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用云图书馆自动化系统:上海美国学校的Follett Destiny

前几天到长宁图书馆参加上海文献联合编目中心年会,介绍BIBFRAME最新进展,题为《BIBFRAME模型的演变:从FRBR到BIBFRAME2.0》。
会间休息时,校友、上海美国学校(SAS)中学图书馆助理岳MM找我,希望经常给她提供些图书馆专业方面的信息。当天给她邮件,除介绍中图学会、上图学会的中小学图书馆相关组织外,主推美国图书馆协会下属的学校图书馆协会(AASL),毕竟该校路子与国内差别很大,应该更接近美国的学校。

对该校图书馆采用什么样的系统管理很有兴趣,但该校网站的图书馆部分只是介绍,并无链接。后按岳MM提供的网址进入,标题栏有Follett Destiny的Logo,一个基于Web的云ILS。会前曾与邻座、也是来自国际学校图书馆的MM交谈,听起来用的也是云服务系统。对于工作人员不多的中小学图书馆,采用SaaS的托管系统确实是最佳选择。

根据Marshall Breeding的2016年图书馆系统报告(Library Systems Report 2016: Power plays),Follett公司主导着美国学校(K-12)图书馆,其自动化系统Destiny Library Manager用户达66,129家,其中2015年新增5,679家。Destiny还能集成电子书外借,从上海美国学校图书馆OPAC看,应该有电子书模块(需登录)。

Shanghai American School
网站首页有各校区链接,浦东小学、浦西小学、浦东中学 浦西中学,进入后各有很多网站链接,国内的中小学图书馆或可参考。
系统主体部分的目录查询(Library Search)是合一的,可以限定查不同校区或整个上海美国学校。
目录页左栏有5个选项:
– Library Search 搜索:目录(Catalog)
– Destiny Quest 探索:1排行榜 Top 10;2资源清单(本人收藏;公共清单);3新书 New Arrivals
– Destiny Discover 发现:发现系统(图书、数字资源、数据库、开放教育资源)(需登录;浦西中学可进入,查询无结果)
– WebPath Express 网络快讯:按主题、话题浏览的新闻
– Resource Lists 资源清单(与Destiny Quest的2内容相同):“公共清单”类似推荐书目,链接到OPAC

Library Search 查询方式3种:Basic基本查询,Power 高级查询,Visual 可视查询。可视查询是面向低龄读者的浏览式查询,学校图书馆OPAC特色。
详细书目页有书评功能(Reviews),实际是给图书评级(Rate this title,5星)。
看书目数据,几个特点:
– 索书号:采用杜威分类法,作者号取姓前3字母(也有一些采用纯字母的特别类别)
– 附注:注明适用读者级别(年级),包括:阅读/兴趣级别(grade level 年级),兰斯等级(Lexile Service分值)
– 附注:注明不同的推荐来源:如Booklist,School Library Journal,Wilson’s Children等。

关于更换图书馆自动化系统

本馆自1999年开始使用Innovative公司的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先是telnet方式的INNOPAC,后升级为客户端的Millennium,但在很长一段时间中,telnet方式仍保留有大部分功能,并且有些功能仅以telnet方式提供。公司2012年推出被归为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Sierra。如同当年不再维护INNOPAC,2017年公司也将不再维护Millennium,这意味着系统中的bug将不会被修复,同时对于依赖公司做远程维护的系统,升级或是更换系统,是不得不加紧考虑的问题。

——— 数据所示现状 ———
今年4月,根据Library Technology Guides网站2011-2015年间各图书馆选择系统的数据,以及该网站的2012-2015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年度调查,写博文分析了图书馆更换Millennium系统的选择。汇总的数据对Sierra相当不利,公司的用户忠诚度堪忧:
其一,虽然大部分Millennium用户选择升级为Sierra,但比例逐年微降,2015年已不足50%,选择Alma的则持续微升。
其二,从2012年发布伊始,使用Sierra系统的图书馆希望更换系统的比例逐年上升,分别为:3.2%、5.8%、10.8%、12.9%。

今年5月Marshall Breeding的《2016图书馆系统报告》发布,就高校图书馆用ILS而言,给出的判断是:“Alma主导,WMS进行某种程度的竞争,Sierra提供选择更传统的方法。”2015年具体数据是:美国高校选择新系统前三,Alma独大共171家(占68%),Sierra第二共27家,WMS第三共20家。研究图书馆协会(ARL)成员馆所用系统,数量排名依次为:Voyager(27家)、Alma(25家)、Millennium(18家)、Symphony(17家)、Aleph(16家)、Sierra(13家)、WMS(3家)、Horizon(2家)。

