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找工作:由美加图情专业就业调查谈起

    最近由于良芝老师关于图书馆学毕业生找工作问题的一封信,引起对图书馆学教育的讨论。其实以前每年没有多少研究生毕业,我找工作还花了不少时间,更遑论现在一年数百万毕业的学生。找工作不容易,但图情毕业生也不一定就特别难。图书馆不要,或许其它部门要,不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如超平老师很自豪地宣称,“我的学生在电视台和报社的应聘大战中也pk了新闻、传播等专业的学生”。

    Library Journal最近发布了2004年ALA认可图情学院毕业生工作与工资调查“Closing the Gap―Placements and Salaries 2004”。看看美国、加拿大图情学院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也可与我们的情况作一些对比。

    基本情况是:ALA认可的学院共56所,有46所回答了问卷,4870名毕业生中40%共1951人回答,为历年最多。学校方面“认为他们没有为安排其2004届毕业生遭遇任何严重困难”,“35%指出职位数似乎较前一年有所增加,约增加5%-40%。”
    两国一年有4870图情毕业生,人数应当比我们多不少。而学校方面并未感觉毕业生太多而有什么压力,可见他们图书馆事业远比我国发达。

    实际毕业生就业情况是否如学校方面那样乐观呢?调查的结论似乎也同样乐观:“1779人(92.8%)找到了工作,其中1397人是全职”。
    算下来全职占71.3%,以我们的观点,大概不值得乐观。因为在我们这里,兼职(part-time)基本上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自然不能视为找到工作。

    毕业生找到的都是些什么工作呢?在图书馆,“传统位置包括参考/信息服务和学校媒体中心。但这两类仍在下降,从2003年的26.50%和21.47%分别下降为2004年的22.92%和19.52%。儿童与青年服务稳步成长,增加了42.6%,合计占10.65%”。“职位减少的领域是学术图书馆与图书馆合作机构/网”。(详细数据见该文表6)
    我猜想,如果毕业生愿意去在美加两国占20%的“学校媒体中心”也即中小学图书馆的话,恐怕找工作就不会那么难。占约1/4的“参考/信息服务”似乎听上去不错,不过,如果各位看过游园一再推荐的Feel-good librarian(还有她一篇篇娓娓道来的故事),就会知道这个工作并不象我们这儿那样“高档”。我不知道“儿童与青年服务”是怎么样的职位,一网上skywind介绍他自己的美国公共图书馆生涯,一大群小学生跟在他后面问作业,或许就类似这样的工作――你愿意去做吗?我们这儿的毕业生最愿意去的学术图书馆,职位却在减少。

    有更多的人在图书馆以外找到了工作,“从2003年的2.61%到2004年的9.08%”,“包括非传统的如银行与金融机构,也有政府机构与学术部门中直接与传统图书馆服务相关的职位”。从事的工作有“社区信息技术辅助、档案服务与计算机培训”、“信息咨询、地理空间信息与地图及软件开发。”
    这种向其它领域扩张的趋势,与我们这儿相似。图情专业学生找工作,还是应当开阔一点思路。

    在哪儿找工作都不容易:“仅23%的毕业生在毕业前找到工作”。
    由于美加是硕士教育,很多学生以前工作过,最简单的就是回原单位:“找到工作的人中,36%毕业后回到原单位(95%是图书馆)。”费时费钱有回报,“其中85.6%在取得硕士学位后获得加薪升职的好处。”
    “对没有回到原单位以及没有在毕业前找到工作的毕业生,找工作是艰辛的。如同在2003年,找工作平均约花4.5个月,短的一周,长的超过15个月”。每个人的机会也是不同的,一些人找工作花了“长长的精疲力尽的数月”,而另一些人则“在毕业的一二周内得到二或三个工作机会”。

    找不到好的工作,那就继续读书吧。“约2.9%的毕业生继续其教育”,但是“仅39%在图情寻求更高的研究生教育”。他们认为“LIS硕士及第二硕士学位的组合将使我得到想要的位置”。
    可见美加的现实与我们的现实是一致的――如果想在图书馆得到好的位置,一直读图情,哪怕读到博士,恐怕还是不能如愿。不同的是,这些毕业生原来就有自己的专业,“53%为寻求第二或第三个职业”才来读图书馆学。他们有读另一个硕士学位的基础(本科),而我们的图情毕业生大致是缺乏的。还在读的学生们,多选一点外系的课吧!或许读完其它硕士,就此与图书馆bye-bye,那是另一个问题了――每年不是有很多其它学科的研究生来图书馆就业,“抢”了图情毕业生的饭碗吗?

