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 Curation:数据监护?数据保管?

在书社会读到二则会议信息,都涉及Data Curation,看来是越来越热了。之前曾在“2010美国大学图书馆馆长调查:图表及其解读”(2011年4月9日)博文末乱解道“似乎OA也是图书馆比用户更感兴趣,如同机构库(IR)、数据监护/保存(Data Curation)……”
———- 之一:美国富布赖特学者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图书馆讲学 ———-

图书馆网站消息:美国富布赖特学者来我馆讲学课件下载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Davidson图书馆地图与图像实验室主任Jon R. Jablonski副教授于5月20日在逸夫图书馆报告厅做了三个学术报告。第三场报告:Drowning in data? how librarians preserve research results through data curation?(PPT含部分中文,例子为武汉大学,看来先期在武大做过报告)

via 西北图客:美国富布赖特学者Jon R. Jablonski西安讲座参会记 (2011-05-21)

via 慢慢悠悠:Jon 讲座资料已在西电图书馆网站发布
———- 之二:「E-Research:新世代學術研究之利器」研討會 ———-

杨美华教授在书社会介绍台大图书馆等于5月17日邀请伊利诺大学图书馆的Paula Kaufman馆长和Sarah Shreeves副教授与宾州州立大学图书馆Partricia Hswe博士,举办「E-Research:新世代学术研究之利器」研讨会。博文标题为“高校图书馆在新时代的新角色:Digital Curation for Preservation”,最后提到Data Curation/Digital Curation在台湾尚无贴切译法。

关于此次会议,可访问:

会议网站:「E-Research:新世代學術研究之利器」研討會

中华民国图书馆学会电子报:5/17 「E-Research:新世代學術研究之利器」研討會
———- UIUC暑期班的Data Curation ———-

想到去年的UIUC暑期班,Paula Kaufman馆长和Sarah Shreeves副教授都曾给我们上过课,Paula讲《学术图书馆的领导》,Sarah分别讲HathiTrust和IDEALS (Illinois Digital Environment for Access to Learning and Scholarship)。当时Data Curation是图情学院研究助教Melissa Cragin讲的,她申请到了一个ILMS项目Data Curation Education Program($852,502?真是一大笔呀)。
找出当时笔记,照录:
“图情学院研究助教Melissa Cragin讲科技数据保管(Data Curation, DC),介绍了众多网站与项目。正式出版物变为native digital,图书馆收藏的内容因之需要转向非正式出版物了。以前只以为是e-Science的内容,从介绍上看,霍普金斯大学图书馆等已经参与进去了。印象最深的是说:了解科研流程与工具,以便更好地支持科研工作,如同1940-60年代了解(情报)用户(需求)那样。美国这方面有加速的趋势,并不是教授本人有这方面的需求,而是提供研究基金的机构如NSF对数据保管提出要求,教授不得不了解如何让数据被别人共享,而大学管理层也有这方面的压力。开放存取在美国已经是自上而下的要求,在中国的管理层还没有考虑到这一层。一旦走到这一步,中国的发展也会很快,但图书馆恐怕也需要努力,才能参与进去,毕竟档案馆也会是很有力的竞争者。伊大争取到项目在2008年开始暑期培训班,按申请时承诺,分享课程,以后可以去网站看看。”
暑期班同学杨鹤林在《大学图书馆学报》今年第2期发表了“数据监护:美国高校图书馆的新探索”(PDF下载),也是暑期班的收获吧。

[update 2012-4-16] Research Data Curation Bibliography (2012-4-16) / Charles W. Bailey, Jr.
包括100多篇英语文章及技术报告,基本上发表在2000-2011年间,大多数提供自由获取版本的链接。以创作共用署名-非商业协议发布

[update 2012-6-12] 更新版:Digital Curation Bibliography: Preservation and Stewardship of Scholarly Works / Charles W. Bailey, Jr. Houston, TX : Digital Scholarship, 2012. ISBN 1477497692 and ISBN-13: 9781477497692(有OA版下载)
收录650多英语文章、图书、技术报告,主要发表在2000-2011年间,提供自由获取版本的链接。

《Data Curation:数据监护?数据保管?》上有7条评论

  1. Data Curation的中文翻译真是让人头痛,编译《图书情报工作动态》1104期时请教了几位长期保存方面的老师,最终不太能接受“数据监护”,“监”字的“强制”意味过强;而“保管”又没能体现出“利用”的含义。最后折中译为了“数字内容维护”。PS:话说回来也不一定非得译为中文就是喽。

    1. 档案方面应该常用Curation吧,所以我选择用“保管”了。“数字内容维护”?没想明白。

  2. curator翻译成监护人应该还是可以的,所以我就译成监护了,是否翻译成数据养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