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TF:扩展日期时间格式

如果在元数据中看到日期为2020-41,会不会感到很晕?是不是弄错了?并没有!这个日期表示的就是当下:2020年下半年。

编目或元数据描述中涉及时间的,通常推荐采用国际标准的日期时间格式ISO 8601,MARC21中常使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扩展日期时间格式(EDTF)。EDTF基于ISO 8601,在2012年发布草案,当前版本发布于2019-2-4。

制定EDTF的背景(EDTF – Background),首先是当时的ISO 8601-2004不足以表达很多应用需要的语义限定与概念,需要加以扩展,例如大致年份(如可能是1984年)。其次是ISO 8601作为国际标准,在很多情况下提供多种格式供选择,实际使用时需要选定、即限制到一个更小的支持集。

ISO 8601-2019基本集成了EDTF扩展的功能,但由于后一原因,现在编目中仍使用EDTF而不是直接使用 8601。换言之,在8601有多个选项时使用EDTF的选项,基本上可以认为现在的EDTF是8601的子集。

Extended Date/Time Format (EDTF) Specification

EDTF采用8601的“扩展格式”(而非“基本格式”)。扩展格式的基本形式是:日期以-分隔,时间以:分隔。(不用分隔符的是基本格式)

日期时间是一个不带空格的字符串。以下概述用到的其他符号、摘取某些数字代码以及常用样例,完整的可查EDTF规范本身。

(一)T 连接日期和时间;Z 世界标准时间(UTC);+或- 比UTC早或晚

1985(年);1985-04(月);1985-04-12(日)。
1985-04-12T23:20:30(本地时间);1985-04-12T23:20:30Z(世界标准时间);1985-04-12T23:20:30+04:30(比UTC早4个半小时)。

(二)表示一年中时间段的数字,除1-12表示月份,21-41分别表示4个季节、4个季度、3个四月期、上下半年。常用的如下:

21-24 春夏秋冬;33-36 第1-4季度;40-41 上下半年
2001-21(2001年春天);2001-34(2001年第2季度)

(三)时间不确定

(1)? 与年连用,~ 与月连用,% 与日连用(符号在数字右边,表示之前整个串不确定;符号在数字左边,表示本段不确定)

1984?(年不确定);2004-06~(年月不确定);2004-06-11%(年月日不确定);
2004-06~-11(年月不确定、日确定);2004?-06-11(年不确定、月日确定);
?2004-06-~11(年日不确定、月确定);2004-%06-11(月不确定、年日确定)。

(2)X 任何年、月、日值的末若干位(不能是单个值的中间位)

201X(2010年代);20XX(21世纪);2004-XX(2004年某月);1985-04-XX(1985年4月某日);1985-XX-XX(1985年某天);
156X-12-25(1560年代某个耶诞日);XXXX-12-XX(某年12月的一天);1XXX-12(11世纪后某个12月);1984-1X(1984年10-12月)

(四)/ 起讫时间;空或.. 时间未知或不确定。起始或结束时间可以用以上(一)(二)(三)表示:

1964/2008(起讫年);2004-02-01/2005(起始日/结束年)
1985-04-12/.. 或 1985-04-12/(结束日期未知或不确定);../1985-04 或 /1985-04(开始月份未知或不确定)
2004-06-~01/2004-06-~20(大约2004年6月1-20日);2004-06-XX/2004-07-03(2004年6月某日到7月3日)

2020居家办公时期的BIBFRAME更新论坛

新冠肺炎全球横行,工作仍要继续,于是很多时候变成了居家办公。BIBFRAME开发几乎没有中断,原本在ALA年会期间召开的BIBFRAME更新论坛,如期举办但改为线上会议——BIBFRAME from home于2020-6-24举办,PPT日前已上网。

5个报告,美国国会图书馆(LC)3个,分别介绍进展概况、新的BF编辑器和BF到MARC转换;另外2个介绍梅隆基金资助项目,也是延续先前的LD4P系列和OCLC。

BIBFRAME Update Forum – June 2020(2020-6-24)

一、BIBFRAME from home / Beacher Wiggins,LC采访与书目获取部主任

介绍会议日程,概述BF试验进展(由另2位报告人详述)。

二、Cataloger’s editor / Matt Miller, LC网络开发与MARC标准办公室(NDMSO)

BIBFRAME编辑器(BFE)重构,主要重点放在用户(编目员)界面与体验,NDMSO委托SAMHAENG做UX咨询与设计。

新的编辑器界面设计(截屏)见BF官网:BIBFRAME Implementation, Tools, and Downloads 之Editor interface design

