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2018版发布(附内蒙古宣贯培训班)

教育部2018.5.31发布《中小学图书馆(室)规程》,这是对2003年版的修订。
大致对比两个版本,有如下主要差异:
更重视服务教师:图书馆的主要任务,增加了“协助教师开展教学教研活动”;图书资料配备不再提“以学生需求为主,兼顾教师”。
增加了大量阅读相关内容,包括“学校可根据需要设立阅读指导机构,指导和协调全校阅读活动的开展”。
信息化方面,取消了卡片目录相关内容,不再提“计算机管理”,改称“实行信息化、网络化管理”;取消了“将有保存价值的馆藏馆图书制作成电子文档”的要求。
图书馆管理人员文化程度要求有所提高,“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基本的图书馆专业知识与专业技能。中学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大学本科以上文化程度,小学图书馆管理人员应当具备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
藏书量要求基本持平、小有调整,生均册数小学25、初中35、完中40、高中45,不再区分一类、二类学校;每年新增图书比例由“不少于藏书标准的1%”(计算下来1.5-4.5本)改为“不少于一本”,更为务实。

—– 内蒙古自治区中小学图书馆(室)工作骨干人员培训班 —–
为宣传贯彻新版《规程》,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教育装备技术中心于2018.10.15举办区中小学图书馆(室)工作骨干人员培训班,与会者一百余人。培训由起草专家组成员李小燕讲解《规程》,温州市教育装备和勤工俭学管理中心主任陈建淼介绍温州市中小学云图书馆,还有多个专家报告涉及阅读的不同方面。
我应邀讲图书馆基础工作。其实对中小学图书馆现状不太了解,对内蒙的更不了解。如何让听者能有收获,很费心思。为更有针对性,准备内容前先问主办方几个具体的现状问题,没有得到多少有效信息,牛刚科长只说要多讲概念。我觉得把握不了这个“概念”的含义,如果只是基本概念泛泛而谈,会比较空,但如果纯粹讲具体工作,就是平常做的事,没什么意思。先后做了两个版本,最后确定结合《规程》内容,在每个工作流程中提取若干基本概念,结合实践重点解说。基于之前获知区内中小学计算机系统应用不广的现状,有一些电子表格Excel应用的内容。到呼和浩特后,又抓住前一天晚餐时间向参会的各盟市领队了解情况,发现先前“获知”的信息可能不甚准确,但相信对自动化系统背后数据表及关联关系的介绍,也可用于对馆藏与借阅的定制分析,就没有修改PPT。
看参会名单,有相当部分不是图书馆员,而是来自电教中心、教研机构、教育局,是作为骨干接下来要去培训各中小学馆员的。讲课过程中拍PPT的学员不少,但看不出对报告的反应。结束后在电梯里偶遇2位学员发表感想(没认出我),其一说:太专业了,听得是懵的。想了下,如果没有实际做过,确实会是这样,但如果是馆员,就是无奈的结局了。
好在第二天离会前,和同是与会专家的太原五中张玲老师聊天。她针对我讲课中的内容提了些问题,交流的结果,让自己觉得讲的东西多少还是起了点作用,很欣慰。谢谢张玲老师!

科学数据管理的“FAIR原则”: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

本周索引学会将召开国际会议,其中一个主旨报告提到FAIR原则,因为不曾听说,所以就查了查。
根据维基百科词条FAIR数据(FAIR data),FAIR是findability, accessibility, interoperability, and reusability的缩写(常会译作可查找、可访问,互操作和可重用)。2016年3月被提出,称FAIR是“科学数据管理的指导原则”,而使用FAIR作为首字母缩略词,使概念更方便讨论。在当年G20杭州峰会上,20国集团领导人发表声明,赞同将FAIR原则应用于研究。欧洲研究图书馆协会也提出了一份指南建议使用FAIR原则:“实施公平数据原则 – 图书馆的作用”。
在“中国网”上找到中英文对照的官方文件《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公报(全文)》http://www.china.org.cn/chinese/2016-09/07/content_39250021.htm,相应中文如下:
……我们支持采取适当措施促进开放科学,推动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的原则下,提高获取公共财政资助的研究成果的便利性。
不知道对这个公报我们现在的态度是什么。关于“开放科学”,似乎很少用“可找寻、可访问、可交互、可再用”这个概念?对英美人,用FAIR或许很方便,对中国人不能用缩写就很不方便,这很不fair。
我能再吐槽下百度吗?只用上述4个词查,完全相关的只有百度知道上一条。加上FAIR,就多出好几条。完全不符合检索的查全原则嘛。