——— 公司宣讲和系统考察 ———
今年6月和9月,本馆请来4家ILS公司介绍产品,依到馆先后、分别为:SirsiDynix的Symphony、汇文、Ex Libris的Alma和Innovative的Sierra。9月底又走访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对Sierra和Alma进行调研。7月还参加了Ex Libris的年会(CCEU2016年年会参会记)。对各系统的印象如下。

Symphony:联盟功能强大,中国高校用户有北大、人大、天大、兰大、吉大、中欧、天津联合数图中心等。开放的产品,有很多接口可用于开发扩展。在上海有办公室,售后响应相对方便。
介绍中对Enterprise资源发现平台着墨较多,但又未能让听者感受到其电子资源管理的优势。另外介绍中有不实或误导成份,如把上图归入Symphony用户,又如“支持新的编目规则BIBFRAME”之说。

汇文:传统系统,国内的比较接地气,985、211大学近半数使用。公司对ILS新功能的跟踪与创新一直令人印象深刻,从当年的分面OPAC,到现在的读者毕业回顾模块。
我问了一个比较坑爹的问题:一条馆藏记录能否挂到多条书目记录下(合订本分开做书目记录,或者子目太多超出MARC记录长度)?后者有解决方法,前者没有。

Alma:采访、资源管理(编目)、服务(Fulfillment)、管理4模块【如何串接各个功能点形成工作流程,没有现成答案(如同当年本馆采用Millennium系统时)】。“服务”包含电子资源管理,也包括如在线请求实体资源的数字化。不含读者界面OPAC,需另配发现系统——本馆目前使用的Summon已在Ex Libris旗下,整合将在2016下半年启动、2017年完成。
国内使用环境有待成熟:中国数据中心2016年底开通【用新加坡数据中心做测试、速度太慢】;中文界面已完成【翻译问题、有时不如看原文(其实Millennium系统至今还有此问题)】;CNMARC基本完成、规范待定;本地化:拼音、繁简通查等进行中。
尚有二三百家等待布署【签约后再排队】,香港高校JULAC八馆计划明年7月上线(从Millennium系统跳槽)。

Sierra:界面与Millennium变化不大,馆员不需培训就可直接使用,也不需要重新进行复杂的参数设置。转置(升级)4-8周完成,最少停机时间(切换)4-5小时【华科2014年暑假两个月完成,对馆员基本无影响。但也因此保留了原来的所有问题,包括我最深恶痛绝的字符集问题,Sierra本身的版本升级时仍有可能出现】。
与原来最大的不同是开放性,有了(像其他系统那样)更多的接口,且新的Restful API都是免费的(旧接口仍收费)。
另外对于电子资源管理,同样延续原来的ERM,既需要额外付费(本馆先前并未购买),使用不便且益处不明。
【新的问题包括:速度慢,客户端安装、Java升级存在不定因素(Web界面支持全部用户数后此问题当可解决),系统重启时数据、系统两个服务器同步需要公司介入解决】

——— 选择系统如何考虑 ———
本馆第一个图书馆自动化系统是富士通,大约在1989年,应该是国内较早采用ILS系统管理的。十年后因为“千年虫”问题,被动选择更换系统。前两次如何在多个系统中做出决策不得而知,如今面临第二次被动选择,该如何考虑呢?可以肯定没有标准答案,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相似的图书馆采用不同系统的情况了。
以下问题是听宣讲和考察中想到的,不分先后。各问题相互交错,决策不易。

问题1:升级或更换系统要达到什么目的?
如果只是被动选择,也可以没有目的,纯粹是原来的系统不能用了。但,如能趁此机会升级系统、改善功能,自是一举二得。不过,或许现在真没什么理想的系统,只能是“矮子里厢拔长子”?
可以知道的是,目前印刷型资源使用萎缩、电子资源使用增加,传统ILS因围绕印刷型资源而致作用降低,紧密结合电子资源管理的新型系统更具有实用性。

问题2:升级旧系统还是更换新系统?
就Millennium而言,升级旧系统最简单,如《2016图书馆系统报告》所说,“相对于购买另一个厂商的新系统 ,此方法对图书馆意味着较少混乱的迁移过程、较低的费用”。
更换新系统,除了功能方面可能有的提升外,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即馆员的培训与发展。本馆上世纪末参与系统参数设置者绝大多数已退休,现有员工对系统了解可以说极其有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者众。更换系统,征集员工参与系统测试与参数设置,能促进馆员的专业化发展、有助于系统的最优化使用,进而促进本馆的持续性发展。换个角度说,系统的选择可以体现图书馆的水平与对馆员素质的认知。这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必须有心理准备。

