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称主题与名称规范――由国家图书馆的做法谈起

    看全国图书馆联合编目中心网上咨询,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是关于“将被传的人名作为自由词著录在610字段”的解答(为方便阅读,作了分段处理):

关于个人名称主题词的增词程序
    国家图书馆中文图书主题标引在个人名称主题词的增词程序上可以2003年为界限,2003前国家图书馆书目数据使用文津编目系统,文津编目系统是一种区域网络编目系统,它只在国家图书馆内实现了区域联机编目,并没有实现互联网络,也没有做到书目数据库与汉语主题词库的挂接,这一时期国家图书馆书目数据个人名称主题词的增词程序是宽松的,只要有必要就可以增词标引。
    2003以后,国家图书馆书目数据使用了以色列联机编目系统,实现了互联网络,也做到了书目数据库与汉语主题词库的挂接,这时我们发现专有名词主题词的大量增加对汉语主题词库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尤其以个人名称主题词的大量增加最为突出。
    汉语主题词库的词量是相对稳定的,在不断增加一些新的主题词的同时,也会删除一些过时的、没有使用价值的主题词,大量的个人名称主题词的涌入势必对汉语主题词库的发展与维护产生不利影响。
    过去传记类图书比较严肃、相对也较少,被立传的人物大多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或对当代历史有深远影响的人物,出书的目的也与经济利益无关,但是现在传记类图书比以前多了,而且不乏娱乐性的、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图书,这也是我们改变个人名称主题词增词程序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的做法如下:对一些使用频率极低或从长远发展的眼光来看、很快会失去检索价值的专有名词(个人名称、机构名称)采取变通的办法,在不影响检索效率的情况下,用自由词的形式著录在610非控主题词字段,其文献采用上位词标引。
[实例举了做610的张国荣、陈强、韩金英、海南琼台师范学校,此处略]
……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所有个人名称第一次出现时都不能增词标引,对一些非常重要的人物标引员应该有预见的在第一次出现时就增词标引,比如中共中央新一代领导人、世界上有影响的大国总统等。

    简言之,国图这样做的理由是人名主题太多,影响《汉语主题词表》。撇开其对个人或机构“重要”性的判断是否合理不谈,其实,包括个人名称、团体名称、会议名称在内的名称主题以及题名主题,与主题词表可以说没有什么关系。没有收录主题词表,并不意味着不能用作规范的主题。或者说,只要是做过规范的名称,当需要做主题时,就应当作规范主题,而不是自由词。
    举个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LCSH中基本上不包含人名/机构/会议(但包括文学作品中虚拟人物名称),但当作为研究对象而需标引主题时,LC记录仍把人名/机构/会议放在名称主题字段(600/610/611),而不是非控的索引词字段(653)。
    为什么可以这样做呢?因为这些人名都是做过名称规范的。在机读目录规范格式中有一个“是否用于主题”的设定(MARC21的008/15,UNIMARC的106)。只要在做名称、题名规范时设定可用于主题,就不必将形式完全相同的名称规范与名称主题分别做两条记录(题名规范与题名主题同),简化了规范数据库(含名称、题名与主题)的维护工作。可以看一下LC规范中的莎士比亚(Shakespeare, William, 1564-1616),曾经同时做过主题规范(LCCN为sh 85120820),但目前是作为名称规范(LCCN为n 78095332)。
    换言之,《汉语主题词表》(汉语主题词库)中本无需收录名称主题,名称主题只要利用名称规范库就可以了。

    名称主题的数量相对于普通名称规范(责任者)而言,可以说少之又少,没有理由不将其规范化。按照建立规范的一般规则,国家图书馆在做名称规范时,并没有要求作者有相当的名气或者非常“重要”,何以对主题却另有一个标准呢?
    想来或许是没有利用MARC规范格式中的上述设定,或许与国图所用Aleph系统有关。从OPAC检索(浏览方式)看,国图的书目库不仅与主题规范库是相连的,与名称规范库(人名、题名等)也是相连的。是系统本身对主题规范与人名、题名规范的处理尚有瑕疵?还是对系统的使用不够到位?
    LC的书目数据库与没有与规范数据库连接。规范数据库检索能够显示命中的书目记录数,可见两个数据库是有关联的,但也没有提供与书目数据库的连接。不知道是不是Voyager系统没有解决有关问题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