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图书馆力量作恶: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

近年常有人列举一系列做过图书馆员(常被称为图书管理员)的名人来吹捧或调侃这个职业,今天的文章为这个图书馆名人清单添加了一位:埃德加·胡佛(1895-1972),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首任局长(1935-1972)。

文章特别分析了胡佛运用的图书馆专业知识,体现了本文作者作为图书馆员对图书馆作用的立场。特别需要先指出的是,胡佛做过卡片目录时代的编目员,他主要运用的是目录与索引方法。(以下为文章摘编)

埃德加·胡佛如何利用图书馆的力量作恶:跟踪敌手、隐藏证据和其他不良行为

How J. Edgar Hoover Used the Power of Libraries for Evil: Tracking Adversaries, Hiding Evidence, and Other No Good Dirty Deeds / By Alana Mohamed. 2020-3-4 

J.埃德加·胡佛,FBI前局长,从1935年FBI成立到他1972年去世,曾经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政治人物,公众在从犯罪到育儿等方方面面都向他寻求建议,现在他被称为一个滥用职权的偏执狂,压制进步事业并监视政敌。

事实上,胡佛并非无所不知,而是更接近于:拥有大量卡片目录的图书馆员。虽然图书馆员经常为知识民主化而欢呼,但控制信息是该行业的基本原则——这也是当今该行业在很大程度上归类于信息科学的部分原因。1913年胡佛的第一份工作是作为文员加入美国国会图书馆,为馆藏制作目录卡片,这在当时是一种组织图书馆的新方式。这段经历后来将帮助他为数千名他认为激进的公民编制索引,并混淆证据以避免追究责任。胡佛操纵信息的方法代表了当图书馆学的原则被用来对抗公共利益时所有可能出错的地方。

【为所有“颠覆性”事物创建了一个基于卡片的组织系统】1917年胡佛完成法学院学业,进入司法部工作。1919年被任命为新成立的激进部门的负责人,根据他的图书馆编目岁月来完善嫌疑人档案系统:代替书名和作者[不同类型的检索点],为所有“颠覆性”事物创建了一个基于卡片的组织系统。每张卡片都有自己的代码和可能的隶属关系列表[各种代码表],因此可以轻松地提取任何激进分子的文件,并与其他个人、组织和出版物交叉引用。虽然联邦调查局文献否认胡佛从国会图书馆获得灵感,但历史学家肯尼斯·阿克曼(Kenneth Ackermann)指出,他的目录看起来很像图书馆的卡片目录。胡佛本人在1951年的一封信中写道,国会图书馆“为我在FBI的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因为我有必要整理信息和证据。”……到1921年,胡佛已经积累了450,000张卡片,并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来维护它们。

胡佛的文员时代也教会了他如何隐藏信息,就是用错误的分类编号给卡片贴上错误的标签(如同馆员将一本书搁置在错误的位置,读者将几乎无法在图书馆的大量藏书中找到它)。由于联邦调查局是一个政府机构,任何通过其中央记录部门的官方文件理论上都需要接受各种实体的审查,比如司法部,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如在审判期间)可以找到。通过错误归档和错误标记更多可耻的信息,胡佛可能使任何监督机构都难以发现他的真正目的。当未来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菲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反对帕尔默突袭(Palmer Raids,胡佛策划的针对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移民团体的行动)时,胡佛将他归入“全国人民政府联盟”(National Popular Government League)组织,这是一个反对突袭的律师联盟。只有胡佛知道如何在成千上万的名字中找到法兰克福。这些看似无辜的错误分类将发展为一系列旨在隐藏非法活动的恶意政策。