问题3:必须要下一代吗?
9月底的系统调研是冲着下一代去的。
– SirsiDynix的下一代BLUECloud仍在开发中,如名称所示,也是基于云的。
– 汇文下一代:还要一年再推出,具体情况不明。
– Alma本身是下一代,特别强调下一代是多租户而不是托管,版本升级由公司自动布署。
– 另一个符合多租户定义的下一代系统是OCLC的WMS,因为基于WorldCat,在中国没有市场。
– Sierra列名下一代,但无论从厂商介绍还是真实用户体验,均未让人感受到“下一代”之所在。
– 下一代中还有开源的Kuali OLE项目,始于2008年、面向高校,只是开发的进展一直很慢。据2016图书馆系统报告,2015年用户仅有3家,目前版本仅用于印刷馆藏管理。作为开源系统,对图书馆的系统开发能力有更高要求,据说国内北大/CALIS等在参与。
总之,或许“下一代”就是个各说各话的伪标签。 如果希望要下一代,对于SirsiDynix和汇文,还需要等候。
参见: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前世今生

问题4:费用或性价比
费用自然是更换系统中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不同系统定价方式各异,所需费用并非一目了然。比如按功能、模块、用户数收费,还有接口是否收费等因素。除购买费用,还有年费,也是不可忽视考虑的重要一块。基于云的系统,不需要服务器的软硬件及维护投入,对费用也有很大影响,同时还会减少系统管理方面的工作量,也体现间接的费用。
Alma按用户数计价,大陆已签约2家都是小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馆6用户,中科院高能所5用户)。汇文报价自不比国外系统,但据称自助借还一个接口要2万,总计费用也就不低了。
除了绝对价格,性价比也相当重要。如果能够实现吸引人的不同功能,高费用也会被认为是值得的。

问题5:功能、操作与效率
Last but not least,系统是否有所需功能、操作是否方便、能否保证工作效率?对员工来说,这些是一票否决的因素,毕竟是每天都要用的系统。
关于系统的易用性,对新系统会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国内系统如汇文,工作流程可能一目了然。国外系统如Alma,则需要灵活组合各个功能,实现流程的优化。当年采用Millennium系统之初,为把系统功能整合到编目工作流程中,也是耗费了大量脑细胞的,收获则是对系统功能的全面了解。所以,只要功能具备,如何使用不会是问题。当然前提是需要馆员去钻研,否则好系统也会被用烂。

太长了。就此打住。

[update 2016-10-30] 今天无意中查到7年前写的“选择国外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必读”,对照着读有点意思。

CCEU2016年年会参会记

艾利贝斯集团产品中国用户协会(CCEU)2016年年会日前在贵阳召开。去年底Proquest并购Ex Libris(艾利贝斯),保留Ex Libris名称并将旗下相关产品纳入其名下。本馆年初上线发现系统summon,也因此成为艾利贝斯产品用户。
本次会议共有20多个长度为半小时的报告,有宏观的、也有结合产品的。会议日程紧凑,设分会场容纳所有报告,因而听者必须有所取舍。此次被馆里指派参会,并未明确任务,考虑到本馆正调研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因此首选Alma、次则summon相关报告,对照会议日程,切换了几次会场。

[update 2016-7-12] 会议网站现有PPT下载(不完整)

——— Alma ———
以下信息来自艾利贝斯副总裁Mr Shlomi Kringel、技术支持总监Ms Adi Fubini,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图书馆馆长张甲、艾利贝斯北京代表处(即将升格为公司)沈辅成、杨滦、董晨晨等的报告【方括号中信息来自今年图书馆系统报告等】:
首家用户:目前有700+【大约有300家未上线】。全球首家2012年7月12日上线,中国首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定在4年后同一天。上线前,图书馆相关员工必须通过公司的考试。
summon支持【目前Alma系统配套用户搜索界面是Primo】:2016年底将集成summon,2017年2月将有首个用户。
数据中心:全球原有3个(北美芝加哥、欧洲阿姆斯特丹,亚太新加坡),考虑到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将在中国增加1个。目前云产品用户3500+,包括Aleph也有云产品版(哈佛大学目前用云Aleph,为迁移到Alma做准备)。
电子资源管理:知识库本地支持,含DRAA177个库(文章级)、NSTL库(不提供文章级数据)【电子资源管理是Alma强项,可选本地定制库是其中极重要一环】 。有试用资源管理(可邀请指定用户参与、制作问卷并反馈结果),支持用户驱动采访(PDA),有收录电子资源重复比对功能。统计功能支持导入供应商统计数据(此为现场提问,杨滦后私下回答含此功能、但尚未集成到系统界面)。
API接口:现有8大类、133个有明确说明文档的API。有8种计算机语言的代码样例,开发遇到问题可提问并得到及时回复。
文档支持中心(Knowledge Center):最新上线。

