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列颠图书馆在回溯转换和积压清理中采用FAST与简版DDC

年初不列颠图书馆(BL)就采用FAST代替LCSH、DDC简版代替完整版在网上征求意见(不列颠图书馆考虑采用FAST和简版DDC)。问卷包括3条建议,以及1对该建议的总体态度、2建议对自身工作与3对使用BL元数据的影响:
建议1:有选择地采用FAST,扩展当前和遗留内容的主题标引范围
建议2:在所有当前编目中实施FAST、取代LCSH,为减轻上述风险,尤其是可持续性
建议3:有选择地实施简版DDC,扩展当前和遗留内容的主题标引范围

上月BL公布了问卷结果:
Response to the consultation on Subject Standards (2016-07-18)
via British Library > Collection Metadata > News

60个回复者中33个说明了国别,其中21个来自英国(占2/3),剩下为美国6个、爱尔兰3个、比利时/加拿大/新西兰各1个。
问卷采用5级评价,其中总体评价结果如下:
建议1(扩展用FAST):很负面13、负面10、中立15、正面16、很正面6
建议2(FAST替代LCSH):很负面23、负面11、中立11、正面12、很正面2
建议3(扩展用DDC):很负面10、负面11、中立25、正面8、很正面5

除了数字,还有回复者对3个问题的看法。总体上对建议的负面评价居多,尤其是建议2用FAST取代LCSH。而对DDC中立居多,主要原因或许是不少回复者并不使用DDC。
回复中最详细文字是牛津大学对FAST存在问题的长篇看法。回复称,“我们欢迎简化主题标目系统,但非常关注FAST的当前状态及未来可能的发展。两者结合,导致我们对上述问题持“非常负面”的回答”。接着提出2个要点:1、FAST可能提供不可靠的搭配;2、FAST没有覆盖LCSH/LCNAF(名称规范档)主题系统。并报告了9个方面的问题,包括与OCLC的FAST团队沟通过的内容。

文件报告的BL下一步工作:
FAST:FAST正用于经选择的回溯转换和积压清理项目,以及某些原生数字资源。希望这不会对我们元数据和目录的用户有任何负面影响,因为不然的话不会对这些资源提供主题标引。
我们将测试以评估FAST相对于LCSH的有效性与质量,测试将包括比较时间与行动、可检索性研究。将于2016年8月报告结果。
DDC:考虑到当前产品与服务,本馆没有计划改变应用完整版DDC。
对于没有任何分类号的资源,包括遗留数据和未编目资源,我们看到回溯应用中简略DDC在改进发现与其他服务的机会。我们也会应用简略DDC到目前未提供DDC的现有内容流程。希望这不会对我们元数据服务的用户有任何负面影响。
总体上,我们发现简略DDC当前没有提供我们需要的效率,但正通过EThOS服务成功应用于英国学位论文。

BL对FAST的评估结果将会在其官网等发布。如果要研究FAST,牛津大学所提出的9个方面的问题以及BL将发布的报告,是必须关注的内容。

不列颠图书馆之馆藏元数据战略2015-2018

不列颠图书馆(British Library,BL)11月23日发布《解锁价值:不列颠图书馆之馆藏元数据战略 2015-2018》。
Unlocking the Value – The British Library’s Collection Metadata Strategy, 2015-2018

本战略充满企业管理术语:资产、价值、潜在价值,治理、商业利益,投资、投资回报,效率、优先级等(不由得联想到数十年前就经营得相当不错的BL外借部;似乎BL也是最早——如果不是唯一——馆长称Chief Executive的)。
本战略的核心目标:转变馆藏元数据,由被动的副产品主动的使能者,提供更大的效率、互操作性和实用性(enabler“使能者”,据说最近也是相当流行——题外话:即将举行的上海图书馆学会2015年会,标题:图书馆:变革时代的使能者
馆藏元数据的三个优先级,可以抽出三个关键词:效率、投资回报、开放

本战略附《馆藏元数据战略路线图 2015-2018》(Collection Metadata Strategy Roadmap, 2015-2018),初看感觉是把N维化成了平面表,实际上就是年份的二维表,但可视化做得相当好:
9个方面:标准,许可和权利管理,元数据管理,处理效率,沟通,保存、维护和强化,开放元数据,发现和传递,技术基础架构;
4种类别:活动、评估、里程碑、成果,包罗在2015-2018年间要做的数十项工作;
最终在2020年达到2个结果:统一且标准化的元数据管理基础架构,提供综合性开放元数据服务。

前面所引都是关键词。浅显的理解是:馆藏元数据的价值在于广泛取用而非金屋藏娇。为达到此目的,需要从上述各方面开展工作。

———摘要(p.2)———
“我们的愿景是,到2020年,本馆的馆藏元数据资产将是综合、清晰、权威且可持续的,解锁其全部价值,用于改进内容管理、更多协作和馆藏的更广泛使用。”
馆藏元数据是一个涵盖性术语,指元数据,应用于:管理、获取、保存和描述馆藏。本文件联合本馆的馆藏元数据活动的战略讨论,确认必要的基本原则、优先级和治理结构,可以通过改进我们元数据资产的管理,提供更广泛的商业利益,支持传递我们的核心宗旨和方案。
馆藏元数据既是代表数世纪的人年投资的关键资产,也是潜在的当前运作和未来发展的使能者。但是,除了其对众多利益相关者的战略重要性,馆藏元数据对服务改进和强化馆藏管理的潜在价值,仍有待开发。
本馆藏元数据战略确认开始解锁我们馆藏元数据中潜在价值所需的主要优先级。核心目标将是其转变,由被动的副产品到主动的使能者,提供更大的效率、互操作性和实用性。
战略优先级是:
推动在馆藏元数据创建、管理和开发中的效率,以支持传递本馆的的战略优先级和方案
改进本馆在其馆藏元数据资产中的投资回报,通过确保其长期价值为未来活动而维护
开放更多本馆的馆藏元数据,以改进对图书馆内容的访问,促进更广泛的重用
本战略也包括管理本优先级的实施所需的治理与测度,以及在此期间的高层目标。由于快速进化的运作环境,实施细节将由每一财政年的年度计划覆盖,由同期本馆的优先级确定。

via 台湾……编目园地:大英圖書館公布館藏詮釋資料策略(2015-11-25 )
不列颠图书馆新闻:British Library publishes Collection Metadata Strategy (2015-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