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迪拜举办2024年IFLA年会的争议

2023年6月19日,国际图联(IFLA)发布新闻,2024年年会将在阿联酋的迪拜举办:

Dubai to host IFLA WLIC 2024. https://www.ifla.org/news/dubai-2024/

消息称“IFLA坚定地致力于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组织”,“期待在[成立]95年后在阿拉伯语世界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会”,并特别提到了其核心价值“公平、多样和包容”(equity, diversity, and inclusion)即EDI(目前美国正热着的“政治正确”)。

数日后,IFLA的LGBTQ+用户特别兴趣小组(SIG)在IFLA-L邮件组发出回应,对此提出异议,并引发讨论。

LGBTQ+指lesbian(女同性恋)、gay(男同性恋)、bisexual(双性恋)、transgender(跨性别)、queer(非异性恋或不认同出生性别的人)等性少数群体。

LGBTQ+用户SIG的理由是,他们在阿联酋可能会“面临法律问题和监禁,因为同性恋在那里是非法的。变装是违法的。在那里公开展示同性恋是违法的。”https://en.wikipedia.org/wiki/LGBT_rights_in_the_United_Arab_Emirates

某独立咨询师认可LGBTQ+参会者对潜在风险的担忧是绝对有效的,但也指出一直以来欧美以外的声音是多么地被边缘化,“我们说我们是‘图书馆的全球之声’,但近年来,我们很少在欧洲和北美以外的地方参加大会”。她认为,如果IFLA能够找到一个中间立场,让LGBTQ+参与者感到安全和包容,但来自欧洲和美国以外的边缘化声音、特别是来自亚洲和非洲的声音可以参与进来,那就太好了。

某埃及机构则强烈表达不满:[2021年]在马来西亚开IFLA年会时,LGBT SIG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每次在欧洲或北美以外举行IFLA年会LGBT SIG都会抱怨。他提出,觉得不安全就不要去,LGBT SIG可以在线上开会;并进而认为IFLA理事会应“采取行动制止”这些重复的说法。

此回复得到某位(从署名看是阿拉伯人)的强烈支持;回复邮件则被美国匹兹堡大学前教授强烈鄙视。之后一位退休的美国馆长表示,“IFLA代表信息/图书馆社区的所有成员,应选择欢迎所有成员的会议地点。”

随后是来自德国的现IFLA图书馆建筑设备部成员的态度:“我不能接受对迪拜作为2024年WLIC会议地点的决定的批评,即使作为一个同性恋者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来自西方世界,只去西方概念的民主国家,以其自由社会为特征,世界就会变得非常小。如果只是去价值观和社会规则与我们国家相同的地方旅行,我称之为错失机会。我一直认为IFLA是一个促进我们社区和国际图书馆领域人员和思想交流的组织。。。!跨文化能力难道不是我们图书馆员职业形象的一个重要方面吗?如果我们真的有兴趣与来自外国文化的同事见面,那么我们应该去旅行、看看、讨论和分享想法——否则就没有真正的交流!对于那些关心自己人身安全的人来说:作为游客和参加国际会议前往外国是有区别的。与会者总是受到特殊保护,你们是客人,国家是你们的东道主。请不要忘记:迪拜是一个国际城市,来自190个国家的人们在这里恭恭敬敬地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国际生活方式的特大城市,据我所知,这里没有犯罪。”

之后来自法国的IFLA前获取信息自由和言论自由(FAIFE)委员会成员表示,前述观点“具有误导性”。认为在迪拜,不允许谈论我们通常在年会期间讨论的许多话题,不会有真正的交流。“这不是一个自由社会和传统社会之间对立的问题,而是一个尊重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IFLA在所有情况下都必须捍卫的一项普遍权利”。并特别提供大赦国际报告链接,表明阿联酋(普遍)人权受到攻击的情况。

于是想到1996年北京IFLA年会,当年FAIFE是什么反应?