【来自不太彻底的FBI官员的幸存文件让我们得以一窥胡佛非法活动的程度】无论如何,胡佛的官僚手段仍在起作用。我们只知道他的一小部分罪行的名字。我们知道,帕尔默突袭将数百名移民非法关押,尽管是胡佛策划的;同样,John Sbardelatti 指出,由于FBI的所有后台指导,麦卡锡主义也可以被称为胡佛主义。由于他孜孜不倦地囤积和混淆各种文件,胡佛仍然在从坟墓之外指导历史记录——就像任何忠诚的信息专业人士一样。

IFLA《数字时代国家书目通用做法》发布

2022年7月国际图联(IFLA)年会前,4月通过的《数字时代国家书目通用做法》在IFLA存储上公开发布,据称是历时5年工作的成果:

Common Practices for National Bibliographies in the Digital Age / Edited by: Rebecca L. Lubas, Mathilde Koskas. April 2022, Endorsed by the IFLA Professional Council

国际图联《数字时代国家书目通用做法》旨在为当前的通用做法提供准确的指导,以帮助那些寻求信息以创建和维护国家书目的人。 它不是规定性的,因为书目控制因国家而异,而且当地要求可能受到财务、法律或实际限制的影响。提出了许多潜在的选项,以使它们的应用能够根据情况进行定制,并给出了示例和用例来说明可能的方法范围。 它由国际图联书目部创建和维护,其前身是网络出版物《数字时代国家书目机构的最佳实践》(Best Practice for National Bibliographic Agencies in a Digital Age, 2014-2017)和原版印刷的《数字时代国家书目:指导和新方向》(National Bibliographies in the Digital Age: Guidance and New Directions, 2009)。

IFLA书目部的专页:Common Practices for National Bibliographies

发布后在征求多语种翻译,目前还没有中文。以后如有译本,链接或许会在本页更新。

以下简略翻译目次,可了解大概内容。第5章兴趣所在,目次翻译时没有简化(BIBFRAME归入XML格式、有意思)

目次

1 导论:背景与历史【目的,出版与更新,历史】

2 组织【1导论,2国家书目机构的责任,3国家书目机构的位置(国家图书馆作为国家书目机构、国家书目机构在其他机构中、独立的国家书目机构),4协作与国家书目机构,5与出版社和媒体生产者合作,6业务模型(用户与需求、服务职责、收费服务、免费或开放服务、混合模型),7 示例(加拿大、法国、意大利立陶宛、瑞典、瑞士、英国),8法定呈缴,9 示例(意大利、日本、立陶宛、挪威、瑞士、英国和爱尔兰),10流传(在版编目),11 示例(加拿大、英国、美国),12国家书目服务推广,13知识产权和权利问题(版权、数字版权)】

3 目的和价值【1国家书目的使命(确定对国家书目的需求、基本目标、选择和获取、编目、验证),2定义,3与法定呈缴关系,4国家书目机构与国家书目的职能,5生产效率,6国际建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改善书目服务会议 1950、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图联国际国家书目大会 1977、国家书目服务国际会议 1998、国际图联数字时代国家书目指南工作组 2010、华沙会议 2012、国际图联全球书目控制专业声明 2012),7用户和利益相关者(书商、最终用户、图书馆、国家机构、出版者、权利管理机构、软件/收割者),8示例(丹麦、英国、瑞典)】

4 范围与选择【1导论,2国际建议,3一般选择准则(地理或文化选择准则、财务准则、内容与背景),4数字资源(获取、选择、选择性排除),5示例:国家书目机构的选择和排除政策】

