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表注册网站 BARTOC

叙词表、本体和分类法基本注册 BARTOC: Basic Register of Thesauri, Ontologies & Classifications

  • ABOUT
  • BARTOC是知识组织系统(KOS)相关注册表的数据库。
  • BARTOC的主要目标是在一处列出尽可能多的知识组织系统,以实现更高的可见性、突显其功能、使其可搜索和可比较、并促进知识共享。BARTOC包括来自任何主题领域、任何语言、任何发布格式以及任何可访问形式的任何一种KOS。BARTOC的搜索界面支持20种欧洲语言,并提供两种搜索选项:按关键字进行基本搜索和按分类术语进行高级搜索。现已从欧洲各地聚集起一个编辑圈子,并得到国际知识组织学会(ISKO)http://www.isko.org/的认可。
  • BARTOC由Andreas Ledl在瑞士巴塞尔大学图书馆成立,原名:叙词表、本体和分类法的巴塞尔注册。2020年数据库移至德国的Verbundzentrale des GBV(VZG),重命名为BARTOC,并从Drupal移植到新的技术基础架构,该实现完全可以作为开源使用。
  • 更多信息见维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RTOC

BARTOC现收录词表3291个,词表注册网站(registry、含资料库repository、服务service)近百个。

  • 收录词表包括以下类型:
  • Gazetteer 地名词典
  • Glossary 词汇表
  • Categorization schema 类别法
  • Classification schema 分类法
  • List 列表
  • Name authority list 名称规范表
  • Ontology 本体
  • Subject heading scheme 主题标目法
  • Semantic network 语义网
  • Synonym ring 同义词环
  • Taxonomy 科学分类
  • Terminology 术语表
  • Thesaurus 叙词表
  • Dictionary 词典
  • BARTOC有3种搜索方法(缺乏自身的术语级搜索):
  • 基本搜索:对词表介绍的全文搜索,按相关性排序
  • 筛选搜索:选择KOS类型、语种、许可、主题及排序方法(主题可选:DDC杜威十进分类法/一级类、EUROVOC欧盟叙词表/大类、ILC综合等级分类/大类)
  • 联合异步搜索工具 BARTOC FAST:访问包含大量词表的23个远程资源,术语级搜索(支持截词和通配府、不支持布尔运算符)

新RDA软弃用元素清单

RDA注册(RDA Registry)日前(2021-2-24)发布了新RDA中标注为不推荐使用(软弃用)的元素清单:

RDA alignments: Alignment from soft-deprecated to recommended elementscsv文本格式下载

软弃用元素共91个,均为原RDA遗留元素,据称因实施《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而成为冗余或不必要,在新RDA中建议有交替元素。

发布的清单为软弃用元素与替代元素的对照(对齐)形式。在RDA工具包中,可以通过查询“The following option is recommended”查找到这些元素。

目前这些元素均为官方元素,仍然可用。但RSC技术工作组将在不久审查这些元素,以确定保留还是永久弃用。因此Gordon Dunsire认为政策声明和应用配置文件宜尽可能避免使用,这样如果RSC决定完全弃用并将其从工具包中删除的话,就不必对数据进行处理。

从清单看,基本上改用上位元素,即用宽泛元素代替,从某种程度上降低了专指度。但因为多是描述性或等同(并列名称),对新RDA追求的机器可操作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涉及内容表达、载体表现、单件和命名四大类,大致可分为如下4种情况:

  • 具体附注入大类附注,如:
  • details of cartographic content 入 内容表达附注 note on expression
  • note on dimensions of item 等入单件附注 note on item
  • note on carrier 入载体表现附注 note on manifestation
  • 细节(details of …)入上位,如:
  • 内容表达 details of duration 直接用 duration
  • 载体表现 details of layout 直接用 layout
  • 不细分,如:
  • 内容表达 scale of still image or three-dimensional form 入 scale,不区分二维三维
  • 载体表现 applied material 入 material,不区分材料用途
  • 载体表现 copyright date 入 manifestation copyright statement,不细分
  • 不区分并列名称,如:
  • 载体表现 parallel name of distributor 入 name of distributor
  • 命名 parallel name of distributor of 入 name of distributor of(上述元素的逆元素)
  • 另外,有一个未指定替代元素:
  • 内容表达 note on changes in content characteristics,说明“包含在历时性作品指引中”

PS. 本清单是RSC为回应用1月底2月初RDA-L邮件组中讨论而发布的(Other title information and more in the official Toolkit)。2月2日Stephen McDonald提出此建议。

相关讨论参见:新RDA:其他题名信息不属于题名(2021-1-28)

via RDA-L : List of soft-deprecated RDA elements / Gordon Dunsire. 2021-2-26

2021仲冬BIBFRAME更新论坛(LC的BF/RDA计划)

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今年ALA仲冬会议为虚拟会议,BIBFRAME更新论坛仍是其中一个分会场,于2021-1-24举行。今年四场报告分别是:主办方美国国会图书馆(LC)、艾利贝斯(Ex Libris)、Indexdata(宣传FOLIO)和OCLC。

