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21准备弃用ISBD标点

本人做编目始于西编,后来学机读目录也是从MARC21开始,一直觉得MARC21(或者说LC的做法)比CNMARC好,相信要做书目FRBR化的会认同。但对MARC21最不以为然的,是其大量使用ISBD标点,并且需为字段末要不要那个“点”这样无聊的事费神。很赞德国,转用MARC21时决定不使用字段/子字段末的ISBD标点,为此MARC21头标第18位在2010年新增代码c(省略ISBD标点)。
2010年使用RDA后,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政策声明”中还为MARC记录中的那个点留有位置,看到觉得很无语。但实际上,美国人按规则行事,也在准备改变,只是动作有点慢。2011年3月,合作编目计划成立“PCC ISBD和MARC任务组”研究此问题,当年9月完成提交最终报告,但没有下文。2015年12月任务组被再次召集,从转换操作角度重新组织最终报告。2016年10月,完成《PCC ISBD和MARC任务组(2016年修订最终报告)》。相应地在2016年6月MARC21修订中,头标第18位再新增代码n(省略非ISBD标点)。详见:
《PCC ISBD和MARC任务组(2016年修订最终报告)》Revised Final Report, PCC ISBD and MARC Task Group(86页)

本报告内容涉及省略ISBD标点修改相应的MARC21子字段两方面,子字段变化借鉴UNIMARC之处不少。建议是首先实施停止使用字段末尾句点、停止使用与MARC 21编码相对应的分隔标点(即有子字段,则省略相应的冗余标点)。报告提出一年多后,PCC终于准备好对此报告的建议进行测试。已由LC、NLM和OCLC各提供一套去掉了部分ISBD标点的书目数据集,供图书馆、厂商等下载测试并提供反馈,测试截止日期2018.7.1。之后将进行评估,再决定是否改变现有做法(停用ISBD标点)。
测试公告(含说明及数据下载):Record sets for testing limited ISBD punctuation
测试调查(反馈):PCC ISBD Punctuation Test Record Survey

报告说,“在MARC记录中省略ISBD标点是世界各地使用的其他MARC格式的通行做法”(1.5 目标)——看到这句,不免脑补说服守旧编目员的场景。接下来报告自问自答(1.6 MARC的未来):既然都要放弃MARC了,为啥还要费力改变目前的做法,甚至还涉及修改MARC21?因为转到BIBFRAME还要很久,期间需要软件在两个格式间来回转换,忽略标点可以简化加上标点、除去标点这样的编程工作。
去除ISBD标点,无疑将减少编目员无效劳动。但报告中有很大部分是对MARC21格式的修订,如果采用修订建议,则编目员需要再培训,对新增子字段也会有一个适应期。如果用程序对已有数据进行处理,将原来多义的子字段用新增有明确含义的子字段来替代,会简化未来转换到非MARC环境。不过,如果程序能够解决,大可到时再处理。或许这是报告初稿拖了多年没有付诸实施,而目前只对修订报告的去标点部分进行测试的原因吧。
报告中提到,任务组有一位成员认为不值得花时间费用修改MARC21格式、除去标点,而应该直接采用MARC替代品(1.6 MARC的未来)。但我觉得,在MARC被取代前,先不用ISBD标点,可以省掉编目员很多无效劳动,还可简化培训。CALIS联编中心在更新编目员考试试题库时不再有涉及ISBD标点的选择题,但原编时标点不符合规定还是要扣分的。

Via BIBFRAME Listserv. Testing use of limited ISBD punctuation in bibliographicrecords / Lori Robare (2018-2-7)

参见:
ISBD著录用标识符有何用?(2008-10-2)
【书蠹精的博客】关于ISBD著录用标识符答编目精灵问(2008-10-25)

