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RDA分拆Agent关系元素

2019年2月21日,RDA测试版(常被称为“新RDA”)又进行了一次更新。除网站功能改进外,内容更新包括:分拆Agent关系元素,放出指南章节和其他元素。英语RDA稳定版将在2019年4月发布——也就是说,3R计划对RDA内容的更新即将完成
via RDA Toolkit News & Information: February Update to the Beta Site. 2019-02-21

对于“分拆Agent关系元素”(break out of agent relationship elements),德国Stuttgart Media University的Heidrun Wiesenmüller教授在RDA-L邮件组中提出了问题,引起热烈讨论。我觉得Tufts University的Stephen McDonald的解释比较靠谱。

据Heidrun称,之前测试版网站上的“作品的创建者”(creator of work)元素有一些例子,现在这个元素没有了,变成了下述5个“闪亮新元素”:
creator agent of work
creator collective agent of work
creator corporate body of work
creator family of work
creator person of work
并且原RDA工具包附录I【WEMI和Agent关系说明语】中所有相应关系元素都如此,比如translator变成:
translator agent
translator collective agent
translator corporate body
translator family
translator person
TA问:有必要吗?【似乎说RDA有1700个元素】并称还发现原来的“插图者”(illustrator),现在称为“静态图像的贡献者agent”(contributor agent of still image),嘲讽道:人们不禁对这创造力印象深刻。

撇开插图者改名,单说附录I关系说明语系列。Stephen认为:
创建者不是LRM或RDA中的实体,它是Agent和作品[2个实体]之间的某种形式的关系。因此,测试版中关系“作品的创建者Agent”等同于当前关系“作品的创作者”。关系可以继承,因此Agent的每个子类型都可以与作品建立创建者关系。 RDA似乎正在转向明确定义所有继承元素的做法,而不是依赖于隐式继承。我不知道他们对该决定的推理是什么,或者这在RDF词汇表中是否常见。我可以提出的一个基本原理是,如果明确定义了继承元素而不是隐式元素,那么编程会容易得多。
对于Heidrun进一步提问【因为总是知道所标记的是个人还是团体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更通用的“作品创建者agent”代替“作品的创建者个人”“作品的创建者团体”等,Stephen认为:
这取决于如何标识agent。如果将agent分类为Agent,则用“作品的创建者agent”。如果分类agent为个人,则用“作品的创建者个人”。关系的主体必须与相关的实体匹配。这也就是为什么“作品的创建者”在继承关系中被发现不合适。(至于)应该把agent分为Agent还是更专指的子类,多半由所用应用配置文件确定。

via [RDA-L] “Break out of agent relationship elements” (2019-3-5)

IFLA对用RDA进行珍稀资料编目的调查结果

看到IFLA做这个调查,有点奇怪,毕竟RDA并不是IFLA制订的标准:
IFLA Survey on Rare Materials Cataloguing with RDA (2019-2-25)

IFLA珍本及特藏部做的这个调查结果共有3个文件:1、简单报告;2、反馈分析;3、世界各地区比较。

先看反馈分析(第2个文件),9个饼图看起来很快。采用率很高(44%),有点意外,毕竟连美国国会图书馆(LC)都没用RDA做古籍。
看到最后一个问题:9.如果有一个国际的、IFLA背书的使用RDA编目珍稀资料建议集,你们会不会看齐?——原来珍本与特藏部是想做一个这样的建议。

再看按地区比较(第3个文件),就看了第1页六个饼图,亚洲采用率竟然高达57%,不禁对调查结论感到担忧——样本有代表性吗?有多少馆参加了调查?是不是使用馆更有兴趣回复?

最后看调查报告(第1个文件),快速扫一遍,抓到几个点:
1、调查时间2018.4.6-6.6。
2、调查语言英语。
3、信息在珍本及特藏部网站及博客发布,并联系IFLA各地区分部请求转发通知【为什么不在人气更高的IFLA-L邮件组发?】。
4、收到131个有效回复(其中亚洲7个)。
5、结论:(对第9个问题有60%正面回答)表明国际图联作为标准提供者的作用是有价值的,但是,国际图联可以对不属于自己的标准提出建议吗?珍本和特藏部正在致力于有关RDA对于珍稀资料的立场文件……

RDA信息源升级版:数据出处

一、引言
信息源,指文献著录的依据。与曾经强调乃至细化信息源的规则不同,新RDA(测试版工具包)考虑到国际化,包容数据的多样性,体现在信息源方面就是弱化相关规则,只规定通用信息源,把各元素的信息源留给不同的编目社区自己制定,因而与原RDA相比,信息源相关规则既有形式也有内容上的变化。
在新RDA中,“信息源”被包含在“数据出处”中,元数据(记录)本身也成为元数据作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很重要的“首选信息源”概念也将不复存在,“其他信息源”(载体表现以外的信息源)则被归入“载体表现不提供信息源”。其实虽然“首选信息源”在原RDA中出现频率不低,但在其术语表中也只有“信息源”,并没有“首选信息源”。
根据2018年RSC年会文件的说明,目前测试版上的RDA文本还不是稳定版,但内容已经得到确认,基本上不会有大的改动了。以下测试版工具包内容以2018年12月8日文本为准。

