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Folio图书馆服务平台上线

Folio系统自2016年启动开发,3年后终于上线。参见:开发中的图书馆服务平台Folio概览(2019-1-4)

最新稳定版本演示网站:登录信息 diku_admin / admin(亚马逊云,需架梯)

查尔莫斯理工大学(Chalmer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是瑞典顶尖大学,员工3千、学生1万。
2019年10月,Folio图书馆服务平台在该校图书馆(Chalmers Library)首家上线,由EBSCO信息服务公司提供托管服务。之前电子资源管理(ERM)应用程序先行上线,此次完成了从旧系统的迁移。
目前的应用包括借还,跟踪用户更新和请求[预约],管理典藏、订单、协议、许可证、电子馆藏、设置和SIP2连接;使用FOLIO与现有系统集成,例如OpenAthens、GOBI®、EBSCO Holdings IQ、EBSCO Discovery Service™(EDS)以及LIBRIS(由瑞典国家图书馆维护的瑞典联合目录)和图书馆自助借书机。
via EBSCO网站: Chalmers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is the First Institution to Go Live with FOLIO Library Service Platform (2019-10-21)
Chalmers Library
图书馆网站首页有一站式搜索框,是EBSCO的发现服务EDS界面,检索结果页面网址是 http://eds.b.ebscohost.com。从读者界面,看不出FOLIO的痕迹。
2019年7月,该校网站发布了Chalmers即将成为首个使用Folio系统的消息。
文首概述了Folio的特点和选择它的理由:“市场上可用的用于管理图书馆资源的图书馆系统通常非常大,作为用户,倾向于购买整个系统软件包,获得了需要的功能,但又为不使用的其他功能付费。”“切换到新系统的原因是,它可以适应图书馆的当前需求,并且其技术遵循近期的发展趋势。 以查尔莫斯为例,它涉及在同一平台上管理图书馆馆藏中的电子资源和印刷资料。”
成为Folio首家的原因或许因为该馆“是一个很少事务的图书馆,只需要最少的功能。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每个人最终都需要拥有的东西【最小子集】。鉴于我们的规模,我们现在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简单的时间线:
2016年Chalmers决定更换图书馆系统——原有系统一个已停止开发,一个不必要地庞大、图书馆为未使用功能付费。
2017年夏EBSCO联系Chalmers,希望它成为FOLIO的测试版合作伙伴;Chalmers决定抓住机会参与。
2019年秋FOLIO系统上线:变化发生在幕后,用户界面(搜索)变化微小。
via Chalmers网站: Chalmers first in the world with a new unique library system /Robert Karlsson (2019-7-15)
相对于学校官方消息,图书馆博客更具亲和力。2月份的博文对Folio作了很生动的介绍:
这样开头:“查尔莫斯图书馆计划迁移到一个全新的,实际上尚不存在的图书馆服务平台,称为FOLIO。”
关于FOLIO的理念:“利用现代灵活的基础架构和经过深思熟虑的设计来构建图书馆所需的内容,以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好吧,当然,这是每个图书馆系统公司都会说的,但是在这个案例中,图书馆员从头到尾都参与其中。而且没有公司拥有该系统【指其为开源产品】。”
关于Folio:基本思想是app概念,即微服务组合成系统;用户界面面向馆员,也不存在OPAC,普通用户使用发现系统。
关于FOLIO的开发:“FOLIO是‘图书馆的未来是开放的’的首字母缩写。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疑,但是基本思想是该源代码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和建立。另外,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在本地安装FOLIO。”相关组织:开放图书馆基金会(OLF),开放图书馆环境(OLE)与EBSCO信息服务公司、丹麦软件开发公司Index Data等。图书馆员参与……。“但是,如果没有商业公司的参与,节奏就不会这么快了,这些公司正在与专门的开发人员团队进行大量投资。EBSCO、ByWater、SirsiDynix、Index Data和其他公司计划出售托管环境和支持服务,并努力与现有图书馆系统组件集成。”【解释为什么商业公司会积极参与】
文末还有Folio相关网站链接及简介。
via Chalmers图书馆博客: CURIOUS ABOUT FOLIO? / Marie Widigson & the FOLIO team at Chalmers (2019-2-18)

