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

近日在为4月CALIS西文编目培训备课,发现新版《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已经发布,是为2016版(2016年12月)。目前尚无中文译本。
参见一年半前发布的:《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5版(草案)(2015-8-20)

当时曾大致对照过2015草案与2009版,发现的主要变化有二:
其一,“实体”根据2010年出版的《主题规范数据的功能需求》(FRSAD)做了调整,由11个变为9个,即分别采用FRBR、FRAD、FRSAD所定义的三组实体:WEMI,PFC,Thema、Nomen。当时说明要根据FR统一概念模型修改。
FR统一概念模型在2016年2月以《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FRBR-LRM)为名发布全球评审版,一度听说会在2016年底正式发布为IFLA-LRM。虽然至今尚未发布,但由RSC的信息是内容已确定,只是通过手续问题。但ICP 2016仍是上述9个实体。
参见:RDA实施IFLA-LRM公告(2017-2-6)

其二,“总原则”增加了3个:互操作、开放性、可访问性。
此次详作对比,前面的原则基本没变化(解说文字多有调整或增删),原来最后的段落略作修改后作为最后一个总原则(合理性),因而总原则由9个增加到了13个。如先前所理解的,新增的3个原则主要针对目录/书目数据利用政策,此次仅发现“互操作性”部分由“一致性与标准化”分出
“总原则”文本对照附后。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总原则(2016 vs 2009)———
说明:本次翻译基本沿用2009中译用词,除“数据单元”均改为“数据元素”。
格式:2016版【2009版】(对照说明)

1 用户的便利性:便利性意味着应当全力保持所有数据对用户可理解且适用。“用户”包括所有查询目录、使用书目和/或规范数据的任何人。在对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做出抉择时应考虑到用户。【在对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做出抉择时应考虑到用户。】(增加前2句说明)

2 通用性:在著录与检索中使用的词汇应与大多数用户所用的词汇相一致。(“一致”由 accord 改为 accordance)

3 表达性:著录应当如资源本身所示加以表达。个人、团体和家族名称的受控形式应按实体描述其本身的方式来确定。作品题名的受控形式应当按原始内容表达的首个载体表现所呈现的形式来确定。如果这不可行,应当使用参考源中所用通用形式。【著录以及名称的受控形式应按实体描述其本身的方式来确定。】 (解释更明确:分开说明“名称”和“题名”,增加“参考源”)

4 准确性:书目和规范数据应当是被著录实体的准确描述。【应如实描述被著录的实体。】 (“准确”代替“如实”)

5 充分性与必备性:应当包括的数据元素是用于:方便所有类型用户获取,包括有特殊需求者;实施目录的目标与功能;描述或识别实体。【只应包括那些在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中对完成用户任务所必需的,以及对唯一识别某一实体所必不可缺的数据单元。】(强调“获取”;“目录的目标与功能”代替“用户任务”,用语不同、含义一致)

6 有意义:数据元素应与著录相关,特别是考虑实体间的区别。 【数据单元应具有目录学意义。】 (明确“目录学意义”)

7 经济性:当达到某一目标存在多种途径时,应选择整体最方便可行的途径(即费用最少或方法最简单)。 【当达到某一目标存在多种途径时,应选择整体经济性最佳的途径(即费用最少或方法最简单)。】(“方便可行”expediency and practicality 代替“经济”economy)

8 一致性与标准化:应尽可能实现著录与确立检索点工作的标准化,以取得更大的一致性 。【应尽可能实现著录与确立检索点工作的标准化。这样能够取得更大的一致性,从而提高共享书目数据与规范数据的能力。 】(“数据共享”分入新增原则10“互操作性”)

9 集成化:各类资源的著录以及各类实体名称的受控形式应尽可能基于一套共同的规则。 【各类文献的著录以及各类实体名称的受控形式应在适用范围内基于一套共同的规则。】(“资源”代替“文献”materials;“应尽可能”代替“在适用范围内”)

10 互操作性:应该全力确保书目和规范数据在图书馆界内外的共享和重用。为数据交换和发现工具,高度推荐采用方便自动翻译和消歧的词表。 (新增)

11 开放性:对数据的限制应当最小,以促进透明度、遵循开放获取原则,如同《IFLA开放获取声明》所声明的。对数据获取的任何限制应当充分说明。(新增)

12 可访问性:获取书目和规范数据,以及检索设备的功能,应当符合可访问性国际标准,如《IFLA图书馆员和其他信息工作者道德准则》所建议的。(新增)

13 合理性:编目条例中的规则应有可论证性而非随性意。如果在特定情况下无法遵循所有这些原则,则应当找到可论证的、实用的解决办法,并解释其合理性。【总原则进而规定,编目条例中的规则应有可论证性而非随意性,要认识到原则在特定情况下可能相互冲突,当发生这种情况时,建议采用可论证的、实用的解决办法。】(增加小标题及最后一句“合理性”)

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2017年会征文

IFLA 2017年会将于8月19-25日在波兰华沙举办。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发布年会征文,主题是“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网络,及其如何为本地馆藏发展和管理提供新机会”。
会议报告时间15分钟以内。要求原创、以前未发表作品,先提交500字以内摘要,可以用任何IFLA官方语言(意味着可以用中文)。
时间节点:摘要提交截止期2017年2月28日,4月1日通知是否入选,6月1日提交全文。详见会议网站通知:
Call for Papers: Open Sessions / Acquisition and Collection Development Section (9 January 2017)

