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多样性:国际背景下的RDA

IFLA年会期间,2018年8月23日,RDA理事会在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召开题为“数据的多样性:国际背景下的RDA”的会议。报告基本涵盖RDA在全球各大洲的应用现状,也涉及新RDA(RDA工具包测试版)的理念和对用户(比如西班牙国家图书馆)的影响。10月初会议报告上线【梯子自备】,大多同时有PPT备注视图PDF,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报告内容(Diversity of Data Event: Presentations Available,2018-10-04)。

按会前预告 Diversity of Data: RDA in the international context(2018-6-11),12个报告大致可分成三大块:
一、各国RDA经验介绍
*美国国会图书馆实施RDA历史回顾:Implementing RDA at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by Beacher Wiggins
*马来西亚国家图书馆实施RDA经验:RDA Implementation: National Library of Malaysia (NLM) Experience by Anisatul-Wahidah Abdul Wahid
*亚历山大图书馆翻译RDA为阿拉伯语:Bibliotheca Alexandrina to Translate RDA into Arabic by Rania Osman
这大概会是RDA第9种在线翻译版。参见:2017年RDA翻译现状,挪威语将为第8种在线版(2017-7-29;实际上线2018-2-13)
*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实施RDA背景(计划2019年正式实施):RDA at BNA: a matter of context by Ricardo Santos
参见: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决定2019年采用RDA(2016-11-11)
*菲律宾Annelyn C. Lim的报告尚未上线

二、RDA治理与地区组织
*RDA的国际治理: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of the RDA Standard by Amelia McKenzie
RDA总治理结构图、RDA理事会组织结构图、RSC组织结构图;另有RDA工具包国际用户统计:合计56个国家7741家用户。参见:RDA治理图(附RSC宣布候任主席Kathy Glenna)(2017-12-24)
*欧洲地区参与RDA的机会与前景:RDA Chances and Perspectives – The Europe Region by Renate Behrens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RDA应用进展(涉及智利、阿根廷、哥伦比亚、墨西哥4国):Taking the first steps: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by Angela Quiroz
*大洋洲和东南亚实施RDA调查结果:Implementing RDA in Oceania and Southeast Asia results of a survey by Monika Szunejko
参见中国国家图书馆的调研:亚洲地区RDA实施情况调研结果(2018-7-24)

三、RDA的发展:新工具包
*RDA的未来:关联数据应用:Looking to the future: cataloguing data in the linked data environment by Ebe Kartus
*RDA翻译(新工具包如何方便RDA翻译):RDA and translations by Gordon Dunsire
*在全球文本中容纳本地编目传统:Accommodating local cataloguing traditions in a global text by Gordon Dunsire

——— 关于“数据多样性”———
RSC现任主席Gordon Dunsire关于本地编目传统的报告,阐述新RDA的理念,内容丰富、需要理解消化。他述及的以下几方面,可以印证RDA对“数据多样性”的认可(本次会议主题):
本地行动,全球思考【集成采用不同标准创建的数据】:正确应用RDA工具包产生的元数据,可以与使用其他标准或者根本没有标准而创建的外部数据源集成。
可扩展性【本地扩展】:为满足本地应用需求进一步扩展(如用本地控制词表代替工具包中提供的词表)
选项和配置【UBC已成过去】:大多数RDA条款是可选的(没有自上而下、一刀切的“全球书目控制”系统的全球协议);RDA必须与应用纲要(配置文件)一同使用,选择本地应用的元素和记录方法。

对于新RDA(工具包测试版),前述西班牙国家图书馆(BNA)的报告恐怕反映了大多数人的感觉。
BNA经历了2014年决定暂不使用RDA,2016年决定采用RDA,2017年开始制订工作流程,计划2019年应用。2018年新RDA测试版上线,不啻原子弹爆炸(PPT图片是蘑菇云),需要完全重新考虑——对新RDA要求的定义应用纲要,在内容上:确定的变更和差异是否仍然有效?我们可以接受我们的政策或当地的文化传统吗?我们应该吗?【还有理念上……】因而提出:十字路口,我们现在要去哪儿?
——我的理解是,BNA原来已经打算妥协、跟随RDA的规定,现在RDA忽然说不必了,按你们“本地编目传统”去做吧,我们认可“数据多样性”。