开发中的图书馆服务平台Folio概览

2018年最后2天,应Keven之邀参加Folio系统界面翻译,跨年和元旦都在刷汉译——仅凭对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了解,对Folio本身则几无所知。人多力量大,demo汉译在元旦那天基本完成。接下来还将参与Codex兴趣小组的活动,于是先来补下课。

一、关于Folio
Folio = Future of Libraries is Open,开源的图书馆服务平台,前身是开发多年的Kuali OLE (Open Library Environment)。2016年前后,Kuali基金会决定转向商业,于是OLE改与EBSCO和Index Data(丹麦)合作,启动Folio。由2016年项目启动时EBSCO中文网站的长篇介绍,可对Folio有更多了解:
隆重介绍 FOLIO – 一项崭新的合作项目,携手图书馆、服务供应商以及开发人员来促进、创新并且重塑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的未来 [2016-6-25]

二、平台状况和路线图(Platform & Roadmap)
Folio官网目前发布的路线图如下,不知是否能如期实现:
第1阶段:发布Alpha版,2018年1月
第2阶段:平台发布(Beta版),2019年初
第3阶段:在图书馆运行,期望2019年初至少有3家图书馆实施
第4阶段:早期实施者,11家图书馆计划在2019年实施

三、Folio平台FOLIO Platform
Folio的特点是模块化、灵活性、扩展性。
任何人可以开发Folio App。现在有十几个设想,比如App设想第3号预约房间、第6号与图书馆活动和网站集成、第8号与机构库集成、第13号支持联合目录。

四、资源管理数据域Resource Management Data Domains
对图书馆实体与电子资源的管理模型,包括以下6个域(图示是简化版):

Resource Management Data Domains

Folio法典域(Folio Codex Domain),由一组最小但足够的核心元数据集组成,更全面的元数据集在动态检索时调用。
知识库域(Knowledge base (KB) Domain):电子资源、印刷资源及其他资源等多种知识库(托管系统中,对实体资源,感觉像是类似联合目录的中心书目库)
馆藏域(Holdings Domain):电子资源的权益/馆藏(Entitlement/Holding),可能与知识库中包(Package)的收录范围等不一致。
采访域(Acquisition Domain):图示中只对电子资源作了标示(省略了实体资源),主要为说明电子资源采访产生的馆藏,可能与知识库中包的收录范围等不一致。
库存域(Inventory Domain):法典域对应的实体资源部分
流通域(Circulation Domain):包括用户借阅实体资源与使用电子资源
Folio的关键假定
1、合并电子和印刷;
2、合并单行和连续出版物;
3、库存和知识库(见上);
4、本地与远程。本模型的主要目标是避免元数据的本地复制。只要有可能,就应该对权威记录进行引用(即链接)。本地系统应仅保留与该单件相关的最小核心元数据集。每当需要完整、丰富的元数据集时,应从权威源(例如知识库)动态检索这些元数据。 此外,本地保留的核心元数据应仅在需要时存在于本地Folio系统中。对于电子单件,这意味着只有在访问单件时才会出现本地占位符。 换句话说,它是将权益(潜在馆藏)转换为实际馆藏的访问权,然后可以在本地Folio系统中表示。
我的理解,法典域是面向读者的检索结果一览信息,详细页面信息由动态调用获取。联想一下——不需要每个馆都维护更新数据,只需要大家共同维护、系统来做更新,是不是很美好?

五、法典元数据模型Codex Metadata Modal
Codex Metadata Modal
Codex是一个规范化和虚拟化层,允许Folio集成有关各种资源的元数据,无论其格式、编码或存储位置。
目前仅包含棕色的5个对象:实例、单件/馆藏、收录范围、位置、包;未来还会增加,确定将增加的是蓝色的2个:作品、主题。目前看各对象包含的字段并不多,应该就是前述法典域所称的元数据核心集。
本模型受BIBFRAME2启发(作品-实例-单件),但并不严格遵循BIBFRAME2(BIBFRAME 2 模型只针对单个资源,没有“包”的概念)。
另关于MARC,MARC记录格式被Folio用作数据交换格式——回归MARC(尤其是UNIMARC)的原始设计。其实现在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尤其是支持非MARC编目的系统,MARC的作用恐怕也是如此。
我想对Folio来说,这也意味着未来BIBFRAME或其它元数据也可以经crosswalk转换后,纳入到系统中。

