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DA到BIBFRAME的映射报告

PCC下属BIBCO(单行出版物)和CONSER(连续性资源)分别提出了各自的“标准记录”到BIBFRAME的映射表,同时两个映射任务组也提交了最终报告,总结映射结论及问题。9月时PCC BIBFRAME任务组曾在PCC邮件组公开征求反馈。

PCC的“标准记录”,实际就是目前的完整级记录,作为RDA应用纲要,有RDA条款(元素)与MARC21字段子字段的映射,最新版目前见各自项目的首页
BIBCO Standard Record (BSR) RDA Metadata Application Profile (September 6, 2017 revision)
CONSER Standard Record (CSR) RDA Metadata Application Profile (September 6, 2017 revision)
参见:BIBCO标准记录(BSR)及解读(2016-3-6)

此次标准记录到BIBFRAME的映射,实际上就是RDA到BIBFRAME的映射,即在原应用纲要(前4项)基础上增加6个栏目,包括:
RDA条款与元素、RDA条款号、注释、MARC字段子字段
RDA-RDF(RDA注册属性)、环境(三元组)、LC BF 2.0(属性)、期望值、任务组对BF2.0注释、问题

BIBCO的映射基于CONSER,报告也基本上认同后者观点,因此看CONSER报告就可以获取绝大部分信息。两个报告目前在PCC首页的“What’s New, Decisions, Policies, and Guidelines”部分。
CONSER报告中看到的几个特别关注点:
1、强调机器可执行性(actionable),这方面RDA和BIBFRAME都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内容散见于报告各个部分,如下:
– BIBFRAME的date属性推荐值是文字,我们建议使用机器可执行的“类型文字”
– 建议PCC最佳实践应该在可行的情况下,除当前RDA规则要求的转录数据外,鼓励提供可执行数据(如出版、生产、发行、制作)
– BIBFRAME的连续出版物首期、末期属性期望值是文字……记录为机器可操作数据会强化连续出版物描述信息的可用性
– RDA载体特征变化:数量尺寸变化,以往用附注,关联数据环境中建议再用1个带与日期相关的数量属性
– BIBFRAME中使用RDA注册的取值词表,包括:内容、媒介和载体类型,频率,附注类型,职能(关系说明语),体裁形式(作品形式)
– BIBFRAME用空节点+ISSN作为文字。当ISSN有LOD时,推荐链接到ISSN URI

2、关于FRBR四层WEMI与BIBFRAME三层WII,以及FRBR对连续出版物的适用性(“建模与关系”部分)
BIBFRAME关系属性只比RDA关系说明语省略了2个:augmented by (work),complemented by (work)(报告最后建议BIBFRAME增加)。
顺序关系如先前、后续在FRBR模型中为作品-作品关系,在BIBFRAME模型中仍为作品-作品关系,在BIBFRAME中表达相对简单。
垂直或水平关系(如语言版本、补编、部分)因FRBR作品/内容表达合为BF作品而成为很大挑战。
更大的挑战来自IFLA-LRM,建议每个连续出版物作品只有1个内容表达、1个载体表现,导致连续出版物的每个版本和格式作为1个独特的作品,其关系为作品层关系【!】……如果连续出版物的每个新实例也作为单独作品,作品到实例的属性不再需要……

3、管理元数据
如果已经没有记录结构,(基于记录的)描述级管理元数据在关联数据环境中过时了。

——— CONSER报告摘录 ———
Report to the PCC BIBFRAME Task Group: Final Report of the CONSER CSR to BIBFRAME Mapping Task Group

概要
总的来说, 小组发现BIBFRAME可以容纳描述连续出版物资源所需的信息,主要以静态文本字符串。我们还发现,BIBFRAME提供了比MARC环境更大的潜力来揭示连续出版物之间的关系。然而,我们发现,在我们的讨论中出现了一些常见的问题,包括:考虑描述/著录的变更,表示编号和年代信息,以及解决使用机器可执行的URI和使用静态文本字符串间的矛盾。我们还反复讨论了表达连续出版物间关系的复杂性,并有很多关于FRBR和BIBFRAME模型之间差异的对话, 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实际的连续出版物符合那些模型。我们认为,BIBFRAME的进一步开发可以解决我们在映射工作中遇到的这些挑战。

对CONSER/PCC的建议
1、建议CONSER探索技术与基础结构相关方法,顺应更改连续出版物描述数据的需求
2、建议PCC馆日期尽可能使用类型文字
3、建议PCC最佳实践鼓励在当前RDA条款要求的转录数据之外,尽可能提供可操作数据
4、建议CONSER和BIBFRAME开发界一起开发共同结构,表达可用于连续出版物描述的各种环境的编号和年代信息
5、对变更书目信息或编号和年代信息,PRESSoo和其他关联数据词表的建模可能更详细或健壮。建议CONSER为此目的探索PRESSoo和其他关联数据词表
6、建议PCC建立工作组,承担继续监控(连续出版物前景)活动
7、建议PCC和BIBFRAME界一起识别必要的管理和起源元数据,开发在断言层简单易用记录的方法与最佳实践
8、建议PCC馆对内容、媒介和载体类型,频率,附注,使用RDA注册的取值词表

