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录(书社会日志43:2012):2012这一年

这一年,在课题上耗时无数却不时有挫败感,自讨苦吃的绝佳例子。在平日的晚上之外,还搭上了大部分的周末。前两天汇总家中煤气帐单,一年竟然只花了205元,史无前例的超低总价,不禁让我找各种原因,后来想明白,这不过证明了这一年的一日三餐都是怎么混过来的。

这一年,看了几本书(下载而未读的电子书更多),在丫枝、一问、云MM、夏MM……面前都没法提。更雷人的是,去豆瓣看那12本书,有的竟然都不记得自己读过。

这一年,下半年开始用iPad上的视频应用看电影,比书看得还多些,当然在表哥、Leon、游园……面前也没法提。

这一年,又拣起打游戏的嗜好,Chrome上的Bejeweled,只打这一种。上班累了、晚上不想干活时,常常做这无聊的事,属于知道无聊仍然忍不住做的。因为没人比较,自感小有所成。晒张成绩单,用户名用的是日期,提醒自己都是哪天这么无聊。[图略]

这一年,到过上海以外的8个地方,昆山、同里、北京(2次)、东莞算是公事,厦门、三清山、柬埔寨暹粒、越南胡志明是旅游──旅游还是很开心的,包括事前的种种准备。

旧文录(书社会日志31,2012):按章办事和人性办事

一条微博:@公公直直:在首都图书馆,管理员不让一位老大爷用他老伴的卡借书,要双方的身份证。大爷发飙,说国家花了这么多钱养了你们这些废物,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你们改了什么,你们都是坏蛋。深以为然。

因@常薇 转发,引发业内人士关注。最终因一条激烈的评论而引发“大战”:

@方言:相信这是事实。有些馆员打着规定的旗号行难为读者之实,实属职业道德沦丧之表现!

由于方言的身份,我把它视为馆长的观点。再引一条:

@方言:这么多年图书馆员不缺按章办事,但缺人性办事,无非是用老伴证借本书,电脑上一查问相关记录就能明了,无非是想看书嘛,让他一回又何妨!实质是这种馆员的心态不好!在图书馆28年,我确实见过各种“有病”的读者,但这不是某些馆员服务非人性化的理由,当时什么心态大家心知肚明。

馆员照章办事引发读者不满,馆长(领导)出面解决问题,恐怕是很多图书馆都有的现象。其实不仅是图书馆,很多机构都如此,所以会有“阎王好过、小鬼难缠”的俗语。可是,这种现象长期存在,领导们就能心安理得地归结为下属没有职业道德、心态不对么?在现在服务行业追求零投诉的环境下,有多少工作人员愿意跟用户吵架呢?假设没有服务态度的问题,那么这种“按章办事”和“人性办事”的对立,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领导制订的规章制度不人性,而不是工作人员的问题。如果规章制度中明确,在何种情况下可以用他人借书证借书(比如本例中的“要双方身份证”),而仍然被视为不够人性(或不符合法律),那就修改规章制度。

真正闹到领导去的总是少数(如本例,借书证可能真是老伴的而不是捡来的,并且老伴也同意他借用),但工作人员是每天都要面对各色人等的,很多似乎很合理的假设并不一定符合事实。因此制订规章制度时应当考虑到各种情况,具有可操作性。用模糊的“人性化”要求工作人员是没有道理的,是领导逃避责任的表现。因为一旦出现问题(读者拒绝认可他人用自己证所借书),实际承担责任的必然是当事的工作人员。

旧文录(书社会日志29:2011):我的2011

2011行将结束,看社员都在总结,也想总结一下,才发现今年RP太好,好到说出来都能想像有人会说自己“得瑟”。还是得瑟下吧:

一、按部就班上了正高。但是元旦没过好,1月4日在学校高评委面前述的职。

二、首次得到纵向课题。但是年没过好,申报表是正月初七上交的。

三、单独写了一篇文章被《中图学报》录用。但是十一长假没过好,文章10月9日投出的。

四、开会抽奖中了个超Pad。但是十二月没过好,会实在太多。

五、本馆网站改版完成明天上线。但是这一整年没过好,都在折腾这个。

参见:我的2010

附记:2011年还没过完,就开始得瑟,报应不到24小时就到了。晚上出门散步,顺便去了趟药店,回到家里,发现口袋里的钱包没了。里面有各种卡6张(或者更多)、现金若干。马上打电话挂失信用卡,同时上网购物把不要密码的某卡里的钱花掉,算是尽最大努力减损。

2012马上到了,提醒自己要保持低调。

【正文发于2011-12-26晚,附记12-27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