  • 5 资源描述与标准
  • 5.1书目控制【国际编目原则ICP,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功能需求:FR家族模型(FRBRoo),PRESSoo】
  • 5.2书目内容标准【书目描述(编目条例兼容性、核心国家书目元素、描述粒度、描述详细层次),编目条例(ISBD、各国编目条例、国际编目指引),规范控制(层次、范围、合作项目、标准),主题标准(主题标引法、各国与国际项目、主题分类法)】
  • 5.3 标识符【本地或系统控制号,国家书目号NBN,永久标识符(PURL、Handle系统、DOI、ARK),Web标识符(URI、URL、URN),专用标识符(ISAN、ISMN、ISNI、ISRC、ISWC、新发展)】
  • 5.4 元数据格式【MARC格式(UNIMARC、MARC 21、各国MARC格式),都柏林核心元数据项目DCMI(DC元数据元素集、DCMI应用纲要),XML格式(MARCXML、MODS、ONIX、BIBFRAME)】
  • 5.5 元数据传输标准【文件命名和标签约定,专业书目传输标准(ISO 2709、MarcXchange、METS)】
  • 5.6 标准和语义网【RDF,OWL,SPARQL,图书馆的关联数据】
  • 5.7 字符编码标准【ASCII和专业字符集,Unicode/UTF-8】

6 服务提供【1导言,2共同要求(检索点、主题检索、功能性、互操作),3提供选项(印刷与混合选项、数字媒介、联机访问、移动选项),4界面(搜索选项、查询公式、查询构建、搜索结果、结果显示、联机目录的外部链接、联机服务的个性化、记录和结果保存和下载选项),5系统接口和搜索协议(Z39.50、SRU/SRW、OAI-PMH、API访问),6批数据文件,7安全问题(系统安全、个人数据),8关联开放数据LOD(图书馆的关联数据、LOD服务环境、LOD益处、挑战、许可选项),9永久标识符,10用户支持与沟通(联机帮助选项、服务台、服务沟通】

7 词汇表

8 书目

FOLIO:新一波实施的冲击力

Marshall Breeding在最新2022年6月号《图书馆技术通讯》发表文章“FOLIO:新一波实施的冲击力”。

有关该刊,参见:开放获取新刊《图书馆技术通讯》(2022-5-27)

【乱侃】Marshall Breeding的《2022图书馆系统报告》有不少篇幅涉及FOLIO(参见:2022图书馆系统报告(含FOLIO相关信息),2022-6-9)。但据说问世后,国际FOLIO社区相当不满,大概是觉得评价不够到位(我承认自己无感)。这篇新文除标题之意,在正文后还有“早期报道”,摘录“Library Technology Newsletter 及其前身 Smart Libraries Newsletter 提供从 FOLIO 最初发布到当前实施阶段的广泛报道”,最早在2016年。用现在的流行话语,此文可说是“求生欲满满”。以下为摘译。

Breeding, Marshall(2022). FOLIO: Momentum building with new wave of implementations. Library Technology Newsletter, 1(6). https://librarytechnology.org/document/27574

基于开源软件的FOLIO图书馆服务平台在图书馆实施方面取得了飞速发展。经过五年的开发努力,FOLIO 的主要模块已经完成,实施工作正在顺利进行。这些实现跨越多种支持安排,包括大型、中型和小型图书馆。本文描述了 FOLIO 在学术图书馆领域取得的进展,并探讨了它在这种竞争环境中的未来定位。

“随着 FOLIO 完成这些新一轮的实施,该产品现在被定位为 Ex Libris Alma 新采购的主要竞争对手。与 Alma 同时推出的 OCLC WorldShare 管理服务[WMS]仍然是该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

[1] 开源软件和开放系统架构

“FOLIO 是作为开源软件开发的,它的数据和功能也遵循开放系统方法。与当前的预期一致,FOLIO 提供了一个强大的 API,它提供对平台内管理的所有数据以及功能元素的编程访问。FOLIO API 的文档可在项目网站上找到。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brarianship最近的一篇文章描述了德鲁大学如何在其 FOLIO 实施中使用 API。”

