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书架上的QR码标识

图书馆用QR码推广资源的例子很多,以前自己也曾介绍过一些,主要是从实体馆藏导向电子资源(见:移动,如何动。有墙)。
不过有很长时间,对远洋师讲的美国有图书馆在书架上贴相应的QR码架标,让读者可以手机拍下后直接查馆藏目录,却一直不解:人已经在书架边了,直接按号取书不就是了,为什么还要用手机拍下再查这么麻烦呢?后来才想明白,其实某一书架上的书并非全部馆藏。比如本馆同一分类号(甚至索书号)的书,可能分散在多个不同的馆藏地(新书库、某借阅区、保存书库等等);再如现在很多图书馆都把低利用率的书放到了存储书库。如此在书架边以相应的分类号查馆藏目录,就可以看到所有馆藏——如果可以限定检索排除当前馆藏地的馆藏,则更有推荐意义,且相对来说检索结果数量较少,让人更有信心浏览下去。

最近,杜威十进分类法(DDC)官博正在推动一个“基于DDC标识的QR码试验项目”,进一步扩展QR码推介实体馆藏的功能。从介绍看,主要是解决用户找到相关(或部分相关)馆藏后,希望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相关(或更相关)的馆藏。通常对于同一论题,如果从不同学科角度研究,在分类法中属于不同类别,这样即使所有馆藏都在同一馆藏地,由于类号不同,相关的馆藏也是排在不同架位的。
本项目目前正征求采用DDC的图书馆参与,DDC官方会提供DDC类号的“见”与“参见”一览表,各馆根据用户(及馆藏)情况选择部分类号制作QR码,贴到相应的书架上。官博提供的QR码标识,上部文字为相关的“类名+类号”,下部的QR码为用相应DDC号查馆藏目录的链接(采用短网址http://oc.lc/),当然格式并非是固定,完全可以自行定制:
基于DDC的QR码

 

 

 

 

 

 

这个,大概是在关键词检索正一统江湖、放弃DDC之声屡屡见诸媒体的现状下,延长分类法生命的一种努力吧。

——题外话1:通常馆藏目录的分类检索途径并不提供“见”或“参见”的功能——这是规范档的功能,但DDC(及其他分类法)大概不会提供给图书馆做规范档。如果可以在馆藏目录查询中实现分类法的“见”与“参见”功能,是不是同样(或更加)对用户有所帮助?
——题外话2:印象中《中图法》中“见”和“参见”不多,类似功能没有太大意义?

参见:025.431: The Dewey blog(有墙)
DDC-Based Signage and QR Codes Pilot Project: What’s Needed from You (October 18, 2013)
征求图书馆参加试验项目,要求说明
Is This All They Have? (September 06, 2013)
较早的项目功能说明

[update 2013-10-27] 官博又提出了使用QR码标识做相关参见,如DDC的383邮政服务,相应书架放置769.56集邮的QR码链接;796运动,放置617.1027运动医学QR码链接。难道DDC的参见没有包括这类?如何取得这些相关参见对照表?文中并未说明。
参见:Is This All They Have? Part 3 (October 24, 2013)

OCLC元数据管理研究:食谱探测器与同种作品推荐

看到@银河发呆指南 8月7日在新浪微博上介绍OCLC发布食谱书目数据库Cookbook Finder,很是吸引人:“该书目库收录世界各国图书馆藏食谱及食物、营养相关图书数千种,检索途径有人物、地点、主题(如课程、配料、方法等),浏览途径有主题、作者,如果Hathi Trust或Gutenberg项目中有全文,记录将提供全文链接”。于是前往一观:

OCLC Research: Explore cookbooks and more from libraries around the world with new Cookbook Finder app (05 August 2013)
介绍称为app,其实并非手机应用,是WorldCat的一个实验项目,界面也与worldcat.org相似。从介绍看,最大的特点是基于FRBR的作品,worldcat.org也号称基于作品,除了内容有所限定外,两者在功能上有何不同呢?

