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达图书馆”关联数据计划

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在ALA 2016仲冬会议的BIBFRAME更新论坛(BIBFRAME Update Forum at ALA Midwinter Meeting 2016)上,介绍了该馆将进行的德里达特藏关联数据计划。PPT备注页有详细解释,因而可以较全面了解:
De-“framing” Derrida: BIBFRAME, inscriptions, and library of Jacques Derrida / Jennifer Baxmeyer

对我来说,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们对特藏揭示的全方位设计。比如图书“折角”也当作一种需要记录的标记;更意想不到的是,使用档案系统,记录每本书在原藏地(德里达家中)的相对位置,可了解哪本书边上放的是哪本书(如果接收图书时没有深思熟虑,随便扎捆打包,就无法复原当时的场景了)。
基本印象:对该特藏的完整揭示更接近“数字人文”而非“书目描述”范畴(首期作者题词部分尚可视为单件层书目描述)。

背景:
普林斯顿大学2015年3月完整购入著名哲学家德里达(1930-2004)个人图书馆计1.6万件藏书及其他单件,是为“德里达图书馆”。
在这些书上,有德里达阅读时留下的大量标记/注释(折角、划重点线、页边标记、报时贴、夹其他文字材料)。这些书有相当部分为原作者在书上题词后送给德里达的(超过6300册),对这些书中提及自己的部分,德里达基本上都作有标记。
所有这些信息(包括相邻放置图书信息),对研究德里达的学者都会是感兴趣的内容。比如目前已统计出题词图书的作者(其中超过10册的有12位),可显示其专业及社交网络。
目前的MARC记录很难确切揭示上述信息;档案标准EAD和EAC-CPF稍好,可以记录更多属性,但不具有链接、跳转功能。也就是说,即使信息都记录下来了,也只是文字(字符串),而没有包含标识符。

计划概述:
希望扩展BIBFRAME的单件层描述,采用并扩展W3C的Web注释以包括珍本书特征,揭示所有标记/注释及题词信息,最终生成机器可操作格式的数据,提供给学者做研究。
分担工作:评估BF及与德里达收藏相关的词表,识别需扩展和修订的领域,尤其在:
— 手稿注释/题词的语义
— 原始和转录注释/题词的关系
交付产品
— 德里达特藏中包含作者题词的单件子集的BF资源描述(期望2018年3月完成)【更艰巨的标记/注释部分,是否将会通过众包解决?】
— 用于特藏资料的原始资源描述的BF扩展本体

——— 联想的分割线 ———
在图书馆馆藏日益趋同的当下,独一无二的特藏是最能体现专业与学术图书馆价值的部分。
在获得特藏以后如何提供利用,不同图书馆有相当大的差异。
国内最多的是秘藏,近年有通过影印出版方式提供利用。出版还可取得收益,多少可补偿获得时的付出,虽然先前的付出与后来的收益多半是完全不同的两条线。
美国不少图书馆的方式则是直接提供利用,近年有越来越多图书馆开放电子版网上利用,甚至如普林斯顿大学上述工作那样以深度揭示提供利用。拥有特藏本身就已表明图书馆的独特眼光,提供利用则体现图书馆的存在价值,深度揭示更展现图书馆的专业能力,由此而吸引更多的捐赠、资助等投入,从而进一步增强图书馆在业界的地位。
不同的环境,产生不同的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