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性命名倡议——政治正确下的计算机术语更名运动

今年的美国反歧视和反暴力执法运动(Black Lives Matter/BLM),加速了计算机界在术语方面向政治正确发展,“许多科技巨头或知名软件,调整自己的业务和产品,平息舆论”。早在“2004年,‘master/slave’就被全球语言检测机构评为年度最不政治正确的十大词汇之一,时任主席称这是政治渗透到计算机技术控制中的表现。早在那时,洛杉矶就有一个区域采购部门,以种族歧视为由,禁购采用该词汇的软件。”在行动方面,“2008年,开源软件 Drupal 在社区发布消息,高调站队,将‘master/slave’重命名为‘client/server’”。“之后一直到2018年,IETF 在草案当中,要求开源软件更改“master/slave”和“blacklist/whitelist”两项表述。计算机术语的使用才引起更广泛关注。同年,许多开发者呼吁一些开源软件厂商修改源码,Redis、谷歌、Python 都曾被要求这样做。谷歌开始避免再使用“blacklist”一词,Redis 和 Python 开始清除“master/slave”表述”。今年GitHub开始把默认分支从master改成main。(在 Git 中写下 master 的开发者反省“错误”,这些计算机术语错了吗?2020-6-19)

更改软件界面术语相对简单,要更改源代码……想想就觉得会出无数乱子,因而不只需要大家认可的新术语,还需要防止出错的更名流程等。包容性命名倡议(Inclusive Naming Initiative就是这样一个项目,“任务是帮助公司和项目移除各种所有有害和不清晰的语言,代之以一套商定的中性术语。目标是定义流程和工具,从项目中移除有害语言,包括创建替换术语综合清单、语言评估框架和模板以及帮助过渡的基础架构。”目前项目领导团队包括来自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Cisco、Red Hat、VMWare和IBM的成员。

目前提出的更改术语清单(Word replacement list):

  • Whitelist/blacklist ——  allowlist/denylist 或 allowedNouns/deniedNouns
  • Master/slave —— Control plane/control plane node 或 Controller/doer 或 Primary/replica 或 Primary/secondary;也可考虑:Leader/follower 或 Parent/child
  • Master —— main 或 original 或 source 或 control plane

项目网站上有Kubernetes命名工作组开发的评估有害语言框架(A framework for evaluating harmful language),将有问题的语言分成三等:

  • 一阶问题(有害、特定身份):种族、性别、残障、同性恋歧视
  • 二阶问题:暴力(比如kill)、军国主义
  • 三阶问题(清晰度、拟人化、惯用语)

via OSChina: 约五十万个“歧视性”单词被计划替换,影响数千项目(一君,2020年11月20日)

【乱弹】

现在的清单基本上都是涉及奴隶或黑人的术语,看项目GitHub上提出的其他建议(inclusivenaming/org),目前要求禁用还有:#8 whitewash(粉刷),#9 male/female,#10 large/big/tall/small/tiny/short。我怎么觉得是搞笑呢?

汉语的特点是历史久、来源广,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外来语早就失却了其初始的隐喻,在人们头脑中留下的只有现实含义。因此我想,“白名单/黑名单”不必消失吧?至于“主/从”在我看来则完全没有种族色彩。
上述框架在脚注中称:“一般而言,随着时间的流逝,强大的民主社会将变得更加进步和接受”——我以为“结果”会是随着社会发展,人们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不那么敏感、不容易感觉受到言辞的伤害,没想到它的结论是——“结果,在某些未来时间点,曾经被认为可以接受的术语可能被认为是不可接受的”。

旧文录(书社会日志47,2014):完成期望的2014

几乎忘记又是书社会年终总结的日子了。今年没什么可写的,只因为去年总结写了三个期望2013年终总结及期望】,而这三个期望今年全都实现,算是来还愿吧:

  • 1、期望明年(课题)顺利结项,打算再弄点别的玩玩。
  • 2、期望明年上半年大修顺利完成,下学期仍回老校区,每日安步当车。
  • 3、期望明年可以安安心心只管自己的事,过上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夸张了点)。

