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双黄连、体外细胞试验:需要向公众普及什么防疫知识

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肖永红在著名的《柳叶刀》杂志发表评论 Taking the right measures to control COVID-19(The Lancet, 2020-3-5. DOI:https://doi.org/10.1016/S1473-3099(20)30152-3),对新冠肺炎防疫提出自己观点,被学校和医院斥责(又来!肖医生《柳叶刀》反思防疫,被组织训斥“唱反调”。乔布斯五行缺肉, 2020-3-13)。果然仍然只能有一种声音!

在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未来走向仍然未知的形势下,竟然如此排斥以专业角度、在专业期刊上发表不同意见,可叹!(WHO正式宣布可以用Pandemic形容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形势,见:世卫组织总干事2020年3月11日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媒体通报会上的讲话

有公众号综合其他海外文章,对肖医生文章进入了解说(中国学者《柳叶刀》发文反思新冠防治措施. 燕小六. 医学界,2020-3-14)【以下方括号内为本人联想】

  • 第一,广泛消毒可能有害【不能赞同更多】;
  • 第二,不推荐人人戴口罩【WHO没有推荐戴口罩。重点:广泛使用的一次性口罩能一定程度减少感染者向周边释出病毒,但没有证据表明能阻断健康人获得新冠病毒;还是需要N95口罩】;
  • 第三,封锁交通,价值有限【能延缓出现社区暴发的速度,但无法阻止】;
  • 第四,公共卫生教育必须以科学证据为基础,以减少错误信息引起的焦虑和困扰【比如菜场内相邻15秒染病】;
  • 第五,谨慎报道药物。

特别赞同第五点。治疗及药物是很专业的知识,向公众报道既无意义还可能引发不必要的焦虑。就像张文宏医生被媒体问及重症治疗方案时的金句,“说了你也不懂”。

会一直被记取的“双黄连口服液”风潮。2020-1-31晚新华社“新华视点”、人民日报官方微博率先发布“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科技日报、中青报、文汇报等媒体也纷纷奔走相告、广泛报道。“已在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开展临床研究”。报道的都是权威媒体,造成全国线上线下疯抢双黄连,网上兽用双黄连也被一抢而空,甚至波及双黄莲月饼——恐怕是此次疫情中最大的笑话。好在报道中的牵头人、上海药物所蒋华良院士马上给出了很严谨的说明:“任何药物,都要通过在病人身上试验才能判断是否起效。要用临床数据说话,临床上没效就是没效,光看体外试验数据是没有证据的。目前披露的是双黄连口服液(在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研究)的病毒试验,试验结果还没出来。”(上海药物所所长蒋华良:双黄连抗疫试验结果还没出来. 高瑜静 阎俏如. 中国经营网, 2020-2-1)

我完全医盲,通过网上的科普,知道双黄连口服液只做了“体外细胞实验”,这离可以做药还差很远,因而被一众专家质疑。“一位清华大学药学院教授向《知识分子》表示:99%以上的在细胞上有用的药,在临床上是失败的”。现在都知道75%酒精可以杀死病毒(一般认为可以是70-75%),这就相当于通过了体外实验,但并不是说喝医用酒精或高浓度酒可以杀死病毒。【详见:半夜药叫:双黄连“治疗”新冠病毒?当事院士试图澄清(邸利会撰文. 知乎/知识分子专栏, 2020-2-1)。文首有微信截屏:[1] 蒋华良-荷塘夜色 00:46:29 只做了病毒实验,需进一步做临床试验  [2]蒋华良-荷塘夜色 00:47:52 今天科学院传播局发生重大文件泄密事件,逼着我发新闻。编者按:某两个知名研究所合作半夜用细胞做了一个实验,医生们并未拥抱其前景,全国最大科研机构的宣传部门就立即上报高层,误导各大主流媒体,导致民众哄抢所谓的治疗药物,害得科学院院士半夜忙不迭在微信群里面澄清。这堪称“半夜药叫”的活报剧。此时此刻,恐怕非常不应该上演?】

然而“双黄连”事件没几天,2月4日李兰娟院士也发布了类似的消息:李兰娟院士团队宣布,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现在这两种药物已经在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中使用,下一步计划用这两种药物替代其他效果欠佳的药物。(黄琪. 长江日报 -长江网, 2020-02-04)

我不关注所谓她儿子的“利益输送”(辟谣说并不相关),也不懂药物分析(参见知乎:李兰娟院士团队发布重大抗病毒研究成果,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对新型肺炎治疗有何意义?)。我很震惊,是因为这与双黄连如出一辙,同样只是体外细胞实验,是不是临床有效自然仍是未知的。

也许是因为李兰娟院士年过古稀仍亲自带队到武汉,也许是因为这两种药是处方药、网民既没听说过也无法抢购,李院士并没有受到如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那样被喷的待遇。但她也同时失去了如蒋华良院士那样的补救机会——在没有对症药的急迫情况下,面对凶险病毒尝试不同的药物可以理解,但轻易向公众发布药物有效的消息,目的何在?