即使无意参会,把征文要求阐明内容当作论文选题指南也不错。

via [IFLA-L] CFP: Acquisition & Collection Development Section Open Programme (2017) (2017-1-9)

——— Call for Papers: Open Sessions ———
关注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的网络,以及由此导致的新馆藏发展和管理机遇。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扩展了印刷馆藏的宽度,扩大了学术和文化证据的规模,支持创新研究和终身学习。使得我们能够合作创建新的数字服务环境,图书馆在此环境中负责配置访问共享的信息世界。在此网络化在线信息空间,用户可以发现、定位、获取并越来越多地使用信息。大规模数字图书馆服务环境让我们管理有关馆藏及馆藏中单件的信息,通常贯穿其整个生命周期。它支持图书馆对其馆藏的管理、监控参与及确保公平利用所要求的全范围管理、事务和保管功能。与更大的机构间网络、数字馆藏和数字图书馆连接,对地区、全国和国际层面的馆藏发展与管理提供了新的重要机会。对IFLA采访和馆藏发展部来说,这是一个完美时间,对图书馆在数字馆藏上的合作进行概念化,证明数字馆藏及数字图书馆如何创建,如何在地区性、全国性或国际性网络环境中连接。

……要求阐明:
** 联盟环境中创建数字图书馆的个案研究,附使用实例
** 本地拥有印刷资源的分布式数字内容,经由机构间集成,建设历史遗产收藏新集合的实例
** 数字馆藏及其如何影响维护或保存:个案研究,涉及:
o 数字馆藏网络对本地/协作保存或放弃印刷馆藏的影响
o 为发展回溯数字化资料和文化遗产的新数字馆藏,图书馆可能创立的选择或馆藏发展准则
** 扩展本地馆藏
o 图书馆如何借助本地印刷或缩微馆藏,链接到可以获取和访问的数字化网络中全文的实例
o 说明这些网络如何满足所有用户的需求,例如由于视觉或学习问题,用户要求不同的文本选项
** 特别欢迎个案研究(如HathiTrust, Europeana或其他大型数字图书馆),证明创建这样的大型图书馆,如何影响个别图书馆馆藏和服务的发展

IFLA Journal专辑:研究数据服务(之一)

图书馆研究数据服务在国际上大热,标志之一是有期刊专辑。
最新 IFLA Journal(2016年12月号),包括来自澳大利亚、瑞典、荷兰、瑞士、美国、匈牙利6个国家的7篇文章:
IFLA Journal, Volume 42, No.4 (December 2016)
Special Issue: Research Data Services (2016-12-14)

此议题源自2015年南非开普敦IFLA年会期间,IFLA与研究数据联盟(Research Data Alliance,另一个RDA)的一个分会场,主题是“研究数据与图书馆”。专辑原计划2016年10月出版,现分2个专辑。下一专辑是2017年3月号,会涉及更多国家图书馆。
2015年征稿时的论题参见:研究数据服务关注点(2015-10-10)

International approaches to research data services in libraries
图书馆研究数据服务的国际态度
客座编辑 Michael Witt and Wolfram Horstmann 称,本专辑文章按图书馆实施研究数据服务的合理过程排列:
[1] 识别用户与研究数据有关的需求
[2] 然后学习帮助满足其需求所需的技能(培训馆员)
[3] 然后设计与提供服务(实例)
[4] 最后帮助用户使用服务及相关资源(数据信息素养)

本辑文章及概要翻译如下(概要编译自上述客座编辑文):
Modifying researchers’ data management practices: A behavioural framework for library practitioners
变更研究数据管理实践:图书馆从业人员的行为框架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采用“A-COM-B概念框架”访谈研究人员,以更好地理解研究人员与研究数据有关的行为和相关实践。结果表明,在设计支持研究者进行数据管理的策略中,态度是关键因素。

Research data services: An exploration of requirements at two Swedish universities
研究数据服务:两个瑞典大学的需求探索
两个瑞典大学的馆员推广了“数据保管纲要”(Data Curation Profile)方法,用于访谈多个不同学科的研究人员,探索其进行有效数据管理的需求,尤其对于描述元数据的主题控制和其他需求。

‘Essentials 4 Data Support’: Five years’ experience with data management training
“要点4数据支持”:数据管理培训5年经验
在荷兰,“要点4数据支持”(课程)对超过170名荷兰图书馆员和信息技术专业人员教授数据支持技能,时长6周,方式为现场和在线指导混合课程,或者有指导陪伴的在线课程,或者自主在线课程。

Research Data Services at ETH-Bibliothek
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图书馆的研究数据服务
(数据服务实例1)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图书馆采取数据生命周期方法,把在私有、共享和公共领域工作的研究人员结合进相应的访问控制和其他功能层次。

Beyond the matrix: Repository services for qualitative data
超越矩阵:定性数据的存储库服务
(数据服务实例2)美国雪城大学对其“定性数据存储库”进行定制,满足定性及多方法社会调查研究方法的需求,强调保护涉及人类受试者的数据,提供经学术注释把数据关联到发布文本的能力。

Data governance, data literacy and the management of data quality
数据治理、数据素养和数据质量管理
匈牙利所做文献综述和讨论,探索并注意到数据治理和数据素养间关系。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instruction in Business and Public Health: Comparative case studies
商业和公共卫生的数据信息素养教育:比较案例
一组美国图书馆员考察为什么数据信息素养应当结合进商业和公共健康领域,并讨论如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