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信息社会世界峰会清点工作的报告》

    联合国于2003在日内瓦、2005年在突尼斯分二阶段召开了“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WSIS),目标是“建设一个以人为本、具有包容性和面向发展的信息社会。在这样一个社会中,人人可以创造、获取、使用和分享信息和知识,使个人、社区和各国人民均能充分发挥各自的潜力,促进实现可持续发展并提高生活质量。”
    会议执行秘书处于2004年10月发起,征集各国政府和利益相关方落实2003年会议的案例,并以此建立起公众可查询的WSIS相关活动数据库。截至2005年11月6日,该数据库已有2512项活动记录,“包括项目描述、支持性文件和URLs,并可按照WSIS的行动方面、实体类型、《千年宣言》中所含的发展目标、地理覆盖、关键词等进行查询”。该数据库被称为“WSIS清点工作数据库”,“旨在成为利益相关方所开展的所有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相关活动的一个动态门户网站,并将在突尼斯阶段会议结束之后不断更新。”(清点工作报告
    秘书处2005年11月19日的“清点工作报告”按会议的11个行动方面,对数据库的情况做了详细介绍(PDF)。其中提到IFLA及实体图书馆活动的有:

· 西班牙政府通过“图书馆中的互联网”项目,希望将该国的4,000 个公共图书馆用宽带连接起来,并将通过无线热点地区将这些图书馆办成公共互联网接入中心。
· 西班牙经济和财产部开办了一个中央虚拟图书馆,使人们能够查询容纳了图书馆全部藏书的数据库,其中包括数字图书、文件和历史著作。同时,人们亦可以在其中查询实物藏书。
· 非洲葡萄牙语区(安哥拉、佛得角、几内亚比绍、莫桑比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和东帝汶的数千个图书馆、中小学和大学可从世界各地接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葡萄牙语虚拟图书馆,查阅约20,000 个名称的葡萄牙语书籍和期刊。
· UNESCO与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一道起草有关“通过图书馆自由接入互联网”的指导原则。这些指南的目的是在确定明确的互联网政策目标、工作重点和服务方面为全世界的图书馆提供支持,以满足国家与当地社区的需要。

  WSIS《行动计划》支持适应于信息社会的公共数字图书馆和档案服务。数字图书馆包括:
? 国际图书馆学会联合会编写了图书馆在信息社会中发挥作用的成功事例。(LIBRARIES SUCCESS STORIES DATABASE
? 开展了几项旨在将接入连接到图书馆的UNESCO 项目,主要在太平洋区域和东南亚。
? 牙买加图书馆服务广域网项目。
? 对现有图书馆资源进行数字化,以便使公众能够通过远程接入获取相关的文学资料(例如,在伊朗,波兰,西班牙)。

小知识:世界信息社会日
    2006年3月27日联合国大会第74 次全体会议关于WSIS决议
“每年的5 月17 日为世界信息社会日,以帮助人们更好地认识到,利用因特网及其他信息和通信技术可以为社会和经济带来哪些可能性,以及如何消除数字鸿沟。”

资料来源:联合国中文网站:信息社会世界首脑会议

WSIS其他相关网站:
联合国授权下属的国际电信联盟(ITU)负责筹备WSIS,ITU的WSIS主页:http://www.itu.int/wsis/index.html
上述“清点工作数据库”应该就是ITU的“信息与通信技术成功故事”(ICT Success Stories)

IFLA的WSIS网页:http://www.ifla.org/III/wsis.html

更多参见维基百科WSIS词条:World Summit o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参见:图书馆在信息社会中的成功故事 (2008-04-08)

“记录在案”走入歧途──对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报告的回应

    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参考馆员Thomas Mann,又为LC专业协会(Professional Guild,代表1500名LC雇员)写了38页的长文“记录在案,然而走入歧途”("On the Record" but Off the Track),作为对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报告(以下简称WG报告)"On the Record"的回应。以前他也写过回应Calhoun报告的长文。
    起首列主要观点20点,长逾二页。往下满是口水(用了很多次“天真”(naive, naivete)),通篇LCSH,再往后……简直是气急败坏(p.31“臭名昭著的Calhoun报告”;p.36“WG的‘书目控制’视界仅限于远程用户的电脑屏幕”;p.36“想知道WG成员有没有使用研究图书馆的经验”),还好最后他“妥协”了,终于回归理性。如果考虑到事情的背景,关系到劳工利益,也就可以理解了──背景:LC管理层依据WG报告,将实施重组编目工作计划,重写编目岗位职责(Position Descriptions),减少对编目员主题特长的需求,而让编目员承担重未做过的更费时的采访职责(p.4,31,38)。