——— 《PCC ISBD和MARC任务组(2016年修订最终报告)》目次———
1 – Pre-ISBD/ISBD Punctuation and MARC 21(历史回顾:前ISBD/ISBD标点和MARC21)
2 – Terminal Periods in Bibliographic and Authority Records(书目和规范记录中的结束句点)
3 – Fields Requiring Editorial Changes to MARC 21(仅需忽略ISBD标点的字段)
4 – Fields Requiring Substantive Changes to MARC 21(需实质性改变的字段)
5 – Access Point Fields Requiring Substantive Changes to MARC 21 Bibliographic and Authority Formats(需实质性改变的检索点字段)
第3-5部分,逐个列出有标点变化的字段,变化前后对照样例,忽略的标点为红字,很醒目。同时提供MARC21及相应ISBD、UKMARC、UNIMARC链接。第4-5部分,还涉及子字段本身的变化,包括:修改定义、新增(代替相应的标点)、改为可重复(标点改为重复子字段)。子字段变化借鉴UNIMARC之处不少。
Appendix A – Fields Which Require No Punctuation and Coding Changes(无需改变字段表)
Appendix B – Summary of Recommended MARC Coding Changes for Bibliographic Records(书目记录建议修改字段/子字段一览)
Appendix C – Whole Record Examples(整条记录对照样例)
附录C样例:共9条,按AACR2编目的图书、计算机文档、连续性资源、地图、乐谱、录音、音像各1条,按更早条例及RDA的图书各1条。
Appendix D – Specifications for Removal of Punctuation in Bibliographic Records(删除书目记录中标点规范)

2017年IFLA新标准(6项)

IFLA标准网站 IFLA Standards(未列出所有标准)

8月正是IFLA年会,IFLA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了《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大会同时发布新闻,汇总2017年IFLA已经及即将公布的新标准。
New IFLA Standards in 2017 (2017-8-22)
年会新闻,链接了新标准介绍英文版,作为IFLA的7种官方语言之一,还有新标准介绍中文版
已经发布的4个标准都在广义的编目范畴(照抄各标准简介附后):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即将公布的2个(8月18日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批准),介绍中没有简介、说明为“即将上线”:
图书馆对无家可归人士的服务指南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ople Experiencing Homelessness
目前IFLA网站上有今年早些时候的全球评审(截止期2017-5-21)草案

国际图联ISBD在RDF中的命名空间之翻译指南 IFLA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目前网站上有2015年1.0版: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2015)
参见:IFLA《翻译ISBD之RDF命名空间指南》发布(2015-5-7)
另外在ISBD评审组网站的 Publications from ISBD Review Group,还有一个相关标准:
ISBD用作关联数据指南 Guidelines for Use of ISBD as Linked Data (2016)
目前是2016年8月最终草案,看来获批之路漫长。

———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 (2017年8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
国际图联LRM是在实体-关系模型框架下开发的高层概念参考模型,是对FRBR、FRAD、FRSAD这三个独立发展的国际图联概念模型的整合。
国际图联LRM的推出旨在解决这三个独立模型之间的不一致之处。新的模型对原有三个模型中涉及的每一项用户任务、实体、属性和关系都进行了审核,也对相关概念做了修订,但同时也需要进行重构,以构建有意义的整合。整合结果便是目前这个单一、简化且逻辑一致的模型,它涵盖了书目数据的所有方面,同时也适用于当前的概念模型实践。
国际图联LRM旨在应用于关联数据环境,支持并推动关联数据环境下的书目数据使用。
参见:
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中的Nomen实体(附LRM成为IFLA标准)(2017-8-25)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评审反馈(2016-5-7)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全球评审(2016-2-29)
FRBR统一模型:开发中的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2015-8-19)

———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PRESS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Pertaining to Serials and Other Continuing Resources (2017年3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上获审通过)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node/11408
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PRESSOO是一个正式本体,旨在揭示连续性资源及更具体的连续出版物(期刊、报纸、杂志等)的书目信息。该模型是对FRBROO模型(面向对象的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的扩展。FRBR反之又是对CIDOC CRM的扩展,CIDOC CRM是文化遗产信息的概念参考模型。
PRESSOO旨在为FRBR家族模型应用于连续出版物和连续性资源时长期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参见: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oo的连续出版物扩展——PRESSoo(2014-2-13)

———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
Statement of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Principles (ICP) 2016
国际编目原则的第一版,即广为熟知的“巴黎原则”,已经出版50余年。【2009年出版ICP】国际图联现在出版了最新的修订版,即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这个版本立足于世界强大的编目传统,以及国际图联功能需求家族概念模型。
这些原则旨在指导编目代码的发展和编目员所做的决定,应用于书目和规范数据,也由此应用于现行的图书馆编目和图书馆创建的书目及其他数据集。它们的目标是为所有类型的书目资源提供统一的资源描述和主题编目方法。
参见: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2017-3-5)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5版(草案)(2015-8-20)

———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FRBR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in Object-Oriented Formalism (标准委员会发布)
FRBROO是书目数据的一个本体或更高层次的概念模型。这个模型与国际图联的FRBR家族概念模型紧密相关;它是这些模型的面向对象版本。FRBROO的第一版只基于FRBR;而第二版基于三个模型:FRBR、FRAD和FRSAD。
参见:
FRBRoo 2.4作为IFLA标准发布(2017-3-20)
FRBRoo中的“事件”(2016-10-16)
“FRBRoo模型与环境学术研讨会”笔记(2016-10-14)
FRBRoo 2.4笔记(2016-10-6)
FRBRoo读后(2014-2-9)

多语种题名取哪个做正题名?

