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语种题名取哪个做正题名?

当信息源有多个语种的题名时,取哪个语种的题名做正题名(其他语种题名作为并列题名)? 这个是编目时需要确定的。
或许会有质疑,每个语种题名都可以揭示出来,取哪个为“正”、哪个为“并列”,有那么重要吗?
或许不重要,但应该说还是有必要的。主要是,有规则可以保证不同人、不同时间做出来的相同。还有时题名要用于取排架号(比如影视作品),方便读者直接按题名取。

编目规则对此自然是有规定的。但规则本身是否合理(适应读者使用习惯)、文字描述是否准确,必然影响其使用。加上出版物形态各异,有时编目员不免要纠结一番。
前几天RDA-L邮件组中就有一例,德国出版物:
– 题名页(首选信息源)信息依次是:德文责任说明、德文正题名、英文题名、德文其他题名信息
目次:前言和导论是德文,正文共18篇文章,13篇是英文,5篇德文
从正文看,英文为主,但从题名页看,德文为主,如何确定正题名?
讨论见:[RDA-L] RDA 2.3.2.4 (Title in More Than One Language or Script) (28 Nov 2015)

————————————————–
RDA 2.3.2.4 多种语言或文字的题名(据2015-11-30访问自译)
如果:资源的内容为书写、口述或歌唱
且:正题名的信息源有一种以上语言文字的题名
则:选择资源主要内容的语言文字的题名为正题名
如果:内容非书写、口述或歌唱
或者没有单一语言的主要内容(原文:There is no main content in a single language)
则:基于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版式或字体,选择正题名。
————————————————–

提问者觉得根据RDA上述规定,因为“资源主要内容”是英文,因此只能取英文作正题名。但又心有不甘,认为“这与RDA的表达性原则冲突:描述资源的数据应当反映资源本身的表达”。为什么不用“首先出现或在版式和设计上最突出的的正题名为题名”?
第一个回复者就给出了相反的结论,认为本例正适用规定的第2部分,即“没有单一语言的主要内容”,他认为实际上意思是“主要内容不是单一语言”(the main content is not in a single language)。
换言之,第1部分只是说题名为多语言,没有说资源主要内容为多语言。
不管这个解释是不是符合RDA原意,这个回答因为符合“常识”而得到回复者一致认可。甚至有人说,“这是又一个RDA写得糟的例子——结构和清晰性”。

有人指出,此规则与AACR2 1.1B8和ISBD 1.1.4.1.2用词类似。附上各种规定备记:
– ISBD 1.1.4.1.2(统一版中译本)
如果题名用不同的语言或文字(即并列题名,见1.2),正题名应是资源内容或主要部分所用语言或文字的题名。
如果这一标准不适用,那么应该参照出现在首选信息源上的正题名的版式来选择正题名,或者,如果没有版式差别,应参照首选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选择正题名。
– AACR2 1.1B8(本人自译)
如果主要信息源[题名]有两种或以上语言或文字,取主要的书写、口述或歌唱内容的语言文字,转录为正题名。
如果本准则不适用,参考主要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或版式,选择正题名。记录其他[语言]题名为并列题名。
– RDA 2.3.2.4 中译本(基于2012年更新)
如果正题名的信息源载有多种语言或文字的题名,则选择资源的主要书写、演说或演唱内容所用的语言或文字的题名作为正题名。
如果此准则不适用,则按信息源上题名的序列、版面或字体设计选择正题名。

可以看到,RDA原本实际上采用的是AACR2文本。2013年重写版改用“如果、则”格式,至于第2个如果中的“或者”,则是在2014年更新时才增加的。看RDA工具包中AACR2条款链接的加拿大规则解释(LAC RI),第1个如果的解释有“如果一种语言文字的优势不那么明显”——可见原来确指正文为多语种的情况。
而ISBD与AACR/RDA还是有差别的,第2个如果ISBD版式为先、顺序为后,而AACR/RDA顺序为先,版式、字体为后。如果ISBD第1个如果的解释与AACR2相同的话,则ISBD与RDA的差别或许就更大了。
——然后我也怀疑了,是不是用common sense就好?

