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BD与FRBR之间的语义关系

书蠹精微博提示ISBD与RDA协调有更新,前往ISBD评审组网站一看。发现《ISBD元素集与RDA元素集校准》由1.1版升级为3.1版(参见:2014年1月17日的“ISBD与RDA的对照”)。

又看到不知什么时候,ISBD评审组网站上发布了2013年由Gordon Dunsire完成的报告(自称paper),关于ISBD与FRBR之间的语义关系:Resource (ISBD) and Work, Expression, Manifestation, Item (FRBRer) semantic relationship

Resource and Work, Expression, Manifestation, Item / Gordon Dunsire, 28 July 2013. Amended 6 October 2013, following comments by Patrick Le Boeuf and discussion at IFLA 2013

ISBD是不分FRBR层次的,在此报告中作为“资源”,与FRBR的WEMI一同作为“类”(表1);
WEMI之间的关系(属性),由WEMI分别作为定义域和值域(表2);
资源与WEMI之间的关系,则分别由资源和WEMI作为定义域和值域(表3)。

说到底,这种表有什么用呢?
文中提出了两个案例:
1、由遗留书目记录发布关联数据
2、集成基于FRBR的元数据

当初ISBD做统一版时,没有采用FRBR模型。未来根据不同模型、由不同RDF词表生成数据之间的对照,会是关注的热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