才看。因为该书资料大抵是在2001年收集,所引专著和期刊论文基本上发表于1990年代。在网络发展日新月异的今日,很多信息陈旧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了。可以作为世纪之交网络学术信息检索状况的一个历史记录(?)。
2、教科书。作为博士学位论文,除了系统总结现状之外,应该有更多的本人研究成果。但本书很多地方都象是入门读物,而不是研究专著。最有意思的是,书中居然用3页多纸的篇幅介绍一款桌面软件安装、使用的操作步骤(114-117页)。
3、作者的清醒认识。”结束语”中的自评显示了作者对本书的清醒认识,而不能视为谦虚或客套。这是本书的一个亮点――绝非讥讽之言,因为作者指出了他所认识到的本主题应当研究而在书中又未能实现的内容,从而显示了一位博士所具备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