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创业: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专题包

图书馆参与校园创业似乎是个研究热点。查CNKI,题名含“图书馆”和“创业”的文章有165篇,最早相关的是2002年的。美国研究图书馆协会(ARL)的专题包《校园创业》提供北美高校的现状及大量案例,不管是图书馆希望开展相关活动,还是只想写写文章,都是不错的参考资料。

Association of Research Libraries. SPEC Kit 355
Campus-wide Entrepreneurship / Vera Armann-Keown and Afra Bolefski. July 2017 • 166 pp. ISBN 1-59407-980-3
ARL由美国和加拿大124个顶级研究型图书馆组成,以大学图书馆为主。本专题包汇集ARL成员馆参与校园创业的最新信息,信息来自截止日期为2017年3月31日的ARL成员馆问卷调查,有60个(48%)成员馆回复了问卷。除问卷回复及统计结果外,专题包后半部分“代表性文件”,以屏幕截图方式列出了各校相关网站,包括:
-学校设立的创业相关项目、中心、孵化器
-图书馆资源(专题网站)
-课程资源
-延伸资源
-图书馆相关职位
-精选资源:图书、报告、期刊文章

职位名称挺有意思:
乔治敦大学图书馆 Maker Hub Manager 创客中心经理
肯塔基大学图书馆 Business Research Position 商务研究
麻省大学AMHERST图书馆 Patent & Trademark Resources Center Representative 专利商标资源中心代表
密歇根州立大学图书馆 Entrepreneurship Librarian 创业馆员
纽约大学图书馆 Librarian for Business and Economics 商业与经济学馆员
佛吉尼亚理工图书馆 3D Design Studio Manager & Renovations Support Specialist 3D 设计工作室经理及翻新支持专家
佛吉尼亚理工图书馆 Fusion Studio Manager and Learning Space Assessment Coordinator 融合工作室经理及学习空间评估协调员

—— 执行摘要(摘录)——
(以下百分比指全部回复馆或者回复了某个问题的馆,考虑到回复馆可能对此专题更有兴趣或做了较多工作,相信全部ARL馆比例或许会低于以下所列)
-全校园关注创业:50个83%机构确定扩大创新创业机会
图书馆对创业活动的支持:45个82%为校园创业活动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持和/或服务,包括课堂教学、教学材料、创客空间。
创业活动组织(学校设立的机构)
对创业的图书馆人员支持:37个64%没有支持校园创业的专门职位。12个有专门职位,其中5个有相应头衔如执行董事、董事、副主任、经理或协调员,其余7个为学科馆员。4个7%设立其他职位支持校园创业活动,这些职位与支持创客空间、设计工作室、新媒体中心、数字学术等相关。
为创业的图书馆资源:购买最多的资源类型:书籍(47个86%),专门数据库(43个78%) 和参考资料 (39个71%) 。-在线资源许可限制 [非商业使用、非附属机构用户使用]:42个75%不需要修改。
为创业的非图书馆资源 [图书馆的潜在竞争者]:28个48%不知道;27个47%报告有其他非图书馆单位购买或许可资源以支持校园内的企业活动,主要是商业数据库和数据集。
创业图书馆服务:依次是:1、咨询 (52个96%);2、教学,如版权和知识产权等主题的免费研讨会(52个96%);3、深度研究,如数据库搜索(39个72%);4、专利搜索(22个41%);5、其他(从3D打印到建立有关创业的LibGuides)。
对创业的新资助:没有专门的。在收到资金的情况下, 一般被指定用于购买或许可资源、空间或设备, 例如创客空间及其相关技术。通常, 这笔额外资金没有专门用于创业活动, 而是支持所有教育和研究工作。
合作伙伴 [美国高校的创业支持机构不少]:最著名的合作伙伴是技术转让/商业化办公室, 学院/系-特别是商学院和工学院, 孵化器, 加速器, 已建立的校园创业中心, 和教学中心。
推广 [通常方法]
服务缺口 [缺人缺钱;结论里说“图书馆既没有资金, 也没有提供支持所有校园活动的工作人员”]
未来计划
评估图书馆对创业的支持:6个进行了评估,17个计划进行评估。通常采用的形式是反馈、统计数字或关于空间和服务的调查,还计划考虑如何衡量影响和价值。
挑战:1、预算或资金:信息资源的高昂成本;2、员工:数量,能力和专业知识与技能;3、协调、协作;4、将信息传达给校园团体、教师和学生, 了解图书馆可以为未来企业家提供什么。

NISO发布技术报告《词表管理问题》

NISO TR-06-2017
Issues in Vocabulary Management: A Technical Report of the National Information Standards Organization. Approved September 25, 2017. NISO, 2017. ISBN: 978-1-937522-79-7. http://hdl.handle.net/1813/36288

本技术报告在今年6月时曾发布草案,公开征求意见:NISO Releases Draft Technical Report, Issues in Vocabulary Management, for Public Comment (2017-6-19)
近日正式发布:NISO Releases Issues in Vocabulary Management Technical Report (2017-9-25)

根据上述新闻,本报告是2013-2014年NISO“书目路线图发展计划”成果,该计划由安德鲁梅隆基金资助。报告建立在2014年计划概要报告《书目交换未来路线图》所总结的工作基础上,讨论支持词表的[1]使用与重用、[2]词表文档化及[3]RDF词表长期保存需求方面的政策。
报告受众:图书馆、出版社、服务供应商……建立与共享书目与其他描述数据的众多个人与群体,以及使用词表解决问题的各种组织中的知识管理者。
报告是3个工作组和一个指导委员会的工作成果。[1]使用/重用工作组关注政策与社会考虑,包括适当的许可证和权限、维护期望和版本控制。[2]文档化工作组探讨了词表属性的文件化标准,特别是在发现和使用方面,以及治理和可持续性问题。[3]长期保存工作组审查了“孤儿词表”问题,指因为缺乏资金或者当词表无法在印刷和数字之间进行过渡时,机构放弃词表。

