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盘点:图情流行缩写词一瞥(下)

OA:全称Open Access。Open译作开放或公开,Access译法就见人见智了,所以合译后五花八门,如开放存取、开放获取、公开获取、开放使用等;台湾译法也不少:公开访问、公开取阅、开放取用、开放取阅或开放近用等。OA有不同的形式,对使用户者免费是其共同特征。OA及其收录的文献越来越多,因为多个研究表明,OA文献比非OA文献有更高的引用率,对作者、出版者的吸引力自然不小。OA对图书馆运作的影响是很值得研究的课题。
参见:OA相关博文几篇

RDA:《英美编目条例》(AACR)的未来替代品《资源描述与检索》(Resource Description and Access),计划于2008年出版。在名称上去掉“英美”、去掉“编目”,意味着它在地域与领域上有更大的抱负。或许那就是国际图联计划中的“一部国际编目条例”,毕竟国际图联编目专业组与英美编目条例联合修订指导委员会成员交叉的不少,其动向编目界不可不注意。
参见:
AACR终于准备出第3版了(http://catwizard.blogchina.com/548608.html)
“英美编目条例”退出舞台:从AACR到RDA(http://catwizard.blogchina.com/2445062.html)

RFID:无线射频识别技术(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台湾译为“无线射频标签辨识系统”。作为一种非接触自动识别技术,大有取代磁针+条形码的趋势。由新加坡的图书馆开始,RFID这一二年间渐渐在国外图书馆得到实用。台湾已有使用RFID的无人图书馆,台北市立图书馆总馆也于9月开始采用RFID自助借还;有此打算的深圳图书馆不知行到哪一步了?
参见:
RFID在图书馆的应用(http://catwizard.blogchina.com/603226.html)
RFID在图书馆的应用?孤陋寡闻篇(http://catwizard.blogchina.com/614164.html)

RSS:似乎没有译名,原名也是五花八门,一般认为是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真正简单的整合),而原来却称为Rich Site Summary(丰富的网站摘要)。是继电子邮件、短信(SMS)之后(或同时)的又一种推送技术。除了博客广泛使用RSS之外,国内已有一些图书馆用RSS向读者推送本馆资源、本馆新闻,最近更见到个性化的厦门大学图书馆RSS预约到书推送服务。国外用RSS推送最新目次的期刊越来越多了,还专门有人整理可用于图书馆服务的RSS资源。连重要的图书馆集成系统商也开始在系统中设计RSS推送方式,新的一轮系统升级中RSS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功能了
参见:RSS相关博文

Wiki:通译维基,据说源自夏威夷语“快点快点”(wee kee wee kee),也算作缩写了。“维基百科”鼎鼎大名,维基这种合作建立与维护文档的方式,也应用到各行各业。sogg(闲来无空)为厦门大学编目部建blog之外,还建了一个维基,真是令我羡慕。国外图情界的维基应用更多些,除了机构维基,同样的也有会议维基,比如今年美国图书馆协会年的维基、第7届“国际因特网图书馆员大会”的ILI2005维基。OCLC本月正式开通维基WorldCat (WikiD)试验计划,注册者可以为目录中的文献加评论、补充目次等,据说采用了维基技术,虽然看上去和其它的维基应用一点儿都不相像。
参见:
维基版的OPAC什么样? (http://catwizard.blogchina.com/3164127.html)
维基其它相关博文

    由于眼界与兴趣所限,不免对编目有所偏重,尤其是艰涩难懂且数量庞大的数字图书馆缩写词一个也没包括在内。
    是为一周年小结。纯为自我营销,不加外部链接,特此说明。

 

把自己的论文放上网

    订了几种邮件表服务,不时有人发消息,告知自己在开放存取(OA)的机构库(repository)、预印本服务系统(Preprints)、电子文库(E-prints)中发表了相关文章,欢迎大家去看。这些文章,一些已在正式出版物中发表,还有一些日后也可能在正式出版物中发表。
    为什么大家喜欢把已发或未发文章发表在OA中呢?在国外,这种趋势似乎越来越明显。理由应当是吸引注意力,提高被引率。
    CatalogABlog在年初关于“预印本服务系统”(Preprint Servers) 的介绍很能说明问题。他介绍了Greg J. Schwar和Robert C. Kennicutt Jr的文章,说明将文章放在预印本服务系统上能使被引率加倍。结论是:“是否正发展着这样一种倾向,即不在预印本服务系统的上研究被忽略,就象现在不被联机数据库索引的工作被忽略那样?”

    Schwar和Kennicutt的论文“《天体物理学杂志》论文与预印本的作者与引文趋势”(Demographic and Citation Trends in Astrophysical Journal papers and Preprints)本身首先发表在arxiv.org预印本服务系统的astro-ph(天体物理学)部分,后被《美国天文学会简报》(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Astronomical Society)采用。二位对《天体物理学杂志》(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简称ApJ)的统计及结论如下:

  • 2002年有72%的ApJ文章作为“天体物理学预印本”(astro-ph)贴出,其中61%是在被ApJ接受后贴出的,88%在被接受后贴出或更新。
  • 贴在astro-ph上的ApJ文章,与那些没有贴在astro-ph上的文章相比,平均被引超过二倍。预印本已经明显代替期刊,成为作者们了解论文的主要手段。
  • 在一个广泛认可的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仍是论文影响的主要决定因素。贴于astro-ph中的会议录论文,在被引频率上也二倍于未贴论文,但这些论文总被引比ApJ论文平均少20倍。

