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放弃编制国际编目条例的正反意见

21世纪初,IFLA编目部曾提出编制“一部国际编目条例”(an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code for bibliographic description and access),为此在2003-2007连续5年在五大洲分别召开国际专家会议(IME-ICC)了解各国编目实践,6年后形成取代《巴黎原则声明》的《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2009)。2010年初曾写博文分析此条例已基本上“偃旗息鼓”: IFLA十年“国际编目条例”之梦(2010-1-25)。
21世纪第2个十年,IFLA编目部发布2011/2013战略规划(2012-3-24) ,说明“1.4 准备建立一个工作组,与其他相关部门协作,看是否需要将特定编目规则从原则中分离,探索是否需要将声明进一步扩展为一部国际编目条例(将在2012年常委会会议上讨论IFLA制订一部国际编目条例的利弊与现实)”。当时做了全文翻译:IFLA编目部战略规划2011/2013(2012-3-24)(原文IFLA网站上现已找不到,编目部网站现在只有近几年的Action Plan:2012,2015-2016,2016-2017,2017-2018。其中Action Plan 2012内容与此相同)

在ICP(2016版)后记脚注看到前述战略规划中提及的IFLA编目部常务委员会2012年会议文件链接,备忘录附录IV:讨论前述战略规划/行动计划1.4,是否要将ICP扩展为一部国际编目条例。会议在IFLA年会期间召开(2012.8.11-17),其中反方观点与7月“RDA在中国的实施和挑战”研讨会(2012-7-13)上芭芭拉的看法一致:IFLA缺乏持续的资助及成员,以志愿者形式无法编制一部完整的编目条例。
正方、反方意见及替代方案翻译如下。RDA显然是IFLA放弃编制一部国际编目条例的最主要因素。替代方案是要说明,IFLA在此领域的领导作用不一定靠编目条例来体现,还有其他重要事情可做。

——— 扩展ICP成为一部国际编目条例?———
IFLA Cataloguing Section Standing Committee. Minutes, Helsinki, Finland, 2012. Appendix IV Expansion of the ICP to form an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code?
IFLA应该开发一部基于ICP原则的国际编目条例吗?
正方
国际化:在国际图联内, 我们有开发编目标准和概念模型的国际代表性和传统——国际图联编目部是这种国际合作的合乎逻辑的地方。例子:ICP是真正国际性的。它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超越比较,得到了讨论和批准。ISBD在世界各地广泛使用也表明有可能达到国际成果。
反方
资源:开发一部编目条例是非常劳动密集型和昂贵的,而IFLA部门工作主要是志愿的。国际图联是否能够提供资源,来开发和维持一部国际性编目条例所需的管理?我们已经看到为21世纪创建一部国际编目条例,RDA所花费的时间和资源。
时间因素:鉴于ICP从2003年第一稿草案到2009年出版,得到同意花了6年时间,开发一部完整的编目条例将需要更多时间。但是,Web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对图书馆最重要的一点是与这些发展相联系,而不是寻找特定的图书馆解决方案。
时机:当涉及到描述(著录), ISBD本身是国际条例,或纳入其他条例。作为一部完整的条例(即包括检索点), AACR2 必须被认为是国际上使用最广泛的编目条例。RDA有望得到更广泛的采用,并且已经包括了图书馆与网络发展相联系的重要方面。编目部的许多成员通过回应全球评审、参加测试等,对RDA的发展作出了贡献。许多人已经决定实施 RDA 作为编目条例。
替代方案
即使编目部的战略规划决定不开发基于 ICP 和 FRBR 的编目条例,我们仍将继续积极地在国际编目工作中发挥领导和伙伴作用。我们的贡献将不是通过开发另一部编目条例,而是在基本层面上,负责基础结构和维持基本的基础,并关注趋势和国际环境中的元数据在使用和重用中的未来发展。
战略规范还有机会扩大与 RDA 的联系,并影响其持续发展。例如,RDA 坚定地基于 ICP 的原则和来自 FR 系列的概念模型(由IFLA编目部 FRBR 审查小组开发和维护),以及 ISBD 的描述性编目的基本元素(由IFLA编目部 ISBD 审查小组负责维护)。校准/对齐和协调工作,例如 ISBD审查小组与JSC之间以及 FRBR审查小组与JSC之间的联合会议,是建立编目部标准的一个重要部分,作为其他机构在其工作中使用的基础部分。此外,JSC成员正在演变为真正的国际化,因此这是IFLA在开发 RDA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的机会,也许可以谈判更大的作用,协助今后维护和发展那部国际条例。
与其他机构、团体和规则制定机构的不同类型的伙伴关系,也可以保持我们的工作与贡献国际发展相关的一种方式。

期待OCLC《研究数据管理的现实》系列报告中译版

去年9月29日看到OCLC副总裁Lorcan Dempsey推文,OCLC的《研究数据管理的现实》系列报告出了第2部分。OCLC研究部网站显示,此报告由4个部分和1个补充材料《University Service Profiles》组成:
The Realities of Research Data Management
《研究数据管理的现实》是一个4部分系列,探索研究型大学正如何应对在整个研究生命周期中管理研究数据的挑战。在本系列中,我们考察高等教育机构在建立或获取RDM【能力时所面临的环境、影响及选择——换言之,支持新兴的数据管理实践的基础设施、服务及其他资源。我们的发现基于在四个十分不同的国家环境中的四个机构的个案研究:爱丁堡大学(英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美国)、莫纳什大学(澳大利亚)和瓦格宁根大学(荷兰)。
Part One: A Tour of the Research Data Management (RDM) Service Space 研究数据管理 (RDM) 服务空间之旅
Part Two: Scoping the University RDM Service Bundle 大学 RDM 服务包的界定
Part Three: Incentives 激励
Part Four: Sourcing and Scaling 采购和规模