关于FAIFE对中国的态度,参见:听上图馆长吴建中报告(2006-4-12)https://catwizard.net/posts/20060412211709.html

IFLA应对冲突的原则+参与原则

2023年2月,国际图联(IFLA)理事会批准《IFLA应对冲突的原则》。《原则》以IFLA的价值观为基础,为确定IFLA应对世界任何地区对图书馆产生影响的民事或军事冲突局势提供了依据。这是对2012年批准的《IFLA在冲突、危机或自然灾害时期参与减少灾害风险的图书馆相关活动的原则》(简称《IFLA参与原则》)的补充。

显然,当前国际形势,冲突风险显著增强,真是悲哀:“不幸的是,冲突仍然是人类生活的一个常规特征,影响着所有地区。这些原则反映了在未来制定IFLA的应对措施时需要牢记的考虑因素。”(IFLA News: Now available: IFLA Principles for Responding to Conflict, 2023-5-8)

——《IFLA应对冲突的原则》(译文[本人加粗])——

IFLA PRINCIPLES FOR RESPONDING TO CONFLICT 
这些原则旨在为确定IFLA应如何应对世界任何地方对图书馆产生影响的民事或军事冲突局势奠定基础。它旨在补充而不是取代现有围绕灾害《参与原则》(Principles of Engagement)(包括自然灾害和人为灾害)。

1.IFLA谴责冲突违背了图书馆的价值观和工作。冲突不仅使图书馆更难或不可能履行其使命,而且与IFLA自身的价值观背道而驰,这些价值观都以和平社会为前提。
2.我们没有对发生冲突的原因作出判断,而是强调暴力侵略作为实现目标的手段是不合法的。这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尤其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原则。
3.在冲突时期,我们强调我们最关心的是对生命的伤害。然而,我们也应该强调,包括机构和收藏品在内的文化财产受到的损害所造成的不可挽回的伤害。在任何情况下,通过非法转移和/或故意销毁图书馆藏品或伤害图书馆工作人员来破坏图书馆都是不可接受的。
4.一般来说,我们不要求个人对其政府的观点负责。基于国籍歧视他人违反了IFLA的国际性质和职业,我们认为那些从事我们工作的人是以个人身份而不是国家身份这样做的。相反,我们认为图书馆员之间的合作可以促进更广泛的建设和平。
5.同时,我们也希望IFLA成员(即机构和协会)和附属机构做出一切合理的努力,遵守IFLA的价值观。如果有明确证据表明会员或附属机构本身在知情的情况下选择不遵守这些价值观,我们将考虑暂停或取消会员资格。同样,志愿者的行为以类似的方式与这些价值观背道而驰,可能会面临符合IFLA更广泛的纪律程序的后果。
6.在确定IFLA是否就任何特定国家或地区的冲突发表声明时,我们会考虑冲突的规模,以及任何决定对图书馆员的潜在益处或危害。我们在方法上不因地理位置而有所区别。不幸的是,冲突仍然是人类生活的一个常规特征,不可能对每一个事件都做出反应。在考虑了来自可靠来源的现有证据后,我们及时采取行动。
7.在我们的资源范围内,我们将根据IFLA的参与原则,为受冲突影响的图书馆、图书馆和信息工作者提供支持。我们邀请会员国与我们分享关于冲突对图书馆、图书馆工作人员和图书馆藏品影响的有效证据,以便我们既能从我们的网络中汇集资源,又能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机构参与为图书馆提供救济。

IFLA理事会在2023年2月27日的会议上批准。


——《IFLA在冲突、危机或自然灾害时期参与减少灾害风险的图书馆相关活动的原则》【摘译】——

IFLA Principles of Engagement in library-related activities of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and in times of conflict, crisis or natural disaster

