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规范记录与参照指南》笔记(附ISADN)

GUIDELINES FOR AUTHORITY RECORDS AND REFERENCES / Revised by the IFLA Working Group on GARE Revision. Second Edition. München : K.G. Saur, 2001

《规范记录与参照指南》简称GARR,1984年第1版题名《规范与参照款目指南》(Guidelines for Authority and Reference Entries),简称GARE
作为IFLA关于规范数据的标准,GARR主要供支持全球书目控制(Universal Bibliographic Control,UBC)项目的国家书目机构使用。UBC由197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会议确立,国家书目机构有责任“建立本国作者(含个人和团体)名称的规范形式,以及本国作者、个人和团体的规范表”。
GARR所称的“规范”范围包括个人、团体和作品/内容表达,有3种款目形式:规范记录/款目、参照款目和一般解释款目。GARR的作用和形式大致可对应于著录方面的《国际标准书目著录》(ISBD),规定了规范系统的结构,包括所用元素、排列顺序和前置标识符。但GARR不规定标目、参照、附注等的实际形式,这些信息由国家书目机构及编目规则决定,遵循IFLA的其他文件如《个人名称》和《匿名经典》。

规范记录的7大项及前置标识符如下:
1、规范标目项:规范标目 = 并列标目/链接规范标目
2、信息附注项:公共附注
3、见参照根查项: < 根查
4、参见参照根查项: << 根查
5、编目员附注项
6、来源项:编目机构名称 ; 编目规则或标准 , 日期
7、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项:ISADN [曾有计划但未实现]

如前所述,GARR(及前版GARE)不涉及如何确定规范形式。但由Barbara B. Tillett撰写的本版“导言”,引用“最小级规范记录与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工作组”(IFLA UBCIM Working Group on Minimal Level Authority Records and the ISADN, MLAR)在1998年报告中的认识,对规范形式问题作了前瞻性的解说。摘译如下:
MLAR在1998年报告中认识到,IFLA要求每个人对全球标目使用相同形式的UBC目标,既不实际也不再有必要。随着计算机能力发展日趋成熟,一个国家根据一套编目规则创建的规范记录,可以链接到另一个国家的记录,以方便共享规范记录,并有潜力由计算机辅助调节显示规范形式。
MLAR认识到,“要求每个人对全球标目使用相同形式的IFLA的UBC目标,既不实际也不再有必要”。上述陈述基于一个事实,“有理由使用最终用户熟悉的名称形式,以他们可以阅读的文字,以他们最可能在图书馆目录或国家书目中查找的形式。因此,本工作组认识到,重要的是允许保留基于国家或规则的、在国家书目和图书馆目录中所用标目规范形式上的差异,以满足特定机构用户的语言与文化需要。”
这个意在保留标目规范形式差异的新原则,现在必须与另一原则相关,即作为目录在本地或地区环境中基本需求的检索(点)一致性,无论是传统卡片目录还是国家书目,或者在自动化系统和互联网上。如今,这一需求的范围与功能可通过开发链接所有相关规范记录的不同自动化方式实现,以前需要但要全球一致性不切实际的,将可以达成。统一标目的概念,在应用相同编目规则的环境中仍然有效,现在则有了一个以不同方式实现此功能的新定义。通过本国传统及自动化目录与书目所用的检索(点)一致性,也通过多文档多国环境中的链接方法,检索者/用户查寻时在搜索、查找和识别上得到帮助。除了使用全球一致形式,通过允许查询与显示所有形式的链接机制,我们将达到同样功能。

[update]关于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International Standard Authority Data Number, ISADN)
本文件规定在规范记录中包含一个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ISADN),但未给出关于其形式或结构的细节。在分阶段执行国际规范系统的初始总体计划中,工作组原计划需要这样一个数字,特别是为自动处理机读记录提供便利。不过,有关如何构建这样一个号码,以及如何控制规范机构分配号码等细节,仍有待制订。实际上,正在重新考虑国际标准号的必要性,作为对初始总体计划的审查的一部分,而且可以确定,分配和指定这些号码的实际障碍超过其潜在的用处。然而,与此同时,已在规范记录结构中为该号预留了一个位置,并已准备增加或代之以由国家书目机构指定的规范控制号。

