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目新手如何成为高手?(附“资源描述标准的进展与应用”PPT下载)

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几乎所有会议都变成了网络会议,如果没有取消的话。业内也盛行网络直播,尤其近两个月,每周都可以在不同平台上看到几场直播,基本是免费的,使大家能在禁足期间充电,也算意外收获。

应《图书情报工作》杂志社和北京爱迪科森教育科技公司邀请,昨晚我在《阳光悦读》平台上也做了一期讲座。相关链接如下:

讲座后问答环节,有位同行问:“作为一个编目新手,如何尽快成为高手?”当时我的回答是,看高手做的MARC记录,做到1000条就可以了。

结束后我想起自己当年开始做机读目录记录、此后参与CALIS联合目录活动的更多细节,觉得针对“尽快”的回答大体是不错的。但如果不过于急功近利,针对“编目新手如何成为高手”,或许需要更全面一些。以下很大程度上是个人经历的分享。

1、了解编目基础知识

如果不是本专业出身,需要参加培训,没有条件时,也可以找些培训教材或专业教材阅读。现在本专业出身的,由于与编目相关的课程日渐减少,也可能无法深入了解,到实际工作时,仍然需要参加培训。
如果是没有任何本专业背景的新手,培训完可能仍然摸不着头脑,但至少现在你已经了解所有的基础知识,知道碰到问题可以去查教材的哪个部分。
我是科班出身,当年学过中文编目/图书馆目录、西文编目、分类、主题、目录学等一系列课程。在校时还曾在图书馆编目部勤工俭学,用西编课上学到的AACR2做西编、打蜡纸(制作成卡片目录)。工作后有一段时间做编目,中编为主、西编为辅,仍然是卡片目录。1990年代中国机读目录出现后,曾经自学;换工作后参加过最基本的MARC格式培训,但没有实际使用。

2、看高手记录、积累经验

做编目,首先面对的是MARC格式。从套录开始做,尽量找高手的记录。对西编来讲,就是美国国会图书馆(LC)的记录。中编,如果是高校馆,推荐CALIS联合目录;公共馆,推荐中国国家图书馆。看高手记录,主要出发点是掌握MARC格式的使用,逐渐做到疑难记录不犯同样错误。
当年我再次到编目部工作,首先面临的就是要实际编制MARC记录。开始主要套录光盘数据,后来有网络,找Z39.50服务器直接下载记录。当时手头没有教材可以参考,我积累经验的方法是做剪贴,碰到有难点的记录就打印出来,分门别类贴到一本黑皮硬面抄中(比如丛编、会议录、合订、分卷、翻译、重印、再版……),用红笔标记出字段、指示符、子字段、ISBD标点等需要特别注意的细节。如此渐渐掌握各种类型记录,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也可以查笔记。
这套笔记方法移到电脑上用应该仍然有效,因为笔记除了可供查找外,记笔记的过程也是强化认知的过程。当然也可以直接使用LC联机目录的“专家搜索”(2015-10-6),设置条件查出具有特定特征的记录。

3、阅读编目规则、提升专业水平

编目不只是MARC,背后的编目规则相当重要。但编目规则不是给人“阅读”的,过去不是,现在如《资源描述与检索》(RDA)更不是。因为读不下去,新手更读不下去。
编目规则本质上是用来查的。当你有了一定的实际编目经验后,需要去阅读编目规则原文,以期达到“知其然而又知其所以然”。不需要通读,而是针对问题重点读。读多了,可能离通读也就不远了。
能够引用编目规则(而不是教材)来解答问题,显示出你的专业水平,也表明你已经成为高手。

4、具备百科全书式知识

当MARC格式不再是障碍时,编目工作花时间最多的是分类和主题。有其他专业背景的人,碰到自己专业文献,在给分类号、加主题词上会有优势,但以现在的普遍情况,编目员必须是通才,才不会入错类、标错主题。但这个真的很难。
在这个新知不断涌现的时代,我自认知识面还算广,仍然感到难以跟上。终极高手当以此为目标!

新冠肺炎防控为什么要测体温?

