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AC、电子阅读、图书馆2.0、套录

OPAC、电子阅读、图书馆2.0、套录四个词,相互间没什么关系。因为Roy Tennant博文“弃用七词”(7 Words or Phrases to Never Say or Write Again, Mar 17, 2011)中,对这四个词我比较有兴趣,因之以为标题。Tennant在文中用语夸张地表示了对7个词的反感甚至厌恶,在他看来,在数字图书馆时代这几个词早就失去其使用价值,却至今无法摆脱,因此在文后郑重其事地“立誓”弃用。
OPAC 联机公共目录
主要针对其中的Public Access部分──确是历史陈迹了。
Webmaster 网管
这个是对Master(主人)不爽──中文译成网管(网站管理员),还是很贴切的。
E-Reading 电子阅读
中心意思是阅读与设备无关。
Bibliographic Instruction 书目指导
“在这星球上谁会冲过去参加书目指导?”“别在人前说出来,免受鄙视。”
Library 2.0 图书馆2.0
提名放到“历史的垃圾桶”里。他承认该词“是指以不同的方式做事”。并说,虽然“图书馆2.0”从未这样说,但他感觉(用这个词就)好象“图书馆2.0”人群到来之前,图书馆是个不变的机构。──不能说他太敏感,只能说这个词容易让人有这种联想,因此打击面太大了。
Copy cataloging 套录编目
没有直接说出来的话是:有OCLC的网络级系统,还要本地系统干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Cybrarian 网络馆员
其实已经是个过气的词了,不提也罢。
上述七词完全是通过Twitter杂凑的,因而会从过气的Cybrarian到正火的E-reading。
所谓“无用”却无法摆脱,也从某种角度说明现实。
有些词本是约定俗成,可以转义的,在语言发展史上也不少见。如OPAC,完全可以改为小写,指图书馆的联机目录。当前的图书馆目录固然可以直接用Online Catalog,以Tennant的观点,大概Online也没有意义,直接用Catalog就行,但Catalog含义广泛,要解释是图书馆的目录,又得加上很多修饰──不过,对于服务于OCLC的Tennant来说,图书馆目录本身也是没有意义的,只要OCLC的网络级目录就行了。
Tennant一方面自言参与了图书馆35年的变化,看到他所谓的“少壮派”用“图书馆2.0”反抗现状很是不爽,另一方面却又对图书馆界沿用旧词不思改变愤得很。矛盾吗?
立场啊,立场,无人能免俗。比如我,觉得以上7词中,“书目指导”最该放入“历史的垃圾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