LC终于开始实施BIBFRAME了。报告中4人分别介绍不同方面,内容较为丰富。

LC报告第4部分对编目未来范式的探讨,以及其他3个报告中涉及的关联数据理念方面的问题,值得编目员深思。【RDA-L邮件组中的某些争论正源于此】

一、BIBFRAME 100 / Sally McCallum, Judith Cannan, Kevin Ford, Paul Frank, Library of Congress

1、BIBFRAME 100 / Sally McCallum

  • BIBFRAME 100指LC的2021年目标,即百分之百编目员使用BF系统进行编目。经过3年部分编目员的试验,2021年起全部350名编目员将每周5天用BF编目,换言之,不再做MARC记录了(由BF转换为MARC)。
  • 编辑器在去年重新开发,今年3月将切换到新编辑器,调整编辑器将是全年的任务。
  • 另一项主要任务是优化MARC与BF的双向转换:LC需要MARC到BF转换,以使用其他来源数据(供应商记录、CONSER记录、CIP数据等);LC也需要BF到MARC转换,一是用于目前该馆的ILS【未提及何时采用下一代ILS】,一是向社区提供【全国乃至全球都在使用它家MARC记录】。
  • 另外还有系统及其他数据基础设施方面的工作。

2、BIBFRAME and RDA / Judith Cannan, Chief, Policy, Training, and Cooperative Programs Division

  • LC计划今年将编目员纳入BIBFRAME,到2022年再专注于新RDA。RDA实施时间表:
  • 2021冬春——起草和校对RDA政策声明,然后实施评论程序
  • 2021春及以后——PCC RDA元数据文档,应用政策声明在MARC和BIBFRAME环境,测试
  • 2022冬夏——RDA官方工具包培训

3、BF100 – System Changes / Kevin Ford

  • 从图示看,现在有两部分:id.loc.gov(LC的关联数据服务,包含数据库和公众界面)和BFDB(包含数据库和编目员界面)。
  • 将来后者融入id.loc.gov,新(编目)编辑器和ID编辑器均直接操作(查找与编辑)。

4、BIBFRAME from HOME / Paul Frank, Policy, Training, and Cooperative Programs Division

  • 【由于COVID-19,在家远程成为一种工作状态】LC在2020年4月向编目员调查,结果表明BIBFRAME的生产不受远程办公的影响。
  • 未来的范式?编目人员应如何依赖主要资源进行编目?转录可能导致BIBFRAME/RDF中的空节点,BIBFRAME(或编目)的投资回报率在哪里:描述性元数据?受控检索?贡献角色、主题检索、出版者数据?(备注:是时候质疑实际上手握资源以完成编目活动的重要性了。为什么不能使用代理人【自动转录?】?这会削弱书目描述的完整性吗?创建在关联数据中功能上是死胡同的数据“字符串”有什么价值?是否应该进行更多的编目工作,以提供对书目记录的受控检索,而花费较少的精力进行详细描述?)

二、关联数据:原则、愿景和未来的想法 Linked Data: Principles, vision and thoughts of the future  / Itai Veltzman, Ex Libris (Alma Product Manager)

  • 1、为什么图书馆需要关联数据
  • 1)更好的可发现性:显示强化,更易于导航及准确,可进行复杂提问、更快找到所需。
  • 2)全球可互操作:向图书馆系统外的其他谷仓如研究开放。
  • 3)有效编目:更准确、较少人工;易于创建关系;专注于特藏和独特资料。
  • 2、关联数据原则和愿景
  • 艾利贝斯关联数据支柱(略)
  • Alma和Primo现在有什么:
  • 1)记录强化:自动用URI对语言、标识符、名称和主题。
  • 2)Alma细化(refine):在Alma中支持细化工作流程,目录可用Getty, Wikidata和Geonames关联开放词表。
  • 3)搜索中显示:在结果有记录视图(也可显示BIBFRAME)。
  • 4)发布:整个目录,BIBFRAME、RDA/RDF。
  • 5)API端点:格式BIBFRAME、RDA/RDF和JSON-LD。
  • 6)发现:改进目录对搜索引擎的可发现性。
  • 3、未来的想法:艾利贝斯关联数据路线图2021
  • 1)曝光:改进在Web上的可见性,允许机构最大限度让其目录在搜索引擎中可用。
  • 2)编目:(1)能够存储及基本使用关联数据记录,用户将能上传并检索以关联数据编目的记录。(2)集成第三方关联数据编辑器,编目员能够创建新关联数据记录并存储在Alma,用基本功能(如Sinopia、LC BIBFRAME编辑器)。

三、MARC世界中的BIBFRAME:困难时期书目生存的工作流程 BIBFRAME in a MARC World: Workflows for bibliographic survival in troubled times / Wayne Schneider, Sebastian Hammer, Indexdata

  • 1、我们想要生活于由参照来编目:1)描述资源,参照稳定的标识符,而不是字符串。2)让IFLA LRM用户任务(查找、识别、选择、获取和探索)有更大的有效性。3)编目工具:协作、云端
  • 2、跨越鸿沟:1)MARC到BF转换;2)由BF生成MARC。
  • 3、什么是FOLIO?【图示FOLIO模块,了解元数据地位及“实体”等】

四、Updates from OCLC / Nathan Putnam, OC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