以下3点为大致浏览报告后的要点记录:
首先,这里的“词表”包括元素集和取值词表,而不仅仅是以前通常理解的受控词表(取值词表)——事实上,以前“受控词表”通常指需要对术语形式进行选择的主题词表,分类法也不包括在内,因而只是“取值词表”的子集。作为用例,报告中举了LC和OCLC合作的分面词表FAST、盖蒂系列词表和适用多语种的RDA词表注册。(1 词表存在的问题;2.3 用例)
其次,以语义网和关联数据为技术环境。以W3C标准和技术文件为参考,包括永久URI、本体术语的多语言表达、版本控制元数据及应用纲要。(2.4 技术环境)
最后,本报告意在总结词表管理方面需要考虑的问题,为理解W3C制订的有关技术标准提供背景资料,并作为未来“最佳实践”的基础。(前言)

或许是我当年理解错了,这个并非标准,NISO也没有开发标准的计划。按报告中的说法,建立标准的工作“超出了工作组的范围”。
参见当年计划及3个子项目:NISO发布新计划:开发书目词表交换标准(2015-3-19)
关于《书目交换未来路线图》,参见:NISO得到梅隆基金资助,评估新书目框架现状及未来需求(2012-11-9)

IFLA-LRM正式版笔记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LRM(2017年8月版)宣布成为IFLA新标准时,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网站上挂的还是提交批准时的版本(Not yet endorsed by the IFLA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r Governing Board),现在已经更换为批准版(Endorsed by the IFLA Professional Committee),可以放心地作为标准引用了。
参见:2017年IFLA新标准(6项)(2017-8-25)

—– 关于名称中FR丢失的疑问 —–
作为“功能需求”(FR)系列的统一版,LRM在2016年全球评审时标题是FRBR-LRM,最终改成了IFLA-LRM。
RDA-L论坛有人疑惑,为什么FR家族发展到最后,FRBR不见了?
[RDA-L] Why FRBR-LRM to LRM? (2017-5-29)
一位同仁引用2.1“范围与目标”一节中强调书目“数据”而非包装,认为因此需要将LRM与FRBR的“书目记录”脱钩。
然而LRM中并没有明确的说明文字,也尚未在其他地方看到官方解释。
可以看到LRM有一个副标题“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用的是“书目信息”,既没有用较早FRBR的“书目记录”,也没有依后来FRAD/FRSAD用“书目数据”。

—— 用户、用户任务及与ICP关系 —–
FR系列中的“用户”包括数据制作者(图书馆与书目机构)与使用者(信息中介、最终用户),但LRM中制作者不再作为“用户”,目标是最终用户(信息中介的需求也归入最终用户需求了吧)(2范围与目标,p.9)。
因之,用户任务仅有5个:查找、识别、选择、获取、探索(Explore)。与《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6目录的目标与功能”完全一致——虽说ICP 2016根据LRM修改其实体,但这5项其实是延续ICP 2009的。
参见:《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2017-3-5)

—– 与2016全球评审版的区别 —–
LRM的2017年3月版在5月发出时,自己曾经与LRM 2016年全球评审版做过初步比对。按RSC说法基本没变化,正好偷懒相信了吧。与2016年版相比的大致变化可归纳为如下4个方面(以下Attribute译为“特性”,区分于通常译为“属性”的Property):
1、原来有”实体等级表“,此次新增:特性等级、关系等级;以及:属性索引、关系索引。提供特性、关系的多元展示。
2、实体、特性、关系的定义改写、范围调整等比较普遍,应该是去年意见反馈中提出的对英语表述的改进。[联想到当年RDA改写]
3、有不少特性、关系改名、新增、删除。[本拟做对照表,想想变化会比较大,还是需要时有针对性地选择相关部分做]
4、特性编号改变。原来实体、特性、关系编号形式相同,均为二级,如:LRM-E1/A1/R1 。现在特性改为三级,增加适用的实体,如:LRM-E1-A1。[1代表顺序数字]

依目次看主要变化(新增节、节标题变化)
4 模型定义【新增Figure 4.1,解释模型中实体vs特性的作用(Nomen)】
4.1 实体【重新阐述定义;改变范围;增加、解释例子】
4.2 特性
4.2.2 Hierarchy Structure for Attributes(新增)【新增Table 4.3特性等级】【解释新的特性编号系统:由如LRM-A1改为如LRM-E1-A1】
4.2.3 Remarks on the Attributes of the Entity Res(原名:4.2.2 Remarks on Specific Attributes in the Model)【各种属性:改写/重新阐述定义;改变范围;改名/新增/删除】
4.2.4 特性详细定义【Table 4.3特性 变为Table 4.4】
4.2.5 Index to Attributes(新增)【新增Table 4.5特性名索引】
4.3 关系
4.3.2 Hierarchy Structure for Relationships(新增)【新增Table 4.6关系等级】
4.3.3 关系详细定义【Table 4.4关系 变为Table 4.7】
4.3.4 Relationships Ordered by Domain(新增)【新增Table 4.8关系以实体为定义域排序】
5 模型概览
5.2 Constraints between Entities and Alignments(新增)
5.3 Modelling of Online Distribution(新增)
5.6 Representative Expression Attributes(原名:5.4 Representative Expressions)
5.7 集合体模型【重绘 Figure 5.7 General Model for Aggregates】
5.8 Modelling of Serials(原名:5.6 Serials)
Chapter 7 Glossary of Modelling Terminology(新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