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A条款编号声明(2018-7-6)

上月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上线前后,关于条款编号取消在RDA-L邮件组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弹,反对取消编号的主要理由是不方便引用。参见: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上线及初步印象(2018-6-14)
测试版上线20多天后,官方终于在RDA工具包网站发布了《条款编号声明》,表明并非RSC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而是实在想不出满足要求的解决办法;并且把皮球踢给了反对者——请大家设计编号方案,时间设定为几星期。官方讨论了2年没想出办法,会有人在几周内想出来吗?至少十天过去了,在RDA-L邮件组中没有任何回应。此举可谓一箭双雕,有解决方案最好,没有也可平息不满。称为“声明”而非“征求解决方案”,确实很恰当。
以下为全文翻译[本人点评]。

via [RDA-L] Statement on Numbering / James Hennelly. 2018-7-9

——— 条款编号声明 Statement on Instruction Numbering (2018-7-6) ———
RDA工具包的出版商和RDA指导委员会一直密切关注新RDA工具包测试版网站的反馈。根据通过在线表单、公共论坛和各种讨论列表提供的评论,很明显,缺少条款编号对某些用户来说是一项挑战,特别是那些参与编目培训和教育的用户。这个问题对我们参与3R项目的人来说并不意外。这是过去两年我们一直在讨论和辩论的问题。[绝对不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而是找不到合适的解决方案]
过去几年告诉我们,原RDA工具包中使用的顺序编号系统会导致问题。在这些问题中,固有的层次结构可能意味着条款之间的关系是无意的和误导性的,而系统的严格性限制了编辑选项,并使生产工作复杂化。
我们清楚地知道编号提供了一种方便的简写,用于在印刷和口头交流中引用条款的不连续段落,并且这种便利对编目社区很重要。我们的目标是继续支持用户需求,但要有一种方法,对于更加模块化并适应各种用户需求的网站更有意义。
我们欢迎编目人员提供有关如何设计人类可读系统的建议,以便将用户引导到新工具包中的RDA条款的不连续部分,要避免下面列出的陷阱。
任何建议的解决方案必须保持灵活但稳定,因为RDA是一个不断发展和更新的标准。可行的解决方案:
* 不应暗示条款或选项的优先顺序
* 不应该在RDA文本上强加层次结构
* 添加、移动或弃用文本时,不应要求任何其他编辑操作;[即不会影响其他部分,如原RDA那样改变前后条款编号]
* 应该适用于元素页面和指导章节;[二者应该可以采用2套不同的编号方式吧]
* RDA是一种国际标准,应避免使用基于语言的术语或字母。[应该可以用字母,但字母不能有除了顺序之外的其他含义-这点确实很重要]
可以与jhennelly@ala.org共享概念。未来几周RSC将更全面地探索条款编号的挑战以及他们所追求的方向。[设定提出方案时间为“几周”]

《RDA条款编号声明(2018-7-6)》上有2条评论

  1. 胡老师,您好。我也是一名曾经的编目员了,一直默默关注编目领域的发展动态,尤其是您的博客关于编目规则前沿消息的科普,令我受益匪浅。当下,我在《图书馆研究》(非核)期刊担任执行主编(副主编),忧心于国内图书馆编目工作的空心化、边缘化和理论研究的日渐式微,故想策划文献组织方向的专栏,尽管刊微言轻但亦无憾。如有兴趣,能否加QQ详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