附:新冠肺炎相关博文

美国图书馆应对新冠肺炎在线培训

2020年1月在武汉爆发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蔓延到了全球,世界卫生组织(WHO)在3月11日正式宣布用 Pandemic(新疾病的全球传播)形容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形势。很多国家取消了大型聚集活动如体育赛事,一些企业开始远程办公、高校开始网络授课。

图书馆如何应对?美国一家非赢利图书馆服务机构Amigos Library Services昨日(3月12日)发布信息,将于3月19日提供1小时在线培训。最初的通知是Amigos成员免费、非成员35美元。4个小时后修改通知,称由于此信息重要,非成员同样免费。会议内容翻译如下:

别离我那么近:在面对面和远程工作中应对COVID-19的策略 Don’t Stand So Close to Me – Strategies you need right now to respond to COVID-19 in your face-to-face and remote work spaces

“我们真的应该取消花了几个月时间计划的活动吗?” “我如何保护我的员工?” 尽管对COVID-19的大部分关注都集中在服务和商品的最终消费者上,但现在该认真考虑一下您最宝贵的资产-服务提供者了。 现在花点时间确定您在计划和响应中的角色。 加入我们,以快速、灵活的策略来处理有关您的图书馆和社区的COVID-19现状。了解图书馆的法律义务、协作方法、交流变化并缓解挑战。 我们将分享通过远程工作和在线资源营销来支持和提供您的服务的方法。

学习目标:

  • 了解COVID-19全国现状和对图书馆的影响
  • 强调所有类型图书馆的响应方式
  • 改进或制定应对COVID-19更改的计划并支持您的图书馆

附:新冠肺炎相关博文

新冠肺炎遗体解剖的全国首例和世界首例

2月16日,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新媒体官方帐号发布消息,称全国首例新冠肺炎遗体解剖于当日完成。消息全文如下:突破!全国第一例、第二例由遗体解剖获得的新冠肺炎病理今日被送检(央视新闻,2020-02-16)

(照片)病理解剖实施团队成员、上海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领队、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接受央视新闻记者采访
在国家法律政策允许下,并征得患者家属同意,2月16日凌晨3时许,全国第1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的遗体解剖工作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完成,并成功拿到新冠肺炎病理。在同一日18点45分,全国第2例新冠肺炎逝世患者的遗体解剖工作也在金银潭医院顺利完成,这两具解剖病理目前已被送检。由解剖获得的新冠肺炎病理,对于探索新冠肺炎患者临床的病理改变、疾病机制等有重大帮助,并能从根本上寻找新冠肺炎的致病性、致死性,给未来临床治疗危重症患者提供依据。(总台央视记者 王宇)

2月18日,钛媒体对此次医学解剖的意义作了详细深入的介绍【学术头条. 全国首例、第二例新冠患者遗体解剖工作的意义是什么?. 钛媒体,2020-02-18】

文中参与此次工作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法医刘良教授称自己“从1月22号开始不停呼吁对新冠肺炎致死的遗体解剖,但是推动起来太难了”,卫健委的批准2月15日才口头通知到重点医院。“目前,这两具遗体解剖病理已被送检,预计10日内可得到病理报告“。

同一天,著名的《柳叶刀》杂志发表案例报告 Pathological findings of COVID-19 associated with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 The Lancet, 2020-2-18. DOI:https://doi.org/10.1016/S2213-2600(20)30076-X ),通信作者为Jingmin Zhao和Fu-Sheng Wang。专业社区全文翻译此文,标题为“全世界首例新冠肺炎病理解剖结果”(医学解剖; 转载:丁香园论坛,2020-2-19),并加“导读”:

2月17日,The Lancet发表了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302医院)王福生院士团队的病例报告。该团队在1月27日对一例新冠肺炎死亡患者进行了病理解剖。这是全世界有文献记录的首例对新冠肺炎死亡患者的病理解剖。

央视报道的2月16日“全国首例”晚了“世界首例”整整20天,而世界首例并非发生在境外,从文章看当在北京。央视报道称,“由解剖获得的新冠肺炎病理,对于探索新冠肺炎患者临床的病理改变、疾病机制等有重大帮助,并能从根本上寻找新冠肺炎的致病性、致死性,给未来临床治疗危重症患者提供依据”。而以院士领衔的解放军医院团队,完成解剖后20天在外刊发文,期间既没有向国内同行透露、也没有及时向此次疫情的重要治疗机构武汉金银潭医院通报?金银潭医院和刘良教授团队显然直到完成二例解剖之时,仍不知道302医院的领先工作。

上次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院士领衔在外刊发文分析新冠病例,被喷关心发文不关注治疗等等,这次几乎没有看到质疑王福生院士的言论。一方面可能经过上次启蒙普及,大家知道了科研与医疗各司其职、各有侧重,另一方面恐怕是涉及PLA有所忌惮,甚至就是被闷(河蟹)掉了——有那么多眼睛雪亮、宅家无所事事的网友,无论如何关注到此事的人不会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