如题:新冠肺炎防控为什么要测体温?
答案是:因为新冠肺炎患者最常见症状是发热和咳嗽,其中体温可测而咳嗽难测。
就好比以前做学术评价,都用WOS和EI,因为只有这两个综合性索引工具。而如果要进一步做引用评价,就只能用专做引文的WOS。
现在对用WOS评价学术论文有相当质疑。而对用测体温来初筛/粗筛新冠肺炎患者,更值得质疑!
因为数据早已表明,发热并非新冠肺炎患者的有效标志物,以此来筛查病人,无异于缘木求鱼

首先,发热是人类生病时常见症状,很多病都可能发烧,这是常识。

而现在似乎发烧就等于新冠肺炎、会传染,于是所有公共场合包括公共交通工具都将体温高于37.3者拒之门外,没有任何道理。

今年首次出沪去了苏州,身处异地,更深切地感受到处处测温的问题。进出火车站测温,让我担心如果我在苏州感冒发个低烧,是不是就不能进站返回上海?上公交车测温,让我联想没有私家车者如果生病发烧要去医院,就只能步行?如果病者本已虚弱,如何承受长距离徒步?出租车没有测温,但我不知道如果我说要去医院,司机会不会拒载。(公交车司机除了开车、注意刷卡/投币,又加上了测温,真累!)

更重要的是,虽然据称大多数新冠肺炎患者有发热症状,但在还能生龙活虎四处逛的时候并非如此。

钟南山团队早在2020-2-9就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发文,分析了截至2020年1月29日中国大陆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552家医院1,099例经实验室确诊的新冠肺炎(COVID-19)患者的数据。该文2020-2-28正式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20-4-30还在《NEJM医学前沿》网站发布了中文翻译【链接见后】。

本研究关于常见症状的基本结论是:最常见症状为发热(入院时43.8%有发热,住院期间88.7%有发热)和咳嗽(67.8%)

  • 我的推论:
  • 病到需要入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在1月份时,多半已经相当严重了,此时有发热者仍不到半数。换言之,在更早的发病初期,绝大多数患者并不发热,更不要说数量更为庞大的无症状感染者了(也是有传染性的)。
  • 发热的大多数是其他病人(比如说5月17日北京33个因使用空调不当集体发热的细菌性呼吸道感染者),真正在大街上逛的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很大概率不发热。

国内媒体对钟南山团队的两次发文均有及时、大量的介绍,可见是广为人知的结论。

必须承认除了做检测(核酸或者血清抗体),要筛查是无解的。

不能为了显示在努力做事或者为了缓解民众的焦虑,就找一件够折腾却无意义的事情来做。请停止劳命伤财的测体温吧!

参见

新RDA的社区词表

RDA工具包2019年4月29日发布,有3个主要更新:

  • 1、改善“实体”页面下“元素”的查找。增加“属性”“关系”筛选,查找由前方一致改为任意位置关键词,“关系”还可由实体进一步过滤。
  • 2、在RDA文本边添加“政策声明”显示。
  • 3、“资源”栏下新增“社区词表”。

社区词表中有些来自原RDA,但现在不属于RDA文本的一部分。

把取值词表中RDA文本中独立出来,可以视为国际化的一种表示,可以预计未来会有较多扩展(比如会有不同语种的对应词表)。

虽然是RDA文本,仍需登录才能访问(包括原来开放访问的内容),似乎比原RDA更封闭了。

社区词表(Community Vocabularies

目前有如下5部分(括号中为对应的原RDA内容/编号)

  • Abbreviations 缩写,包括:国家与州缩写(附录B.11),拉丁文字缩写(附录B.7),西里尔文字缩写(附录B.8),希腊文字缩写(附录B.9),希伯来文字缩写(附录B.10)
  • Books of the Bible 圣经(Tools栏目)
  • Terms for collective titles 总题名术语=conventional collective titles 惯用总题名(6.2.2.10.2)
  • Terms for gender 性别术语(目前取值:female / male / not known)
  • Terms for medium of performance 表演媒介术语=乐器* Terms of rank 贵族头衔术语(附录G)

在新RDA中用原RDA条款号“6.2.2.10.2”搜索,有2个结果:

variant title of work (Element)
preferred title of work (Element)

惯用总题名属于作品的首选题名(6.2.2)是没错的,但在以上2个元素页面中没找到使用惯用总题名的相关内容。怎么用?有点迷惑了……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