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联数据编目走向现实——新项目LD4P3及LD4社区

梅隆基金资助的“图书馆关联数据”LD4系列项目始于2014年,每2年1-2个项目。2020年中,新项目LD4P3“闭环”得到批准(2020/7/1-2022/6/30,250万美元)。历经多年探索、关联数据编目似乎终于开始进入实际应用阶段。

项目名称“闭环”,指创建一个完整周期的工作模型,以进行图书馆元数据的创建、共享和重用。本项目伙伴(partner)即共同申请者为斯坦福、康奈尔和爱荷华大学图情学院,协作方包括Share-VDE(意大利厂商的托管编目环境)、美国国会图书馆(LC)、合作编目计划(PCC)以及OCLC。此外还有合伙人(cohort),即在LD4P2时已参加从MARC到关联数据编目的PCC成员馆。

主管此项目的斯坦福大学技术与访问服务副馆长Philip Schreur在新闻中称此项目的目的是“使图书馆资源超出图书馆目录的可访问性,并利用来自更广泛网络的相关信息来增强基于图书馆的发现,以及从现有但以前未链接的数据中创建新知识”。

七个主要目标:

  • (1)完成能够与多种环境(例如FOLIO)进行交互的开源关联数据编辑器【对Sinopia的功能要求1】
  • (2)扩大查问规范(QA)范围,以在各种传统(例如LCNAF)和非传统(例如Wikidata、Discogs)规范源中为规范和实体查找以及数据导入提供一流的支持【对QA的要求】
  • (3)通过将QA与OCLC提议的“实体主干”相集成来扩展实体管理【参见:OCLC获梅隆基金资助开发实体管理基础设施(2020-1-11)】
  • (4)以RDF创建所有PCC原始编目的连续馈送池,该池可在世界范围内免费开放使用【PCC数据池】
  • (5)扩大Sinopia与其他数据源(ILS、发现系统、PCC数据池和其他外部数据源)基于API的集成的能力,使RDF环境中的数据流闭环【对Sinopia的功能要求2】
  • (6)将PCC合伙人的管理和培训从LD4P转移到PCC【从项目试验走向实际应用?】
  • (7)可持续发展计划和建模,包括确定单个组件以及LD4P3主要利益相关者在业务、成员资格、服务、软件、数据和运营方面的几种长期选择

七个目标通过五个工作包实现:

  • (WP1)扩大Sinopia环境
  • (WP2)集成并完成生产就绪的关联数据规范支持服务(QA)
  • (WP3)在Blacklight中实现发现增强功能【那个历史悠久的?Blacklight:佛吉尼亚大学的开源OPAC(2008-3-3)】
  • (WP4)通过创建PCC数据池和扩展PCC合伙人来扩展PCC社区的参与
  • (WP5)环境关键部分的可持续性和社区发展

日前LD4社区也宣布成立:ld4.io。“新的LD4社区向任何人开放,供其探索、学习和协作以提高意识和知识,鼓励采用并建立可互操作的标准、工具和服务的生态系统,以将关联开放数据和其他技术从理论付诸实践并规模化。”目前网站汇集LD4年会资料(始于2017)、维基、slack(即时沟通和团队协作)、邮件组(可申请加入发现、Wikidata、非拉丁文字资料3个组)、油管频道、Github等。

  • 社区宪章:LD4是一个共同努力以促进图书馆实践的社区。 我们专注于链接和使用Web上的数据来推进图书馆的使命、宗旨和目标。/ LD4社区的参与对任何人开放——个人或机构、 非营利组织、政府组织或商业组织。通过直接参与,并通过其各种渠道、项目和活动,LD4聚集全球成千上万的个人。
  • 愿景:世界用图书馆数据丰富,图书馆用世界数据丰富。
  • 使命:通过建立一个开放、多样化、可持续和图书馆主导的社区来推进图书馆实践。我们将共同探索、学习和协作,以提高认识和诀窍,鼓励采用,并建立可互操作的标准、工具和服务的生态系统,以便将关联开放数据和其他技术从理论大规模地应用于实践。

参考资料:

LD4系列项目网关 ld4l.org

  • 2014-2016: LD4L (Linked Data for Libraries)
  • 2016-2018: LD4L Labs
  • 2016-2018: LD4P (Linked Data for Production)
  • 2018-2020: LD4P2: Pathway to Implementation
  • 2020-2022: LD4P3: Closing the Loop

