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目标的2018

2017年底的时候,面对2018年我只有一个问题:是不是要申请提前退休。我原以为会纠结一整年,结果正方不敌反方,二个多月就一边倒,接下来只是由不同角度强化反方意见,结论是像我这样既无人生目标又不期望长寿者,还是继续无脑上班比较好

继续2017年5月开始的太极拳学习。基本学完了陈氏太极拳老架一路74式,但新学的部分还没记熟。至于水平还很次,虽然在年末上海市图书馆学会年会上献了丑。
继续用“英语流利说”app。没有再学“懂你英语”,只是每天跟练十几分钟口语。偶尔忘记,因为可以用积分补打卡,所以至今日已“连续”打卡729天
年终才想起和去年比一下,发现学习热情和学习能力都大为降低。除了博文仍然在写,90篇的数量还算过得去。

好在游兴仍在(已经感觉到对上年纪的人这点很重要)。沪郊今年到过金山、青浦、闵行、嘉定、松江,周边到过浙江杭州、盐官、德清、宁波,江苏南京、锦溪、石湖(苏州)。远的暑假跟学校疗休养去了云南腾冲,自己去了湖北恩施。出差到了广州、呼和浩特、厦门,充分利用边角时间游览知名不知名的地方。
最远的是寒假埃及游。高中时代看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被蓝色的尼罗河及两岸的神庙所吸引,30多年后想把首次全家出国游交给埃及,因手续繁杂未及完成,后来却很庆幸,因为正逢2011年1月埃及革命、穆巴拉克下台、全国一片混乱。7年后重新启动,凭护照无需任何手续,同样价格无购物、安排好、还在红海多玩了几天。

最后汇总今年参加的各类专业学术会议及博文:
(1)2018.3.13 方秀洁(Grace S. Fong)教授:“明清妇女著作”数据库初探(2018-3-13)【本馆会议】
(2)2018.4.12 中国索引学会上海工作站成立(新发布国家标准《地方志索引编制规则》,2018-4-13)
(3)2018.5.6-11 CALIS外文书刊RDA编目业务培训研讨会(广州)
(4)2018.5.21 网上直播“手把手带你再现一项完整的数字人文研究”(可视化开源软件Gephi,2018-5-27)
(5)2018.6.15 中国索引协会上海工作站培训会参会记(2018-6-15)【本人报告: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及其应用】
(6)2018.10.15 教育部《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2018版发布(附内蒙古宣贯培训班)(2018-10-17)【本人报告:图书馆基础工作】
(7)2018.10.17 本馆校庆学术报告会【本人报告:TEI及其在数字人文中的应用】
(8)2018.10.18-19 “发展中的世界索引事业”国际学术研讨会暨2018年中国索引学会年会(国外的索引编制软件,2018-10-20)【本人报告:面向电子书的书后索引编制法】
(9)2018.11.1 UCLA专家讲座:1 特藏和档案相关的美国法律问题;2 韩玉珊特藏(2018-11-1)【本馆会议】
(10)2018.11.2-3 华东师范大学信息管理与数据分析前沿论坛(另:“南京共识”与“南京宣言”)(2018-11-4)
(11)2018.11.26-27 CALIS联合目录中西文编目员研讨会【本人报告: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编目的未来之路】
(12)2018.12.3-4“知识组织与检索语言学术研讨会”笔记(2018-12-5)
(13)2018.12.14-15 2018上海图书馆学会学术年会散记(2018-12-16)【本人报告: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编目的未来之路(简化版)】

2010-2017年见:我的2017

1970年代:过泡饭的小菜

过泡饭,即下泡饭。前些天看到一篇“泡饭,上海人的底色”,配有不少图片,不禁想起小时候每天吃泡饭时的下饭菜。

虽说早餐“四大金刚”(大饼、油条、粢饭、豆浆)赫赫有名,但在1980年代以前,上海绝大多数家庭经济上承受不起每天吃早点,隔天冷饭烧的泡饭才是早饭的主力。烧一滚泡饭,就着小菜下肚,匆匆开始新的一天。

一、酱菜是过泡饭的主角,各种酱菜的共同特点是咸、下饭,这在当时很重要:
什锦菜,也不知都是些什么酱菜切成丝混拌,黄色为主、间有红色,最为便宜。因为里面有姜丝,我很不喜欢。
大头菜,黑漆漆的一大块,切成梳齿状的,不知道为什么也称玫瑰大头菜。买回家切碎,讲究的再拌点麻油、白糖,鲜香。
宝塔菜,外形似螺蛳,也有人称螺蛳菜,颜色也如大头菜那般黑,口感脆爽。当时属于价格偏高的品种。
酱瓜,即酱黄瓜,咸甜口的,白糖乳瓜最为常见,不同规格价格差别很大,贵的差不多是肉价。酱瓜通常是不切的,直接搛一根到自己碗里,咬着吃。
酱莴笋,和酱瓜有点像,长条的,不脆不软,我不喜欢吃。
虾油瓜,不过寸长的嫩黄瓜尖,虾卤鱼露之类腌制,咸鲜。价格高。
榨菜,整块买回洗净切丝。有浙江榨菜和四川榨菜,浙江榨菜偏老,比四川榨菜便宜,记得一斤分别是三角四分、四角五分。当时所有酱菜都是零买无包装的,直到80年代前后,开袋即食的海宁斜桥“美味榨菜”上市,从此只喜欢斜桥一家,对涪陵榨菜不屑一顾。记得当时每袋100克一角八分,可以买半斤多散装榨菜,感觉价格很贵。美味榨菜包装几十年未变,除了100克变成90克,价格变成2块。
萝卜干,有不同品种,最得人心的是萧山萝卜干。其他酱菜都是直接吃的,萧山萝卜干是用来炒毛豆的,切成粒状,加少许油,与煮熟的毛豆子同炒,再加少许酱油、糖上色。

