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2017年会征文

IFLA 2017年会将于8月19-25日在波兰华沙举办。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发布年会征文,主题是“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网络,及其如何为本地馆藏发展和管理提供新机会”。
会议报告时间15分钟以内。要求原创、以前未发表作品,先提交500字以内摘要,可以用任何IFLA官方语言(意味着可以用中文)。
时间节点:摘要提交截止期2017年2月28日,4月1日通知是否入选,6月1日提交全文。详见会议网站通知:
Call for Papers: Open Sessions / Acquisition and Collection Development Section (9 January 2017)

即使无意参会,把征文要求阐明内容当作论文选题指南也不错。

via [IFLA-L] CFP: Acquisition & Collection Development Section Open Programme (2017) (2017-1-9)

——— Call for Papers: Open Sessions ———
关注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的网络,以及由此导致的新馆藏发展和管理机遇。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扩展了印刷馆藏的宽度,扩大了学术和文化证据的规模,支持创新研究和终身学习。使得我们能够合作创建新的数字服务环境,图书馆在此环境中负责配置访问共享的信息世界。在此网络化在线信息空间,用户可以发现、定位、获取并越来越多地使用信息。大规模数字图书馆服务环境让我们管理有关馆藏及馆藏中单件的信息,通常贯穿其整个生命周期。它支持图书馆对其馆藏的管理、监控参与及确保公平利用所要求的全范围管理、事务和保管功能。与更大的机构间网络、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连接,对地区、全国和国际层面的馆藏发展与管理提供了新的重要机会。对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来说,这是一个完美时间,对图书馆在数字馆藏上的合作进行概念化,证明数字馆藏及数字图书馆如何创建,如何在地区性、全国性或国际性网络环境中连接。

……要求阐明:
** 联盟环境中创建数字图书馆的个案研究,附使用实例
** 本地拥有印刷资源的分布式数字内容,经由机构间集成,建设历史遗产收藏新集合的实例
** 数字馆藏及其如何影响维护或保存:个案研究,涉及:
o 数字馆藏网络对本地/协作保存或放弃印刷馆藏的影响
o 为发展回溯数字化资料和文化遗产的新数字馆藏,图书馆可能创立的选择或馆藏发展准则
** 扩展本地馆藏
o 图书馆如何借助本地印刷或缩微馆藏,链接到可以获取和访问的数字化网络中全文的实例
o 说明这些网络如何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例如由于视觉或学习问题,用户要求不同的文本选项
** 特别欢迎个案研究(如HathiTrust, Europeana或其他大型数字图书馆),证明创建这样的大型图书馆,如何影响个别图书馆馆藏和服务的发展

新国际奖项:快乐阅读奖

阅读推广在国内大热,今天在IFLA-L邮件组中看到一个阅读奖,将其提高到《联合国2030年议程》中的目标——确保包容、共享优质教育、促进终身学习:
Systematic公司联合Next Library新设立了一个国际奖项——Systematic快乐阅读奖,面向鼓励公众阅读的计划或项目,对帮助人们学会阅读的项目提供支持,奖金1万美元。申请将由国际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审,从中选出若干提名者和1个最终获奖者。获奖者将受邀参加2017年6月11-14日在丹麦Aarhus举行的Next Library会议(双年会、始于2009年),接受奖项并报告获奖项目。颁奖人为荷兰Laurentien公主殿下,也是阅读和写作基金(Reading and Writing Foundation)创始人。申请表要求用英语填写,提交截止期2017年3月1日。
Next Library网站的说明是,奖项授予促进快乐阅读和扫盲的项目,并引用Aarhus公共图书馆馆长的话“希望看到阅读提升人们生活的不同方式”。
确定获奖者准则
– Joy of reading has to be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initiative 快乐阅读必须是计划的重要部分
– The effect of the initiative must be documented by number of people reached and either a case storie or research 项目效果必须有记录,包括参与人数,是案例还是研究
– The initiative must make use of innovative methods and/or thinking 项目必须使用创新方法和/或思考
– The initiative must have been up and running for at least two years 项目必须运行中且至少已进行了两年
申请表在Systematic公司网站下载:JOY OF READING
该页面有评审委员会名单,主席是IFLA公共图书馆部常务委员会主席(来自澳大利亚),其他成员来自新西兰、法国和丹麦。
本奖虽不似IFLA名下奖项等级高,但怎么着也是面向全球的国际性奖项——而且,奖金挺高。
——— 关于Systematic公司 ———
Systematic是丹麦最大私营软件公司,有500多雇员,总部在Aarhus,在11个国家有分支机构,产品销售到47个国家。有面向图书馆的产品。
据Marshall Breeding的《2016年图书馆系统报告》(Library Systems Report 2016)其图书馆产品应该出自收购的Dantek,一家为公共图书馆和学校图书馆开发软件的公司。刚完成开发的新图书馆管理环境(下一代系统?)称为Fælles Bibliotekssystem,取代原来的Axiell,已在若干市立图书馆布署。

