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A的实施与MARC的未来

<![CDATA[

    AACR2是伴随着MARC而生的,随着RDA将替代AACR,似乎MARC也将随之消亡,但目前并没有替代MARC的标准出现。并且从MARC的发展历史来看,其演变或进化能力还是很强的,不会那么轻易地退出历史舞台。

    10月14日,美国信息标准组织(NISO)举办了一次网络会议(Webinar),Bibliographic Control Alphabet Soup: AACR to RDA and Evolution of MARC。会议主题是“AACR到RDA及MARC的演进”,Alphabet Soup不知如何翻译,大概算是扫盲吧?
    三个演讲(PDF下载)分别是:
Barbara Tillett: AACR2, RDA, VIAF, and the Future: From There to Here to There
Diane Hillmann: RDA Elements and Vocabularies: a Step Forward from MARC
William Moen: Data-driven Evidence for Core MARC Records(介绍2006年对5600万条WorldCat记录进行的MARC字段、子字段统计分析)

    会上有问答环节(Bibliographic Control Webinar Q&A),以下录有回复的问题,并摘录与MARC相关的回答:

1、有了RDA,MARC记录是否终将消失?如果是这样,MARC记录还会用多久?
Diane Hillman:我想MARC记录最终消失要很长时间(如我在会上提到的,未来会有一个地方放经专门交换的有损耗的格式)。关键是我们要开始展望一个真正好的结果,在MARC世界之外普遍化的、以RDA元素及词汇作为数据交换基础。
Barbara Tillett:RDA希望用于任何(元数据)方案或显示,因此RDA对MARC格式本身并不意味着什么。但是,RDA提供了到MARC21及其他方案的映射(对照表)……。RDA初版只有少数对照表(附录D是ISBD、附录E是MARC21,可能链接MODS/MADS及DC对照表),未来我们希望增加更多。
如今很多ILS厂商内部并不使用MARC21,只用于输入/输出书目与规范(有时还有馆藏)数据。只要OCLC及ILS厂商需要MARC格式交换数据,它就会存在,只是许多时候已经在用ONIX XML、MARCXML,也能够以XML处理MODS及MADS。IFLA正在为ISBD元素创建RDF XML元数据方案,很可能RDA元素也会以XML形式提供。如Diane所说,映射MARC21数据到未来的XML方案,在转换过程中无疑会丢失某些数据,但大部分仍是可用的。MARC21结构局限于建立什么关系与链接。

2、如何鼓励厂商利用RDA及FRBR的优势?

3、目前在图书馆学课程中是否教授RDA和FRBR?MARC还会教多久?
Diane Hillman
:我想只要我们交换MARC数据,就会继续教MARC,只是多半不会像现在这样教。
Barbara Tillett:至于继续教MARC21,它是编目史上一个绝对重要的部分,因此我希望未来很长时间内会被涉及,但希望编目员不必花太久时间继续学习MARC21编码。

6、(针对Moen的MARC字段调查)本研究是否考虑了记录创建日期相比较于核心(记录)标准出版日期?似乎许多记录是在核心标准制订前创建的。
Barbara Tillett
:很重要的一点!很奇怪的是,未来什么元素对用户重要这样的决定,要基于以前我们做了些什么。(以下对656字段统计数据有疑问)

7、MARC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它发展多年,为适应各界编目员的变迁与需求。RDA词汇如何回应改变需求?

10、RDA是否比MARC与AARC2更适应编目现实?

11、RDA与书目本体(Bibliographic Ontology)关系?