IFLA《翻译ISBD之RDF命名空间指南》发布

5月15日消息,IFLA发布《翻译IFLA ISBD之RDF命名空间指南》[1][2],本指南基于2013年的《翻译IFLA之RDF命名空间指南》[3]。
2007年4月在不列颠图书馆举办的“数据模型会议”,开启了图书馆界走向关联数据和语义网的时代。IFLA此后相继在OMR注册了FRBR系列和ISBD词表,也有了自己的命名空间[4]——这些元素集与词表从标签到描述等等,用的自然都是英语。上述2个指南,即为将词表由英语译为其他语言而制定的规则。
ISBD词表看了下,目前部分有西班牙文的label, description, note,大概是西班牙国家图书馆书目采用IFLA命名空间词表的时候做的翻译吧。

《指南》的几个要点:
– 如果打算翻译ISBD命名空间,应联系ISBD评审组。翻译的后续维护与更新,也应与ISBD评审组和IFLA关联数据技术子委员会(LIDATEC)沟通。[5 手续]
– 需要翻译的内容:1、人读的标签、名称、题名等;2、定义、描述等;3、注释、评论等。[1 导论]
– 优先翻译第0项内容形式和媒介类型所用词表,方便在共享书目记录中转换为目录语言,这样最终用户很快能从翻译获益。[3 通用指南]
– 翻译应该保持与相应ISBD标准官方译本一致。[3 通用指南]

参见:
[1] ISBD Review Group » News. Now available: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 By ISBD Linked Data Study Group. 15 May 2015
[2] ISBD Linked Data Study Group.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Version: 1.0, April 2015. (pdf, 9p.)
注:ISBD关联数据研究组http://www.ifla.org/node/1795,前身为:ISBD/XML研究组
[3] IFLA Namespace Technical Group.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IFLA namespaces in RDF. Version 2.0, August 2013. (doc, 5p.)
注:IFLA命名空间技术组http://www.ifla.org/node/5353 2009年成立,主席Gordon Dunsire,活动到2013年[2015结束]。后继机构:IFLA Linked Data Technical Sub-Committee (LIDATEC), 目前尚未建立网站。[2016-2-24更新、增加网站链接]
[4] IFLA Namespaces.
注:目前有三个词表。除FRBR、ISBD外,还有《编目术语与概念多语言词典》(MulDiCat: Multilingual Dictionary of Cataloguing Terms and Concepts)

ISBD与FRBR之间的语义关系

书蠹精微博提示ISBD与RDA协调有更新,前往ISBD评审组网站一看。发现《ISBD元素集与RDA元素集校准》由1.1版升级为3.1版(参见:2014年1月17日的“ISBD与RDA的对照”)。

又看到不知什么时候,ISBD评审组网站上发布了2013年由Gordon Dunsire完成的报告(自称paper),关于ISBD与FRBR之间的语义关系:Resource (ISBD) and Work, Expression, Manifestation, Item (FRBRer) semantic relationship

Resource and Work, Expression, Manifestation, Item / Gordon Dunsire, 28 July 2013. Amended 6 October 2013, following comments by Patrick Le Boeuf and discussion at IFLA 2013

ISBD是不分FRBR层次的,在此报告中作为“资源”,与FRBR的WEMI一同作为“类”(表1);
WEMI之间的关系(属性),由WEMI分别作为定义域和值域(表2);
资源与WEMI之间的关系,则分别由资源和WEMI作为定义域和值域(表3)。

说到底,这种表有什么用呢?
文中提出了两个案例:
1、由遗留书目记录发布关联数据
2、集成基于FRBR的元数据

当初ISBD做统一版时,没有采用FRBR模型。未来根据不同模型、由不同RDF词表生成数据之间的对照,会是关注的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