LIBER: Implementing FAIR Data Principles – The Role of Libraries
原文:https://libereurope.eu/wp-content/uploads/2017/12/LIBER-FAIR-Data.pdf
博文:The FAIR Data Principles are essential for libraries who want to foster and extend research data services (2017-12-8)
对想要推进研究数据服务的图书馆,FAIR数据原则是基础
什么是FAIR数据原则?为什么FAIR数据重要?图书馆如何开始?LIBER的研究数据管理工作组可以提供进一步建议与帮助。
图书馆如何开始?
向本地研究和IT人员推广FAIR原则;
将FAIR原则纳入数据管理计划和数字保存实践和政策;
寻求机会来策划、丰富、捕获和保存研究数据,这将有助于使数据可查找、可访问、可互操作和可重用。好的起点是个别研究人员收藏,或研究小组的数据收藏;
对主题和数据图书馆进行学科元数据、词表和工具的培训,以使数据FAIR;
鼓励研究人员使用体现FAIR原则的档案存储数据;
在您所在机构以FAIR原则来评估数据收藏和数据管理实践。

密歇根大学图书馆数字馆藏

密歇根大学图书馆拥有近300个数字馆藏,很好奇如此多的馆藏是如何建立的。
University of Michigan Library – Digital Collections

仔细看该馆数字内容和馆藏部(Digital Content & Collections, DCC)网站,该部下设有数字转换组(Digital Conversion Unit, DCU),专门从事数字化工作,由用户提出需求、图书馆操作(具体实施时数字化工作可能外包):
其一,请求数字化本馆图书。此按需数字化服务免费,之前是作为馆际互借文献传递工作的一部分,现在相当于由读者代替馆员选择需要数字化的图书,完成后放在HathiTrust中提供服务(HathiTrust源自谷歌图书项目)。
其二,要求建立一个在线馆藏。读者提出项目建议、提供资料(已数字化或有待数字化),图书馆审核后实施并上线。
想来数百个数字馆藏,会有一定比例来自教学科研人员吧。

在《TEI图书馆最佳实践》第4版中,5级编码中第1-3级样例都是密歇根大学图书馆的数字馆藏(第3版第1-2级),当然都是2011年以前的。

1级项目:Making of America Books (MoA)
含约1万种19世纪出版物,由安德鲁 W 梅隆基金资助(密歇根大学和康奈尔大学)。2007年在某校友资助下数字转换了百余种有关纽约的文献【看清单不少是20世纪的】。
样例:Baby world: stories, rhymes, and pictures for little folks
常见问题中提到TEI:简单的SGML形式(40个符合TEI指南的元素)。部分是经验证的HTML文本,部分仍是原始图像,因为这部分OCR尚未验证,由该馆人文文本创始计划(Humanities Text Initiative)承担校对和改进标记。

2级项目:SPO Scholarly Monograph Series
SPO学术专着系列是由密歇根大学图书馆的前学术出版办公室(现为密歇根出版社的一部分)于2001年至2006年出版的跨学科的原创开放获取学术专着和论文集。在此期间,密歇根大学教师和图书馆成员共同探索新的出版模式和方法。 这些电子书是这种合作的一些成就。【从目次看,电子书格式同印刷版,应该是以TEI对目次及文前、文后进行了描述】
样例:Sports Culture Among Undergraduates: A Study of Student Athletes and Students a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3级项目:Travels in Southeastern Europe2004年
从4种早年的波黑旅行出版物开始,根据扫描和审核四4个原始文本时收集的信息,另外扫描了本馆100多个其他品种,完成本项目。有目次(区分文前、章节、文后);但OCR未更正、不可替代图像(根据View entire text说明)。
样例:Bosnie et Herzégovine : souvenirs de voyage pendant l’insurrection

参见:《TEI图书馆最佳实践》第4版发布(附5级编码详解)(2018-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