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图书馆标准(ACRL)

说到图书馆的绩效评估,正好看到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理事会2011年10月批准的《高等教育图书馆标准》,强调建立和测量产出(outcomes)的重要性,显示图书馆对所在机构(大学)的效用。该标准取代2004年的同名标准。
该标准的主要部分是“原则与绩效指标”,提出九个原则,可视为大学图书馆对于大学的价值与作用──机构效用、专业价值、教育职能、发现、馆藏、空间、管理、人员和对外关系。然后逐一定义各原则的绩效指标,这些指标仍比较抽象,为帮助用于实施评估,在附录1对部分指标做了产出举例,附录2则列举了进行同行间对比的一些基准参数

Standards for Libraries in Higher Education / Approved by the ACRL Board of Directors. October 2011 (PDF下载)

———-导论———-
两种形式的[评估]模型:
基于产出评估的模型:原则──绩效指标──产出──评估──证据
循证模型:原则──绩效指标──证据
附录1提供产出样例,附录2提供参数,只是作为建议,并非需要完成的核对清单(检查表)。

ACRL定义产出为“图书馆用户因接触图书馆资源与项目而改变的方式”。因之产出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而绩效指标是以图书馆为中心的。由于产出以用户为中心,不完全受图书馆控制。无论如何,图书馆行动的产出或影响,决定图书馆必须如何判断其成功。产出及参数应当根据本校的使命、目标及评估实践定制。
产出可通过收集和分析定性或定量数据进行评估。例如,评估学生是否认为馆藏足以支持其教育需求,可以调查学生、获取定量数据,结果可以是一个参数,比如学生对馆藏支持其教育需求感到满意或非常满意的百分比。可以采用焦点小组或访谈征求质量反馈。评估可以采用同行的参数基准,或追踪一段时间的图书馆绩效,如[馆藏]卷数与总学生数的比率是可以与同行比较的参数,在确定馆藏是否足以支持学生教育需求时考虑。选择参数如同选择产出,因学校、认定过程及各馆情况而异。参数的效力在于其解释与呈现。产出、评估、证据──均为持续改进循环的元素。

———-原则与绩效指标———-
– 原则
机构效用 Institutional Effectiveness:图书馆定义、发展、测量对机构(学校)效用作出贡献的产出,并用测评结果做持续的改进
专业价值 Professional Values:图书馆在知识自由、知识产权和价值、用户隐私与保密、协作、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方面,发挥其专业价值
教育职能 Educational Role:图书馆参与学校的教育使命,发展与支持信息素养学习者,使其能为学术成功、研究与终身学习而有效地发现、获取和使用信息
发现 Discovery:图书馆通过有效地利用技术和组织知识,让用户能够发现各类信息
馆藏 Collections:图书馆提供访问在质量、深度、多样、格式与通用上充分的馆藏,支持学校的研究与教学使命
空间 Space:图书馆是智力公共空间(commons),用户在物理和虚拟环境中交换思想,扩展学习,方便创建新知识
管理 Management/Administration:图书馆进行持续的规划与评估,通报资源分配,有效地满足其使命
人员 Personnel:图书馆提供数量与质量充足的人员,确保在持续变化环境中出色并成功运作
对外关系 External Relations:图书馆通过多重策略参与校内及更大社区,以倡导、教育并推广其价值

———-《高等教育图书馆标准》目录———-
5 Introduction
9 Principles and Performance Indicators
15 Appendices
15 Appendix 1: Sample Outcomes 产出样例
22 Appendix 2: Benchmarking and Peer Comparison 基准和同行比较(参数metrics)
26 Appendix 3: Sources Consulted
28 Appendix 4: History of the Standards
29 Appendix 5: Members of the 2011 ACRL Standards for Libraries in Higher Education Task Force

《高等教育图书馆标准(ACRL)》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