13、给Diane Hillmann的三个问题
1)在“为什么不是MARC”,你谈论的是MARC21句法(即ISO2709)还是MARC元素集?MARC元素集也可以用RDF/OWL。
Diane Hillman
:当然是前者,但也是后者,我觉得很难把二个问题当作完全独立的问题。一个困难是MARC设计为平面记录,不易翻译到图书馆之外所用的那种数据结构与编码。比如已经有很多尝试把URL加入MARC,但作为一种策略并不完全成功。还有其他限制也苦恼着MARC(比如每字段的子字段数)。面对MARC数据的遗产,对MARC元素集进行大修是个很困难的过程,有点像毁坏一所旧房子的内部却仍住在其中(我曾试过一间间房修,并不是只在这儿考虑!)我认可你关于RDF/OWL的观点,但不认为是一个特别令人满意的策略,并且在我所见的业界,对此并无多少热忱。
2)对不使用RDA的机构,未来的书目格式会是什么样的?MARC一直独立于特定的编目规则(尽管最初以AACR开发并常与之关联),CCO(编目文化对象)就是一个例子。
Diane
:我想永远不会有“一个”用于所有人的书目格式,但非常有意思的未来会包含这样的想法:我们不必局限于只用一个,我们可以根据所需、选取所用。图书馆已经使用多种格式(及变体),但仍未解决围绕这种多样性所产生的数据交换问题,而RDA元素与词汇的策略就是为此设计的。当然,CCO并非严格的书目格式,但我想它肯定会从RDA所采用的这种面向未来的策略(主要是注册并开放可得的RDA词汇)中获益。
Barbara Tillett:这个提问似乎混淆了交换书目数据的格式/方案与编目指引──编目指引独立于任何编码方案的任何显示格式。即使现存的基于AARC2的数据也可不用MARC编码。可以遵循AACR2、CCO指引或RDA指引,把书目数据放入MARC21记录,或者一种XML方案,或者其他。对于DACS、CCO、DCRM及其他指引的开发者,肯定有机会与RDA开发者合作,形成共享原则基础上的结果,共享概念模型并兼容未来。每个专业团体会有更颗粒化的方法适应自己的对象。
3)新的RDA格式如何与图书馆馆藏数据交互?使用不同类型的MARC信息使我们集成数据(即书目、规范、馆藏、分类、社区信息)。
Diane Hillman
:我对馆藏数据很有兴趣(我职业生涯的早年曾任期刊馆员和法律馆员)。不幸的是RDA并不能应付MARC用到的馆藏层次。我知道Extensible Catalog项目在转换大量MARC数据到RDA建立服务时,正试图加以解决,馆藏肯定是已得到关注的领域。考虑到大量的数据,我想你所提到的其他种类信息也会得到关注(或正被关注)。我会觉得,在基于更广泛结构与编码标准的世界,使用“家族式”集成书目标准的MARC概念或许并不理想。如LC的LCSH新网站使用SKOS(简单知识组织系统)作概念词汇,如同OCLC的新DDC顶层,以及NSDL注册。FRAD正在出现,表达名称规范。我一直是MARC社区信息格式的粉丝,悲哀的是它不大看到被采用。一个问题是它本质上并非“书目”,因而使其未来不那么确定。我很乐意看到它在Web世界中“被重新发现”并重设想。
Barbara Tillett:RDA不是一种格式,它是一套编目指引,用以识别我们希望在书目中控制事物的特征。如果你仍使用ILS,而开始根据RDA描述事物,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你仍会用MARC书目记录及MARC馆藏记录(及MARC规范记录)。

14、RDA是否/如何提高编目效率?
Diane Hillman
:如同最初MARC格式通过扩大目录记录的可获得性与复用,为图书馆提高效率,通过走出图书馆寻求数据与共享机会,RDA同样具有再次为图书馆提高效率的潜力。我认为用MARC,数据几乎全部由人工创建,我们已经达到了所能达到的极限,如果近距离看看我们之外的世界所做的,就可以看到]]
>

开放开发:由RDA评论系统引发的

    上月的消息是RDA最终评价版将于11月3日出台,说是与美国大选同时。不料临了又发布消息,说是因为软件原因,推迟到11月17日发布。更想不到的是,发布时说软件还是没弄好,只提供PDF版,没法直接在网上提意见了。
    图书馆的技客们对此自然很不以为然,又不是临时定的事,弄这么久搞不定。
    德国的B. Eversberg马上弄出了一个网络版RDA(仅供演示,将删除——因为有版权问题吧),有依目次浏览和全文查询二个功能。只没有评论功能。
    接着,意大利的Jim Weinheimer做了一个看似完全不相干的Web版Koha的MARC录入界面。只是说明,可以选大类(对RDA就是选各章),再在各字段(对RDA就是各小节了)让用户输入(应该就是评论功能了)。
    B. Eversberg在RDA邮件组的发布此消息的邮件标题是"Open development"。
    Jim Weinheimer以为自己并不擅长编程,就可以很方便地捣鼓出这样的东东,如果是干这一行的,肯定可以做得更好。不知道有多少程序员心里痒痒的想做这样的事呢,却没有机会。他的结语是:But it must be open.

    两人的邮件中还有更多观点,详见原文

参见:RDA联机版原型演示及调查 (2006-07-04)

[update 2008-11-27] RDA 草案下载
JSC网站上的RDA最终评价完全版:Full draft of RDA
RDA online有单一ZIP文件下载(Constituency Review)

 

《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解读

美国国会图书馆(LC)的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http://www.loc.gov/bibliographic-future/)于11月30日发布了《书目控制未来报告》草案(PDF, 315KB)。这几天到杭州做CALIS联机合作编目中心的西文图书编目培训,每晚拿着打印件认真研读。之前Karen Coyle的直播报导基本反映了草案的内容,看文本另有一些感受。

文首没有一般报告的铺陈,可谓开宗明义,“书目控制未来将是合作的、去中心化的、国际范围的、基于WEB的。它的实现将出现在与私营机构的合作,与图书馆用户的积极协作。数据将从不同来源获取,变化将迅速出现,书目控制将是动态的而非静态的。”(p.1)