二、同在酱油店里卖的,还有2种豆制品:
乳腐,全国各地都有,有很多品种,也称腐乳。白色的糟方,红色的玫瑰,暗灰的臭乳腐,都是零买的。大的只要1/4块,就可以过掉一碗泡饭。曾经觉得臭乳腐真是鲜美,很多年未见,现在想想就觉得会无法承受这种气味。
醉麸,切成小块的烤麸,糟醉后很鲜。价格偏高。所谓烤麸,其实是一种多孔面筋,并非大豆制品,但以前凭票供应时,也算作豆制品的。

三、另外,油条下泡饭也是一绝。四分钱一根的油条,两股分开,剪成小段,吃时先醮酱油,再在泡饭里点一下,与热泡饭同食,真是美味。现在食堂卖油条不供应酱油,有位熟人竟然因此拒绝吃食堂里的油条。

四、上面都是素食,偶而也会有些荤腥相伴过泡饭,但多半不是早饭,而是午饭。当时午饭吃泡饭也常见,要有些荤菜的。
咸蛋,如前前文所述,通常是敲开大头,用筷子挑着吃的。
皮蛋,过泡饭时,切碎拌酱油。很少吃——过年时切成瓣,要作为一个冷菜的。
鸡蛋,荷包蛋或者白煮蛋。白煮蛋捣碎,蛋黄与酱油相伴再裹住蛋白,口感真是好。
黄泥螺,醉货中最常见的品种。
肉松,基本上只有生病的时候才有机会吃到。

现在很少吃泡饭,偶而烧一次,偷懒直接用电饭煲,结果却因烧开后没及时吃,米饭在电饭煲中焐烂,没有了泡饭应有的清爽口感。
现在也很少吃酱菜。但有时看到酱瓜会忍不住买点,切细丝和肉丝或肉末同炒,特别适合没胃口的时候。榨菜炒肉丝也是过一阵就想吃,超市找不到斜桥榨菜时,就网购。小时候的美味,会伴随一辈子。

参见:“1970年代”系列(2016年)

在线期刊数据库影响文献计量指标

看到Wiley的一个信息图,称对旧研究资料的需求在增长。
Infographic: The Demand For Older Research: 3 trends to lookout for(对旧研究的 需求:需要关注的3个趋势)

一是Wiley回溯期刊库(1996年前期刊论文,最早1791年)的使用统计,全文下载量2012年1180万,2016年1680万,增长42%。【在我想来,这不只是相同群体对回溯期刊需求的增加,恐怕另一个重要因素是随着时间推移的订户增加(比如本馆早就订购了Wiley Online Library,但回溯库是2016年订购的)】
二是可发现性改善。这部分提供了3个参考文献:
1 John Wiley & Sons, Inc.. 2017. Backfiles Matter. Available at: http://news.wiley.com/WOLbackfiles_infographic.
[Accessed 28 September 2017].【此网址已失效,不知与本信息图是何关系】
2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tific, Technical and Medical Publishers. 2015. The STM Report. Available at: http://www.stm-assoc.org/2015_02_20_STM_Report_2015.pdf. [Accessed 28 September 2017].
国际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商协会《STM报告:科学和学术期刊出版概述》第4版,2015年3月。180页
3 Scholarly Kitchen. 2014. Growing Impact of Older Articles. Available at: https://scholarlykitchen.sspnet.org/2014/11/10/growing-impact-of-older-articles/. [Accessed 28 September 2017].
此文介绍Alex Verstak等Google研究人员2014年11月2日提交到arXiv的文章: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The Growing Impact of Older Articles,分析1990到2013年的引文年龄,发现学者正在引用更多旧文献,并且这种趋势似乎正随时间推移而增加。
三、对回溯库的高需求。2016年,对于Wiley Online Library上的内容,回溯库占拒绝访问的近四分之一;只有30%的回溯库请求得到满足。【说明很多图书馆没有购买回溯库——本信息图的目的原本就是推广其回溯库】

在线期刊数据库的使用方式通常是搜索最终文献(文章),这改变了以前浏览期刊的利用模式,使得以前不会被选择或没有机会浏览的期刊中的文章被查到进而被引用,因而其影响文献计量指标值是可以想像的。一是旧文献利用可能增加,会使学科半衰期延长。二是发表在非核心期刊上的文章利用可能增加,会改变文献分散规律。还有其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