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RDA相关

今年第二次到厦门,参加10月21-22日举行的第三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会议通知及日程、报告名称见国图网站全国联编中心网站会议资料下载在全国联合编目中心网站(目前尚未上网;另有2007-2009联编中心年会和第二届编目工作研讨会的报告下载)。

在RDA方面,个人比较有收获的是第二天的分会场“RDA和ISBD统一版等新变化对文献编目工作的影响”,了解到不少信息,如:
– 张芳老师的“俄罗斯书目著录国家标准与ISBD”使我首次了解到俄罗斯对RDA的态度:由于《俄罗斯编目条例》2008年刚修订完成,故对RDA持观望态度,不准备采用。这与意大利的情况有点类似。本文收录于会议论文集《编目:新的变化与应对之策》第102-107页(论文集中另有多篇RDA相关论文)。
– 上图7月份开始使用RDA,受到普遍关注。第一天纪陆恩主任做了报告《RDA在上海图书馆的调研与应用》,第二天分会场上做了更详细的介绍并回答提问:上传OCLC记录约200条,下载(含修改为RDA)300-400条;准备期比较长,实施顺利;采用RDA既不那么简单,也不困难;采用RDA会增加编目时间约1/3(新规则不熟悉,必然如此);考虑编目员想法,对采用RDA予以鼓励以提高积极性;编目员不同时用两种规则,以免产生混乱。
– 杨慧老师介绍,现在数据库商提供的电子资源记录已经采用RDA。清华的做法是为RDA记录加上GMD,以与原来的记录显示一致。
– 罗晨老师介绍,尽管国图没有采用RDA,但他们在团体名称规范上已不用缩写(也可以认为规范已采用RDA,与PCC/OCLC的要求一致),光盘编目规则已加入336-338字段

———- RDA最新变化及应对 ———-
我第一天讲的题目是国图毛雅君主任建议的:“RDA最新变化及应对”(slideshare)。三个部分,开头的“现状”与结束的“应对”都是在以前PPT基础上更新的,中间的“更新”则是专为此次会议总结整理的。

因为“应对”部分自去年以来已经讲过很多次,并且PPT通常都在会后共享,感觉早已了无新意。但会中与某位同仁聊起图书馆自动化系统需要为RDA所做的准备,发现她没有想到“MARC格式设置(字段/子字段、索引规则)+OPAC显示设置”。由于MARC21因应RDA做了不少更新,编目员都知道需要更新系统中的MARC格式以容纳新的字段、子字段,但往往忽略新字段在OPAC中是否能正常显示。系统管理员通常不了解MARC格式,需要编目员主动关注并做测试,以提出要求(可以做一条含新字段的虚拟记录)——出现频率最高、不显示对读者影响最大的是新增的264字段(出版发行等)。其实336-338字段直接显示文字有时反而会很奇怪,特别如“无中介”。

“更新”部分讲的是RDA本身自2010年发布以来的各种变化,每种都做了举例。包括:
三种情况:
1、Re-write:不改变原意的全文改写,2013.5.14完成发布
2、Release:小修改,数月一次
3、Update:大更新,自2012年起每年一次,JSC11月年会讨论确定、第2年更新发布
三种内容:
1、元素变化(列出全部:新增、改名、删除、定义范围扩大)
2、核心元素变化(调整,列出全部)
3、规则变化(修改,增加、删除、合并、移位)

———- 关于中译本的题外话 ———-
历经2012和2013两次年度更新,RDA变化的条款超过300条,兼之文字经过全面“改写”,说RDA已“面目全非”或许有点过份,但确实是完全不同了,以至活页形式的纸本需要出新版(原定今年9月出版,又跳票了)。
将于今年末、明年初印刷出版的RDA中译本,依据的是2010年6月的版本,真的是只能供“研究与评估”(参见“ALA出版社正式宣布RDA中译本情况”,2012年8月1日)、学习与了解,而不适合真的用于编目——要用的话,需要另打补丁,根据RDA更新历史补充修改情况。
真正的中文版,还是应该纳入RDA Toolkit,与英文版同步更新。

———- 个人的分割线 ———-
另:此次再见qinyi,知道她毕业一年后回归了图书馆。
想起南京的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Judy做东的网友聚会(参见“第二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随感”,2010年6月3日)。三年间,Nalsi去了美国,wl去了澳门。

《第三届全国文献编目工作研讨会:RDA相关》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