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旧忆·小学生的作业和学习

    周末外出时,总能在电车上看到背着书包补课的日本小孩。都说儒家文化圈中的孩子读书很苦,这也是一个明显的例子。不过,我也看到了日本教育的另一方面。
    
    11月初去参加田尻町公民馆的活动(祭/matsuri),在丰富多彩的活动中,特别感兴趣的是一批小学生的作业,在那儿逗留了很久。一大本一大本的,都是实验、观察、思考/总结,内容包括有毒蘑菇的毒性问题,苹果在不同液体中的变化,不同颜色水的温度变化快慢、面包随时间而发霉的情况,不同食品在不同温度下的冷却情况,豆如何发芽,等等。总共有几十本,每本都做得非常丰富,选取不同的角度,或查资料,或每隔一小时、一天观察、记录,最后得出结论。从小就训练全面细致的观察思考方法,培育科学的实验精神。

    2月末去泉佐野市日新小学校访问,看了两堂课,分别是四年级的体育课和六年级的社会课。
    体育课是跳绳和跳箱。跳箱共有四座,高度分别为3-6个箱体,排队从最低的箱体开始,跳过低者跳更高的箱体。老师开始在最低的跳箱处,直到剩下四个人──一个太矮小、二个太胖、一个弱智,那时许多人已经在跳最后一个了。这时老师就把重点转到5个箱体的跳箱,扶一把,让每个人都尽可能达到自己的最高水平。觉得这位老师平衡得很不错,既给予成绩较弱者更多的照顾,也没有忽视中间部分的提高。在很多时候,老师关注的是一头一尾,中间部分的学生往往最受忽视。
    社会课是分组活动,三组分别介绍各自收集的英国、中国和韩国资料。我与金去该班听课,看来老师布置课题时是有针对性的。但老师显然并未对内容加以限制,因而英国组讲的是教育,而中国组则讲食物、生产以及从中国输入日本的东西等等。我回答了学生们对于中国食物的提问,最后问他们资料是如何收集的。多半是学校图书室和文化室(一个专门查阅资料的教室,里面布置来自各国的实物及介绍),也有书店和图书馆。问了一下,全都有泉佐野市图书馆的借书证,也不时去借书。从小就会使用图书馆、自己找资料,长大自己钻研就不会没有方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