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LC成员报告之美国“图书馆与信息技术”大事记

Sharing, Privacy and Trust in Our Networked World: a report to the OCLC membership. Dublin, Ohio USA : OCLC, 2007. ISBN 1-55653-370-5.

    OCLC成员报告“网络世界中分享、隐私与信任”最后一个附录F“对比大事记:图书馆与信息技术”(PDF下载,2094K) 。虽然简单,却包含许多自己以前不知道的事实。全文翻译如下:

    如今的虚拟社区与社会网络软件始于一个多世纪前的电报与电话,代表着交流与社区建设技术的自然进步。图书馆在采用协同技术、在新兴的社区平台上提供内容与服务方面一直处于前列,以更好地服务用户并简化操作。以下是美国的一些亮点,更多信息见“信息技术与美国图书馆里程碑的比较大事记”插页。

1901 LC生产印刷目录卡片,共享编目开始
1919 ALA采用首个资源共享规则(resource sharing code)
1952 ALA修改馆际互借规则,采用标准化的馆际互借单
1969 首个OPAC用于ISB高级系统开发部图书馆(IBM Advanced System Development Division)
1971 图书馆开始以电子方式共享编目资源
1979 图书馆开始使用计算机馆际互借系统代还资料
1992 馆员Polly Jean Armour造出词组“互联网冲浪”(surfing the Internet) [这么流行的词,出自图书馆员]
1994 佛吉尼亚技术大学、密歇根大学及美国海军研究图书馆发布图书馆网站 [原来图书馆网站的历史并不长]
1995 Jenny Levine创建首个图书馆技术博客 [竟然已有十二年历史,难怪The Shifted Librarian广受尊敬]
1998 纽约州立大学Morrisville分校的Bill Drew使用IM提供实时参考服务 [丫枝知道这个事实吗?]
2006 图书馆开始在联机3D虚拟世界“第二生命”(Second Life)中提供服务
2006 发布WorldCat.org——在网上共享10,000多所图书馆的馆藏
2007 9月27日,在YouTube上标签为或说明中有“图书馆”或“图书馆员”的视频超过25,000

附记:
很可惜的是,上面所说的“信息技术与美国图书馆里程碑的比较大事记”(Comparative Timeline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U.S. Library Milestones)插页,在PDF下载文件中只能看到很漂亮的片断。Roy Tennant说,那图是从1901-2007的,单为看此图花些时间就很有趣(Tennant: Digital Libraries: "Sharing, Privacy and Trust" Report Out, 2007-10-22)。
放大那张插页看效果很好,但图书馆方面只到1975年为止,而附录中则跳过了网络发展最为迅捷的1999-2005,正是吊足众看客的胃口。不知道何处有全图?
从图中可以补充1971年的另两个重要里程碑:
· 首个用户贡献、分享的图书馆“谷腾堡计划”(Project Gutenberg)上线 [历史如此悠久?当时的网络条件是怎样的?]
· 纽约公共图书馆生产自动图书目录 [?]

参见:OCLC成员报告“网络世界中分享、隐私与信任”:有趣的数字/posts/20071029193006.html

OCLC成员报告“网络世界中分享、隐私与信任”:有趣的数字

Sharing, Privacy and Trust in Our Networked World: a report to the OCLC membership. Dublin, Ohio USA : OCLC, 2007. ISBN 1-55653-370-5. (PDF 8905K)

OCLC成员报告“网络世界中分享、隐私与信任”出炉,就社会网络对加、美、日、法、德、英六国所作调查统计,厚达280页,实在没有精神细读。好在排版很人性化,可以读图、读表、读读数字,许多数字能对图书馆设计网络服务提供参考,可惜调查中没有包含中国。
录其目次,并及其中一些有意思的数字[以及联想]。

导言 Introduction
p.xii 参加调查的美国图书馆馆长:男性24%,女性76% [阴盛阳衰的显证];22-49岁34%,50岁以上66%。
p.xiii 最近一年访问图书馆情况
每天1%,每周9%,每月13%,一年数次26%,每年一次7%,
最近一年未去图书馆/图书馆网站27%,从未去过图书馆/图书馆网站17% [两者合计44%;如果是我国,数字一定会比这高很多]

1 我们的数字生活 Our Digital Lives
p.1-2 2005年与2007年调查数据比较
使用搜索引擎的由71%升至90%,网上书店由50%升至55%,电子邮件由73%升至97%,博客由16%升至46%,只有图书馆网站由30%降至20%。[最有趣的数字:图书馆越来越远离网民]

 

2 我们的社会空间 Our Social Spaces
p.2-16 YouTube现象
2007/9/13,YouTube上有25,700个视频的标题或介绍上有"library", "libraries"或"librarians" [曾经在“土豆网”“又拍网”上查过“图书馆”,结果?]

