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稀资料描述性编目(RDA版)》评审邀请

在AACR2时代,美国的古籍编目使用《珍稀资料描述性编目》(DCRM)作为编目手册。AACR2升级到RDA已经十多年,RDA版的古籍编目手册终于问世了。日前《珍稀资料描述性编目(RDA版)》(简称DCRMR)放出首次迭代版本

“DCRMR是与RDA元素集对齐的符合RDA的手册”——通俗地说,DCRMR为珍稀图书、手稿和特藏库中发现的各种格式的珍稀资料提供基于RDA的专门编目规则。目前仅包含来自DCRM(B) <https://rbms.info/dcrm/dcrmb/> 即珍稀图书编目的说明,最终将纳入所有特定资料类型(地图、图片、手稿、音乐和连续出版物)的DCRM手册 <https://rbms.info/dcrm/>。现文本有浏览器版和可下载的PDF版。邀请大家在2021.11.12-12.15期间提交评论、建议与其他反馈,在美国时间12.7-8还有两场Zoom直播公共论坛,可参与讨论及反馈,详见:

Invitation to review Descriptive Cataloging of Rare Materials (RDA Edition) (DCRMR) / Jessica Grzegorski (2021-11-12)

DCRMR: Descriptive Cataloging of Rare Materials (RDA Edition) 

作为DCRM的RDA版,DCRMR仍依ISBD八大项组织内容。根据手册的“Changes from DCRM(B)”部分,主要变化有:

  • 1、题名和责任说明分为两章。
  • 2、附注项中与特定元素有关的附注抽出归到各该元素章节(附注部分改称“补充附注”)
  • 3、ISBD标点信息从各章移到“0总则”之“0.2规定标点”。
  • 4、原总则中的主要/规定信息源合成到“0总则”之“0.1数据出处”。
  • 5、附录F“题名检索点”入题名。
  • 6、附录G“早期字母和符号”入“0总则”之“0.4转录”。
  • 另外,所有指令都映射到RDA元素。由于RDA元素比AACR2中的描述项粒度更细,因此导致DCRMR指令的呈现更精细。例如,在DCRM(B)中,本地附注仅限于一般附注(7B19.1)、出处(7B19.2)和装订(7B19.3)。在DCRMR中,关于单件的附注扩展为包括:保管历史、单件数量及其他。
  • 7、新增附录K“DCRM到DCRMR映射”,方便熟悉原手册者从原手册指令编号(数字字母组合,如4D2.1.)定位到DCRMR规定(纯数字,如5.23.31.1)。
  • 8、文本改用RDA术语,如“出版物”替换为“资源”或“载体表现”,“副本”更改为“单件”或“载体表现样例”;遵循通用性原则,如改“即”(i.e.)为“就是”(that is),但保留拉丁语借词“sic”(原文如此),因为它在珍稀资料社区中很常用。

作为一部实用手册,DCRMR仍有原RDA的几种“选项”形式(根据”i.01.4 Options“),可由编目机构自行确定有关选项应用的政策和指导方针,或让编目员自行决定是否使用选项、或将两者结合使用。这与新RDA一律称为“选项”不同。选项有3种表达方式:

  • 替代规则(Alternative rule)表示影响描述的所有或几个元素的替代处理,并且必须始终一致地使用。在 DCRMR 中,替代规则适用于原始标点符号的转录以及为单个印次(impression)、状态(?state)、装订变体(binding variant)或副本(copy)创建单独的记录。替代规则可在 0.4.31.4、0.4.72.4、3.22.33.2、3.22.35.4、3.24.32.2、3.24.32.3、5.33.35 中找到。
  • 可选(Optionally)引入对元素的替代处理。
  • 如果认为重要(If considered important)表示可以添加更多信息。因此,它表示对描述中或多或少深度的选择。这句话涵盖了一方面的最佳实践和另一方面的高度专业化实践之间的整个范围。

DCRMR简史可参见:古籍编目与《珍稀资料描述性编目(RDA 版)》(2021-8-28)

在图书馆看古籍做笔记的故事

最近在看学堂在线的MOOC《出土文物的新发现》,2019年清华大学暑假的系列讲座(17讲)。视频B站上也有(【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的新发现 2019秋),但没有每讲后面的作业——作业全部为选择题,没有难度,更像本讲内容概要,值得做一做,或者用于快速回顾本讲内容。

17位主讲人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学者、有考古实际工作者、也有文物部门的官员,讲课风格差异极大。每讲时长约3小时,由于时间长,因而有时会有一些八卦故事调节气氛。安徽大学徐在国教授的第12讲“战国文字新材料”(PPT标题《谈新出土的古陶文资料》),就有一个与图书馆有关的故事,摘录如下:

