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权利21(KR21):欧洲图书馆界的版权行动

国际图联名下的Stichting IFLA基金会(SIF)日前宣布获得Arcadia慈善基金3百万欧元,于2021年9月23日启动为期三年的“知识权利 21”(KR21)项目。SIF将与主要合作伙伴——IFLA、LIBER(欧洲研究图书馆协会)、SPARC Europe以及专家合作,以加强图书馆的声音。SPARC Europe是与SIF同在荷兰的一家基金会,致力于开放获取、开放科学、开放学术和开放教育。

知识权利21:21世纪获取文化、学习和研究 Knowledge Rights: 21st Century Access to Culture, Learning & Research

“知识权利 21”(KR21)项目的重点是改变整个欧洲的立法和实践,以加强所有人的知识权利。它建立在这样一种信念之上,即知识对于教育、创新和文化参与至关重要,并且每个人都应该有可能——尤其是通过图书馆、档案馆和数字化——访问和使用它。

新闻稿如是说:

KR21 将在欧洲倡导一个 21 世纪的版权环境,该环境有利于教育和研究资料的现代交付和使用,以及数字时代文化和遗产的传播。

以证据和能力建设为重点,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和实施版权法和实践变革,使知识机构能够不受阻碍地为教育和研究目的提供版权作品。

图书馆被认为是强大的对话者,在任何版权讨论中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因为它们寻求在快速变化的数字环境中改善知识的获取和使用。他们处于独特的位置,可以了解版权和相关法律和许可体系中的哪些要素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从而导致不确定性并阻碍教学、学习和研究。

我们与公共、国家、教育、卫生和研究图书馆、大学以及更广泛的知识获取运动合作,旨在建立网络并促进欧洲和国家层面的版权改革,并通过我们的工作留下影响类似发展的持久遗产在世界其他地方。

我们将在以下关键领域开展工作:

  • 促进公共、国家、教育和研究图书馆用户公平获取电子书;
  • 保护用户在版权立法下的权利不受破坏版权法定例外的合同优先和技术保护措施的影响;
  • 推动在欧洲引入开放和灵活的版权规范以帮助研究、教学和学习;
  • 在法律上倡导合法的学术出版物/二次出版权;
  • 加速在欧洲开展作者权利保留活动和开放许可。

不知道在3年后,KR21会有什么样的成果?

科学数据管理的“FAIR原则”: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

本周索引学会将召开国际会议,其中一个主旨报告提到FAIR原则,因为不曾听说,所以就查了查。
根据维基百科词条FAIR数据(FAIR data),FAIR是findability, accessibility, interoperability, and reusability的缩写(常会译作可查找、可访问,互操作和可重用)。2016年3月被提出,称FAIR是“科学数据管理的指导原则”,而使用FAIR作为首字母缩略词,使概念更方便讨论。在当年G20杭州峰会上,20国集团领导人发表声明,赞同将FAIR原则应用于研究。欧洲研究图书馆协会也提出了一份指南建议使用FAIR原则:“实施公平数据原则 – 图书馆的作用”。
在“中国网”上找到中英文对照的官方文件《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全文)》http://www.china.org.cn/chinese/2016-09/07/content_39250021.htm,相应中文如下:
……我们支持采取适当措施促进开放科学,推动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的原则下,提高获取公共财政资助的研究成果的便利性。
不知道对这个公报我们现在的态度是什么。关于“开放科学”,似乎很少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这个概念?对英美人,用FAIR或许很方便,对中国人不能用缩写就很不方便,这很不fair。
我能再吐槽下百度吗?只用上述4个词查,完全相关的只有百度知道上一条。加上FAIR,就多出好几条。完全不符合检索的查全原则嘛。

LIBER: Implementing FAIR Data Principles – The Role of Libraries
原文:https://libereurope.eu/wp-content/uploads/2017/12/LIBER-FAIR-Data.pdf
博文:The FAIR Data Principles are essential for libraries who want to foster and extend research data services (2017-12-8)
对想要推进研究数据服务的图书馆,FAIR数据原则是基础
什么是FAIR数据原则?为什么FAIR数据重要?图书馆如何开始?LIBER的研究数据管理工作组可以提供进一步建议与帮助。
图书馆如何开始?
向本地研究和IT人员推广FAIR原则;
将FAIR原则纳入数据管理计划和数字保存实践和政策;
寻求机会来策划、丰富、捕获和保存研究数据,这将有助于使数据可查找、可访问、可互操作和可重用。好的起点是个别研究人员收藏,或研究小组的数据收藏;
对主题和数据图书馆进行学科元数据、词表和工具的培训,以使数据FAIR;
鼓励研究人员使用体现FAIR原则的档案存储数据;
在您所在机构以FAIR原则来评估数据收藏和数据管理实践。

关联数据词表管理

美国国家信息标准组织(NISO)的《信息标准季刊》(ISQ)自2011年起转为开放获取期刊,过刊也逐步回溯上网提供。最新一期为特刊《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关联数据》
Information Standards Quarterly. Vol. 24, Issue 2/3 (Spring/Summer 2012). ISSN 1041-0031
Topic: Linked Data for Libraries, Archives, and Museums

本期由纽约大学元数据服务馆员Corey Harper担任客座内容编辑,专题文章“关联数据词表管理”:
Dunsire, Gordon, Corey Harper, Diane Hillmann, and Jon Phipps. Linked Data Vocabulary Management: Infrastructure Support, Data Integration, and Interoperability. Information Standards Quarterly, 2012 Spring/Summer, 24(2/3):4-13.