当前编辑器见:BIBFRAME Editor(正常显示需架梯)

五、BIBFRAME to MARC refined / Sally McCallum, LC NDMSO主任

2020-5-1,LC宣布提供新的BIBFRAME 2.0组件,用于将BIBFRAME数据转换为MARC。

特别说明与半年前ALA仲冬会议BIBFRAME更新论坛上Jodi报告中的2个变化(更新):

  • 没有007字段 -> 007字段添加007/00(资料类别)和007/01(特定资料标识)
  • 仅通用008字段 -> 添加特定媒介008数据
参见:
LC发布BIBFRAME到MARC转换(2020-5-6)
2020ALA仲冬会议BIBFRAME更新论坛(2020-2-11)

三、LD4P, LD4P2, LD4P3, and community / Philip Schreur, Stanford University

概述2016-2018年的LD4P和LD4L-Labs,2018-2020年的LD4P2(实施之路),以及最新的2020-2022年LD4P3(闭环 CLOSING THE LOOP)

LD4P3目标:发现;合作编目项目PCC的自维持数据池;扩展Sinopia;扩展质询规范;扩展合伙人培训计划。

参见:LD4系列

四、Shared Entity Management Infrastructure Project update / Chelsea Dalgord, OCLC元数据服务部产品分析师

共享实体管理基础设施项目的进展。基本情况可参见:OCLC获梅隆基金资助开发实体管理基础设施(2020-1-11)

项目计划交付:实体主干:数百万实体、永久URI;生产规模;生产基础设施;通过API访问搜索、读取、创建、更新;基本的用户界面。

对图书馆有什么好处:基于Web的发现结果;丰富的背景、联系材料和馆藏;数据品质;数据的机器可操作性和使用;跨馆藏和资料类型的元数据工作流程的一致性和效率。

LC打算如何在BIBFRAME中容纳新RDA?

美国国会图书馆(LC)在2019年8月IFLA年会的卫星会议“RDA:资源描述与检索2019”上作了一个报告,不但对BIBFRAME与RDA关系问题作出了解释,还涉及其他问题诸如:MARC的RDA更新LC、PCC与RDA的关系LC何时实施新RDA(RDA 3R)LC的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等。信息量很大。

以下翻译PPT中除RDA为MARC所作更新之外的所有内容【方括号中为本人附注】

LC打算如何在BIBFRAME中容纳RDA 3R?

How does LC within BIBFRAME intend to RDA 3R? (2019-8-21). Satellite Meeting, “RDA: 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 2019,” Thessaloniki, Greece / Susan R. Morris, 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Director, Acquisitions and Bibliographic Access, Library Services (Library of Congress)

问题:LC将如何通过设计在BIBFRAME中容纳RDA?

  • 回答:BIBFRAME设计为“与规则无关”。【对应地,RDA与格式无关】
  • BIBFRAME和RDA 3R均以RDF表示,以实现互操作性。
  • BIBFRAME可以与任何内容标准一起使用。
  • BIBFRAME作品可以记录RDA 3R作品和内容表达; BIBFRAME具有用于Agent,Subject和Event的类。
  • BIBFRAME允许进行非结构化描述、结构化描述以及基本和规范化的转录。【RDA的2种记录方式,后两者属于非结构化描述;RDA的另2种记录方法标识符、IRI不用说是没有问题的】

问题:LC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在BIBFRAME中容纳RDA?

  • 回答:LC致力于BIBFRAME生产,可最大限度地利用RDA。
  • LC也兑现对MARC社区、合作编目项目(PCC)以及本馆自己的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承诺。

LC对RDA和BIBFRAME的承诺

  • LC传统上开发了编码和交换协议,例如MARC,允许目录反映内容标准(例如RDA)的全部功能。
  • LC从2011年开始实施BIBFRAME倡议,以回应社区对实施RDA的关注。
  • LC希望只要对该格式有大量需求,就可以保留MARC。
  • LC在2011-2014年对MARC进行了广泛的更新,以容纳RDA。

MARC更新以容纳RDA(略)

LC对PCC的承诺

  • PCC是一个由700多个机构组成的国际联盟,它们按照共同商定的标准进行编目。
  • PCC提供培训并为元数据标准的开发做出贡献。
  • LC为PCC提供秘书处。
  • LC就所有重大政策变更咨询PCC。
  • LC与大多数PCC成员一起于2013年3月31日实施了RDA。