UCLA专家讲座:1 特藏和档案相关的美国法律问题;2 韩玉珊特藏

今天(2018.11.1)下午,在本馆听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图书馆两位专家的讲座:
一、书香年华讲座第三十三讲:特藏与档案文献法律问题研究现状 Current Topics in Balancing Legal Issues in Special Collections and Archives / Heather Briston (Head of Curators and Collections and UCLA University Archivist in the UCLA Library Special Collections),陈肃现场翻译
二、书香年华讲座第三十四讲:韩玉珊特藏与数字化:机会与挑战 / 陈肃(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东亚图书馆馆长)
(由于本届进口商品博览会期间网络管控、访问控制,以上链接两周内校园网外无法访问)

一、Heather Briston介绍与特藏和档案相关的美国联邦法和加州地方法(未记录法律名称):
1 教育/联邦法(个人教育信息,不能公开学习成绩)
2 健康/联邦法(个人健康信息,死后50年,脱敏使用)
3 捐赠合约/州法(捐赠者可以设定公开期限,不可要求捐赠永不使用)
4 隐私//州法(案例:口述史,公开超过一年,没有权利要求撤下)
5 合理使用(fair use)的例外(案例:出版社告HathiTrust,因视障者的合理使用而未成)
图书馆的合理使用包括馆际互借、预防性复制等。除了将馆藏资源上网时需注意法律问题外,也需要提醒读者利用时注意。
两个案例都是图书馆获胜的。提问阶段这两个案例都被问及。
我问的是一直困惑我的HathiTrust:为什么在美国能在网上公开这么多(非公版)图书,因为极少数视障者,就可以让大家都公开访问?Heather Briston女士的回复是, 视障者人数虽少,但其权利更重要。我知道我提的问题政治不正确。因为曾经在 Open Library 看到一些非公版书只提供视障者专用格式(刚才查了一下,是 DAISY 数字有声书),我其实想问的是:如果是为了视障者,是否只提供视障者使用格式才算合理使用?由于是会议场合,一个人追着问不适合,因此作罢。
另一位同事问的是“合理使用”在复制上有没有数量规定。答案是没有,所以才会有HathiTrust数百万册仍是合理使用。她再次强调了确定“合理使用”的4个衡量因素,也就是讲座原文标题中的“平衡”问题:
1 使用目的和性质(商业vs非商业,教育,非赢利)
2 受保护作品的性质
3 使用的数量和实质
4 对作品市场的影响

二、陈肃介绍韩玉珊清代考卷特藏与数字化,包括对韩玉珊教授经历的介绍,对本批清代考卷来源的追溯(虽然没有结果)。介绍中强调专家指导、相关研究专著对理解特藏的作用,这确实是特藏数字化的基础——要对特藏有深入的了解,才能做好数字化。
因为雨师(林海青)的关系,我很期待对本项目数字化的深入介绍。但实际上数字化实施于2009年,还被陈肃当作了反面教材——经折装(对页)按手卷(长卷)扫描;背面内容单独扫描,且文件名没有规律,未与正面文件匹配,导致配对困难;折起来的姓名未打开扫描(信息不全);甚至还有扫描重复、遗漏的情况。
已有研究者利用本特藏考卷头的考生三代宗亲信息做研究并著书,在我想来这类信息很适合数字化用于数字人文研究。
回家后上网查此特藏,发现去年以来陈肃已在国内很多地方介绍过。据她今天所说,清代科举考卷总数有2万多。大概因为本馆曾向她“显摆”过馆藏仅有的状元卷(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发现父子状元卷,2012-6-3),让拥有500份清代考卷的她谈起此特藏来仍很兴奋。
加州数字图书馆网站之加州在线档案中此特藏的介绍(提供缩微胶卷和在线利用):
Han Yu-Shan Collection, [1646-1910]
可惜点击在线访问显示403 Forbidden,没有权限。

