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数字秩序的革命》中的图书馆学史八卦(笔记之二)

读书时应该没有上过《图书馆学史》这样一门课,但各门专业课程都会涉及学史。那时没有八卦,对于学界先贤前辈,教材不用说,老师上课论及时也都会带着崇敬的口吻,往往不会提及那些有意思的事实。《新数字秩序的革命》中有不少图书馆学史内容,看作者从学界外角度谈论,就很有些意思了,讲课时当学生打瞌睡时做调节剂应该是不错的。[update 2014-3-30:作者现在也可算图书馆界人士了,在其多个身份中,有一个是哈佛法学院的哈佛图书馆创新实验室共同主任,见维基百科词条:David Weinberger]

第三章“知识和图景”的前半部分(P43-56)几乎就是近代编目简史,以杜威为中心。
“杜威……不但领导了组织图书馆的运动,还领导了简化拼写、普及速记,以及推广公制运动。所有这些努力都试图通过标准化来消除低效率和浪费,比如说减少写“through”而不是“thru”所浪费的时间……杜威在1879年把自己的姓名由Melville Dewey简化成了Melvil Dui。在被任命为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首席管理员之后,他又把自己的姓改回Dewey,但是名字还是坚持使用Melvil这种拼写”。如果杜威的努力成为现实,我们现在背英语单词的效率将大大提高。
杜威开始创建他的分类法还是个21岁的在校大学生。“可以想见,当这些人听说这个去年还是他们学生的毛头小伙子现在要创造出一个涵盖知识体系中所有可能主题的组织体系时,都充满怀疑,认为这一切非常可笑。不过,还是有几个人答应了他的请求……”。
“杜威早就痴迷于十进制了。……他甚至对自己的出行进行了刻意的安排,这样他就可以在每个月的10号、20号或者30号到达,这简直是对理性主义的迷信。”

第四章“合与分”之“生活中列表的奥秘”(P66-68)讲博尔赫斯杜撰的百科全书类别。这位盲人作家虽曾任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馆长,但与图书馆学史无多大关系,不过令人吃惊的是,他不但能把天堂想象作图书馆的模样,还杜撰过一部更令人无语的“中国分类法”。
“博尔赫斯所作的《约翰·威尔金斯的分析语言》一文……中,博尔赫斯创造了一部中国百科全书《天朝仁学广览》,这本书将动物分成如下类别:
    (a)属于皇帝的,(b)涂香料的,(c)驯养的,(d)哺乳的,(e)半人半鸟的,(f)远古的,(g)放养的狗,(h)归入此类的,(i)骚动如疯子的,(j)不可计数的,(k)用驼毛细笔描绘的,(l)等等,(m)破罐而出的,(n)远看如苍蝇的。

第四章“合与分”之“无纸树形图”部分(P80-82)专论阮冈纳赞,包括“图书馆学五原则”及冒号分类法。
冒号分类法源自这样的钢件结构玩具,相信不少小朋友都玩过:

阮冈纳赞在伦敦的时候,“在萨费奇(Selfridge)百货公司看到了一套正在展出的Meccano拼装玩具”,他“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来观察不多的一套基本元件如何组成各种不同类型的玩具”。“他由此提出了五个基本的分类领域,或者说方面:本体、物质、动力、空间、时间”。
“阮冈纳赞……是个谨小慎微的人,在开始炒菜之前一定要把所有材料都摆成一排。在准备旅行的行李时,他会在装箱之前称量每一件物品以确保行李不会超重。他每天的时间安排都是一成不变的,据传有一位入室窃贼曾经据此成功策划了一场历时15分钟的入侵”。没想到印度男人也下厨,或者阮氏属于那种“好男人”。
“阮冈纳赞也有着非常不理性的一面。他会扶箕占卜,还去拜访印度教宗师。他拜访的一位宗师就居住在一个山洞中,而且,据阮冈纳赞的儿子说,‘此人浑身上下除了长长的胡子和菩提子念珠之外不着寸缕’。……阮冈纳赞希望图书管理员都相信超自然的精神力量,利用自己的直觉来分类图书。”

第七章“社会知识”之“控制的难题”起首部分(P135-136),到了当代图书馆时期,讲述的是2005年戈曼出任ALA主席前在Library Journal上对博客的负面评论及引起的论战,反映数字时代权威的失落感。相关背景可参见:
数图研究笔记:Michael Gorman最近有点烦(02月 27th, 2005)
美国版“我是博客”:Blog Person (2005-3-17)

另,第八章“虚无的诉说”提到,使用空格将单词分开是8世纪人们才想出来的办法(P155)。不说句读,中文至今还没有这种分开单词的方法,以至“分词”成为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一个不小的难题。

 

 

 

 

《新数字秩序的革命》戴维·温格格著,张岩译. 北京:中信出版社,2008. ISBN 978-7-5086-1292-8

《《新数字秩序的革命》中的图书馆学史八卦(笔记之二)》有2个想法

  1. 阮冈纳赞的八卦很有趣,冒号分类法多少有点哲学的味道
    诉诸于直觉带来的智慧灵光,大概是面对世界巨大的杂乱无章的本能反应.
    博尔赫斯喜欢无中生有,按照戴维·温格格的标准,他属于那种爱好添加信息,乱上加乱的那种人XD或者,有他独到的一种“美学分类法”?
    他的名篇通天图书馆里所描述的图书馆,包含了世界上一切字母的一切组合,书籍、目录、目录之目录、故意制造的虚假目录……
    几十年前写的故事在今天读起来就像是预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