3 隐私、安全与信任 Privacy, Security and Trust
p.3-7 一般公众对隐私最关心的方面 [用云图表示,很有意思]
p.3-14 匿名:35%选择在社会网络网站匿名;34%选择在图书馆匿名(亲自前往或网络访问)
p.3-22 60%的图书馆用户信任图书馆
p.3-31 20%的图书馆用户不确定图书馆网站能否保证其个人信息安全[因而可能不用图书馆网站?]
p.3-33 24%的图书馆网站用户不确定图书馆网站是否有如何使用其个人信息的规则[但他们仍然使用图书馆网站?]
p.3-38 16%的图书馆用户愿意共享其在图书馆提供的个人联系信息,用于建立个性化服务[比例不高?]

4 美国图书馆馆长
p.4-3 60%的美国馆长使用因特网超过十年,而美国公众为26%
p.4-4 97%的美国馆长使用搜索引擎,而美国公众为86% [馆长们竟然不是100%?]
p.4-4 22%的美国馆长使用社会网络网站,而美国公众为37% [馆长们年纪大了?应该有分年龄段数据]
p.4-5 57%年龄在22-49的美国馆长创建网页,而美国公众为20%有 [馆长们更有参与精神?]
p.4-11 18%的美国馆长使用iTunes,而美国公众为19% [馆长们也同样时尚,只是不喜欢社会网络?]
p.4-12 27%的美国馆长使用社会网络网站办事,而美国公众为4% [与p.4-4不符?指用社会网络馆长中的比例?]
p.4-22 美国馆长与一般美国公众的对隐私最关心的方面[云图]
p.4-37 54%的美国馆长估计用户视其从图书馆所借为相当隐私,而美国公众为19% [图书馆界往往高估“保护用户隐私”问题?]
p.4-39 馆长对保证用户信息隐私的责任[云图]
p.4-38 66%美国公众觉得图书馆网站上的隐私政策相当重要,但许多图书馆网站上没有特定的隐私政策 [明示隐私政策很重要]

5 图书馆与社会网络 Libraries and Social Networking
p.5-1 图书馆的社会性网站:6%十分愿意在其中描述其收藏,5%会在其中分享照片/视频
p.5-6 为什么社会网络不是图书馆的责任[云图:公众/美国馆长]
p.5-7 图书馆能够提供的社会网络服务[云图:公众/美国馆长]
p.5-8 2007/9,根据Technorati,有10,004个关于图书馆或馆员的博客

6 数字以外 Beyond the Numbers [本章有很多人物观点]
p.6-8 11%美国公众使用Flickr,而馆长为49% [与第4部分的数字对比,或许图书馆更倾向于使用Flickr?]
p.6-22 9%用户曾在图书馆网站上提供他们所读图书的信息 [图书馆网站的互动做得不错?]
p.6-29 68%用过图书馆网站者认为易于使用,而社会网络网站是75% [易用性在此两者对比中并不是关键]

7 报告重点 Report Highlights [大量数据小结,居然放在最后]

8 结论:对发现的一些想法……以及未来 Conclusion
p.8-4 图书馆=图书 [上一次报告也是这个结论]
p.8-6 (社会网络化的图书馆)2005:方便胜于质量;2007:共享胜于隐私。[人们可以为方便放弃隐私]

附录 Appendices
A 我们网络世界中的大学生 [大量统计数据]
B 词汇表 [有“百度”;也有“图书馆2.0”,似乎是首次在OCLC看到,用的是Sarah Houghton-Jan在2006年1月的定义]
C 咨询者一览 [在第6章中都出现了吧?]
D 推荐阅读及其他资料 [参考文献12页;还有一些图林博客,有德国的“图书馆2.0”,没有Dempsey的]
E 关于OCLC [广告:OCLC服务于112个国家的6万个图书馆;E-3有其它三份报告简介及全文链接]
F 对比时间表:图书馆与信息技术 [不长,值得全文翻译]

 参见:OCLC成员报告之美国“图书馆与信息技术”大事记/posts/20071029204632.html 

知道你已经在做机构库了吗——摘评一份详尽的IR调查报告

    还在想是不是要做机构库?很可能你早就在做而不自知?
 
    远洋过客在“机构库,看起来很美”下留言,告诉我们一个最新的美国IR调查报告,长达167页,数据全面丰富,真是"overall picture",十分精彩!

