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约型社会为什么不取消配套录音带?

    中小学英语/音乐课本配套磁带,大概有二十年了吧。在这期间,家用听音设备经历了磁带录音机、CD机、MP3的变化,而教育部门仍是以不变应万变。为什么不改变一下?或者至少先统计一下,现在有多少学生家里还有能用的录音机?
    儿子住校,他说同学们只在老师放录音的时候听,平时没人听的,因为没有录音机。儿子甚至根本没听说过Walkman,因为大家都用MP3随身听。

    其实上个学年一直给他用的Walkman,只是他不知道这个名称。但那个Walkman已有差不多十年历史,到上学期末就已不能正常使用。开学前想再买一个,却又难觅踪迹,想想解决的办法只有把磁带转成MP3——幸好家里还有一个录音机。
    在网上找MP3录音软件,选择下载、安装、试录。最终发现蓝光影音MP3录音机不错(免费软件,下载地址:http://www.languangav.com/soft/download.htm),转录方便,剪辑也简单。经过一番找转录线、买耳机大转小接头的折腾,再花上两个小时时间,终于把两盒录音带转成了MP3文件。

    现在说要建立节约型社会,要复用教材以减少浪费,其实最浪费的就是每年发下来的配套磁带。因为象我儿子那样的,发下来的教材,除了不用的(那是更大的浪费),每本没到期末就稀烂了,根本没法重用。而磁带原本是可以重复录制的,但那些配套磁带都是只用一个学期(或者根本没用),就搁家里再用不上了。如果捐赠,没有配套教材,那些磁带差不多就是废物。
    如果不是Money作怪,教材配套录音原该免费提供。如果舍不得这一大笔收入,出版社也可略提高些教材的订价,然后给每本书一个密码,凭密码到网上下载配套MP3。这样岂不是既节约又方便?不要说如果家里没电脑、不能上网怎么办——同学间Copy一下不就好了?

桂林数图研讨班·广告

    不知道此次数图研讨班的赞助商是不是象发言者一样,也是最多的一次,总共有六家。赞助商在会议上发言,固然能够向潜在用户提供信息,但发言中体现出的企业文化,有时比信息更能影响用户。
    我最喜欢的赞助商就是广西师大出版社。原只以为广西师大出版社的书图文并茂,很养眼。听总编何林夏介绍,才知道该社始于1994年的历代珍稀文献等中外古籍系列,到海内外图书馆、档案馆搜罗学者难以见到的学术文献,全部引进、不选全收、做索引目录等出版原则,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何总编作为一个历史学者,深知学者得到文献资料之不易。会上他以玩笑的口气谈到国内图书馆的“三项基本原则”:好东西不让你知道,知道了不让你看,让看收你很多钱。作为对比,海外图书馆则是有好东西还要出钱请学者去看。台下听众中有不少馆长,不知笑过之后有何感想。
    后来参观,在摆满珍稀档案出版物的出版社书店二楼遇到何总编,向他确认了“三项基本原则”的文字,想着向更多的同仁普及。

    会上林夏讲开源软件,提到美国博物馆与图书馆服务局(IMLS)正投资一些大学,大力培养数字图书馆博士生。林老师帮他所在的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做广告(PPT第14张),或许对年轻人是一个机会,照录如下、广而告之:

如果你能过关斩将,我们将提供全额奖学金
·要有TOFEL 与GRE 的高分
·要有踏实的计算机基础
·要有图书馆的工作经验
·最好要有参加数字图书馆项目的工作经验
·要有创造力及科研工作能力
·有志于数字图书馆将来的发展

听雨僧讲澳洲图书馆学教育

    雨僧来沪,keven一如继往作东。席间雨僧讲起新西兰图书馆的专业馆员准入制度以及图书馆学教育,花生壳问澳洲的图书馆学研究生上些什么课。雨僧介绍了不少内容,特别详细讲述了参考咨询与数字图书馆两门课程,听后大开眼界:参考咨询上的不是工具书使用,而是培训如何与读者沟通;数字图书馆不探究什么是数字图书馆,而是让学生自己动手建一个数字图书馆。
    这种教学方式完全是一种职业养成教育,学生毕业后就能胜任专业工作,并且对馆员这个职业会有一种因“专业”而产生的自尊。不知道现在国内的图书馆学教育如何,至少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学生是无从产生这种感受的——这不是哪个学校的问题,只要看看当年的教科书,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凭记忆+理解,记录一下关于数字图书馆课程:
√ 几个学生为一组,建一个数字图书馆
√ 采用新西兰的开源数字图书馆系统绿宝石(Greenstone)
√ 提供模板(Checklist),让学生考虑选择什么样的内容作为数字化对象
√ 决定数字化对象所采用的文件格式
√ 用Greenstone建立一个数字图书馆
√ 每人各自就所建数字图书馆写一份报告
√ 最后成绩,建成的数字图书馆占80%的分数(同组同分),报告占20%(拉开同组分数差距)

  听完雨僧介绍,花生壳说,“那当老师岂不是很轻松?”结果遭到大家一致否定:这样当老师才累呢。是啊,照本宣科,可以不动任何脑筋,才是最轻松的方式。

  前些日子曾看到德州女子大学用开源的图书馆集成系统Koha作为图书馆自动化课程的教学软件,想像如此让学生与ILS亲密接触,甚至还有机会改进或增加功能,一定能学到些真本事。昨日听雨僧讲澳洲图书馆学教育课程,更相信自己的“想像”了。

PS: 花生壳为雨僧买火车票未果,电话询问长途南站,也没有票。正是春运高峰,不知道雨僧今日是否顺利到家?

关于Greenstone,参见:
绿宝石数字图书馆开源软件(Greenst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