对BIBFRAME开发的建议
1、明确建模描述性元素的起始与终止日期
2、同前4
3、同前7
4、增加对应RDA关系 augmented by (work) 和 complemented by (work)的属性

联合国出版物的开放获取问题

2017年10月美国、以色列宣布退出UNESCO,国际图联(IFLA)即时发表声明《教育、科学和文化: 共同的目标需要共同的努力》:
Education, Science and Culture: Shared Objectives Need Shared Effort
声明并无实质性内容,只是“鼓励各方共同努力,寻求一个积极的解决办法”,颇有点吾国官方声明的风格。

在IFLA-L邮件组中,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图书馆的Jim Church在对美国退出表示道歉的同时,提出了联合国出版物的开放获取问题,认为IFLA更应该就此发表声明(Re: [IFLA-L] IFLA Statement on Countries Announcing their Intention to Leave UNESCO):我也希望IFLA就“联合国信息与托存图书馆”问题作出声明。联合国尽管在《可持续发展目标》对获取信息作出承诺,但寻求通过与OECD的商业协议及基于订购的iLibrary,阻碍其出版物的开放获取。我敦促IFLA也就此问题发布公开声明,如同美国图书馆协会(ALA)作出的《关于恢复联合国托存图书馆系统的决议》。

看来是联合国出版物以数字形式原生出版以后,需要通过iLibrary订购提供,原来在136个国家的365个联合国托存图书馆,无法免费获取联合国出版物并向公众提供服务,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倒退。ALA基于图书馆界的责任感,提出了解决方案,看来并无效果,因而期待IFLA出马。
中国有不少联合国文献托存馆,大致查了下,包括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重庆图书馆、武汉大学图书馆、辽宁大学图书馆等,不知现况如何。

相关链接:
联合国图书馆(DHL, Dag Hammersköld Library
联合国数字存储库(DAG Repository)(建设中,目前含联合国官方文件的子集,联合国出版物的子集等,不完整)
联合国数字图书馆(UN Digital Library)(收录范围不详,可下载)
联合国iLibrary(UN iLibrary)(需订购)
UNESCO出版物(UNESCO Publishing)(付费购买)

———ALA《关于恢复联合国托存图书馆系统的决议》———
Resolution on the Restor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Depository Library System
2016年6月ALA理事会通过的上述决议,决议援引联合国文件,说明恢复托存图书馆项目的必要性。并提出如下5个方面建议:

美国图书馆协会(ALA)代表其成员敦促联合国采取步骤,确保通过下列方式,长期公平地获得其信息产品:
1、对世界上因特网上网费用太高且未得到广泛发展地区的国家,恢复印刷托存图书馆项目,从而确保在全世界范围内透明和随时获得联合国信息,并继续开展这一与其在线平台即联合国 iLibrary 和联合国数字储存库平行的项目;
2、为联合国托存图书馆项目提供免费访问 iLibrary 的机会,以确保联合国所有成员国平等地获取……
3、遵守托存图书馆2014年6月提交给联合国新闻部的就《咨询文件》提出的建议,及发表于《关于重新设计联合国托存图书馆项目的咨询文件的回应分析》之执行摘要,托存图书馆“从 DHL 接收全面综合服务,包括通过数字储存库分发有关的有偿/无偿出版物和文件”,包括执行和遵守数字保护政策,并考虑推迟联合国 iLibrary,以便与相应的利益攸关者(即DHL和联合国托存图书馆(UNDLs)进行协商;
4、鼓励联合国托存图书馆项目、联合国出版物和联合国新闻部充分合作和交流, 以确保尽可能广泛地查阅联合国文件和出版物;
5、尊重现有的联合国政策,其中规定”联合国出版物委员会根据DHL馆长的意见,并考虑到有关政府的意见,指定托存图书馆“(联合国文件:ST/AI/I89/Add.11/Rev. 2),任命一个工作小组研究这些问题,由DHL、出版物委员会和托存图书馆的代表组成。

描述标准的标准:NISO STS 标准标签套

STS: Standards Tag Suite. ANSI/NISO Z39.102-2017. Baltimore, Maryland, U.S.A. : NISO, 2017.
Approved: October 6, 2017. ISBN: 978-1-937522-78-0

NISO发布美国国家标准 STS: Standards Tag Suite, ANSI/NISO Z39.102-2017 ,统称NISO STS,提供标准发布与互操作的模型,定义了一套XML元素与属性/特性,用于描述标准的全文内容和元数据,作为交换标准内容的通用格式。
NISO STS基于现广泛采用的期刊出版者标准《期刊文章标签套》(ANSI/NISO Z39.96-2015, JATS: Journal Article Tag Suite)及其变体ISOSTS(2011年创建的STS的ISO版)。
本标准包含2部分:交换标签集( Interchange Tag Set)和扩展标签集(Extended Tag Set)。
未提供默认命名空间,可使用:http://www.niso-sts.org;前缀可用类似:niso-sts。
共定义了321个元素,170个属性/特性。

via NISO Press Release: NISO Publishes Standards Tag Suite (NISO STS) Standard: Provides common format for exchanging standards content (2017-10-9)

P.S. 查了下ISOSTS,目前为2013年7月1.1版,基于NISO JATS 0.4版。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成为有编号的ISO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