前言
IFLA
深切关注近年来由于武装冲突、危机和自然灾害造成的文化遗产的巨大损失;
强调许多文化遗产是独一无二的,这些遗产的消失对社会和整个人类构成了明确的损失和不可逆转的贫困;
认识到有必要采取措施保护文化遗产,特别是在文化遗产可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
考虑到在发生武装冲突、危机或自然灾害时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往往仍然不完整,因为遗产所在国的财政、人力和技术资源有限;
铭记每个国家保护其文化遗产的权利和首要责任;
认为现有的关于文化遗产的国际公约、建议、宣言和宪章表明了保护独特和不可替代的文物的重要性;
特别回顾1954年《关于发生武装冲突时保护文化财产的公约》、1954年《第一议定书》和1999年《第二议定书》、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和2005年《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
进一步提及蓝盾国际委员会2011年《紧急情况下保护文化遗产首尔宣言》、1998年《紧急和特殊情况下保护文物拉登西宣言》和2004年《都灵宣言》的授权;以及2005年《联合国兵库行动框架》;
回顾IFLA的任务、核心价值观和政策,即代表图书馆和信息协会、图书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利益,以及图书馆在世界各地社会中的作用;
批准《参与原则》:
1目的
《参与原则》的目的是:
a) 鼓励保护和尊重文化财产,特别是通过提高认识和促进灾害风险管理;
b) 以顾问身份保护濒危图书馆藏品和文化遗产;
c) 为有效的备灾、救灾和恢复提供国际跨部门合作和援助;
d) 促进国际社会应对威胁图书馆相关动产和不动产的威胁或紧急情况;
e) 通过教科文组织、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遗产建筑和遗址小组以及蓝盾国际委员会的倡议和活动,进一步加强对文化遗产活动的合作和参与;
f) 确保IFLA的任何参与都在其提供资源、专业知识水平和实现所需成果的能力范围内。
2干预条件
《参与原则》应适用于IFLA与武装冲突、危机或自然灾害有关的政策、措施和活动。这些原则应指导IFLA及其成员是否参与(后)冲突/危机/灾害准备、应对和恢复的决定,以及其可能参与的条件。为了确保采取有效和积极的措施,IFLA:
a) 通过可用的危害、脆弱性和风险地图了解并监测风险区域。在适当的情况下,IFLA将与相关的灾害管理和民防机构合作,组织(通过项目/合作)备灾和救灾培训;
b) 收集(冲突后)/危机/灾难情况下的所有相关信息,以评估损害/威胁/风险的程度;
c) 要求有关国家/地区,例如通过国家图书馆协会、国家图书馆、政治行动委员会区域中心、蓝盾国家委员会、教科文组织,向IFLA总裁或秘书长查询灾后援助和恢复情况;
d) 与当地组织合作,利用IFLA的工具,如专业项目资助IFLA基金会或外部资金,在当地提供任何援助;
e) 与相关灾害管理和民防机构协调;
f) 考虑国家/地区自身的资源和第一级干预能力;
g) 确保他们的活动或干预领域与IFLA的战略和使命相一致;
h) 只有在尽可能确保人身安全的情况下,才对(后)冲突/危机/灾难进行干预;
i) 与已经在该国开展工作的遗产和非遗产组织以及地方行政部门合作,组织干预活动,以优化其运营的流动性、有效性和合法性。
3指导原则(中立,专业,可持续和能力建设,完好,非盈利,透明)【略】
4参与层次(信息共享,通告公众,合作,当场参与)【略】
5需求评估
IFLA将确定应考虑参与的程序。IFLA的参与将取决于需求评估的结果:
a) 参与程度下规定的必要参与类型;
b) 预期成本;
c) 紧急程度;
d) 与图书馆有关的重要文化遗产(部分基于现有的危害、脆弱性和风险评估);
e) 当地能力和专业知识;
f) 相关领域的当前政治、社会或健康背景。
6咨询小组【略】
7评估
任何活动应在参与之前、期间和之后进行系统和客观的评估。它不仅应指方案或项目,还应指组织、战略、政策和合作层面。根据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评估发展援助的标准1,任何参与都应根据以下标准进行评估:
•相关性:参与在多大程度上适合目标群体、接受者和IFLA的优先事项。
•效率:衡量与投入相关的质量和数量产出。
•有效性:参与达到其目标的程度。
•可持续性:衡量一项活动的效益在捐助者资金撤出后是否可能继续。
•影响:直接或间接、有意或无意的参与对更大的人群、社区和整个社会的更广泛影响。它可能会对当地的社会、经济、环境和其他指标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变化。
IFLA理事会于2012年4月4日在荷兰登哈格举行的会议上批准。