读《2020图书馆系统报告:整合中的新机遇》

2020 Library Systems Report: Fresh opportunities amid consolidation / By Marshall Breeding (2020-5-1)

Marshall Breeding的年度《图书馆系统报告》分析前一年图书馆管理系统行业的状况。

本报告起首概述2019年的主要特点,最大新闻自然是ProQuest公司的Ex Libris收购Innovative Interfaces(参见:Innovative公司被艾利贝斯公司收购,2019-12-6),“此举缩小了已经为许多图书馆提供很少可行选择的行业竞争对手的范围”,Marshall在展望未来时的判断是,“独立的ILS公司合并为顶级参与者的趋势尚未结束”。

针对大型图书馆的主要公司产品中:Ex Libris的Alma图书馆服务平台一路领先,Primo发现服务销售强劲。Innovative的Sierra的销售大幅放缓。SirsiDynix近年来在公共图书馆中的地位得到了加强,并继续在学校图书馆中占有重要地位,而使用Symphony的高校图书馆比例已降至约15%;许多图书馆正从本地安装转移到SirsiDynix的托管服务。

Marshall特别提出了新产品类别,即针对图书馆母机构或社区的产品,“包括支持教学的技术产品,例如阅读清单(reading-list)应用程序、开放教育资源的发现服务、对将图书馆与学生信息系统连接的应用程序接口(API)和协议的支持”,以及已经存在的对高等教育研究的支持服务——研究信息系统,“新产品浪潮将图书馆定位为研究利益相关者”。

Ex Libris的对应产品是:(1)课程阅读清单Leganto,已有166家购买,其中2019年新增39家。(2)支持大学研究活动的Esploro,管理高等教育中的研究流程。当前的功能包括用于存储和管理所有研究结果的存储库,包括学术文章和基础数据集,研究人员资料,在给定机构的中央发现索引(CDI)中自动收集研究内容,以及用于评估影响的分析。已有23家购买,其中2019年新增13家。Ex Libris还强化资源共享产品:(1)在Alma平台开发并推出Rapido(2)6月从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获得了备受赞誉的RapidILL服务(3)收购Innovative获得INN-Reach平台进一步扩展其资源共享产品组合。

COMPanion公司针对母机构的产品:第一家实施全球学习网格(Global Grid for Learning)框架以实现教育数据互操作,该框架使学校或地区可以将Alexandria ILS或Textbook Tracker连接到他们的学生信息系统。2019年公司引入了一个新的活动跟踪器(activity tracker)模块,以帮助图书馆收集有关图书馆中学生活动的统计信息,这些活动超出了传统的流通交易。

其他信息及印象:

  • 托管、多租户系统成为图书馆的选择。
  • 各种数字资产管理(DAM)系统,增强对数字资源、数字馆藏的访问。
  • 参考咨询衰弱——OCLC出售QuestionPoint:OCLC以260万美元向Springshare出售其QuestionPoint参考咨询服务。Springshare将把QuestionPoint集成到其现有的LibAnswers平台中,从而使参考咨询问题可以由专业的图书馆员团队解决。
  • 视障者电子书服务——Keystone Systems公司的KLAS主要为为视障人士服务的图书馆设计。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盲人和印本残障人士国家图书馆服务局(National Library Service for the Blind and Print Disabled)最近创建了古腾堡盒带复制器(Gutenberg Cartridge Duplicator),这是一种开源软件,可自动复制有声书籍,得到KLAS的支持。Keystone创建了自己的产品Scribe,将品种加载到盒带上,自动将其借出给读者,然后归还。
  • 图书馆目录FRBR化显示——The Library Corporation (TLC)在2019年增强了CARL•Connect发现界面,以支持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并对结果进行分组以实现更高的相关性。
  • 电子书记录不入本地目录——Book Systems公司与RBdigital建立了新的集成,可以使用API搜索和访问有声读物,而不必将记录加载到本地目录中。
  • AI自动资源分类——Lucidea公司使用IBM的Watson人工智能服务进行自动资源分类。
  • 新趋势:学校图书馆按体裁而不是索书号来组织馆藏——COMPanion公司的Alexandria ILS提供使这种转换自动化的工具。
  • 新趋势:放弃罚款——Biblionix公司Apollo ILS支持选择放弃罚款的图书馆,包括工具使图书馆工作人员能够从读者账户中批量清除罚款余额。

摘录Folio背景信息:

  • 对学术图书馆缺乏选择的担忧是启动开源FOLIO项目的一个因素。
  • 面对主要竞争对手Ex Libris的激烈竞争,EBSCO采取了基于合作伙伴关系、社区发展和开源软件的战略,以遏制Alma和Primo对EDS机会的日益蚕食。EBSCO并未开发或收购自己的LSP,而是通过财务投资、直接开发和营销全力支持FOLIO。
  • FOLIO的LSP现在进入早期开发阶段,基于一组对比鲜明的基础概念提出了一种替代方案:开源软件、模块化组件和基于微服务的技术基础架构。
  • 尽管为该项目提供了大量支持,但EBSCO既不控制也不拥有该软件。开放图书馆基金会(Open Library Foundation)提供治理。
  • EBSCO与Index Data(一家专门从事开源软件的小公司)合作,为FOLIO创建了初始框架,但它仍提供托管和支持服务。Index Data还是Project ReShare(基于FOLIO架构和代码库的新资源共享环境)的主要开发人员。
  • 与其他开源项目一样,FOLIO的商业机会来自服务,而不是订阅费或许可证。EBSCO给予投资,推出了一系列托管和支持服务。它还与数家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以提供与托管服务一起的支持。公开宣布的合作伙伴包括针对美国图书馆的ByWater Solutions,针对英国和欧洲国家的PTFS Europe,巴西的Via Appia以及中东的KnowledgeWare Technologies。
  • 尽管来自Alma的竞争非常艰巨,但FOLIO的定位是至少能够获得大学图书馆领域的某些份额。它的成功将取决于是否达到其开发基准以及早期采用者的良好结果。

FOLIO图书馆服务平台第1版发布(附:上海图书馆的进展)

开源的FOLIO上月底发布新版本Goldenrod(金毛/秋麒麟草),这标志着Folio图书馆服务平台完成了包含核心功能的第1版,图书馆可以从当前所用集成图书馆系统(ILS/LAS)迁移到Folio了。接下来,Folio还将继续其他功能的扩展与创新,下个版本是今年10月的Honeysuckle(金银花)——其版本按字母顺序命名、目前每季度更新一个版本。

via FOLIO’s Goldenrod Release Signifies Version One of the Open Source Library Services Platform is Ready for Adoption ~ Goldenrod Release Signifies Core Functionality Now Available to Libraries Looking to Implement FOLIO ~ (2020-7-27)

上月中旬,Folio通报了当前与近期的实施情况。2019年瑞典的Chalmers理工大学第一个使用Folio。美国首个使用folio的高校图书馆是密苏里州立大学,目前已有5所高校。阿拉巴马大学计划于2020年底前实施。

此外,还有一些图书馆已选择folio的电子资源管理(ERM)应用。德国GBV network library ZBW Leibniz Information Centre for Economics Kiel/Hamburg在2020年5月上线,莱比锡大学也上线了ERM。即将实施的美国著名大学包括杜克大学今夏实施ERM,正使用ERM的康奈尔大学计划在2021年完全迁移到Folio,等等。

实施folio的图书馆多选择各自的服务商托管系统,包括EBSCO FOLIO Services、VZG|GBV、Index Data和ByWater Solutions。其中EBSCO和Index Data是参与开发者,VZG|GBV是合作图书馆,ByWater是厂商。另外有2家图书馆是自托管。

via FOLIO Libraries Announcing Implementations and Timelines as the Open Source Library Platform Nears Significant Milestone ~ Libraries Choosing Plans to Implement the FOLIO Library Services Platform as Goldenrod Release Nears ~ (2020-7-13)

folio在中国及上海图书馆的进展可见5月13日EBSCO召开的网络研讨会“FOLIO 社群更新报告 – 上海图书馆”,由上海图书馆的刘炜副馆长、工程师周纲老师和陈晓扬老师主讲。刘炜副馆长概述上海图书馆选择folio原因、合作方及folio在中国的良好前景。周纲老师介绍开发概况,包括初始采用模块、升级日程、各应用的合作开发机构。陈晓扬老师介绍中国FOLIO社区的情况,包括中国SIG、中文翻译、社区会议,在中国推广folio,上海图书馆协会的Folio技术应用联盟等。

最后是刘炜副馆长回答问题:

Q1:上海图书馆选择参与FOLIO项目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Q2:您设想将来要构建或开发什么样的定制应用程序?
Q3:上海图书馆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将其他多项业务带入FOLIO生态系统——专为FOLIO开发应用程序。您能否与我们分享目前进展体验如何,您对想要带合作伙伴开发功能的其他社群成员有哪些步骤操作建议呢?
Q4:对于有兴趣但尚未参与项目的韩国和日本图书馆,您有何建议/从何入手?
Q5:香港公共图书馆最近宣布评估新系统。由于他们的规模与上海图书馆相似,您对他们是否选择FOLIO平台怎么看?

EBSCO微信公众号有会议视频、报告PPT及经整理的问题答案——【EBSCO微信公众号】研讨会回顾:FOLIO 社群更新报告 – 上海图书馆(2020-5-20)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