二、背景(官方文件)
2018年RSC年会成果文件(RSC/Outcomes/2018:Outcomes of the October 2018 RSC Meeting)上月底发布,信息源(Sources of information)在“RDA内容讨论”的“指引章节”中涉及,文字如下:
信息源。RSC重申其2017年马德里会议的决定,在RDA中提供有关信息源的一般性指示,而不是RDA规定一个优先顺序。特定社区的应用配置文件可以根据需要提供有关信息源的详细指导。在测试工具包中有关数据出处(Data provenance)的指引章节中提供了有关信息源的文本。
找来2017年RSC年会成果文件(RSC/Outcomes/2017 October: Outcomes of the October 2017 RSC Plus Meeting),在“3R计划:RDA内容变化”中这样说明:
关于如何选择信息源以及它们与出处(provenance)的关系,将删除每个元素中关于信息源的条款,以支持更高层次的一般指引。如果这对特定社区很重要,可以放在政策声明中。

三、数据出处与元数据作品
在测试版工具包的GUIDANCE(指引)菜单,有“数据出处”或“数据起源”(Data provenance)。根据术语表中的定义:
数据出处,指有关记录在元素或元素集中的元数据的信息,即有关元数据的元数据,或称元元数据(Information about the metadata recorded in an element or set of elements. Metadata about metadata, or metametadata.)。
【指引】数据出处所描述的元数据,被视为由一个元数据语句或一个元数据描述集所组成的元数据作品。可以使用任何适当的RDA元素和记录方法来描述元数据作品。【把元数据本身也当作(与LRM的其他作品)相同的作品,在概念与实践上都是突破。
(元数据作品)适用元素如下【11个】:
元数据的附注
发布元数据的施事者
记录元数据的施事者
用于元数据的内容标准
描述语言
元数据的有效范围
描述文字
元数据的来源
元数据的有效时段
元数据发布的时段
用于元数据的转录标准。

四、信息源: 元数据的来源
以上“数据出处”中的“元数据的来源”,即原RDA的信息源(Sources of information),目前的定义是:元素的数据值的来源(A source of a data value for an element)。
“记录元数据的来源”部分,包含原RDA 2.2 信息源的内容,但不再有“首选信息源”“其他信息源”的概念——从全文搜索看,后者结果为0,前者结果为3(均在选项中出现,估计在接下来的统稿过程中也会被修改)。
新RDA的“元数据的来源”大部分内容依“条件”(Condition)对原RDA 2.2 内容的重新排列组合,12个“条件”依次如下(括号内为对应的原RDA条款,方括号未找到原条款,似为新增):
载体表现由一个或多个页、叶、张或卡片组成(2.2.2.2)
早期印刷资源(2.2.2.2例外)
复制品(2.2.3.3)
缩微复制品(2.2.2.2交替)
动态图像(2.2.2.3)
缺少题名帧或题名屏的动态图像(2.2.2.3.1, 2.2.2.3.2)
其他(2.2.2.4)
包含多种语言文字的首选信息源(2.2.3.1)
非历时作品、提供2个及以上不同日期的首选信息源(2.2.3.2)
元数据说明或描述集的来源是被描述载体表现【元数据作品】
载体表现不提供信息源(2.2.4 其他信息源)
元数据说明或描述集的来源非被描述的载体表现【作品的相关载体表现】。
在“条件”下分列各自的“选项”(Option)。不同条件下的信息源与优先顺序不尽相同,粗看大致与原RDA相同。比如最常用的“载体表现由一个或多个页、叶、张或卡片组成”,选项内容如下:
依次选择以下信息来源:
题名页、题名张、题名卡片
与载体表现一同发行的封面或封套(cover or jacket)
标题(caption)
报头(masthead)
版权页(colophon)

五、载体表现各元素中的信息源
【指引】载体表现可以携带文本信息,该文本信息可以被转录或以其他方式用作载体表现本身的描述的信息源。转录值可以记录为以下一个或多个元素及其子元素和元素子类型的非结构化描述【按ISBD项重新排列】:
载体表现说明
题名说明、责任说明
版本说明
出版说明、发行说明、生产说明、制作说明
丛编说明。
在以上元素的非结构化描述中,涉及信息源的说明大致有3种(不含“选项”中涉及的信息源说明):
1、使用任何信息源(题名说明、版本说明、丛编说明)
2、记录转录来源见:Data provenance: Recording a source of metadata.【即上述“四”中各“条件”的“选项”】(载体表现说明,出版、发行、生产、制作说明)
3、未提及信息源(责任说明)
基本上就是“删除每个元素中关于信息源的条款”的明证了。对最重要的载体表现题名,竟然“Use any source of information”!没有政策声明或本地应用配置文件/应用纲要,还真没法用了?

新RDA变化,参见:
RDA进展:3R计划预计2019年底完成 (2018-12-1)
RDA未来几个月的内容变化(来自2018 RSC年会)(2018-12-1)
RDA著录方式新框架:资源描述(201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