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刀记

    捉刀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比如单位评先进,需要上报材料的,通常会叫被评部门或个人自己写,美其名曰你(们)自己最了解,其实内心是觉得,当先进已经够便宜你(们)了,还想让别人辛苦劳累?类似的,学生要老师写推荐,老师通常会让学生自己写,然后签上自己的大名──谁得益、谁劳动么。
    有的捉刀就不是这样了。比如领导们的秘书,那是工作,劳动者不是得益者。某百科全书式的著名学者,也是领导,其高产量不知现在是否还是全国第一,据说秘书无数,一个学科有一个学科的秘书。这样的高龄学者,多少著述出自己手,就不得而知了。
    还见到不少公开场合述及元老级学者,都说已XX高龄仍如何如何,令人在佩服之余,有时不由得怀疑其真实性。前几年,在QQ群里某网友称赞巴金已百岁,仍继续工作,任上海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其时,已经有好几年了,上海观众看到市领导逢年过节前往医院探望,电视画面只见领导、不见巴老。倒是不知道有没有替巴老捉刀的。
    今天看到11月30日的《上海盟讯》(http://www.minmengsh.gov.cn/shmx.asp)上一篇文章,应该是纪念上月以百岁高龄过世的谈家桢院士,不过是从另一个角度──“给谈先生写稿”,总结了作者替谈先生捉刀的漫长历史,从1989年冬(80岁)到2007年(98岁)。除了发言稿,还包括1993年谈家桢纪念毛润之的文章,“和以往一样,谈先生没提什么意见”。
    文章结尾处,作者感慨“给谈先生写稿,总的感觉就是两个字──舒服”。似乎不愉快的捉刀经历也不鲜见呢。
    该期报纸目前还没挂上网,过一阵应该可以下载全文

[update] 附记,不知道老毛的大名在博文中也是呼不得的。后台显示正常,大家看到的就是三颗星了。于是呢,嘿嘿,用“字”试试,OK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