Markey, K., Rieh, S., St.Jean, B., Kim, J. & Yakel, E. (2007). Census of Institutional Repositor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MIRACLE Project Research Findings. Washington, D.C.: Council o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Resources. CLIR Publication No.140, 167 p. ISBN 978-1-932326-28-4 (http://www.clir.org/pubs/abstract/pub140abst.html) (PDF全文,2.9MB)

    调查意在更好的实施IR。项目组甚至想帮助不打算实施者重新考虑IR,在p.77特别列了长达一整页的表(表9.1),或许可以解除有关IR的所有疑惑?
    报告结尾附有针对无计划、计划中、试验中、实施中四种机构的不同问卷,以及IR十个方面的文献评述。

    调查报告太长,抽些感兴趣的图表初初看过,摘评如下:

基本数据:问卷数2147,回复446,回收率20.8%。

p.15 表2.1 IR参与程度
无计划的机构52.9%,计划中的机构20.6%,试验中的机构15.7%,实施中的机构10.8%。
[一半以上机构还没有打算做]

p.17 表2.2 问卷填写者
绝大部分为图书馆人员(馆长74%、副馆长8%或馆员10%)
[可见图书馆承担IR居多]

p.18 表2.3
实施中研究型大学比例最高62.5%,而无计划中比例最高为硕士(43.6%)和学士(33.5%)学校。
[最牛的学校总是走在前头的]

p.23 表2.6 IR责任分担
实施中的图书馆责任分担约85%,试验中的图书馆责任分担近60%,规划中的图书馆责任分担不到50%。
[报告认为这是不同实施阶段的不同,我却把它解读为,随着IR的发展,图书馆在建设IR中承担的责任有下降趋势。或许这种解读是不正确的。]

p.31 表4.1 是否实施过需求评估
实施中机构,58.3%未做过需求评估,试验中机构,65.2%未做过需求评估,规划中机构89.7%未做过需求评估。如果再加上5-12%不知道的,未做过需求评估的比例还会增加。
[可见IR实施的盲目性,并且随着IR的发展,这种盲目性在增加。或者说,看别人都在做,于是自己就不加思索地跟着做。]

p.38 表5.1 机构中的IR数
大部分机构只有1个IR,也有2-3个的,甚至在试验中的机构有4个及以上IR的。
[或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ROAR说很多IR基本上是空的——正处在试验中,内容还不多——而这,可能从反过来说明,IR正红火着呢?]

p.43 表6.1 IR中数字文献量
在已经实施的IR中,仅19.4%超过5000,40%以上不到500;试验中的IR,仅8.3%超过5000,近70%不到500。
本项目调查人员还发现,IR规模与其存在年限没有关系。
[或许在最初筹备的文献加入后,就没新的内容了?恐怕红火假设未必成立?]

p.44 表6.2 IR中数字文献类型
无论在实施中还是试验中的IR,唯一数量超过1000的是博士论文
[原来国内图书馆早就都在做IR了——哪家高校没有硕博论文数据库啊?]

p.52 表6.3 IR的授权贡献者
[谁可以向IR提交内容呢?看这个表很有意思,好象什么人都可以——尽管排在最后,但有10%以上允许external contributors]

p.54 表6.4 IR主要贡献者
实施中的教员首位,占33.3%;研究生其次,占20.5%;图书馆员再次,占10.3%。
试验中的也是教员首位,占59.7%;图书馆员其次,占19.4%;档案馆员再次,占8.1%。
[老师的参与度还是最高的,且遥遥领先。不知道是出于制度,还是出于意愿]

p.60-61 表7.1、表7.2 建立IR的益处
按序列出了益处。
[对图书馆肯定是有益的,对所属机构也有益——如果要写建立IR的论证报告,这里罗列的文字与数据就用得上了]

p.62 表7.3 损害成功IR实施的因素
头两项:
1、缺乏某些类型资料的强制贡献规定,如硕博论文,教员预印本
2、贡献者缺乏关于从IR得益的知识
[很幸运,国内高校大致都有硕博论文的强制提交规定]

p.67 表8.1 不计划做的原因
前五位:
其它事情更紧迫87.2%
没有支持的资源71.1%
在评估与自己类似的机构后考虑 65.5%
馆内没有做计划的技术58.8%
在评估与一般机构后考虑 56.1%
[不计划做的机构表现得比表4.1中的机构更清醒些?]

p.78 表9.2 本次调查中证实的以前调查结论
与开头所述表9.1一样,也是一整页的结论。其中有:
试验中与实施中IR都很小
[或者说开始实施时红红火火,但缺乏可持续性?那为什么项目组还要忽悠人去实施呢?固然实施得好有很多益处(表7.1、表7.2),但如果结果并不理想,其中的好多益处不就荡然无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