第12讲 战国文字新材料 / (视频12.4,0’30”-1’55″)

孙文楷《木盫古陶文字》(稿本)藏于山东省图书馆。我硕士毕业后曾去该图书馆,看了一上午该书,作了不少笔记。古籍部的人说:你的笔记做得太全了,等于把书复印了,你要交钱。问交多少钱?1页50块钱。我当时工资一个月二百多吧。我说:这个书在山东,我不看也没有其他人来看了。你要钱我肯定是没钱的,我做的笔记本不要了,给你得了。后来他们也不好意思了,没跟我要钱,就让我走了,笔记本也还我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去过。

查百度百科,徐在国教授硕士毕业于1992年。这是1990年代图书馆古籍部的故事。记得21世纪前十年,还曾有过几起引起轩然大波的看古籍事件,其中2005年的“苏图事件”也涉及不允许全抄。不知道国内现在是什么情况?

作为对比,境外图书馆则为馆藏被读者所用而自豪,常常扫描古籍等在网上免费开放,更愿意免费向出版社提供古籍底本用于出版(如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就很得益于此)。只能说是评价机制不同吧。

美国国会图书馆免费开放中国珍本古籍数字收藏

美国国会图书馆(LC)上月上线“中国珍本古籍数字收藏”(Chinese Rare Book Digital Collection)。以下译自 About this Collection:
本数字收藏取自LC亚洲部的5,300种中国珍本书籍。目前上线演示包括约1,000种,最终完成将包含近2,000种。
对于“珍本图书”的定义,是依据2000年东亚图书馆理事会(CEAL)出版的“中国珍本书籍国际联合目录项目编目指南”,指1796年以前出版的中文印刷书籍和装订手稿。【1796年为嘉庆元年,即清乾隆年间为止】
本收藏包括LC亚洲部最有价值的品种和版本,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1或12世纪,是世界上唯一的现存副本。本新数字收藏汇集了印刷书籍、抄本、佛经、手绘图片作品、地方志和古代地图。这些材料涵盖了经典、历史、地理、哲学和文学等众多学科和主题。大多数是明朝(1368-1644)和清初(1644-1795)的版本,有近30种是宋朝(960-1279)和元朝(1279-1368)的版本。
LC认识到本收藏作为研究前现代中国的主要资源的价值,与台湾中央图书馆合作将这些中国珍本书数字化。本收藏中丰富的资源将引起那些对前现代中国研究中的各种主题进行研究的人们的兴趣,包括当地历史、地理、政治、社会和经济生活、教育、农业和生物学。

在LC发布的新闻中,还有如下说明:该在线收藏反映了向本馆新的以用户为中心的战略规划目标的进步:扩大访问,为每个用户创造宝贵的体验,促进与本馆的终身联系。见:
Centuries of Rare Chinese Books Now Online at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More Than 1,000 Items Reflect Chinese Literature and Global Influence (2019-5-6)

看LC的2019-2023年战略规划,标题就是“增强图书馆体验”(Enriching the Library Experience: The FY2019-2023 Strategic Plan of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 使用初体验 ——
不懂古籍,纯从检索角度体验。
1、最早版本:1102年北宋版《大藏經 : 十三種》,崇寧藏零本,残损严重。
2、图像:可逐页下载不同尺寸的jpeg及tiff高清大图(无水印)。
3、元数据:除网页外,提供MARCXML、MODS、Dublin Core3种格式记录,另有LCCN永久链接(到LC联机目录、因此有MARC21格式),还有IIIF的Manifest (JSON/LD)。
4、检索:汉字要求完全一致,不支持繁间同检。繁体字难免一字多形,不确定时建议用拼音查——为免漏检,必须接受误检。
5、浏览:提供多种分面,包括:原件格式(图书、手稿)、日期(每百年)、位置(文献主题涉及的地理区域)、贡献者、主题、语种等。
由分面容易看出数据问题:
(1)日期:目前1800-1899有173种、1900-1999有33种,显然都不符合珍本定义。
是不是日期标注有误呢?可能有部分是。
(2)原件格式:竟然有2种期刊?
点进去看都是光绪年间的《京報》。不仅不符合“珍本”定义,还应该作为1种才对?原件因为装订还是年份不同的原因,2种尺寸略有差别。
(3)语种:除汉语外,有少量其他语种,实际上大约都应该是汉语。
如其中有Chagatai:5种。查为“察合台”,始建于1222年的蒙古汗国——应该不会有自己的语言吧?5种只有1种《醫說 : 十卷》日期近似(1224年),文字完全是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