IFLA元数据通讯:2017年6月号

IFLA Metadata Newsletter / Bibliography Section, Cataloguing Section, Classification and Indexing Section. ISSN 2414-3243
《IFLA元数据通讯》,2015年6月创刊 (v.1,no.1,June 2015-),半年刊。由书目部、编目部和分类标引部(2016年8月改名主题分析获取部)合作建立,取代了后两个部的快讯——SCAT News 和 The Classification & Indexing Newsletter。

2017年6月号(v.3, no.1, June 2017)仔细看过,概括如下三方面:
RDA:实施稳步扩展(LC、西班牙、智利、丹麦),修订洗心革面(3R计划、全面接轨LRM)
BIBFRAME:LC开发脚踏实地(试验1&2,参与LD4L系列项目),美国之外前景不明(丹麦准备开发新数据模型、法国正在设计书目转换的“下一代Intermarc”)
UNIMARC:第3版2016年更新发布,RDF计划即将完成,可是忽然说前景有点黯淡(UNIMARC永久委员会缺乏支持)

—— 部分内容摘译 ——
RDA Restructure and Redesign Project- Update / By Judy Kuhagen [RSC前秘书,现3R计划咨询师] and James Hennelly
介绍RDA的3R(重构与重设计)项目

News from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 Susan R. Morris(LC采访与书目获取部主任特别助理)
– RDA实施及参与开发
RDA编目产率到2016年底已达到前RDA水平。[说明熟悉以后,采用RDA不会影响编目效率]
考虑全面实施,除档案类文献继续采用DACS和AMIM。
LC长期推进RDA在拉美及美国西班牙遗产社区的应用,2017年协议与阿根廷国家图书馆合作翻译RDA培训资料为西班牙语(2年)。
LC与PCC计划用3年以上时间,使所有名称规范记录均只由RDA编码。2014.12-2015.1已改35万,仍有750万待改。会在记录中加入ISNI,项目称为“规范大满贯”,将由程序实施。
– BIBFRAME
继续开发BF。不只是自己采用BF,还考虑美国11.5万使用LC编目和MARC的图书馆。
BF2.0于2016年4月发布,MARC到BF转换规范与程序于2017年3月发布。
LC期望在2017年夏,所有MARC书目记录转换为BF2.0、可以模拟原生BF生产环境后,恢复BF制作[BF2.0试验]。2016年BF1.0测试有46个编目员,[BF2.0试验]将增加员工到75人,制作多语言文字单行资源、乐谱、连续出版物、录音、录像、地图和图片资料。
LC采访与书目获取部主任Beacher Wiggins(IFLA采访与馆藏建设部指导委员会成员)、LC网络开发与MARC标准办公室主任Sally McCallum(IFLA主题分析获取部指导委员会成员)等参加了2017.4.24-28在斯坦福大学举办的以BIBFRAME为前提与中心的“图书馆关联数据”国际与合作伙伴会议[LD4L系列项目]。不仅斯坦福、哥伦比亚,康奈尔、普林斯顿和哈佛大学图书馆正用BF参与关联数据,还有一些欧洲与会机构。
– CIP-杜威项目
在2016年合并LC的在版编目和DDC运作。
尽可能利用ONIX转换软件生成基本CIP书目描述,2017年第一季度已达到15%的目标。

Cataloguing News from Spain / Ricardo Santos(西班牙国家图书馆)
2016年11月官方宣布,2019年转用RDA。正致力于RDA应用纲要[政策声明],最终会在RDA工具包上以公开的“工作流程”提供。

Current Situation in the Cataloguing Community of Chile / Alejandra Muñoz Gómes(智利国会图书馆)
– 智利国会图书馆RDA实施进展
代表本地区:智利国会图书馆被选为代表拉美的国家机构代表(2017-2019)。
公共图书馆:能够在不远的将来加入新RDA字段。
NACO智利项目:始于2016年5月“NACO培训研讨班:用RDA/FRAD/MARC21创建规范记录指导”。创建的规范记录送到OCLC,上载LC规范库。

News from Denmark / Hanne Hørl Hansen(丹麦图书馆中心), Henriette Fog(皇家图书馆,哥本哈根大学图书馆)
– 转向RDA
丹麦宫殿和文化机构决定2018年1月转向RDA,届时将停止维护当前的丹麦规则,逐渐转向RDA。
包括国家书目和丹麦所有图书馆。不会全部翻译RDA,只翻译词表。会提供丹麦纲要[政策声明],目前正在做。
与转向RDA相关,正开发新数据模型,试图物理上从书目记录转向实体和关系的注册。这是个长期过程,将分步进行。[没有考虑BIBFRAME?]