——— 发现系统 ———
断断续续关心过发现系统【参见:选择发现系统,什么最重要?】,却完全不了解本馆summon实施情况(面壁……)。
艾利贝斯北京代表处韩进《summon/360Link新增功能及其知识库更新》内容相当丰富,其中有不少需后台操作,可改进summon外观与功能:比如打开Altermetrics,统计报告全面更新,新版电子期刊导航7月28日可选择激活(整合乌利希期刊指南信息),新增需处理的更新提示(90天后提醒消失)。
金玉玲《大连理工大学Primo实施》介绍的该馆“百川搜索”比较有特点:一是采用SaaS方式(不知道大陆有几家采用云服务的),二是通过多个本地系统的实时读取(印刷书刋从汇文系统、学位论文从麦达系统)或联邦检索(超星发现)来整合资源,整合服务(CALIS馆际互借)。

——— 图书馆面对变化该怎么做 ———
图书馆纸质资源利用下降已是众所周知,没想到的是,北大馆主页访问量也是逐年持续下降。在此大环境下,图书馆转型是必须的选择。
新加坡管理大学馆长助理Ms Shameem Nilofar报告起首引用“唯一不变的是改变”,结束引用David Lankers教授的“名言”(中文“bad”翻译得比较客气),为图书馆指出一个方向:
Bad Libraries build collections 一般的图书馆建立馆藏
Good Libraries build services 优良的图书馆提供服务
Great Libraries build communities ……建造社群

聂华《后图书馆系统时代思考》谈北大图书馆2018行动计划,从管理导向到读者导向:机构重组,业务重塑,创新服务,合作关系。
创新服务3个板块:学术交流板块-学术成果生态系统,研究支持板块-图书馆新学科服务,学习支持板块-空间作为一种资源。每个板块都有很丰富的内容,比如学术成果生态系统(不完全记录):
机构知识库,重点是结合人事系统,使用Dspace开发;
学者库,开始建设163人,随后吸引百余教师自建,采用OpenScholar开源软件;
研究数据,开放研究数据平台【参见:Dataverse:开源的研究数据存储库软件】;
出版(北京大学期刊网)。

窦天芳《技术与服务深度融合之探讨》介绍清华图书馆众多的混搭应用(不完全记录):
– 研究生毕业提交已发表论文:用馆期刊导航接口,确保期刊及文章信息的准确
– 读在清华,原分散在四个平台,与公司合作快速布署虚拟专题书架。正设想今后可以由教师直接提交专题书架信息。
– 学者主页:从不同来源集成信息。

——— 体会与随想 ———
一、利用升级系统,开展全馆培训,开放功能给更多馆员,鼓励馆员发展
张甲《香港中文大学(深圳)Alma实施报告》,介绍该馆全员参加系统切换,采编、流通、技术、参考,不分部门学习全部模块功能。由于培训资料都是英语,英语不好的与英语好的配对共同学习。
该馆是新馆,馆员多新入职场或者从其他行业转来,缺少图书馆专业知识,通过此次系统上线,结合请兄弟馆培训专业知识,完成对馆员的培训。
张甲馆长的这个思路相当赞!设想如题,不展开。

二、自我宣传、功能改进
清华介绍“读在清华”的专题书架,联想到本馆从2011年开始借阅排行、到2012年开始推荐书目、再到2014年开始主题书展,一直采用类似的虚拟书架,依托OPAC快速生成页面。
当年想到就这么做了,因为技术上完全没有实现难度,没想过是个值得书写宣传的点,是不是有点可惜?
另一方面,过了这么多年,功能上确实也该做些更新升级。直接在页面中整合电子资源试读或直接访问,应该是马上可以布署的改进。

——— 相关信息:关于图书馆自动化系统 ———
2016图书馆系统报告(2016-5-4)
更换Millennium系统的选择(2016-4-14)
2016图书馆系统风景线(2016-4-12)
下一代图书馆服务平台的前世今生(201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