1970年代:过泡饭的小菜

过泡饭,即下泡饭。前些天看到一篇“泡饭,上海人的底色”,配有不少图片,不禁想起小时候每天吃泡饭时的下饭菜。

虽说早餐“四大金刚”(大饼、油条、粢饭、豆浆)赫赫有名,但在1980年代以前,上海绝大多数家庭经济上承受不起每天吃早点,隔天冷饭烧的泡饭才是早饭的主力。烧一滚泡饭,就着小菜下肚,匆匆开始新的一天。

一、酱菜是过泡饭的主角,各种酱菜的共同特点是咸、下饭,这在当时很重要:
什锦菜,也不知都是些什么酱菜切成丝混拌,黄色为主、间有红色,最为便宜。因为里面有姜丝,我很不喜欢。
大头菜,黑漆漆的一大块,切成梳齿状的,不知道为什么也称玫瑰大头菜。买回家切碎,讲究的再拌点麻油、白糖,鲜香。
宝塔菜,外形似螺蛳,也有人称螺蛳菜,颜色也如大头菜那般黑,口感脆爽。当时属于价格偏高的品种。
酱瓜,即酱黄瓜,咸甜口的,白糖乳瓜最为常见,不同规格价格差别很大,贵的差不多是肉价。酱瓜通常是不切的,直接搛一根到自己碗里,咬着吃。
酱莴笋,和酱瓜有点像,长条的,不脆不软,我不喜欢吃。
虾油瓜,不过寸长的嫩黄瓜尖,虾卤鱼露之类腌制,咸鲜。价格高。
榨菜,整块买回洗净切丝。有浙江榨菜和四川榨菜,浙江榨菜偏老,比四川榨菜便宜,记得一斤分别是三角四分、四角五分。当时所有酱菜都是零买无包装的,直到80年代前后,开袋即食的海宁斜桥“美味榨菜”上市,从此只喜欢斜桥一家,对涪陵榨菜不屑一顾。记得当时每袋100克一角八分,可以买半斤多散装榨菜,感觉价格很贵。美味榨菜包装几十年未变,除了100克变成90克,价格变成2块。
萝卜干,有不同品种,最得人心的是萧山萝卜干。其他酱菜都是直接吃的,萧山萝卜干是用来炒毛豆的,切成粒状,加少许油,与煮熟的毛豆子同炒,再加少许酱油、糖上色。

二、同在酱油店里卖的,还有2种豆制品:
乳腐,全国各地都有,有很多品种,也称腐乳。白色的糟方,红色的玫瑰,暗灰的臭乳腐,都是零买的。大的只要1/4块,就可以过掉一碗泡饭。曾经觉得臭乳腐真是鲜美,很多年未见,现在想想就觉得会无法承受这种气味。
醉麸,切成小块的烤麸,糟醉后很鲜。价格偏高。所谓烤麸,其实是一种多孔面筋,并非大豆制品,但以前凭票供应时,也算作豆制品的。

三、另外,油条下泡饭也是一绝。四分钱一根的油条,两股分开,剪成小段,吃时先醮酱油,再在泡饭里点一下,与热泡饭同食,真是美味。现在食堂卖油条不供应酱油,有位熟人竟然因此拒绝吃食堂里的油条。

四、上面都是素食,偶而也会有些荤腥相伴过泡饭,但多半不是早饭,而是午饭。当时午饭吃泡饭也常见,要有些荤菜的。
咸蛋,如前前文所述,通常是敲开大头,用筷子挑着吃的。
皮蛋,过泡饭时,切碎拌酱油。很少吃——过年时切成瓣,要作为一个冷菜的。
鸡蛋,荷包蛋或者白煮蛋。白煮蛋捣碎,蛋黄与酱油相伴再裹住蛋白,口感真是好。
黄泥螺,醉货中最常见的品种。
肉松,基本上只有生病的时候才有机会吃到。

现在很少吃泡饭,偶而烧一次,偷懒直接用电饭煲,结果却因烧开后没及时吃,米饭在电饭煲中焐烂,没有了泡饭应有的清爽口感。
现在也很少吃酱菜。但有时看到酱瓜会忍不住买点,切细丝和肉丝或肉末同炒,特别适合没胃口的时候。榨菜炒肉丝也是过一阵就想吃,超市找不到斜桥榨菜时,就网购。小时候的美味,会伴随一辈子。

参见:“1970年代”系列(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