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关联数据应用:《数据技术新视界——与汤贝克面对面》参会记录

昨天在上图参加《数据技术新视界——与汤贝克面对面》。会议全程录像,未参会者可期待视频上网。

Keven的开场报告《图书馆关联数据应用概述》为会议的热身部分。除引用不少资料外,还归纳了图书馆四类数据即书目数据(元数据)、数字资源(扫描及全文数据)、读者数据、使用数据(流通、下载),最后提出图书馆为什么要关联数据的四个理由(未记全,暂略),等等。

Tom Baker有三个报告,从关联数据入门到应用,到图书馆关联数据(主要涉及编目领域)。几个引语:
“追求完美是做好事的大敌”,他的观点可以参见远洋师在书社会推荐过的《Bulletin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April/May 2015, V.41, No.4)专栏“关联数据和弱语义的魅力”(Linked Data and the Charm of Weak Semantics),Thomas Baker等组稿。
“一个链接抵得上千言万语”。以前可能是说“一张图片”或“一段音乐”……,现在“链接”也有同样效果,对计算机来说恐怕更是如此。
对于BIBFRAME,他提及目前有四个项目
-美国国会图书馆(LC)
-LD4L (Linked Data for Libraries Project):斯坦福、康奈尔、哈佛及梅隆基金
-Bibflow Project: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Zepheira
-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NLM)实验
(会后问Tom新出现的bibfra.me,最近在BIBFRAME邮件组引起讨论的,他将其归入bibflow项目)
关于“编目的未来”,他给出三个选项,没有答案:
-MARC?
-BIBFRAME,前述四个项目中的哪一个?何时?
-schema.org+RDFa?商业项目的稳定性存疑。(也提及Google Reader这个说关就关的前车之鉴)

会后询问Tom去年他们写的文章《语义网中资源描述的多实体模型:FRBR、RDA和BIBFRAME比较》,似乎各方对到底应该如果做RDF并不很清楚。在Keven中介下,得到Tom的解释,或许并非问题的解答,但却让我理解了他们的观点(方括号中为我的想法):
FRBR第1组实体作为类,这个thing是什么?一本书分成WEMI,无法让普通用户理解(事实上编目员也不理解,国内外各机构做RDA培训的第一部分都是用FRBR给编目员洗脑,否则无法掌握RDA)。应该用profile实现FRBR(这就有点像现在的用MARC数据做FRBR化了,虽则原本编目时并没有刻意区分过四种实体——如此理解,就对现有MARC做profile是不是也可以呢,嗯?)。

参见:读书笔记:FRBR、RDA和BIBFRAME词表的RDF推理测试(2015-3-7)

———-实际应用隆重登场———-
下午夏翠娟和陈涛的二个报告,相信对于关联数据实际应用会很有启发和帮助。

夏翠娟《基于关联数据的家谱知识库原型系统》,从为什么采用关联数据、系统实现了什么、如何实现三个方面介绍上图的家谱系统,并做了现场演示,效果相当好。
应该说“如何实现”部分介绍得不够多,问答阶段有MM询问关联了哪些外部关联资源,夏MM给出了更多信息:如[geonames的关联]地图位置确定用API获取,并非在本地保存经纬度数据;人名通过拼音与DBPedia关联。相信还有更多。

去年11月该系统的家谱本体发布时,曾写博文抢先作了介绍(“基于BIBFRAME的上海图书馆家谱本体发布”),目前该网站已是一个原型(演示)系统了,可以去玩玩:
上海图书馆:家谱知识库系统
现场演示的家族迁徙图很炫,只是目前网站上还没有。或许属于会后Keven透露的该系统未来的更多功能吧。
[更正:在《上川明经胡氏宗谱》中有迁徙图,去看看吧]

陈涛(中科院生命科学信息中心)《关联数据的技术实现框架》,介绍了实现关联技术的各种现有技术与工具,涉及基础框架、合并工具、发布工具、存储库、查询、序列化、索引、可视化等等。
陈TX对这一领域相当熟悉,有感兴趣者,可以加入他的QQ群共同探讨:150461365 三人行(语义有你)

《推动关联数据应用:《数据技术新视界——与汤贝克面对面》参会记录》有3个想法

  1. 我看一些新闻网站支持关联数据,其模型并不复杂,一直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图书馆不能这样?

    1. 回小钟:有一定门槛,技术的、理念上的。尤其是怎么根据自己的需求,找到切入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