引用加州理工图书馆基于FOLIO API实施的7项功能;芝加哥大学图书馆对FOLIO API的观点。

[2] 实施FOLIO

[2.1] EBSCO FOLIO

“作为开源产品,图书馆可以自行或通过商业支持服务实施 FOLIO。EBSCO FOLIO 包括由 EBSCO信息服务提供的托管和支持服务,以及相关组件,例如 EBSCO发现服务、支持电子资源管理的 EBSCO 知识库、用于订阅管理的 EBSCONET、用于图书和其他内容的 GOBI 市场,以及最近推出的 全景分析(Panorama Analytics)套件。这套集成产品使 EBSCO FOLIO 成为跨印刷和电子资源管理、发现和分析的学术图书馆的综合产品。”

“EBSCO 列出了当今使用 EBSCO FOLIO 的全球 50 多个站点 ,该公司报告称,这个数字逐月快速增长。”【Current EBSCO FOLIO Sites,2022-8-14有北美37个、欧洲9个、拉美3个、中东和非洲2个、亚洲3个、大洋州2个。发现台湾师范大学在列!】

引述康奈尔华盛顿学院选择EBSCO FOLIO的理由。

[2.2] 其他FOLIO实施

  • 使用 Index Data 进行托管和支持,有芝加哥大学等。
  • 在没有商业支持服务的情况下独立实施,有德州农工大学斯坦福

[3] 在研究图书馆协会(ARL)成员中崛起

“研究图书馆协会的成员代表了任何自动化环境中最大和最复杂的实现。在这些图书馆中实现的任何产品都必须提供复杂的功能,并且能够管理非常大的多格式馆藏。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些图书馆已经从更倾向于印刷材料的传统集成图书馆系统转向同时处理电子和印刷馆藏的图书馆服务平台。”

据图1“ARL成员馆ILS市场份额”,在127个成员中,第1位Alma有80个(63%),其次是FOLIO和Sierra同为10个(8%)。27个成员馆仍在使用旧的ILS产品,如果升级到图书馆服务平台,Alma、FOLIO 或 WorldShare都有机会。WMS与Alma几乎同时开始实施,但直到2014年才进入ARL成员馆,目前为5个。而FOLIO在2020年首次进入,2022年已增加到10个,发展势头显而易见(图3)。

[4] 对 FOLIO 的兴趣涵盖各种规模的图书馆

“FOLIO 也已由较小的图书馆实施。通过 EBSCO FOLIO 等综合支持服务,图书馆无需额外的本地技术人员即可实施这一开源系统。”(如前引华盛顿学院

[5] 国际调查的迁移意向

“图书馆自动化国际调查(Library Perceptions 2022: Results of the 15th International Survey of Library Automation)包括一个部分,询问图书馆是否正在考虑迁移到新系统以及正在考虑的产品。最新一期的调查反映了对 FOLIO 的浓厚兴趣。Alma 继续被列为最频繁(92 次提及),FOLIO 紧随其后(86 次提及)。很少有回复提到 OCLC WorldShare 管理服务 (34)。对 FOLIO 越来越感兴趣是调查报告中强调的主要观察结果之一:”

“学术图书馆中遗留产品的下降速度加快,17% 的图书馆考虑迁移计划。Voyager 和 Aleph 的满意度排名相当高,忠诚度得分很高,以及有利于 Alma 的迁移意图表明大多数人可能会留在 Ex Libris 阵营。对 FOLIO 的兴趣持续增加,这表明 FOLIO 可能是 Alma 在下一阶段迁移的主要竞争对手。考虑迁移的学术图书馆继续将 WMS 作为候选者,但水平低于 Alma 或 FOLIO。……”

文章最后附“FOLIO实施精选”,列出自2019年Chalmers理工大学以来的重要实施机构,分“完整实施”和“正在实施”两部分,列出如下信息:ERM电子资源管理实施时间、LSP图书馆服务平台实施时间、发现服务平台、支持供应商、先前ILS图书馆集成系统、更多信息(新闻发布链接)。

另外,可以 在 Library Technology Guides 的libraries.org目录中查看所有选择或实施 FOLIO 的图书馆。【2022-8-14有121个结果,一览表中有所在国家支持实施FOLIO的机构(如EBSCO、Index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