    几个有点意思的部分[方括号中为随想]:
· 学术需求与快速信息搜寻不同(p.4)
    [OCLC近些年的调查针对的的确只是普通大众]
    这里用了“盲人摸象”的典故[之后还多次出现]。学者需要找到所有相关资料,不仅仅是各重要部分,而且包括这些部分如何组成在一起,以及这些部分相互间如何关联。[说得有理,但如何达到恐怕见仁见智。LCSH固然有优于关键词的地方,但Mann在强调LCSH优点时常常只是雄辨,缺乏调查数据加以证明]

· 无缝访问=非控关键词跨库检索,导致漏检、误检(p.9)
    以“无缝”搜索为目标,因为“用户”说他们“想要”。随后打了一个比方,有人“想要”免费获取没有副作用的神药,而无需去医生处体检,也无需咨询药剂师。然后问:为什么医疗专业不给人们“想要”的?因为无知的人们说“想要”的,可能事实上无助于其最佳利益。[对图书馆专业的启示也就不言而喻了]
    跨库无缝搜索不是我们专业梦寐以求的“圣杯”(Holy Grail),因为能用的只是关键词。不同数据库的受控词汇含义不同。[梦想中的本体、语义网,通过对概念关系完整准确地揭示,应当能使跨库无缝搜索达到更好的检索效果。大概也太“天真”了。]

· Mann最怒不可遏的是要把LCSH分面,于是花整整10页(p.12-21),以“阿富汗”系列标目为例解说[长得没心思一页页往下看]
    [看LCSH列出的子标目,的确有助于研究者从各个侧面把握研究领域,或至少提示其全貌。可是OPAC发展三十余年,没有方便地向用户展示受控主题与分类法的体系,更少向用户显示Mann颇为骄傲的参照、范围说明。于是只有馆员是专家,遇到问题咨询馆员……]
    [Endeca的分面OPAC至少利用了LCSH,甚至可以用到Mann颇为在意的编目代码,却因“分面”受到责难(p.25),实在难以理解]

· LCSH编目结果与Web 2.0标签结果的直接比较(p.24)
    Mann以LibraryThing为例,让大家自己去看查“阿富汗”的结果。
    [这种比较不是很有意义。而用LibraryThing为例不是很厚道,实际上LT是很积极地使用MARC记录中的信息,包括LCSH的。要不然,Tim也不会以“元数据人”当选2008年度人物。Thing-ology不久前举了个例子Chick lit,说明LCSH也开始用原来作tag的词(来源不明的街头元数据),只可惜用得太晚,并预言会有更多的tag会收入LCSH。如果也做比较的话,因为LCSH引入此词晚,如以该标签查LC主题,肯定有不少漏检。]

· 1996、1997年LC馆长James Billington在国会作证,强调集中比去中心化好(p.26)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仍为馆长的James Billington持何观点?副馆长Deanna B. Marcum力主去中心化,而LC也正沿此方向前行!]
    Mann以1997年数据“每年向全国图书馆系统提供编目服务约值2.68亿”,减掉2007年编目费用每年4400万,得出由LC承担主要编目责任,每年可以为全国纳税人减少超过2亿费用。

· 整个图书馆界面临的财政困难要求LC承担更多的责任(p.32)
    LC是唯一受到全国纳税人支持的机构,可免于受市场力量的影响。而市场力量已使其他馆无力承担更大的编目责任。[事实上当初LC停止维护SARS,乃至现在LC放弃做编目界老大,都受到美国图书馆界的广泛质疑,原因正在于对依赖LC记录的广大图书馆打击过大。在讨论WG报告时,对LC不承担原编后,如何分担原编费用,this is a problem]

· 维持LCSH和LCC优先于数字化特藏(p.28)
    特藏关注面过窄,而全世界的所有学术研究者都能从使用LCSH系统中获益。[听上去这么理直气壮的特色资源数字化,竟然给他这么一说显得不在理了。国内不少特色资源数字化也一样,真正需要的人常常只是小众;但在编目过的大量文献中,又有多少是未被使用过的呢?]
    既然有那么多公司热衷于大规模数字化馆藏,为什么纳税人要为数字化项目付钱呢?那些公司可不会为维护LCSH和LCC花钱。

· LC最新的策略规划(Strategic Plan 2008-2013)(PDF, 5.5 MB) 在描述基本业务与职责时,甚至避免提及“编目”一词,好象LC令人骄傲的过去在现在的管理者看来很是难堪(p.31) [update 2008-3-25]
    
[文中cataloging出现二次,确与当前的业务与职责无关。后一次只是提到编目部接受某些出版物,而前一次则正是提及“令人骄傲的过去”──1902年开始以低价向全国图书馆出售编目记录]

· “好”的真正敌人不是完美,而是马虎、不完全、不系统、杂乱、肤浅、以次充好(p.31)
    [某人说,好的真正敌人是完美──实在是让编目员的认真劲儿给弄怕了?]

