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回忆——80年风云12:神龙吟(化工技术服务部)

八十年代中期乡村企业兴起,科技人员吃香,我也加入到“星期日工程师”的队伍中,当然是悄悄地。其时珊瑚厂的同事汪锡安、 黄金生邀请我干脆去郊县创办公司。对于吃惯“皇粮”的人,马上要丢掉公职去自谋出路,确实有些犹豫。但经短期蕴酿,终于在1985年1月离开全民体制,进入大集体的上海县农工商总公司(后改称闵行区神龙农工商总公司)专门为我们几个人开设的下属上海县化工技术服务部。除了任命我们几个为经理、副经理,指派专职的会计以及每年交纳少量管理费外,其余的一切皆由我们自主。当然员工每月的工资、奖金也得靠自己去挣。
所谓化工技术服务主要是提供化工产品的工艺配方。我给自己规定的原则是二条:一是要合法,即提供法律允许生产的产品;二是要守德,即提供符合职业操守的产品,除了通常、大路的产品,对于自己在原岗位经手或直接研制的新品,不提供工艺配方完全相同产品。
在化工技术服务部存续的五个年头里,我们承担了应尽的职责,先后向江苏沙州(今张家港)提供了粘合剂、向江苏无锡提供了镜面有机玻璃、向浙江宁波提供了塑料涂料、向浙江奉化提供了粉末涂料助剂、向上海市宝山提供另一粘合剂,也协助上海县开发金属涂料等多种产品。其中有的产品一度成为市场抢手货(如镜面有机玻璃),有的产品从进口货中夺回了市场(如金属涂料中的“原子灰”、“沙弗司”),有的企业从我们提供的产品(粉末涂料流平剂)着手,逐步发展壮大,现今成为行业龙头(下篇将专题介绍)。
从上述介绍中可以看出,我们的服务并不全部是提供现成配方,必要时也可协助开发新产品。当时上海建华有机材料厂提出能否开发汽修市场热销的新产品“原子灰”,一种从日本进口的嵌填材料,它不仅强度高、附着力好、干燥快、易打磨而且收缩极小。经我们分析其实是聚合腻子,很快研制成样品,经汽修厂试用,除贮存性稍差,基本达到进口品水准并快速占领了汽修市场。接着再进行延长贮存期并降低成本的研究,推向用量更大的机械行业,从上海的机床行业开始,逐步走向全国机床行业,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成功的新产品(KSJ原子灰曾获上海县科技成果三等奖)。另一个成功的产品是“FS600沙弗司”,它也是一种嵌填材料,不过前者用于粗糙表面、后者用于略为粗糙(擦伤)表面,类似我们涂装行业的二道浆。也是由汽修行业推向用量更大的机械行业,明显提高了机械机床行业的涂装质量(此产品曾获1993年全国星火产品博览会金奖)。
由我代表上海建华有机材料厂和张怀琛代表上海机床厂担任主编、并由两厂联办的期刊《机械涂装通讯》,目的是推广新产品并交流涂装经验,开始是由上海机床公司涂装交流推广小组联署的,随着“原子灰”、“沙弗司”向国内全面推广,影响扩大,引起机械工业系统防腐涂装专家们高度重视,刊物联署也改为全国机械工业系统涂装协会机床工具分会。《机械涂装通讯》持续了六年之久。除了担任“机械涂装通讯”主编,我还发表了以下文章:       

  • 新型嵌填材料——原子灰的研制 [J]  (刊载何处待查) 1987       
  • 从原子灰到涂料配套成龙——几种涂料新品介绍 [J] 机械涂装通讯 1991(3/4)
  • [译] 日本工业标准:JIS K5655-1980 不饱和聚酯树脂腻子 [S] 机械涂装通讯 1992(7)
  • 涂料的配套性及机床、汽车用配套涂料的研制 【J】 机械涂装通讯 1993(8)

上海县化工技术服务部开始时负责人是汪锡安,主要技术负责人是汪锡安和我,但1987年初汪锡安考取了香港永新专利代理公司离职高就,后边三年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的独脚戏。也就是开始时靠对外推广化工产品的配方和生产工艺维持运作,后来则主要通过向上海建华有机材料厂、宁波南海助剂厂提供技术支持,稳定地维持了服务部的生存。随着1989年初黄金生和1990年3月我们二人分别达到55足岁(按接触有毒有害物质可提前五年)退休年龄,专职人员全部离职,工作任务也园满完成,化工技术服务部正式谢幕。神龙吟乐章收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