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RDA在欧洲”虚拟会议:从头开始

新RDA将于2020年底切换成为官方版,各方对其关注也在加强。欧洲在5月召开EURIG虚拟年会之后,9月15日又召开“RDA在欧洲”虚拟会议(RDA in Europe virtual meeting)。会议分二部分:其一案例与文档/培训,为欧洲各国RDA现状,涉及德语国家、芬兰、匈牙利、以色列和英国(英国报告未提供);其二实用方法,涉及MARC21与RDA、UNIMARC与RDA(近年来的相关更新),德语国家的RDA应用纲要,RDA的后续开发。

无论是真正从零开始的匈牙利,还是将2010年RDA工具包上线以来十年清零后重新开始的德语国家,各国要实施新RDA,恐怕都是从头开始的过程。报告介绍的各国实践,尤其是手册编制,对我们有很好的参考。以下为部分与各国实践相关的报告概述兼点评:

一、德语国家(DACH=D-A-CH=德国、奥地利、瑞士)的实践,有3个不同角度的报告

One more time, 3R in DACH(再来一次,3R在德奥瑞)Renate Behrens
德语国家(德国、奥地利、瑞士)在2012-2016年完成了德语版翻译、制作政策声明、培训及实施,3R项目几乎使一切清零?总之德语国家很困惑,也不得不重新开始。现在的决定是,仅翻译RDA注册(即词表)——换言之、不会有德语版RDA——编写DACH RDA编目手册。DACH文档也面向非图书馆领域的专家、新手和用户,足够基础用于培训,将按自己的规则添加和完善加以模块化。如果顺利,计划2021年1月开始编写DACH手册,预计需要1.5-2年(2022年7-12月)完成。
DACH handbook (DACH手册)Renate Behrens
DACH文档与DACH手册间什么关系?图示“DACH文档=DACH RDA手册(PS+培训资料+工作流程等)+其他”,也可了解手册包含的内容。
在吐槽初见新RDA的各种观感之后,介绍DACH手册相关情况,包括:
主要需求:1应当维护现存编目实践;2文档应当适合日常使用,可用于所有层次编目;3文档应当链接到工具包;4应当确保清晰地参照RDA词表。
编制方法(成果):1现有RDA规则将根据原工具包(包括DACH政策声明)转移到编目手册中;2将检查证明不适合实际应用的规则,并在必要时进行更正;3如果预期会带来增值,并且可以在图书馆系统中轻松实现,则将把测试工具包的新概念和规则转移到手册中;4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地方尽可能采用新术语;5在简单明了的情况下链接到RDA工具包;6无需翻译工具包的全文,鼓励翻译RDA注册;7将进一步观察国际发展,并尽可能重用其他RDA用户的现有成果。
风险:1费用可能会高于预期;2可能没有足够人力资源;3原工具包在手册完成前关闭【这种事应该不会让它发生】;4能够在这里工作的专家的积极性很低,因为最初的实施在不太久以前【也是一种吐槽】;5许可问题。
许可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不知道是否、如何解决?因为RDA官方十分关注版权问题,参见:RDA工具包的版权说明(2019-4-29)
RDA an Application Profile? Status quo in the D-A-CH area(RDA一个应用纲要?DACH地区现状)Christian Aliverti(瑞士国家图书馆)
首先概述RDA、应用纲要(AP)、政策声明(PS)三者关系。随后简介RSC的AP工作组、EURIG的AP,两者都还没有发布成果。主要部分介绍DACH的AP,他们的国家图书馆于2020年夏开始,起点为2015年发布的DACH标准元素集(即原RDA核心/如果则核心元素)和DACH图像资料工作组(AG Bild DACH)最小集+扩展集+其他元素等,目前“最小集”在进行中,“扩展集”还在计划阶段。下一步还需要澄清AP与未来PS(DACH手册)和RDA工具包的关系。还没有计划完成的时间表——还很遥远。