当时就想等出完了再看。前几天在微信群中看到OCLC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丘东江先生介绍今年1月4日已出第3部分,并称已委托《图书馆杂志》编译前3个部分。《图书馆杂志》金晓明主编也明确已在编译中,将发在“图情报告”副刊。长篇报告不用看原文,真是省不少力。期待早日完成。

关于研究数据管理,可参见其他博文:
研究数据管理元数据(附OCLC研究报告《搭积木:为研究数据管理项目奠定基础》)(2016-6-2)
研究信息管理系统——机构库升级版?(2014-11-9)
– 介绍Lorcan Dempsey的博文
研究数据管理:课程与培训资料(2016-7-18)

附1:OCLC研究部每年都会发布一些报告,先前也有若干曾轰动一时的报告翻译为中文,此RDM系列当为第4个:
《2003年OCLC环境扫描》(清华大学图书馆译,非正式出版物,2005?)
– 参见Keven:读《2003OCLC环境扫描》(2005-5-31);再读OCLC2003环境扫描报告(2005-07-15)
2007年《网络世界的共享、隐私与信任》(清华大学图书馆译,《数字图书馆论坛》2008年第3期)
– 参见:OCLC成员报告“网络世界中分享、隐私与信任”:有趣的数字(2007-10-29)
《图书馆的认知度(2010):环境与社会》(上海图书馆夏磊和张帆译,《数字图书馆论坛》2011年第4期)

附2:《图书馆杂志》的《图情报告》副刊只查到一个,是2016年1月的“世界各国图书馆战略系列”,包括5个国家图书馆级的多年战略规划(2015-20XX年)。

RDA重构计划常见问题

2018元旦,RDA指导委员会员(RSC)官网发布“3R计划常见问题”,可供对将于2018年6月重新发布的RDA有一个大致的印象。大概是为即将举行的ALA仲冬年会忙着公布出来,某些内容仍处于未定状态,很怀疑到6月是否还会再延期。

3R Projec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3R即“RDA工具包重构与重新设计”(RDA Toolkit Restructure and Redesign),不只是RDA工具包网站的重新设计,同时也是RDA内容框架的重构。FAQ分为4个部分:3R计划、RDA重新设计与重构、RDA内容、与RDA同行,共计21个问题。
有些原已了解(见最后参见博文),以下概述一些以前不很清晰或者不曾见到的内容。

此次RDA完全重新编排,条款将不使用顺序编号。如何参引仍在讨论中,目前考虑使用元素标签,用RDA注册的URI提供超链接。【Q:新RDA工具包中条款会编号吗?如何参引?】
如此大的变化,难道不是2.0版?不是,因为RDA是集成性资源,如果每次RDA更新都加版本号,就不只是2.0了。【Q:为什么不叫RDA 2.0】
频繁修订,修订历史如何留存?确定不会如当前保留历年完整版本,而是改用“发布附注”(Release Notes),放在每个有变化条款的PDF文件中,作为存档PDF(估计类似MARC21标准各字段最后的CONTENT DESIGNATOR HISTORY)。各版本PDF文件可以对照,会提供通用的比较工具【Q:RDA修订史如何存档?】
RDA工具包中仍包含AACR2,但不会有AACR2和RDA内容的映射。【Q:新工具包中会有AACR2吗?】
新RDA仍打算出印刷版,但如何编排还没确定【Q:会有印刷版吗?】
工具包内容冻结到2018年6月为止,但内容变化将在RDA注册提前发布。【Q:3R计划期间RDA注册发展如何?】

RDA不包括LRM的顶层实体Res,但有新的“RDA实体”(RDA entity),作为其他RDA实体的超类(顶层实体),是Res的子类。【Q:为什么不包含LRM的Res实体?】,
为与LRM一致而出现的变化包括:1、个人实体限制为真实个人(RDA指导委员会在几年前就预见到了这个问题,并成立了RSC虚拟实体工作组来调查和开发解决方案),并为有关“非人类人士”的数据提供交替的处所。2、音乐演出媒体从作品变为内容表达。3、某些关系说明语会重新分组。【Q:与LRM一致的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4、载体表现陈述,即转录载体表现上显示的数据,而不做人为调整,如更改大写和添加标点符号。当图书馆认为编目员操作载体表现数据没有费用效益时,此方法允许将数据记录在高层元素(即组合元素,如由出版地、出版者、出版年组成的出版说明)。【Q:载体表现陈述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它?】5、原本只是“占位”的主题部分都将删除,以符合从 FRBR 第3组到 FRSAD 到 LRM 的演化过程。【Q:RDA中如何包含主题关系?】

关联数据应用前景:RDA指导委员会正致力于通过在“开放元数据注册”中注册术语、定义、范围注释和语义关系,并通过工具包显式地让关联数据(IRI)记录方法可用,来支持这一未来远景【Q:用RDA实施关联数据的方法】。但目前并没有可供应用的系统,可以关注LD4LRIMMF【Q:能够利用RDA和相关标准优势的系统在哪里?】。

“3R计划”及RDA内容与LRM关系,可参见:
RDA将在2017年依照IFLA-LRM更新(2016-11-21)
RDA为3R项目所做修改(附:多个首选名称)(2017-2-19)
3R项目与RDA“四路径”(2017-8-7)
RSC关于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的宣告(2017-9-20)
RDA的3R计划延期及未来的12个实体(2017-12-6)

关联数据方面参见:
重量级图书馆关联数据项目LD4P获得资助(2016-5-10)
RIMMF:多元数据格式中的RDA(附广告:《RDA:从内容标准到元数据标准》)(2014-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