RDA 3R与PCC

  • RDA工具包中包含LC-PCC联合政策声明。
  • PCC秘书处(LC政策、培训和合作计划部)与PCC成员协商后,将审查和更新RDA工具包的所有LC-PCC政策声明,以反映RDA 3R的变化。
  • 约有1,000份文件需要审查。
  • PCC组成了四个任务组以进一步开展这项工作:合集、历时作品、出处数据、元素标签。

国会图书馆对新平台的承诺

  • LC于1999年8月16日(即20年前的这个月)实施了它的第一个商业集成图书馆系统(ILS)。
  • LC正在寻求用一种现代系统代替其当前的ILS,该系统支持在整个图书馆中的集成搜索和检索,包括其在线目录,并符合美国联邦政府对会计、IT安全性和可访问性的要求。
  • 新平台的业务需求/功能要求指定它可以接受BIBFRAME中的元数据。LC希望在今年[2019年]秋天向潜在的系统供应商发出信息请求。【不知道目前进展如何?哪家系统有希望入选?】

LC对BIBFRAME社区的承诺

  • 在2020财年(2019年10月至2020年9月),LC将:
  • 继续使用100名编目人员进行BIBFRAME试点,以证明BIBFRAME元数据可以大规模生产
  • 在BIBFRAME计划的6个LC海外办事处中包括编目人员,以便为来自发展中经济体国家(尤其是那些使用非罗马文字的国家)的材料提供BIBFRAME目录数据
  • 进一步将非罗马文字集成到BIBFRAME数据库中
  • 使BIBFRAME数据可用于图书馆社区,动态更新数据
  • 实施BIBFRAME到MARC的转换工具,以便原生BIBFRAME描述可以与具有基于MARC的目录的图书馆共享
  • 继续就关联开放数据的实施,咨询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和其他20多个研究机构

LC在BIBFRAME中容纳RDA 3R的承诺

  • 2019年6月,RDA指导委员会的代表以及包括国会图书馆在内的欧洲年度BIBFRAME研讨会的组织者组织了一次会议,探讨了RDA 3R与BIBFRAME之间的关系和互操作性。 探索仍在继续。
  • 在随后的财政年度中,国会图书馆将:
  • 改进BIBFRAME编辑器
  • 考虑BIBFRAME如何支持连续出版物描述
  • 为国会图书馆的300名编目人员准备全面实施BIBFRAME
  • 实施RDA 3R

LC实施RDA 3R计划

  • LC打算在RDA理事会发布最终版本后实施RDA 3R。
  • LC将在RDA 3R工具包发布大约一年后实施RDA 3R。【新RDA计划2020年底正式切换,则LC预计2021年底/2022年初实施】
  • 鉴于LC非常庞大的工作人员和一系列的承诺,因此需要一年:
  • 培训200名非BIBFRAME试验参与者的LC编目人员
  • http://www.loc.gov上更新数百个网页
  • 与PCC协调实施RDA 3R
  • LC预计不会有受控的美国RDA 3R测试,类似导致RDA在2013年实施的美国RDA测试。PCC已经讨论了进行这种测试,但在2019年8月15日,PCC主席Xiao Li表示:“我们同意现在不是测试的最佳时间。”LC工作人员探索了3R测试版,图书馆将45页的评论转发给了开发人员。

参见:

BIBFRAME+RDA全新亮相:bfe 0.2.0发布(2015-11-7)

2015年LC官方的BIBFRAME编辑器(BFE),以RDA条款作为各录入项的提示语,并链接到RDA工具包的相应条款,显示BIBFRAME和RDA的紧密联系。在BIBFRAME词表升级到2.0后,目前的BFE(http://bibframe.org/bfe/index.html)仍然如此。由于RDA 3R在形式上有很大变化,不知今后是否仍然会提供链接。

2018 EBW:就RDA与BIBFRAME致信RDA指导委员会(2019-4-2)

欧洲BIBFRAME研讨会(EBW)在2018年12月发出给RDA指导委员会(RSC)的信,希望解决欧洲BIBFRAME社区的疑问:如何在原生BIBFRAME环境中实施RDA?

RDA与BIBFRAME对话(2019-7-18)

作为对上述信件的回应,2019年ALA年会上,RSC与EBW组委会进行了对话,内容未见公布。本博文介绍的LC报告也提到此次对话,本报告应该在很大程度上对EBW的上述疑问作出了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