二、其他国家

3R in Finland(3R在芬兰)Marja-Liisa Seppala(芬兰国家图书馆)
芬兰语译本是2020年9月新RDA最早发布的两个部分译本之一,目前完成的是指引和部分用户界面,估计要到2021年秋才能发布完整的芬兰语版。与此同时,全国元数据专家正合作政策声明(PS)和应用纲要(AP),还需要补充芬兰语样例。然后经过培训和转换遗留元数据,目前估计2022年秋开始实施——总之是推迟了,5月EURIG年会“RDA在欧洲报告”中是打算2021年底。
纯技术方面的问题包括:英文版变化导致RDA正文链接和引用编号消失,而PS、AP及工作流程等都需要链接到RDA正文——不用条款编号并没有解决修改造成的引用失效问题,之前我也碰到过原链接失效的情况。
Implementation of RDA in Hungary(匈牙利实施RDA)Szabolcs Dancs(National Szechenyi Library)会议页标题:Hungary - implementing 3R from scratch(匈牙利-从头开始实施3R)
匈牙利之前没有实施RDA。报告称匈牙利图书馆标准化已放弃10年——应该是指没有更新相关标题,可能多少也与RDA的出现有关(这在吾国也如此,《中国文献编目规则(第二版)》2005年,《西文文献著录条例(修订)》2003年,最新的GB 3792文献著录系列2008-2009年,都在十年以上了)。
匈牙利虽然没有直接实施RDA,但一直在尝试引入,包括会议、小项目、导入新概念等。2020年其国家图书馆新设立图书馆标准办公室,还建立了RDA-HU兴趣小组和工作组,准备实施RDA。翻译计划是:2020年元素集、2021年工具包内容。匈牙利很认真地考虑RDA的4种实施场景,2020年的试验项目在Hunteka和Koha系统中实施,并且建立国家命名空间中IRI/URI系统(适用于关联数据实施)。
另外还有与MulDiCat合作建立术语表,可参见:MulDiCat:多语种编目术语和概念辞典(2020-3-1)
Hebrew handbooks(希伯来语手册)Ahava Cohen;会议页标题:Israeli handbook(以色列手册)
以色列在编目领域近年多参加欧洲活动。以色列一直没有专门的希伯来语编目规则,而有60多年根据国际编目标准编制本国编目手册的历史。由于以色列没有活跃的图书馆协会,国家图书馆的预算问题严重到足以迫使夏季部分关闭,没有钱支付ALA取得翻译工具包权利和添加PS。另外在语言方面,一则无法期望使用者都有足够高的英语水平,二则工具包本身对希伯来语仍缺乏有效支持、无法检索。基于以上理由,以色列国家图书馆2013年在CC许可下发布Omanut HaKitlug(“编目艺术”),之后直到2017年更新过几次,但没有计划为3R进行更新。Omanut可视为AACR2框架中的简化RDA手册(缺少很多内容),面向不使用RDA工具包者。
报告在上述背景后,介绍为国际标准编写手册时需要考虑的5个问题:1谁是目标受众?很难写一本手册,对学生足够简单、对参考图书馆员足够专业、对编目员足够详细。2是否打算将工具包删减至重点?Omanut符合RDA指引,但不是工具包的翻译。3是否要使手册足够全面,以使编目人员不需要使用工具包?Omanut不是,它没有非书资料内容,也很少更新。4要本地化吗?(难道不应该是首要考虑?)Omanut已针对语言和犹太语进行了本地化。5了解费用,维护、分发更新。
——看完仍不知道编制本国手册的版权分寸如何掌握?

参见:

RDA完善实例:团体作为创作者&数据出处

团体什么时候作为创作者,是西文编目中一个重要知识点。由于条件比较多,记不住就需要随时查编目规则。

2018年6月新RDA工具包测试版上线,打破了编目规则一直以来的线性排列方式,又取消了条款编号。当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团体作为创作者”条款内部的序号还有没有,以及更重要的——条款现在在哪儿。查后确定不是在团体(实体)下,而是在“作品的创作者”creator of work元素下,有小标题“corporate bodies considered to be creators”,其下仍有1-8的条款编号。

2019年2月测试版更新,分拆Agent关系元素,相关内容被拆到“作品的创作者团体”creator corporate body of work元素。当时只记下了访问链接,因为引用编号还没有上线。

今天在更新CALIS本月末举办的外文编目RDA培训总结部分补充的PPT,其中有当时的截屏,想补上引用编号,发现链接不知为何已经失效。全文查corporate bodies considered to be creators没有结果。直接找到creator corporate body of work元素,原来2019/4/30更新后,已经没有“corporate bodies considered to be creators”小标题,同时内部序号也没有了,8条及“政府和宗教官员被视为创作者团体”同置于“预记录”下,作为“条件”Condition;单个条件中的并列情况也以列表方式显示,相当清晰。形式上与其他元素相当一致了。如第1个条件:

  • 条件
  • 一部作品具有行政管理性质,涉及团体的以下任何方面:
  • 其内部政策、程序、财务或运营
  • 其官员、员工或成员(例如名录)
  • 其资源(例如,目录、库存清单)

RDA路径:Entities > Work > creator corporate body of work;引用编号 62.45.06.73

还看到另一处改进:“载体表现说明”manifestation statement元素的“记录非结构化描述”。2018年测试版上线时是5个选项:

  • 选项:……使用基本转录指引
  • 选项:……使用标准化转录指引
  • 选项:……使用其他转录指引
  • 选项:记录转录所用指引
  • 选项:记录转录的来源

前3选项关于采用什么指引,后2选项关于记录依据,看上去不在一个层面上。

其后测试版新增了数据出处(Data provenance),目前后2选项置于Data provenance下,看上去更合乎逻辑。

以上只是曾经截屏过的两例,肯定还有更多不曾注意到的部分。可以说明新RDA在形式与内容上不断地完善——也是一个不断引入新概念以自圆其说的过程。

RDA新章:实体边界

测试版RDA工具包9月最后一次更新,指引版块新增两章:实体边界(Entity boundaries)和格式良好的RDA(Well-formed RDA)。

参见:

格式正确的RDA,最初讨论稿的标题是 RDA conformance(合格的RDA),很让人费解。而Entity boundaries(实体边界)恐怕也有点烧脑,但看定义就很清晰了:“RDA实体边界是创建元数据者用以确定是否需要一个新RDA实体的描述所应用的一组准则”。通俗说就是(说人话):什么时候要做一条新记录或新描述(而不是使用或修改现有记录/描述)?可以联想Barbara Tillett“作品家族图”(Family of Works),不过那只限于FRBR第一组实体,本章则包括了所有RDA实体。

不同传统对新实体的判断原就存在差异,这也是FRBR/LRM对“作品”难以提供一个普适标准的原因。在13个RDA实体的页面,“预记录”(Prerecording)下新增“实体边界”部分(在“最低描述”和“有效描述”之后)。对于实体边界总体上由什么来确定,顶层实体RDA Entity有2点概述,分别适用于其他11个实体实体:

  • 实体的相对边界由书目和文化惯例确定【适用除Person外的其他4个Agent(但未作具体规定),以及Work、Expression】
  • 实体的绝对边界由实体物理特征确定【适用Person、Menifestation、Item、Place、Timespan】
  • 另外,Nomen特别说明:Nomen的绝对边界由其Nomen字符串及其作为称谓的实体来确定。

在认识一致的社区中,元素取值差异无疑是判断是否为新实体/需要新描述的主要依据。但由于对同一元素,RDA目前提供多至4种记录方法,还有各不相同的选项,因而取值差异会是普遍现象,不能简单地以字符串比对方式确定是否为新实体(对数据的技术处理无疑是一种新挑战)。新RDA如此说明,“当元素的值差异是由于应用不同记录方法、记录方法中的选项或不同粒度级别时,则不会被视为显著差异。例如,相关时段值“1960年”和“ 1960年1月1日”的差异不足以决定它们描述了不同的实体。”

由于3R项目以不改变RDA运用结果为基本考虑,虽然用语变化大,实际规则应当并未更改,但需要我们从不同角度重新理解。以下列举3个常用实体:

  • 个人:实体边界
  • [条件] 生日、卒日、出生地、去世地中有一个或多个明显不同
  • [可能条件] 活动领域、活动时期明显不同【国图规范记录多以活动领域区分,是否真是不同个人不易判断】
  • 载体表现:实体边界
  • [条件] 尚未修改的单件具有的特征值不同于载体表现的特征值。【不明】
  • [可能条件] 一个载体表现具有与另一个载体表现不同的关系、标识或载体特征值。【没有指定具体元素,很灵活,自由掌握】
  • 作品:实体边界【引入很多新概念,内容特别多】
  • [条件/变化] 主题subject、相关施事者related agent of work、代表性内容表达、体裁transformation by genre of 、受众transformation by audience of、编辑政策transformation by policy of、风格transformation by style、扩展计划transformation by extension plan(静态、集成、连续等)、汇总 aggregates、历时作品diachronic work(频率/ISSN、载体类型、首选题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