    如此多的文章出现在预印本服务系统中,的确令人吃惊。但这只是国外某些学科的现状。目前国内的预印本服务养在深闺人未识,吸引不了多少人投稿,更不会对引用产生多大的影响。有关信息如下: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中国预印本服务系统”(http://prep.istic.ac.cn/),至今文章总数不足500,“生物学”169篇居第一,“图书馆、情报与文献学”125篇居第二,“物理学”94篇居第三,其余学科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计。
    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办的“中国科技论文在线”(2003- ,http://www.paper.edu.cn/home.jsp),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约有2000余篇,超过200篇的是“电子、通信与自动控制技术”和“计算机科学技术”。官方网站,还有“可为在本网站发表论文的作者提供该论文发表时间的证明”这一条,本应比较吸引人。
    民营的“奇迹文库”(http://www.qiji.cn/eprint/)情况略好,有2600项。但不全部是存贮在其服务器上的文章。“图书馆学”仅有5项,另有“开放存取”链接7项。其中有网络自动引用索引发明者Steve Lawrence (NEC Research Institute)发表在Nature (Volume 411, Number 6837, p. 521, 2001)上的著名文章“Online or Invisible?”:

“在互联网上能够免费获得的研究文章通常会有更高的引用率。为了使自己的研究获得更多的关注并促使科学更快进步。研究者及出版商应当让研究文章通过互联网可以更方便地被读者获取。 ”

但原链接已经失效,在CiteSeer的新链接在此

    年心曾大力推广一个国外的图书馆情报学论文电子文库E-LIS (E-prints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cience),虽是设在国外的OA服务,但也接受中文论文。换言之,该文库中也会有中文论文。年心是中国部编辑,不知有些什么活干?
    E-LIS(2003- ,http://eprints.rclis.org/)据称是本领域首个国际性电子文库,由西班牙文化部支持,服务器设在意大利,现有论文2723篇。考虑到仅限图情领域,数量还算可以。网站最近改版,除检索功能外,另有作者/编者、期刊/图书、主题、国家、年份及最近更新浏览,便于追踪某些作者、期刊、国家、主题,及时了解最近增加的文章。
    看中国的文章,有以下几位:刘炜(4篇)、黄建年(5篇)、冼丽环等(1篇)、顾?模?4篇)。其中8篇为中文。

    何时预印本服务在中国也能吸引眼球?首先吸引作者上载自己的论文,进而吸引用户阅读、引用,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参见:
年心博客(http://hjn66.blogchina.com/
开放存取:学术出版的理性回归(http://openaccess.blogchina.com/

 

开放存取的美丽光环

    学术期刊/论文的开放存取(Open Access,OA)现在成了热门话题。在小小的图情blog圈,就有lowie年心二位密切关注OA。更早自然是几位blog前辈,如easy librarian写的”open access and more open“;最早关注国内OA服务的应该是sogg,他早早地做了链接,并写有”预印本服务“;tsingove也写了”学术者,天下之公器也“,并说想以OA内容做信息资源共享的课程论文,最近已在期刊上见到该文。还发现tsingove早就写了”开放期刊目录(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比我的”DOAJ:免费、全文、高质量学术期刊入口“早了有半年之久(汗)。

    IEEE的The Institute在2005年3月刊发表了Trudy E. Bell”向所有人免费的信息?“(Information Free-for-All?),专题报道OA问题。文中首先介绍了去年下半年以来加速OA由假设走向现实的三件事:

  • 7月,英国下院科学委员会报告(pdf文件),建议”所有英国高等教育机构建立机构库”
  • 11月,Google发布”学者“,搜索机构库及研究者个人网站的学术出版物
  • 12月,美国总统布什签署国家卫生研究院拨款法案,要求取得NIH资助从事研究的作者,将其发表在同行评议期刊上论文的最终版本,存放一份数字拷贝在NIH的公共库即PubMed Central中。

 

    除了Google,从另二件事看,OA已经进入立法视野。作为老牌学术出版机构,IEEE代表的自然是非OA的观点。然而,其出版部门的Anthony Durniak的说法不无道理,”开放存取听上去像一场利他的社会运动,但实际上是一种可选择的商业模式。
    “一种可选择的商业模式”,真是一言点醒梦中人(对OA知之甚少的我)。
    OA要能够生存与发展,当然需要钱。年心推荐的E-LIS应该是不要钱的,不知道它何以生存?记得lowie谈到过作者支付模式,在最近那篇”开放存取运动将解决学术期刊危机“中的数据,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作者需支付每篇1500美元,英国生物医学出版中心BioMed Center每篇500美元。而该报道重点非议的也是这种模式,其提出的费用是每篇1000-3000美元!接下去的讨论可想而知:作者是否支付得起,对无钱者是否公平,文章质量控制,等等。其后更是提出说明,OA将使研究机构支付比订购期刊更多的费用。
    这只是一方观点。未来如何,不得而知。只是在我们这里,普遍的模式既非OA,却又要作者支付发文费――先替编辑部给出个解释:给的这点版面费哪里够?与世界接轨,每篇文章即使收500*8.xx元人民币,也只是个下下限!

OA的不同译名及相关文献请参考:
lowie:有必要规范Open Access的中文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