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2013图书馆未来之发展研讨会”之RDA报告

每次讲RDA,都会根据举办方要求或参会者情况对内容做取舍(系列培训不在此列)。此次受邀到澳门讲RDA,因为知道CALIS的沈正华老师去年在澳门讲过一次,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问下现在澳科大工作的王璐,讲些什么比较好。她给我介绍了澳门图书馆界编目的基本情况、应对RDA的一些做法,并给出了很好的建议:普及基础知识为主,辅以生动的案例,给出一些应对建议。非常感谢她的建议,我按她给的思路做了准备,分成概述、特点(案例)、使用(Toolkit)、对策与建议(结合进展)四个部分:

《资源描述与检索》:从入门到实施(2013图书馆未来之发展研讨会,澳门,2013.7.5)(梯子自备)

特点部分借用了RDA的Top 12做框架。因为案例用MARC记录会比较清晰,但MARC本身细节对非编目员会无法接受,所以在讲RDA特点前现场做了个小调查,看有多少人了解MARC。结果大概只有10%,因此例子中MARC的字段、子字段、指示符就尽可能不讲了,只讲内容,懂MARC的看PPT应该也能了解细节。
对策与建议方面,我的观点是从AACR2到RDA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且2016.3.31就可能是个最后截止期。同时两种规则并行会有问题,尤其是Rule of 3原则取消导致的索书号不同问题——我还忘了新进人员的培训问题。
最后部分是推荐资料。由于JSC、编制国的国家图书馆及其他国家或地区的类似机构大力推动RDA,所以RDA培训资料极多。特别推荐的三个分别是台湾、SLC和LC提供的部分内容,其共同特点是简明,对实施培训及设置模板等开始阶段会比较有帮助。

之前看澳科大的书目记录,编目语言用的是英文,估计澳门的大学大多不用中文做编目语言,所以没有提RDA中文翻译的情况。提问时澳大的潘MM问了,并且提到繁简术语可能不同的问题。这的确是个问题,并且就现在台湾方面发布的术语看,肯定与我们的翻译不同。但我以为JSC目前似不会认可中文采用两套术语。
以往讲完后可能会收获些好评,但有时也许对方只是出于客套,所以其实不是很知道效果,不过这次却是个例外。澳科大负责技术服务的甘琳馆长说,听了报告后觉得实施RDA并不麻烦,决定先在英语开始用RDA,只要制定好本地政策、定制些工作流程、做好编目模板,就可以开始。感觉讲出了效果,挺开心的。

参见:澳门“2013图书馆未来之发展研讨会”流水帐

《澳门“2013图书馆未来之发展研讨会”之RDA报告》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