《IFLA标准通讯》创刊

2023年3月,IFLA标准咨询委员会主办《IFLA标准通讯》第1卷第1期发布:

Subscribe now to the new IFLA Standards Newsletter (2023-3-30)

《IFLA标准通讯》创刊号于2023年3月出版。这份新的通讯为IFLA标准和指南及其国际同行提供了一个新闻、信息和讨论的国际论坛。其目的是展示IFLA专业单位制定和维护的广泛标准,使图书馆能够评估和调整其在图书馆工作各个方面的运营和绩效。在标准的国际范围内,它还试图强调国家和国际同行机构和标准化组织在图书馆和信息标准方面的工作。

邮件订阅:https://ifla.us8.list-manage.com/subscribe?u=0662c37e26c91dcab4797c0e2&id=9db44b5dd7

IFLA Standards Newsletter, Volume 1, Issue 1, March 2023

在创刊号上,标准咨询委员会(CoS)主席的欢迎词表明,CoS通讯工作组此项工作是在中断数年后启动的。

编辑团队的欢迎词称今年计划出两期(意指未定常规发行周期),固定栏目有:1篇与两位专家的访谈,1篇主题文章,1个IFLA标准或指南简介,专题文章和近期批准标准的进展。

创刊号内容

  • 专家访谈:ISSN国际中心主任Gaëlle Béquet和波尔多蒙田大学图书馆和档案馆主任Gregory MiuraUNIMARC常设委员会(PUC)进展
  • IFLA命名空间(2020年7月推出)【参见:IFLA命名空间:IFLA标准作为关联数据(2021-5-31)】
  • LRMoo,面向对象框架中的高层模型(LRMoo模型通过提供面向对象的模型版本,将《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IFLA LRM)纳入CIDOC概念参考模型(CRM)系列模型,该模型被设计为CIDOC CRM的扩展。这有助于图书馆和博物馆信息系统在更广泛的遗产部门之间的互操作性。)[由FRBRoo更新,评审至2023-3-31]
  • IFLAPARL《议会图书馆指南》(第3版,2022-7出版)
  • ISBD:标准配置文件(详细回顾)【参见:ISBD:2011统一版之2021更新(草案)(2022-5-16)】
  • ISNI数据库中出版商的识别和描述:正在进行的工作(2016年,OCLC召集工作组起草了题为《用组织标识符和ISNI应对挑战》的报告。出版商数据模式工作组由ISNI图书馆部门指导小组于2022年5月成立)
  • ISBD:一个标准,两个修订版【参见:ISBD修订:基于LRM的《载体表现ISBD》(ISBDM)(2022-10-6)】
  • 2022年标准咨询委员会批准的新标准(2月《ISBD国际标准书目描述:2021 2011年统一版更新》,7月第3版《议会图书馆指南》,6月《数字时代国家书目通用做法》【参见:IFLA《数字时代国家书目通用做法》发布(2022-8-29)】,7月《IFLA专业LIS教育项目指南》【参见:《IFLA专业图书馆与信息科学教育项目指南》发布(2022-7-27)】
  • 征稿

附:IFLA 标准进展(Standards work in progress

  • 标准进展:评审中标准,结束评审标准,开发中标准
  • 最近完成并发布标准(2015年以来的标准清单),链接到现行标准网页
  • IFLA 现行标准(Current IFLA Stand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