发现服务馆员

在RDA-L邮件组中看到一个“发现服务馆员”(Discovery Services Librarian)招聘,觉得有意思。在搜索引擎上查了一下,同名的职位几年前就有了。比如“图书馆工作在线”网站有个2012年的,主要职责是支持图书馆实体和数字资源的可发现性,年薪4.8万。
ALA网站有求职招聘版块 JobLIST,可用关键词查询,也可从职能、行业和州分面浏览。查到一个月内发布的3个与发现服务有关的招聘,除了前述RDA-L上发布的那个,其他2个是“发现(服务)与系统馆员”。3个职位名称相似,2个属于技术服务(采编)、1个属于IT/系统,职责差别相当大。如同我们这儿的部门,同样名称,做的事可能千差万别。我们这可能属于因人设岗,他们是设岗找人?
三个招聘信息的风格各不相同,有助于了解各种工作职责。

Discovery & Systems Librarian (The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负责Alma、Primo及其他系统;职位类别为技术服务;年薪6-7.5万。
主要职责:
– 发展Alma、Primo及与系统和发现工作相关的新系统、产品、技术和最佳实践的深入与广泛的工作知识,提供机会参与Ex Libris北美用户组及其他相关专业发展机会。
– 与本馆员工及联盟伙伴密切合作,解决问题、评估工作流程。我们寻求愿意找出问题解决方案、无论有多复杂,坚持到底直至问题解决。
– 分析和评估馆藏、用户模式和图书馆有效性,帮助其他人创建和使用有效的报告
– 从战略角度,开发和提供面向所有图书馆和分馆员工的咨询和培训服务
– 研究图书馆用户的体验,将其转化为有关我们对发现系统的设计与功能的共同理解和决策。可以包括可用性研究,使用追踪软件,报告分析,以及迭代设计过程
– 支持清理项目和主要数据库编辑,如批导入记录和发票以强化记录和对信息的获取
– 承担联络职责,联络校园内其他单位,有关Banner、Blackboard等系统的集成;联络厂商,强化我们的系统、集成外部系统如EDI发票、数据集批导入、电子资源可访问性、与其他外部/第三方产品连接。

Discovery Services & Systems Librarian (Eastern Washington University)
主要负责发现系统;职位类别为IT/系统;年薪未发布。
主要职责:
– 图书馆发现系统开发与管理 (45%)
– 研究和服务 (20%)
– 班级教学和远程教育支持 (10%)
– 参考咨询和个别指导 (10%)
– 各种图书馆支持活动 (10%)
– 与学术部门联络、拓展与协作 (3%)
– 馆藏发展与管理 (2%)

Discovery Services Librarian, Assistant/Associate Librarian (Miami Universtiy)
混合职位,职责两部分:一是协助各类系统的维护,二是技术服务工作流程自动化。职位类别为技术服务,年薪5-6万。
职责及要求:
– 与图书馆IT员工密切合作,作为Sierra和EZProxy的部门联络人
– 创建和维护应用和程序,使技术服务部门工作流程自动化,监督分类员工使用自动化工作流程执行订购和编目功能。
– 与图书馆IT部门一起维护与排查Sierra事例,包括但不限于:维护与开发载入档;基于编目标准(RDA)的变化和软件能力,开发和升级webpac特性;维护和开发脚本,配合Sierra和其他厂商系统(如OCLC、YBP Gobi,EBSCO发现服务等)。
– 配合图书馆IT部门,维护和排查图书馆的EBSCO发现服务界面。
– 与OhioLINK联盟相关委员会协作,使本地目录/软件实践与联盟最佳实践同步。
– 通过监管和分析来自Sierra和其他来源的部门和图书馆统计,评估技术服务工作流程效益
– 与其他图书馆部门和馆员协作,开发合适的应用。
– 根据分配监督员工
– 按需提供培训
– 就图书馆资源的发现、改进技术服务工作流程相关问题,向部主任提出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