    如何找工作?找工作时应持的理念?在多个工作中如何选择?过来人的经验与感想,尽管中外有差别、也有相同。请去看原文吧。

 

你选择去图书馆工作吗?

     寒风起,又到了大学准毕业生们找工的季节。
    去年这个时候,图林博客初兴,据说有那么几个图情专业的研究生,看了老槐、超平的博客,受其图书馆精神或理念的感召,真的爱上了图书馆学,选择了去图书馆工作。不知他们现在可好?
    其实老槐、超平都不在图书馆工作,他们自己感动倒也罢了,听了他们的话而感动进而行动,大概是很容易“吃药”的。那时理想主义的雨僧还没有加入博客行列――不过我觉得,正由于雨僧有点不食人间烟火,反而不太容易“蛊惑”到他人。

    工作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职业、一个饭碗,因而收入至关重要。在中国,行业、地域之间的差异自不必说,即使是同一地区不同类型的图书馆间,差异也不小。有时甚至同在一个图书馆,同样做专业技术工作,只是由于传统部门和新兴部门的不同,而会有颇大的收入差异。虽然“不患贫而患不均”一度很被人痛批,但此时学图书馆学的因为没有其他学科背景而成为“弱势群体”,这种不均又岂是郁闷二字所能包容的?
    记得去年有个全国高考状元,立志考北大――竟然是为了学图书馆学,将来做一个图书馆馆长。不知他是否最终入学,也不知入学后,对这个学科的现状有了更多的了解,是否还保有当初的激情。我当时曾想,要实现成为图书馆馆长的志向,学图书馆学恐怕是最艰难的一条路――先学个实用性的专业,毕业后如果还没有改变主意,再选择进图书馆还来得及,而且比学图书馆学更容易找到好的位置,也有更多的上升空间;或者先在别的学科奋斗,事业有成,却没有忘记儿时的梦想,再转往图书馆,更可一步登天,实现成为馆长的理想。

    据说XX大学图书馆学毕业生没几个去图书馆工作,在现在的大环境下,其实是很容易理解的。虽然现在找工不容易,但选择到图书馆工作仍需慎重,尤其要注意部门间的差异。与其到时不快,再花心思跳槽,不如先了解清楚再行动。

 

读《百年文萃》:学校教学法与图书馆

    《百年文萃》中民国时期的大半文章,或多或少都涉及到图书馆与教育的紧密联系。在当今之世,我不敢肯定图书馆是否真有那么理想化的教育职能。然而仅从学校的教学法与图书馆的关系看,“今不如昔”的,实在不止是图书馆的理念:

1919年李大钊的《在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图书馆二周年纪念会上的演说辞》,“现在图书馆已经不是藏书的地方,而为教育的机关,所以和教授法有密切关系。教授法若是变更,那么图书馆也不能不变。从前旧教授法是以教师为主体的。现在不满意这种制度,在教科书和讲室以外,还由教师指出许多的参考书作学生自学的材料。按这种新教授法去实行,若没有完备的图书馆藏了许多参考书,决不能发生效果。”

1924年马宗荣在《现代图书馆研究》中也说,“注入式的教授既倒,自学自习制的教授法代兴。故学生的知识的高下,不仅恃教室上的听授课程为已足。于是参考书的设备,实为现今办学者宜注意的事。”

    文革前情况如何不得而知,但文革后的大学课堂,仍是教师满堂灌,注入式教学法并未“倒”。在这种情势下,大学图书馆只在提供学生消遣方面而言是必需的。就好象我大学四年,印象中没有到图书馆借过什么专业书――当时大概也没什么专业书可借。
    时至今日,出版事业已经很发达,专业书层出不穷。一些大学图书馆开始“与国际接轨”,设置各课程的“教师指定参考书”,但对教学方式未变的教师,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说教学方式完全未变有点言过其实,至少有一部分老师由在黑板上写字,改成了用多媒体PPT演示。虽然学校教务方面,普遍要求教师提供教学参考书,但在一些老师,这纯粹是个形式而已,所以并不在意学生是否去看、或者是否能看到这些参考书。如此一来,一些图书馆对教学参考书的热情,只能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了。
    大学教学如此,中小学教学就更不用说了。

相关信息:
范并思主编《百年文萃――空谷余音》中国城市出版社2005(中国图书馆学会主编《中国图书馆“百年”系列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