对全文意思把握不住。大致理解是:得到应用的元数据词表越来越多,在关联数据环境下其对照crosswalk/映射mapping/校准alignment更为复杂,需要探讨其管理问题。
以下只摘录若干事实,小标题为自拟提示,非照录原文。

应用纲要
(p.5) 2000年最早公开提出:Heery, Rachel, and Manula Patel. Application Profiles: Mixing and Matching Metadata Schemas. Ariadne, issue 25, September 24, 2000 [从该文看,源于UKOLN的DESIRE项目,希望在DC-8上推广]
(p.6) 实践则早自1999年:UKOLN DESIRE元数据注册,欧盟委员会资助的Schemas Project及其后继者CORES。

元数据注册
(p.6) 上述工具以registries著称。2002年DCMI发布其自己的元数据注册,由Heery和Wagner创始开发,其工作激发了很多其他注册,包括“开放元数据注册”。当前版DCMI注册是日本元数据基础体系注册、JISC信息环境元数据体系注册的基础。
(p.7) DCMI注册社区成立于1999年,成为讨论元数据注册的开发、管理和功能需求的集中地。2009年,UKOLN联合DCMI注册社区,进行一项元数据注册用户和所有者的调查,确认当前词表管理与注册间互操作的系统实践和功能需求。调查结果未出版,文中提供部分图表。

开放元数据注册(OMR)
(p.6) 始于NSF资助的美国国家数字图书馆项目──NSDL注册。现在扩展到图书馆界,存有RDA词表,IFLA的ISBD、FR家族模型,MARC21的RDF实验版。目前正致力于词表映射。
(p.8) RDA命名空间创建于2008年。截至2012年7月,元素集和很多取值词表仍处于不定状态。但由于状态和开发史可见,允许实验应用。
RDA命名空间的开发直接刺激了IFLA方面考虑其标准在语义网使用的潜力,因为RDA基于FR家族。ISBD正开发一个DC应用纲要,说明一条构造良好的ISBD的需求,包括元素的必备性、可重复状态,集成元素为高级说明,及取值词表来源。IFLA还在考虑翻译元素集和取值词表的最佳实践,因为它运作于多语言环境,其活动有7种官方语言。部分ISBD和FR家族命名空间已由英语译为西班牙和克罗地亚语。
复用RDA元素被排斥[?],因为自然流程是由模型细化应用。反之,ISBD不复用FR元素,因为对两个标准间的语义关系还没有完全一致的认识。受到校准ISBD和RDA元素以改进互操作工作的激励,已经开始讨论在IFLA和其他社区元数据元素间映射不受约束的命名空间:Dunsire, Gordon. Unconstrained namespaces. In: IFLA Namespaces Technical Group, IFLA Classification and Indexing Newsletter, no.45 (June 2012)(PDF)

欧洲国家图书馆发布目录数据的RDF表述
(p.8) 复用更为领域中性的词表DC、BIBO、FOAF,如LIBRIS、BL、剑桥大学。德国国家图书馆复用DC、FOAF、SKOS及RDA词汇。
(p.9) 特别是剑桥开放元数据项目(COMET),把所有转换工具、代码、过程均置于开源许可下。

元数据映射举例
(p.9) 图3:(书目资源的)数量RDA本体图(ISBD、FRBR、RDA、BIBO、MARC21、DC)

词表“校准”(Alignment)和DCMI词汇管理社区
(p.11) Michael Bergman在DC-2010的主旨报告,从词表激增的势头没有缓和的迹象,看到了对词表校准、同参引(co-referencing)和互操作的新兴需求。对“校准”的关注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已有的、在基于记录(通常为XML)的元数据结构间开发对照表(crosswalk)。词汇校准,识别个别元数据元素间的对应及其他关系类型,帮助这些属性应用于其来源词表环境之外。
然而,开放关联数据环境概念的扩展,我们面临的情况比开始所见的更为复杂。……DC-2011会前会……导致了DCMI词汇管理社区的成立。

关联开放词汇项目(LOV)
(p.11-12) Bernard Vatant及其团队收集了现有属性词表信息,探索其相互间关系,如某个是否基于另一个,或者给予扩展、普遍化,或声明和另一词表的等价物。LOV项目的研究成果应用:关联开放数据词表之元数据推荐(Metadata Recommendations For Linked Open Data Vocabularies, version 1.1, 2012-8-19)

DC与Schemar.org映射
(p.12) Bernard也提出建议在DC属性和schema.org词表之间做映射,DCMI的一个工作组正采用GitHub管理这样一个映射原型集:DC – Schema.org Mappings [目前对应6个类、27个属性]

via NISO Press Release: NISO Publishes Themed Issue of Information Standards Quarterly on Linked Data for Libraries, Archives, and Museums (10 Sep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