2018年BIBFRAME更新论坛

自2012年1月ALA仲冬会议起,美国国会图书馆(LC)每年2次在ALA冬、夏年会上举办BIBFRAME更新论坛。介绍BIBFRAME开发进展、邀请其他机构介绍与BIBFRAME相关的应用,这些机构主要是高校和厂商,其中从未缺席的是OCLC。今年1月ALA仲冬会议时论坛关注的重点还是探索(explorations),厂商是Ex Libris/Alma和Indexdata/Folio;6月ALA年会时论坛关注的重点已经是大型实施(large implementations),厂商是Casalini Libri和@Cult,没有空的设想,全部都是实际应用。
参见:
2017年BIBFRAME更新论坛(2017-7-26)
2016 ALA年会BIBFRAME更新论坛(2016-8-27)
ALA 2016仲冬会议的BIBFRAME更新论坛(2016-1-29)

—– ALA 2018仲冬会议BIBFRAME更新论坛 —–
BIBFRAME Update Forum at ALA Midwinter Meeting 2018 (5个报告,只有3个上线)
* Library of Congress Pilot (PDF, 50 KB) Sally McCallum, Chief, Network Development and Standards Office, Library of Congress
实际标题: BIBFRAME Pilot 2
BIBFRAME第2阶段试验自2017年6月起,1年后评估。60个编目员参与,涉及图书、连续出版物、地图、乐谱、动画、古籍、音频。
所使用的基本库是实际编目环境,即再次转换整个MARC目录到BF目录,包括:1800万书目记录转换为BF作品、实例和单件,120万统一题名规范记录转换为BF作品。匹配合并后创建:1920万作品、2370万实例。同时每日更新装载来自200个非试验组编目员的MARC到BF转换记录。

* Alma, Linked data, and BIBFRAME (PDF, 5.5 MB) Amy Pemble, Product Manager, ExLibris
实际标题:Linked Data Implementation at Ex Libris
艾利贝斯公司2011年成立关联开放数据(LOC)工作组(成员包括波斯顿大学、LC、卢森堡国家图书馆、戴维斯加州大学、新英格兰大学、爱默里大学),收集用例和场景,为Alma平台提供建议。
2017年与哈佛合作提供第一阶段BF集成(MARC到BF转换、以BF格式发布MARC记录集、支持BF URI)。
12月发布的Alma 2017,能够以BF发布整个馆藏。Alma提供API端点,有如下关联数据格式:JSON-LD(书目、本地规范),RDA/RDF(作品、载体表现),BF(作品、实例)。
参见:艾利贝斯与哈佛图书馆合作开启“BIBFRAME路线图”(2017-5-12)

* Achievements of 2016/2018 LD4P Project (PDF, 7.6 MB) Michelle Futornick, Program Manager, LD4P
实际标题:Linked Data for Production
资源->LD4P(模型、工具、工作流程、社群)->元数据->发现
*模型(BF扩展)、工具
斯坦福:PMO: Performed Music Ontology,CEDAR
哥伦比亚:ArtFrame,Karma
普林斯顿:Annotations,Annotations markup tool
康奈尔:RareMat,VitroLib
哈佛:Cartographic / Moving Image,VitroLib
LC:BF,BF编辑器和转换器
*本体门户 Biblioportal(biblio.ontoportal.org)发现、可视化、维护、映射、评估
*下一步:LD4P2,实施之路(www.ld4p.org)
工具-沙盒,工作流程-扩展,社群-LD4、标识符管理
发现:Blacklight【十年前的开源OPAC仍有强大的生命力】
参见:
BIBFRMAE应用进展:LD4P实施之路(2018-7-8)
Blacklight:佛吉尼亚大学的开源OPAC(2008-3-3)

* Folio and BIBFRAME(未上线)Sebastian Hammer, President, Indexdata
* BIBFRAME and OCLC(未上线)John Chapman, OCLC