阅读时最强烈的感受是,文中处处表明,在书目控制领域,曾经制定并维护了众多标准、提供了大量高质量书目与规范记录的LC,已不想再做老大(alpha library)(“去中心化”),只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联合编目成员馆(“合作”)。LC强调,它并非国家图书馆,所以不应当承担国家图书馆的上述责任(p.3)。当然LC是一个负责任的机构,不会立马撒手不干,这是报告三大指导性原则之一“重新定义LC的作用”部分要说明的内容(p.9)。
比较受鼓舞的是,LC将在WEB平台上更多地开放其内容。

作为曾经的编目员,正做着细致的编目培训,感受最深的是三大指导原则之首“重新定义书目控制”中的这段话:“单一环境如图书馆目录中描述(著录)的一致性,与各种环境间进行连接的能力相比,正变得不那么重要:Amazon到WorldCat到Google到PubMed到Wikipedia,图书馆馆藏只是其中的一个节点。在今天的环境下,书目控制不能再被看作局限于图书馆目录。”(p.7)
报告似乎吹响了抛弃MARC的号角,3.1.1建议“开发一个更灵活可扩展的元数据载体”,兼容WEB技术与标准,不限于图书馆数据实践。而系统供应商也将开发能够接受不同格式元数据的产品。(p.22) 有一些不能理解的是,报告称图书馆的元数据环境太复杂,检索协议环境也很复杂(p.24),不说这些标准多由LC主导或参与,如果再开发一个,岂不更增加其复杂性?

有一帮FRBR的粉丝,之前看到直播报告后,对于报告草案中“重新认识FRBR”中的一些说法很是不满。看过报告,发现其实LC还是很认可FRBR的,希望应用不限于“作品级”,并能够真正实用(p.28-30)。
LC真正不满的是RDA,不满者有四(p.24):
·在讫今为止的草案中看不出RDA所承诺的益处;
·不清楚根据RDA创建的元数据如何与现有元数据一致;
·转向RDA的工作方式不令人满意;
·采用RDA在改变工作流程与配套系统方面所需财力将被证明相当大
RDA原定2008年发布,从本草案看是2009年发布了,如果暂停(p.25),就不知何时了。10/22,JSC网站上刚公布了包括LC在内的英国、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四个国家图书馆将在2009年前共同实施RDA的新闻(http://www.collectionscanada.ca/jsc/rdaimpl.html),不知道当初LC的代表(Barbara B. Tillett?)是不是具有代表权。直播当天她提了一个问题,似乎并未涉及此点。

其实在美国关于书目未来的争论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就是编目专业人员的青黄不接(p.4)。报告表明,近三十年来,由于套录成为普遍现象,一直觉得对编目专业人员的需求会下降。而现在则面临编目员的大量退休,有素质的教学人员也变得稀缺(p.34)。所以报告的最后部分专门讲到要为今后的需求设计图情教育(包括网络课程),并且需求似乎在从图书馆转向信息业。[i.e./e.g.图书馆外包编目,编目员不再在图书馆工作,而在外包公司工作]

P.S. 博文写完,朋友建议将此主题写成论文。我想还是等2008/1/9“最终报告”发布以后吧。

update: 黄昏时才到家。因为外出不上网,数日未看博文。将陆续链接国内相关报道:
书蠹精:书目控制的未来 (2007-12-01 16:05:2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5d626401000b98.html
Keven:简评“书目控制的未来”报告草案 (2007-12-1)
http://cnlib20.ning.com/forum/topic/show?id=509559%3ATopic%3A9862

关于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参见: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关注2007年11月 (2006-12-12)
/posts/20061212222610.html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会议:用户与使用 (2007-03-10)
/posts/20070310165723.html

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报告草案网络直播 (2007-11-18)
/posts/20071118125639.html

关于RDA,参见:
AACR终于准备出第3版了 (2005-01-13)
/posts/20050113202811.html
AACR3,副题名"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计划出版日期2007年。

“英美编目条例”退出舞台:从AACR到RDA (2005-07-31)
/posts/20050731215049.html
AACR3不见了,正题名变成了原副题名的缩写RDA。出版日期推迟到2008年。

《资源描述与检索》(RDA)一统江湖? (2006-04-16)
/posts/20060416102200.html
RDA与代表出版业书目记录标准的ONIX成立联合创新活动。

RDA联机版原型演示及调查 (2006-07-04)
/posts/20060704213548.html

RDA:20世纪的编目规则 (2007-01-23)
/posts/20070123222009.html
Karen Coyle和Diane Hillmann发表文章,质疑RDA。

ALA 2007仲冬会议上的RDA:Barbara的态度 (2007-01-24)
/posts/20070124201348.html
代表LC的RDA编者Barbara B. Tillett对前述质疑的某种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