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ne Hillmann谈书目框架转换行动

Diane Hillmann在我看来是一位理想主义的行动家。看到她和Jon Phipps的博文,谈LC的书目框架转换行动,涉及理想中的元数据世界未来。尽管他们的设想未必成为现实,但可解不少困惑,于是全文翻译。[少许地方仍然以方括号加感想,粗体也为本人所加]
Jon Phipps, Diane Hillmann, and Stuart Sutton
OMG项目团队成员,从左到右:Jon Phipps, Diane Hillmann, and Stuart Sutton

———-如果我们被问到———-
Metadata Matters: If We Were Asked (2012-7-4)

如果被问到(有时正是这样)我们对书目框架转换行动结果的看法,我们的回答会强调其技术和社会方面。

首先,鉴于若干不同场所的技术发展,考虑我们现在可以做的是把关联开放数据引入我们相对封闭的世界。一些具体建议:能够共享元数据,不仅是以单一共同“取值词表”表达的,而且是采用多种不同取值词表、以RDF、OWL/RDFS、RDFa、微数据及其他工具表达与发布的;[ONIX是采用兼容不同取值词表的很好例子];有指定使用这些“语义”砖块(DC应用纲要,以及W3C和DCMI的新兴溯源provenance规范)的方法,让机器使用、处理和发布数据,不需要中央启用节点;具有在现有与预期元数据方案间映射的技术与策略,彻底催毁社区之界的樊篱。

这是图书馆相关元数据的后MARC世界,原生于我们元数据的格式不再是其最重要的特征;无需做有损映射,去转换数据服务于不同需求;共享鲜有(最终没有)障碍。MARC所代表的巨大的价值──数十年来为回应大量使用案例而建立的语义(均完整存档于MARBI网站)──在我们移向一个不同领域时仍然极其重要。然而MARC语法产生自20世纪中期的需求,维持它所需的紧密共识模型,不再适用于当前及未来全球图书馆界的需求。[各做各的?]

这里适用一般的解释:有些技术并未完全到达黄金时期,然而在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中,“完成的”更有可能指某些死去的,而非标准或工具开发的目标。我们个人非常熟悉的领域(无可惊讶)是词表管理和映射的补充领域。第一个是上线并运行为开放元数据注册(OMR)(尽管“持续的改进”引擎太过厌烦);第二个,映射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已产生文章、论文及演讲(文后选择了部分),当然还有太多的博文(包括本文)和讨论组帖子。
我们相信,OMR及开发中的映射能力合在一起,能让遗产数据高效、损失最小地转向开放关联数据世界,并在处理中强化可得到的有用数据选项。*

在技术闪光中通常被忽视的是,有可能重新整合以往由于技术局限(及其他原因)而被撕裂的社区。在我们共同的过去,图书馆界创建数据时,基于一致使用AACR2和MARC的平台共享约定。某些图书馆社区──最突出的是法律和音乐──愿意妥协于更大图书馆社区内。其他如艺术图书馆和博物馆界及档案馆,则打破图书馆共识,另行开发更好地满足其需求的数据标准[曾经ISBD中是有档案的]。然而这些专业化标准,已在巨大的MARC谷仓之外,导致更多的谷仓。

如果意图是“取代MARC”(在某种程度上),那就是重置(re-placing)MARC及其内在局限,由我们世界的中心回到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转换的价值还在于扩展的能力,由半世纪前MARC形成的数据共享环境,到包括博物馆、出版社和档案馆在内的更广泛的感兴趣社区。满足消解这些谷仓、使我们的数据易于理解并以宿主方式重用的目标,将有助于开启我们已致力多年的“数据网”。Eric Miller [LC选择的MARC终结者]在Anaheim[ALA年会]书目框架更新会上解释得相当好:通过移到关联数据世界,我们实际上从定义上超出了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LAM)世界──走出去是一个相当大的世界。然而,与LAM界整体协作达到那儿,我们获益良多,……。仅仅把我们的视野局限在一个“MARC关联数据模型”可能是一个重要的起点,但低于我们的愿景需要延伸之所在