食谱探测器(项目页面):Cookbook Finder
访问界面:WorldCat Cookbook Finder

在检索结果上,比worldcat.org明显有改进的是细览页下部:
相关作品推荐,包括同一作者作品及类似作品,显示图书封面。
相似作品采用称为“Kindred Works(同种作品)的实验服务,通过分类号、主题标目、体裁等检索相关资源。
同种作品推荐服务提供API(Recommender API),可面向个别成员馆馆藏做定制。
Kindred Works也有自己的网页界面,首页与Cookbook Finder很像:WorldCat Kindred Works

各种版本,列出同一作品其他版本的封面及基本书目信息,链接到worldcat.org(worldcat.org只在检索结果一览中显示版本数)
比较奇怪的是,与worldcat.org对照,两者汇集的版本并不相同,似乎采用了不同的算法。足见在没有作品ID的情况下,集中同一作品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以De’ Medici Stucchi, Lorenza, 1926- 的“Pizza”为例:
— Cookbook Finder汇集了1993-1996年之间的5个版本,其中2个为1993年的;另外在相关作品里还有一个同作者、同书名的,点击该记录链接到WorldCat,是同一出版社1992年的,似应计入成为第6个版本。
— 而在WorldCat中,同一OCLC控制号26404157下汇集的只是3个1993年的版本
两相对比,Cookbook Finder中少了澳大利亚1993年出版的记录(McMahons Point, N.S.W. : Weldon Owen),似也应加入成为第7个版本。

Cookbook Finder目前收录数显然已不止数千,查”food”的结果就有26097条。其中包括电子书记录,比如2.0鼎盛时期谷歌大厨所写的“Food 2.0”,就有电子书。可惜检索结果没有如worldcat.org那样按年份限定,无法方便找到年代较早的图书,也就不知道Hathi Trust或Gutenberg的图书以何种形式提供访问链接(记录在链接到WorldCat的细览页后,有“在线查找”,列出相应的电子资源,包括封面图片等相关资源)。

附记:Cookbook Finder与Kindred Works均属于OCLC研究部的元数据管理活动:Activities——Metadata Management,其中有近20项研究,包括FAST(主题数据术语分面应用)、Classify、WorldCat的MARC使用、Worldcat Identities等,均值得关注。

从联合目录到融合目录

香港中文大学五十周年,5月底主办“第三届学术图书馆馆员国际学术会议”,名为“求同存异 动静阴阳 未来联校图书馆之合作与竞争”,专注于图书馆联盟相关话题:
主题1──学术图书馆联盟的管治:平衡、优先次序和评价
主题2 ──合作性的馆员培训:优点、陷阱和最佳典范
主题3──存取和储存共享纸本及数码馆藏的尖端方法:开放还是封闭的系统
主题4──集中统一馆藏管理和技术服务:不可避免或可以避免?

香港中文大学张宝珍和刘丽芝的报告,介绍该馆电子书编目批处理情况,尤其详细介绍了与CALIS联合目录合作,获取超星电子书MARC数据。
From union catalogue to fusion catalogue: how collaborative cataloguing might be initiated and implemented in the Hong Kong context (PDF链接)

香港中文大学图书馆目录和CALIS联合目录,在采用的编目规则、主题词表、分类法、MARC格式、编目语言上均不相同。但在数据处理过程中,除了转换CNMARC到MARC21之外,他们确定的基本原则是:尽可能接受CALIS的数据,允许混合的编目语言(换言之接受中文)。在2010年10月到2011年9月的一年间,历经评估、测试、转换、修改到实施批处理,完成了需要的70多万条记录。得到的记录强化了名称规范与主题及其他信息。

对于“融合目录”,报告人如此说明(p.16):
– 过去:
— 依据统一的编目实践
— 喜欢书目记录高度一致
– 现在:
— 引入采用不同编目规则和不同完整级别的供应商记录
— 接受“最小级记录比根本没有记录对图书馆用户有利”

对于上述变化,报告人的总结是:
– 经验1:变化是必然的 (p.20)
— 理想:完全遵照单一编目标准及本地惯例
— 现实:不同编目数据集混杂在一起
— 对用户来说,直接、即时获取所需图书馆资源,比标准编目记录更重要
– 经验2:妥协是必需的 (p.21)
— 同意尽可能保留CALIS原始数据,仅在“充分且必要”时才做修改
– 经验3:协作是可能的 (p.22)
— 当接受变化,编目员愿意接受编目实践上的差异
— 接受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UGC)资助且订购超星数字图书馆的大学图书馆,可以协作强化批处理的电子书MARC记录

all things cataloged博主对此的评论是:
“RDA即将来临,遗留数据将与新数据并列,还有按不同RDA政策决定(交替/可选、编目员判断)创建的数据。如果联盟及/或全球共享编目继续,我们最终将不得不告别我们相当封闭的世界观,接受非统一的、经混合的书目信息。”

——虽然报告标题是“从联合目录到融合目录”,但所谓“融合目录”并非联合目录的替代或升级,这里的“联合目录”或许只是提示来自联合目录的数据。
——如同两位报告人说的,包含不同编目标准数据的“融合目录”就是现实(我们这里也一样),不是由个人可以避免或改变的。
——并且,未来肯定不会仅限于电子资源记录。

via all things cataloged: From union catalog to fusion catalog (2013-6-7)(有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