当信息源有多个语种的题名时,取哪个语种的题名做正题名(其他语种题名作为并列题名)? 这个是编目时需要确定的。
或许会有质疑,每个语种题名都可以揭示出来,取哪个为“正”、哪个为“并列”,有那么重要吗?
或许不重要,但应该说还是有必要的。主要是,有规则可以保证不同人、不同时间做出来的相同。还有时题名要用于取排架号(比如影视作品),方便读者直接按题名取。

编目规则对此自然是有规定的。但规则本身是否合理(适应读者使用习惯)、文字描述是否准确,必然影响其使用。加上出版物形态各异,有时编目员不免要纠结一番。
前几天RDA-L邮件组中就有一例,德国出版物:
– 题名页(首选信息源)信息依次是:德文责任说明、德文正题名、英文题名、德文其他题名信息
目次:前言和导论是德文,正文共18篇文章,13篇是英文,5篇德文
从正文看,英文为主,但从题名页看,德文为主,如何确定正题名?
讨论见:[RDA-L] RDA 2.3.2.4 (Title in More Than One Language or Script) (28 Nov 2015)

————————————————–
RDA 2.3.2.4 多种语言或文字的题名(据2015-11-30访问自译)
如果:资源的内容为书写、口述或歌唱
且:正题名的信息源有一种以上语言文字的题名
则:选择资源主要内容的语言文字的题名为正题名
如果:内容非书写、口述或歌唱
或者没有单一语言的主要内容(原文:There is no main content in a single language)
则:基于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版式或字体,选择正题名。
————————————————–

提问者觉得根据RDA上述规定,因为“资源主要内容”是英文,因此只能取英文作正题名。但又心有不甘,认为“这与RDA的表达性原则冲突:描述资源的数据应当反映资源本身的表达”。为什么不用“首先出现或在版式和设计上最突出的的正题名为题名”?
第一个回复者就给出了相反的结论,认为本例正适用规定的第2部分,即“没有单一语言的主要内容”,他认为实际上意思是“主要内容不是单一语言”(the main content is not in a single language)。
换言之,第1部分只是说题名为多语言,没有说资源主要内容为多语言。
不管这个解释是不是符合RDA原意,这个回答因为符合“常识”而得到回复者一致认可。甚至有人说,“这是又一个RDA写得糟的例子——结构和清晰性”。

有人指出,此规则与AACR2 1.1B8和ISBD 1.1.4.1.2用词类似。附上各种规定备记:
– ISBD 1.1.4.1.2(统一版中译本)
如果题名用不同的语言或文字(即并列题名,见1.2),正题名应是资源内容或主要部分所用语言或文字的题名。
如果这一标准不适用,那么应该参照出现在首选信息源上的正题名的版式来选择正题名,或者,如果没有版式差别,应参照首选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选择正题名。
– AACR2 1.1B8(本人自译)
如果主要信息源[题名]有两种或以上语言或文字,取主要的书写、口述或歌唱内容的语言文字,转录为正题名。
如果本准则不适用,参考主要信息源上题名的顺序或版式,选择正题名。记录其他[语言]题名为并列题名。
– RDA 2.3.2.4 中译本(基于2012年更新)
如果正题名的信息源载有多种语言或文字的题名,则选择资源的主要书写、演说或演唱内容所用的语言或文字的题名作为正题名。
如果此准则不适用,则按信息源上题名的序列、版面或字体设计选择正题名。

可以看到,RDA原本实际上采用的是AACR2文本。2013年重写版改用“如果、则”格式,至于第2个如果中的“或者”,则是在2014年更新时才增加的。看RDA工具包中AACR2条款链接的加拿大规则解释(LAC RI),第1个如果的解释有“如果一种语言文字的优势不那么明显”——可见原来确指正文为多语种的情况。
而ISBD与AACR/RDA还是有差别的,第2个如果ISBD版式为先、顺序为后,而AACR/RDA顺序为先,版式、字体为后。如果ISBD第1个如果的解释与AACR2相同的话,则ISBD与RDA的差别或许就更大了。
——然后我也怀疑了,是不是用common sense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