The 27th Meeting of the Permanent UNIMARC Committee / Jay Weitz(UNIMARC永久委员会副主席,OCLC)
2017.3.20-21 在葡萄牙国家图书馆举行,讨论14个UNIMARC书目和规范修改建议,选举新PUC主席,UNIMARC的RDF计划状况等。
– UNIMARC格式与指南
UNIMARC/Bibliographic (U/B):当前第3版出版于2008年中,截止2016年12月的更新见: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unimarc-bibliographic-3rd-edition-updates-2012?og=33
UNIMARC/Authorities (U/A):当前第3版出版于2009年7月,截止2016年12月的更新见:
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unimarcauthorities-3rd-edition-updates-2012?og=33
– UNIMARC的RDF计划
RSC主席Gordon Dunsire提供“UNIMARC规范的RDF计划报告”,及相关资料[UNIMARC书目已先完成]。在PUC成员评审完内容后,将上传开放元数据注册(OMR)网站。
– PUC的未来 [前景黯淡]
葡萄牙国家图书馆想放弃UNIMARC战略项目的主办者(2003-);IFLA年会,PUC在2003-2015年每年有2小时分会场,但2016-2017年只在标准委员会会议上有5分钟报告时间。

News from the RDA Steering Committee / Gordon Dunsire [RSC主席], Linda Barnhart [RSC新任秘书]
RDA注册现提供39个RDA受控术语表或词表编码体系,13个元素集。每个RDA实体有其自己的元素集,除了等级的agent实体结合为单一元素集。
RDA注册已加入更多“RDA参考”实体、元素和术语的翻译。
RSC实施新治理结构继续推进。2017年5月,欧洲RDA兴趣组(EURIG)正式建立“欧洲地区”(Europe Region)作为RSC社群,包括来自27个国家的40位成员。大洋洲RDA委员会(ORDAC)已举办远程会议,创建职责草案。北美RDA委员会(NARDAC)已建立,将是代表北美地区的轻量层[名义上的?],不意在取代现有成功的国家委员会。
– 3R计划中RDA内容开发(积极考虑中)
一般方法:代替当前“类图书”方式,更灵活与响应式结构
结构:第一部分通用章节,提供指引和通用条款,接下来12个RDA实体每个一章。保留当前所有RDA元素,除非与IFLA LRM冲突。为保持一致,会更改某些标签。
新元素:希望大幅增加元素数量,某些新元素支持来自LRM的新实体,某些支持载体表现陈述的概念,另外由工作组分析确定(如用于音乐资料的演出媒介)。RSC同意开发检索点元素,供在nomen等级环境下讨论。
样例:新样例,更好显示与管理,更大范围样例,跨语言同步样例。
载体表现陈述:来自LRM的概念。当前RDA条款,混淆对使用大写和其他标准化规则的数据转录与记录为结构化描述的数据,RSC将对标准化和非结构化(基本)转录作出明确区分。这样意在从当前实践,转向最小人工中介的转录。RSC同意开发一套基本的简单转录规则,保留并统一当前标准化规则为一个选项。
– 集合体:RSC批准了基本模型,要求工作组准备新的通用章节草案,提供定义、描述与原则。以后再准备对特定规则的修改。
没有批准工作组把“集成集合体”概念……;也没有批准工作组建立增加关系说明语供分析作品和内容表达……的agent。
– 信息源:2016年11月法兰克福会议决定扩展来源至所有元素。同意调查记录载体表现陈述转录的来源为一个类别,诸如“题名页”或“片头字幕”。

News from the Bibliotheque nationale de France / Mathilde Koskas
改编MARC到书目转换:BnF走向下一代MARC
在新编目系统的4年计划之后,BnF正致力于下一个编目格式。作出这项决定,从BnF自1987年以来使用的内部编目格式Intermarc开始,本身已经有很多链接能力,并重新设计它的部分,以使它适应实体驱动的书目转换,及其FRBR和LRM模型和新的元数据驱动环境。“下一代Intermarc”将更加密集地使用受控值,包括那些在数据网上可用的,并将在比记录更细的级别上处理元-元数据(历史、起源、来源和语言)。BnF的目前工作包括为此下一代Intermarc细化路线图,并在2017年底之前验证“元数据格式转换章程”。[不打算采用BIBFRAME]

2017年IFLA新标准(6项)