第一项在3月完成,课题结项还得了优秀。接着前二年参与(只是参与)的三本RDA相关书也在上半年出版,课题本身的成果则将在2015年1月出版。原本打算再弄点别的玩玩的是计算机的,结果一直没有下决心着手。只是把专业上的关注点从RDA转向了元数据结构标准,今年在不同的会议讲座上的五六个发言都是这方面的。

第二项虽然有所推迟,但十一月中旬还是回到了老校区上班。

第三项正式完成是4月底,但2月中旬即开始颐养天年计划,重点是练手练脑。原打算晚上减少一半读网时间,做些编织、看TED/公开课学外语。在花一个半月勾了一块小披肩后,编织工作就此停止;视频也看得断断续续,到后面差不多全在学美食,完全没有学外语。

今年本很顺利,意外发生在十月长假最后一天,听上去像个笑话:早上一个喷嚏闪了腰,竟至无法站立。当时吓得不轻,而且当天各医院没有门诊,幸好网上搜索发现并非个案。躺了一个白天渐渐好转,第二天医生诊断是腰肌劳损,无大碍。

明年期望?

  • 1、继续计划玩计算机。算作练脑,希望不会落空。
  • 2、踏遍中国各省?今年暑假北南双游,先跟校工会去了哈尔滨和内蒙,然后自己去了贵州。至此,国内未到的省份还剩宁夏、青海、甘肃和西藏。明年期望去宁夏、青海、甘肃中的一个或数个。因为多年前曾有高原反应,不敢考虑西藏,或许此生无缘了。

参见

书社会年终总结回顾:

旧文录(书社会日志46:2013):2013年终总结及期望

加入书社会后,每年都跟着大家写总结。去年也写了、发了,但其实写了两篇,只发了一篇,因为我很shy。为保持不中断,今年继续写,只写一篇。

会议

2013年,参加了很多会、见到了很多人(指我当时能把人和姓名对上的,真的很多)。N多人是见了一次又一次的,自然也有久未见再见或初见的——比如一位老美和他的日本裔太太。

会议有纯粹打酱油的(我打酱油也很认真的),也有深度参与的,比如做RDA报告或培训。另有一次新任馆长培训,讲资源组织,我是硬着头皮准备的,结果可以想象——反正会议主办者通过不断地换人在持续地尝试中。

出行

2013年,到了不少地方,大多数是趁着会议旧地重游,也有新到的地方。寒假在丫枝诱惑下到长春、吉林旅游,享受了冰天雪地中的温泉,还在以为无望时见到了大片的雾凇。暑假去了十多年前在香港时错过的澳门,十一月又到了台湾,一年中把港澳台补齐——当然台湾去一次是不够的。

工作

最反感老要求在工作中创新,哪有那么多新可创?2013年,有点不一样的是做了“校园记忆-我的图书馆生活”:借鉴上图及淘宝、知乎的年末用户数据分析,对当年毕业生在校期间利用图书馆情况做了故事化展示。这是团队合作的成果,自己感觉良好,领导就不用管了。

今年对明年的期望:

  • 1、今年上半年按时把课题做完了。材料交上去半年多,至今未得到任何音讯。因为有一年后要求补充材料的前车之鉴,在结项没有完成前,不得不很悲摧地继续高度关注RDA,以至难以集中精力到其他我更想关心的内容(借口、借口)。期望明年顺利结项,打算再弄点别的玩玩。
  • 2、今年下半年因老校区图书馆大修关闭,每天坐班车到新校区上班。期望明年上半年大修顺利完成,下学期仍回老校区,每日安步当车。
  • 3、今年年底终于等到馆领导换届,延后的部主任竞聘有望开始(本学期时日已不多、似乎无望)。期望明年可以安安心心只管自己的事,过上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夸张了点)。曾经两耳不闻窗外事,因为2、变得越来越2,现在期望回归本我。

之前从来不喜设想来年,因为尽是些没出息的期望,写下来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