—– ALA 2018年会BIBFRAME更新论坛 —–
BIBFRAME Update Forum at the ALA Annual Conference 2018 (4个报告)
* Library of Congress BIBFRAME 2.0 Pilot progress report (PDF, 984 KB) Beacher Wiggins, Library of Congress; Jodi Williamschen, Library of Congress
实际标题:Creating and Updating a BIBFRAME database
LC从MARC走向BIBFRAME:修订BF2.0数据模型,更新词表;新MARC到BF数据转换规程与转换程序;更新BF记录编辑器配置程序。
BF数据库当前状态:作品1900万,实例2400万,单件2260万,43亿三元组。
匹配与合并及尚未解决的问题
BF编辑器功能及尚未解决的问题
下一步:
– 继续评估和调整BF数据库的匹配与合并,需要时重新载入数据库
– 摄入CIP和ONIX数据
– 装入Casalini的RDF数据库
– 提供LC的BF文档下载,供其他人探索(已提供)
– 继续改进编辑器
– 从BF映射到MARC
参见:LC提供BIBFRAME描述数据集批量下载(2018-6-20)

* From MARC to BIBFRAME in the SHARE-VDE project (PDF, 5 MB) Tiziana Possemato, Casalini Libri – @Cult
SHARE-VDE(www.share-vde.org)是关联数据项目,由Casalini Libri(书目和规范数据提供者,PCC成员)、@Cult(ILS、发现工具、语义网解决方案厂商)开发,16个北美研究图书馆参与
总体目标:
– 用URI强化MARC记录【实体识别、调和 Reconciliation、数据强化】
– 用BF词表(根据需要和其他附加本体)从MARC转换到RDF
– 根据BF数据模型发布数据
– 批/自动数据更新过程
– 批/自动数据传递到图书馆
– 按社区定义的优先级顺序逐步实施进一步的用例

* Using BIBFRAME in multi-institutional projects (PDF, 1.3 MB) Jeremy Nelson, Colorado College
美国数字公共图书馆(DPLA)计划中的科罗拉多州和怀俄明州的Plains2Peaks服务中心项目使用BIBFRAME关联数据,将学术和公共图书馆、联盟和博物馆的元数据摄取到BIBFRAME RDF知识图谱中。通过RDF映射语言(RML)将原始数据转换为BIBFRAME作品、实例和单件,满足了支持不同的摄取词汇表(如MODS和Dublin Core)以及不同格式(如JSON,CSV和XML)到BIBFRAME RDF的挑战。 在科罗拉多联盟的BIBCAT项目中,来自三个学术图书馆和一个公共图书馆的MARCXML使用美国国会图书馆marc2bibframe软件转换为BIBFRAME RDF,然后通过RML从BIBFRAME映射到Schema.org以改进网络发现。技术: 开源模块bibcat和RDFframework

* OCLC research with BIBFRAME (PDF, 96 KB) Nathan Putnam, OCLC
实际标题:OCLC Research BIBFRAME 2.0 Converter Analysis
1分析的目标: 评估什么BF数据类型,OCLC可以使用LC转换器生产;评审LC转换样式表(是否需要修正以支持OCLC用例)
2过程:从OCLC研究部的WorldCat副本中取1100万条含LCCN的记录,转换记录到MARCXML,再送到LC BF 2.0转换器
3收获(学到些什么)
– 作品ID很重要(处理一开始就有用;OCLC聚类增加它们到OCLC研究部的WorldCat)
– URI很重要(若干空结点没有URI;空结点=不可互操作)
– 转换器含BF单件描述(但我们只使用书目记录;这使得数据中留有空白)
OCLC研究更新转换器:用作品/聚类ID填充758字段【资源标识符,2017新增字段】,修改以查找$0和$1,首选VIAF和FAST的URI
4未来实验
– 寻找标引可能性/目标/需求【indexing标引所指为何?】
– URI清理和填充到现有MARC记录以减少空节点数量
– 继续与LC合作(随着BIBFRAME的多种扩展和变化的出现,OCLC正在广泛地思考我们构建支持复杂环境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