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MARC书目和规范格式2018年修订发布

UNIMARC书目和规范格式的2018更新在2018-11-15发布。这是2008/2009年UNIMARC第3版的第4次更新,也是自2016年以来连续第3年更新。
UNIMARC Bibliographic, 3rd edition (with updates)
UNIMARC Authorities, 3rd edition (with updates)

书目格式有16处更新,规范格式有4处更新,无新增字段,都是小修改。主要有:
1、由于LRM被批准成为IFLA标准,说明文字中FRBR等改成LRM
2、语言代码
(1)附录A 语言代码来源,列出标准语言代码来源表:ISO 639-2、ISO 639-3、knia
(2)除书目和规范格式的100字段中编目语言代码要求使用3位的ISO 639-2外,其他书目字段的子字段$z及配套的$2来源,可以采用附录A定义的来源代码,涉及200题名和责任说明、225丛编、510并列正题名、532展开题名、541编目员提供的翻译题名。
(3)书目和规范格式的101字段资源/款目的语言,可重复使用不同来源代码表中的代码(即使资源只有一种语言,也可用不同代码表中代码重复反映)
3、电子资源:书目230和231字段
2017年曾标记230字段失效,新增231字段。2018重新规定230和231字段的使用,分别对应不同编目规则:
230特定资料项-电子资源特征:用于记录ISBD(ER)资料类型和数量项
231数字文件特征(临时):用于按照基于ISBD统一版或RDA的编目规则编制记录
4、其他
604字段 用作主题的名称和题名($2系统代码,主题系统代码表见附录G)
623字段 人物(增加$5规范记录号
附录H 编目规则(取值词表清单,在RDA载体类型、内容类型、媒介类型外,增加RDAfrCarrier、应该是RDA载体类型的法语版)

参见:
UNIMARC书目和规范格式2017年修订发布(2018-2-28)
UNIMARC书目和规范格式2016修订发布(2017-7-31)
UNIMARC书目和规范格式2012修订发布(2014-7-21)
UNIMARC的FRBR改造(2011-10-07)
Publications from UNIMARC

新RDA分拆Agent关系元素

2019年2月21日,RDA测试版(常被称为“新RDA”)又进行了一次更新。除网站功能改进外,内容更新包括:分拆Agent关系元素,放出指南章节和其他元素。英语RDA稳定版将在2019年4月发布——也就是说,3R计划对RDA内容的更新即将完成
via RDA Toolkit News & Information: February Update to the Beta Site. 2019-02-21

对于“分拆Agent关系元素”(break out of agent relationship elements),德国Stuttgart Media University的Heidrun Wiesenmüller教授在RDA-L邮件组中提出了问题,引起热烈讨论。我觉得Tufts University的Stephen McDonald的解释比较靠谱。

据Heidrun称,之前测试版网站上的“作品的创建者”(creator of work)元素有一些例子,现在这个元素没有了,变成了下述5个“闪亮新元素”:
creator agent of work
creator collective agent of work
creator corporate body of work
creator family of work
creator person of work
并且原RDA工具包附录I【WEMI和Agent关系说明语】中所有相应关系元素都如此,比如translator变成:
translator agent
translator collective agent
translator corporate body
translator family
translator person
TA问:有必要吗?【似乎说RDA有1700个元素】并称还发现原来的“插图者”(illustrator),现在称为“静态图像的贡献者agent”(contributor agent of still image),嘲讽道:人们不禁对这创造力印象深刻。

撇开插图者改名,单说附录I关系说明语系列。Stephen认为:
创建者不是LRM或RDA中的实体,它是Agent和作品[2个实体]之间的某种形式的关系。因此,测试版中关系“作品的创建者Agent”等同于当前关系“作品的创作者”。关系可以继承,因此Agent的每个子类型都可以与作品建立创建者关系。 RDA似乎正在转向明确定义所有继承元素的做法,而不是依赖于隐式继承。我不知道他们对该决定的推理是什么,或者这在RDF词汇表中是否常见。我可以提出的一个基本原理是,如果明确定义了继承元素而不是隐式元素,那么编程会容易得多。
对于Heidrun进一步提问【因为总是知道所标记的是个人还是团体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更通用的“作品创建者agent”代替“作品的创建者个人”“作品的创建者团体”等,Stephen认为:
这取决于如何标识agent。如果将agent分类为Agent,则用“作品的创建者agent”。如果分类agent为个人,则用“作品的创建者个人”。关系的主体必须与相关的实体匹配。这也就是为什么“作品的创建者”在继承关系中被发现不合适。(至于)应该把agent分为Agent还是更专指的子类,多半由所用应用配置文件确定。

via [RDA-L] “Break out of agent relationship elements” (2019-3-5)

IFLA对用RDA进行珍稀资料编目的调查结果

看到IFLA做这个调查,有点奇怪,毕竟RDA并不是IFLA制订的标准:
IFLA Survey on Rare Materials Cataloguing with RDA (2019-2-25)

IFLA珍本及特藏部做的这个调查结果共有3个文件:1、简单报告;2、反馈分析;3、世界各地区比较。

先看反馈分析(第2个文件),9个饼图看起来很快。采用率很高(44%),有点意外,毕竟连美国国会图书馆(LC)都没用RDA做古籍。
看到最后一个问题:9.如果有一个国际的、IFLA背书的使用RDA编目珍稀资料建议集,你们会不会看齐?——原来珍本与特藏部是想做一个这样的建议。

再看按地区比较(第3个文件),就看了第1页六个饼图,亚洲采用率竟然高达57%,不禁对调查结论感到担忧——样本有代表性吗?有多少馆参加了调查?是不是使用馆更有兴趣回复?

最后看调查报告(第1个文件),快速扫一遍,抓到几个点:
1、调查时间2018.4.6-6.6。
2、调查语言英语。
3、信息在珍本及特藏部网站及博客发布,并联系IFLA各地区分部请求转发通知【为什么不在人气更高的IFLA-L邮件组发?】。
4、收到131个有效回复(其中亚洲7个)。
5、结论:(对第9个问题有60%正面回答)表明国际图联作为标准提供者的作用是有价值的,但是,国际图联可以对不属于自己的标准提出建议吗?珍本和特藏部正在致力于有关RDA对于珍稀资料的立场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