· 在书目控制系统中需要用户教育(p.34)
    需要二种用户教育,一是班级指导,二是即时(point-of-use)指导。
    不仅需要把人们带到最佳资源,而且要把他们看上去吸引人实则浪费其时间的资源中引开。

· WG忽视的慎重解决方案(p.36)
    举LC前不久的Flickr项目,以及数字目次(D-TOC)即BEAT项目,提出把Web 2.0能力链接到OPAC记录是可以取悦所有人的解决方案。如此则不会“使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如Mann所担心的书目控制被迫就范于Web环境(on the Procrustean bed of Web environment)。[WebPAC不也是Web环境?]
    这里用了典故"the Procrustean bed":Prpcrustes为希腊神话中的开黑店强盗普罗克拉斯提斯,传说他劫人后使身高者睡短床,斩去身体伸出部分,使身矮者睡长床,强拉其身使与订齐。the Procrustean bed指强求一致的制度或政策等。

    看到最后,忽发奇想:作为参考咨询馆员的Mann或许对编目条例AACR2/RDA之类很不以为然呢。通篇都是主题标引,没有提一句著录,而WG报告中不少应该是涉及著录的。Mann在第8页引用了WG报告第10页的那段,正是我在“《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解读”中部分引用过的:“单一环境如图书馆目录中描述(著录)的一致性,与各种环境间进行连接的能力相比,正变得不那么重要:Amazon到WorldCat到Google到PubMed到Wikipedia,图书馆馆藏只是其中的一个节点。在今天的环境下,书目控制不能再被看作局限于图书馆目录。”(草案第7页)Mann引用后却避而不提著录,只是质疑其中跨环境无缝访问的观点,很可玩味。

 

via: Marcia Zeng

参见:
正方:Working Group on the Future of Bibliographic Control
On the Record: Report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Working Group on the Future of Bibliographic Control (January 9, 2008) [PDF, 442 KB]

反方:Library of Congress Professional Guild: The Future of Cataloging
收集了相关文献,开篇就是2004年1月LC副馆长Deanna B. Marcum引发本次风潮的"The Future of Cataloging",以及Mann的若干文章。二例:
批判Calhoun报告的:"The Changing Nature of the Catalog and Its Integration with Other Discovery Tools. Final Report." March 17, 2006. Prepared for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by Karen Calhoun. A Critical Review / Thomas Mann (April 4, 2006) (25p)
上文:"On the Record" but Off the Track, A Review of the Report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Working Group on The Future of Bibliographic Control, With a Further Examination of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ing Tendencies / by Thomas Mann (March 14, 2008)

《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解读 (2007-12-05)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报告草案网络直播 (2007-11-18)
美国国会图书馆正在发生什么――要数字资源还是实体资源?(2006-07-24)
(介绍Thomas Mann的"What is Going on at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June 19, 2006))

Thing-ology (LibraryThing’s ideas blog): Street-grade metadata of unknown origin and quality / Casey Durfee (March 12, 2008)
北美图书馆界2008年度人物(Movers & Shakers) (2008-03-17)

上文作为妥协方案举出的LC改进例子:
Bibiographic Enrichment Advisory Team (BEAT):dTOC
Flickr上的美国国会图书馆珍藏集 (2008-01-18)

《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解读

美国国会图书馆(LC)的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http://www.loc.gov/bibliographic-future/)于11月30日发布了《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PDF, 315KB)。这几天到杭州做CALIS联机合作编目中心的西文图书编目培训,每晚拿着打印件认真研读。之前Karen Coyle的直播报导基本反映了草案的内容,看文本另有一些感受。

文首没有一般报告的铺陈,可谓开宗明义,“书目控制未来将是合作的、去中心化的、国际范围的、基于WEB的。它的实现将出现在与私营机构的合作,与图书馆用户的积极协作。数据将从不同来源获取,变化将迅速出现,书目控制将是动态的而非静态的。”(p.1)