IFLA标准网站 IFLA Standards(未列出所有标准)

8月正是IFLA年会,IFLA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了《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大会同时发布新闻,汇总2017年IFLA已经及即将公布的新标准。
New IFLA Standards in 2017 (2017-8-22)
年会新闻,链接了新标准介绍英文版,作为IFLA的7种官方语言之一,还有新标准介绍中文版
已经发布的4个标准都在广义的编目范畴(照抄各标准简介附后):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即将公布的2个(8月18日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批准),介绍中没有简介、说明为“即将上线”:
图书馆对无家可归人士的服务指南 Guidelines for Library Services to People Experiencing Homelessness
目前IFLA网站上有今年早些时候的全球评审(截止期2017-5-21)草案

国际图联ISBD在RDF中的命名空间之翻译指南 IFLA 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目前网站上有2015年1.0版:Guidelines for translations of the IFLA ISBD namespace in RDF (2015)
参见:IFLA《翻译ISBD之RDF命名空间指南》发布(2015-5-7)
另外在ISBD评审组网站的 Publications from ISBD Review Group,还有一个相关标准:
ISBD用作关联数据指南 Guidelines for Use of ISBD as Linked Data (2016)
目前是2016年8月最终草案,看来获批之路漫长。

——— 国际图联图书馆参考模型(LRM)———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 (2017年8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审查通过)
国际图联LRM是在实体-关系模型框架下开发的高层概念参考模型,是对FRBR、FRAD、FRSAD这三个独立发展的国际图联概念模型的整合。
国际图联LRM的推出旨在解决这三个独立模型之间的不一致之处。新的模型对原有三个模型中涉及的每一项用户任务、实体、属性和关系都进行了审核,也对相关概念做了修订,但同时也需要进行重构,以构建有意义的整合。整合结果便是目前这个单一、简化且逻辑一致的模型,它涵盖了书目数据的所有方面,同时也适用于当前的概念模型实践。
国际图联LRM旨在应用于关联数据环境,支持并推动关联数据环境下的书目数据使用。
参见:
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中的Nomen实体(附LRM成为IFLA标准)(2017-8-25)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评审反馈(2016-5-7)
《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全球评审(2016-2-29)
FRBR统一模型:开发中的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2015-8-19)

——— PRESSoo的定义:有关连续出版物和其他连续性资源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PRESS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Pertaining to Serials and Other Continuing Resources (2017年3月国际图联专业委员会会议上获审通过)https://www.ifla.org/publications/node/11408
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PRESSOO是一个正式本体,旨在揭示连续性资源及更具体的连续出版物(期刊、报纸、杂志等)的书目信息。该模型是对FRBROO模型(面向对象的书目记录的功能需求)的扩展。FRBR反之又是对CIDOC CRM的扩展,CIDOC CRM是文化遗产信息的概念参考模型。
PRESSOO旨在为FRBR家族模型应用于连续出版物和连续性资源时长期存在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参见: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FRBRoo的连续出版物扩展——PRESSoo(2014-2-13)

——— 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
Statement of International Cataloguing Principles (ICP) 2016
国际编目原则的第一版,即广为熟知的“巴黎原则”,已经出版50余年。【2009年出版ICP】国际图联现在出版了最新的修订版,即国际编目原则(ICP)2016版。
这个版本立足于世界强大的编目传统,以及国际图联功能需求家族概念模型。
这些原则旨在指导编目代码的发展和编目员所做的决定,应用于书目和规范数据,也由此应用于现行的图书馆编目和图书馆创建的书目及其他数据集。它们的目标是为所有类型的书目资源提供统一的资源描述和主题编目方法。
参见: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2017-3-5)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5版(草案)(2015-8-20)

——— FRBRoo的定义:面向对象的形式化的书目信息概念模型 ———
Definition of FRBRoo: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in Object-Oriented Formalism (标准委员会发布)
FRBROO是书目数据的一个本体或更高层次的概念模型。这个模型与国际图联的FRBR家族概念模型紧密相关;它是这些模型的面向对象版本。FRBROO的第一版只基于FRBR;而第二版基于三个模型:FRBR、FRAD和FRSAD。
参见:
FRBRoo 2.4作为IFLA标准发布(2017-3-20)
FRBRoo中的“事件”(2016-10-16)
“FRBRoo模型与环境学术研讨会”笔记(2016-10-14)
FRBRoo 2.4笔记(2016-10-6)
FRBRoo读后(201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