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前世今生

先来一段八卦,关于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年度报告,有关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信息均来自于此。

Marshall Breeding自2002年起,每年在4月1日的《图书馆杂志》(LJ, Library Journal)上发表年度“自动化市场”报告(Automation Marketplace),分析总结前一年图书馆自动化系统状况,美国为主,兼及那些大厂商的国际市场。
今年4月1日,LJ没有发表该报告,却于4月10日在旗下网站The Digital Shift发表一文:
Putting the Pieces Together | Library Systems Landscape / By Matt Enis on April 10, 2014
该文概述今年报告的内容,仍沿续以前诸年报告样式。其中称LJ的年度“自动化市场”专栏将改名“图书馆系统风景线”(Library Systems Landscape),今年为第1版。
4月15日,Marshall Breeding在American Libraries上发表“2014图书馆系统报告”(Library System Report 2014,也沿续以前诸年报告样式,只是改了标题。原来他在2012年5月变身独立咨询人(independent consultant)后,年度报告今年改换门庭了。(另:2014年报告中提到Kuali OLE时,还特别加了个免责声明,说明自己曾在2008-2009年参与OLE的最初计划项目。印象中以前没有这样的声明,不知是否与他改变了图书馆员身份有关)

参见:Library Technology Industry Reports
Marshall Breeding在他的Library Technology Guides网站上,为他所写系列报告所冠标题为“图书馆技术产业报告”(Library Technology Industry Reports),其中还包括2009年以来的繁体中文翻译。
2013年简体中文翻译见:涂虫小记:2013年图书馆自动化市场:创新的浪潮 (05/13/2013)

———-正文的分割线: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前世今生———-
2010年报告中首次介绍此类产品,当时并未冠名,只说是“新兴的几种选择,为图书馆自动化创造全新的概念模型”,其时都还不是产品,包括3个项目,即:
Ex Libris的URM
Kuali的Open Library Environment(OLE)
OCLC的WorldCat Management System

2011年报告将此类产品命名为“新一代自动化”(New-generation automation),仍为这3家,2家名称已有改变:
Ex Libris的Alma
OCLC的Web-scale Management Services(简称WMS,已开始销售)
Kuali OLE

2012年报告首次采用“图书馆服务平台”(Library services platforms),对图书馆服务平台“是什么”有略为详细的说明:“突出特色,含印刷與電子圖書館資料管理、取代區域性資料庫之全球知識庫,此基服務導向「軟體即服務」方式透過多租戶與整套APIs提供,使圖書館更互通與可擴展,產品顯著不同以往,有相當不同概念、功能與技術特色,此圖書館服務平台的完成能潛在的替換許多現存產品,含整合自動化系統、電子資源管理工具、OpenURL link resolver與數位資產管理系統。”也即印刷+电子、全球知识库、SaaS、API为其显著特点。包括5家:
OCLC的WorldShare Management Services(改名,简称仍为WMS)
Ex Libris的Alma(第2家开始发售)
Innovative Interface的Sierra Services Platform(新加入,报告发布时仍在测试中【严重怀疑名称来源于此】)
Serial Solutions的Intota(新加入)
Kuali OLE(在报告的“开源”部分提及)

2013年报告中确定名称,有6家:
OCLC的WorldShare Management Service
Ex Libris的Alma
Innovative的Sierra(第3家上市销售)
Intota归入Summon门下(开发中)
Kuali OLE(仍未完成)
VTLS的Open Skies(新加入,开发中)

2014年报告称“近年新兴的图书馆服务平台,为管理电子与印刷馆藏设计,为新的自动化系统品种。遵循面向服务架构,通过多组织SaaS部署,具有区别于ILS的特征……两者在功能上有明显重叠区域,某些产品具有两者特征。”似告诉大家,其实就是一个ILS?
现在有7家了:
OCLC的WMS,Ex Libris的Alma,Innovative的Sierra:都已经有了不少的用户
Intota已在ProQuest名下,仍在开发中,有图书馆联盟有意向在2014年选用
开源的Kuali OLE仍在开发中,但芝加哥大学等2家计划在2014家采用
VTLS称已经完成开发Open Skies [update 2014-6-3: VTLS于2014.5.30被Innovative收购(距愚人节III宣布收购Polaris仅两月),在新闻稿下附“Things You Might Want to Know”有问题提到Open Skies将会如何,但此问题的回答中却未涉及Open Skies,参见:Innovative Acquires VTLS]
新出现1家后来居上,为第4家上市销售者:Civica的Spydus 9,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局已于2013年8月正式使用

在前述LJ的2014“图书馆系统风景线”中,将此类系统称为“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简称“下一代”(The Next Generation)。很容易令人想起当年的下一代(或新一代)目录(现在这个邮件组还在:Next generation catalogs for libraries,NGC4LIB@LISTSERV.ND.EDU)。在2014年报告中也提及下一代目录,称为“发现界面”(discovery interfaces)或“发现工具”(discovery tools),特别指出:(1)曾经在公共图书馆很流行的AquaBrowser(检索词可视化显示),多已被ILS自带联机目录取代,但在荷兰及周边国家仍很受欢迎,现属ProQuest;(2)开源的发现工具仍被不少图书馆采用,尤其是VuFind。
当然,这个和“发现服务”(discovery services)或发现系统(discovery systems)又完全是两回事了。
名称有点混乱而已,尤其是还有两个不同的Primo(Primo和Primo Central)在其中跨界。按下不表。

可参见:UIUC’s Introducing Primo: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Primo & Primo Central?
We’re actually purchasing two products, and you may hear both terms. Primo is the interface through which you search for content. Primo Central is the actual content. So Primo Central is comprised of all of the records for specific articles from various sources (databases, journals, etc.).

《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前世今生》有5个想法

    1. 我的理解,发现界面,是OPAC在界面上的升级,比如primo, encore之类;发现系统就是……(抱歉背不出定义,查下众多论文就知道了),比如primo central, summon, EDS之类。

    1. 看这个页面,那么“发现服务”包括“发现界面”和“发现系统”。VuFind应该属于发现界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