阅读时最强烈的感受是,文中处处表明,在书目控制领域,曾经制定并维护了众多标准、提供了大量高质量书目与规范记录的LC,已不想再做老大(alpha library)(“去中心化”),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联合编目成员馆(“合作”)。LC强调,它并非国家图书馆,所以不应当承担国家图书馆的上述责任(p.3)。当然LC是一个负责任的机构,不会立马撒手不干,这是报告三大指导性原则之一“重新定义LC的作用”部分要说明的内容(p.9)。
比较受鼓舞的是,LC将在WEB平台上更多地开放其内容。

作为曾经的编目员,正做着细致的编目培训,感受最深的是三大指导原则之首“重新定义书目控制”中的这段话:“单一环境如图书馆目录中描述(著录)的一致性,与各种环境间进行连接的能力相比,正变得不那么重要:Amazon到WorldCat到Google到PubMed到Wikipedia,图书馆馆藏只是其中的一个节点。在今天的环境下,书目控制不能再被看作局限于图书馆目录。”(p.7)
报告似乎吹响了抛弃MARC的号角,3.1.1建议“开发一个更灵活可扩展的元数据载体”,兼容WEB技术与标准,不限于图书馆数据实践。而系统供应商也将开发能够接受不同格式元数据的产品。(p.22) 有一些不能理解的是,报告称图书馆的元数据环境太复杂,检索协议环境也很复杂(p.24),不说这些标准多由LC主导或参与,如果再开发一个,岂不更增加其复杂性?

有一帮FRBR的粉丝,之前看到直播报告后,对于报告草案中“重新认识FRBR”中的一些说法很是不满。看过报告,发现其实LC还是很认可FRBR的,希望应用不限于“作品级”,并能够真正实用(p.28-30)。
LC真正不满的是RDA,不满者有四(p.24):
·在讫今为止的草案中看不出RDA所承诺的益处;
·不清楚根据RDA创建的元数据如何与现有元数据一致;
·转向RDA的工作方式不令人满意;
·采用RDA在改变工作流程与配套系统方面所需财力将被证明相当大
RDA原定2008年发布,从本草案看是2009年发布了,如果暂停(p.25),就不知何时了。10/22,JSC网站上刚公布了包括LC在内的英国、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四个国家图书馆将在2009年前共同实施RDA的新闻(http://www.collectionscanada.ca/jsc/rdaimpl.html),不知道当初LC的代表(Barbara B. Tillett?)是不是具有代表权。直播当天她提了一个问题,似乎并未涉及此点。

其实在美国关于书目未来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编目专业人员的青黄不接(p.4)。报告表明,近三十年来,由于套录成为普遍现象,一直觉得对编目专业人员的需求会下降。而现在则面临编目员的大量退休,有素质的教学人员也变得稀缺(p.34)。所以报告的最后部分专门讲到要为今后的需求设计图情教育(包括网络课程),并且需求似乎在从图书馆转向信息业。[i.e./e.g.图书馆外包编目,编目员不再在图书馆工作,而在外包公司工作]

P.S. 博文写完,朋友建议将此主题写成论文。我想还是等2008/1/9“最终报告”发布以后吧。

update: 黄昏时才到家。因为外出不上网,数日未看博文。将陆续链接国内相关报道:
书蠹精:书目控制的未来 (2007-12-01 16:05: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d626401000b98.html
Keven:简评“书目控制的未来”报告草案 (2007-12-1)
http://cnlib20.ning.com/forum/topic/show?id=509559%3ATopic%3A9862

关于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参见: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关注2007年11月 (2006-12-12)
/posts/20061212222610.html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会议:用户与使用 (2007-03-10)
/posts/20070310165723.html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报告草案网络直播 (2007-11-18)
/posts/20071118125639.html

关于RDA,参见:
AACR终于准备出第3版了 (2005-01-13)
/posts/20050113202811.html
AACR3,副题名"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计划出版日期2007年。

“英美编目条例”退出舞台:从AACR到RDA (2005-07-31)
/posts/20050731215049.html
AACR3不见了,正题名变成了原副题名的缩写RDA。出版日期推迟到2008年。

《资源描述与检索》(RDA)一统江湖? (2006-04-16)
/posts/20060416102200.html
RDA与代表出版业书目记录标准的ONIX成立联合创新活动。

RDA联机版原型演示及调查 (2006-07-04)
/posts/20060704213548.html

RDA:20世纪的编目规则 (2007-01-23)
/posts/20070123222009.html
Karen Coyle和Diane Hillmann发表文章,质疑RDA。

ALA 2007仲冬会议上的RDA:Barbara的态度 (2007-01-24)
/posts/20070124201348.html
代表LC的RDA编者Barbara B. Tillett对前述质疑的某种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