事实是,MARC在很长时间里不会离开,如果不是永远的话。图书馆如何转换有很多变数,取决于机构支持、短期和长期需求,以及现有的合作关系。由MARC转向关联数据世界的过程已经开始。RDA及其RDF词表是一个开端,如同MARC的完整RDF版(http://marc21rdf.info/)[也是OMR的成果]。多年来的ALA会前会、演讲及讨论已为这些改变准备了土壤。但是我们需要一个计划,采取某些实际步骤──这个步骤包括那些在战壕里工作却没有得到很大支持、而仍义无反顾前行的小组。书目框架转换行动不只是作为技术专家们的操场,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并非技术制约着我们──是机构的惯性,以及难以找到使我们不相互对立的办法。我们需要的计划要平衡技术与社会、快速见效与长远势头、速度要求与费时且需构建支持的公开讨论

在我们看来,我们具有的是一个机会,去逆转长期以来元数据界的割据趋势,创造明显具有相似的挑战与利益的三个社区[LAM]间较少樊篱、更多数据交换的未来。我们认为,利用已极大改变的技术环境做这件事的时间已经到来。

* “哦,你只不过在此吹响自己的号角”──如此回应本博文很容易,也确实如此。但我们这么做是因为相信这很重要,而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在做而相信其重要。我们相信我们已做和将做工作的价值,作为书目框架转换行动讨论的一部分,我们看到了很大的相关性。

LC正式启动以关联数据取代MARC

5月22日,美国国会图书馆(LC)宣布其“书目框架转变行动”启动建立模型工作,远洋师在书社会中及时通报。因为当时自己正好在做一件事不想中断,就没有跟进这个消息。昨天把积了几天的RSS订阅过了一遍,发现很奇怪的一个现象,尽管消息在ILFA-L和RDA邮件组中都发了,但国外博客中极少提及(甚至编目相关信息最多的catalogablog都没有),而对此事的评论也未见。书社会中雨师最早发博文,其评论担心新模型会变成另一种MARC。

下面是LC新闻稿的翻译:
The Library of Congress Announces Modeling Initiative (May 22, 2012)

LC很高兴地宣布,已经与Zepheira签约,帮助加速“书目框架行动”的启动。项目的主要工作是把MARC21格式翻译到关联数据模型,同时尽可能保留传统格式健壮且有利的方面。Zepheira给项目带来图书馆应用关联数据技术的广泛经验。
Zepheira团队由Eric Miller领导,他是早期W3C语义网行动的领导者,也曾在图书馆情报学界工作。公司在Miller先生领导下,活跃于“语义网和图书馆”标准的开发,以及支持关联数据技术与图书馆应用的开源工具方面。这些活动所体现的知识与经验,有助于构建核心数据模型,并支持作为新书目框架和相关服务基础的原型服务。
LC已要求Zepheira提出作为有力起点的模型供讨论,并对有助于本工作的、目前正进行的[其他]相关行动作出分析。LC期望,基于图书馆界有价值的反馈,以及所表达需求的自然进展,将改变或进一步调整提出的模型。最初的模型将作为演示系统/服务的工作基础,反过来也会用于进一步细化模型。期望这样的迭代反馈循环终将确保一个灵活的书目框架,一个健壮的参照规则,一个支持布署的基础架构,以及一个有效的升级计划,支持图书馆界从MARC转换到新框架。
LC现在将开始组织不同的方案,以使图书馆参与者更为广泛,并包括国际用户和合作者、不同类型信息机构和图书馆,以及图书馆供应商。我们将在书目框架转变行动网站(Bibliographic Framework Transition Initiative website)上随工作进展发布信息,特别是涉及重要事件时。
LC打算提出该行动的计划,在加州Anaheim的ALA年会上讨论并由图书馆界提供意见。Eirc Miller在这一更新时期将加入LC。(LC书目框架转换更新论坛,6月22日星期日,10:30 am-12:00,Anaheim Marriott Grand Salon A-C.)。

———-相关背景———-
关于Eric Miller其人:
The Digital Shift: Library of Congress Announces Modeling Initiative (May 24, 2012) By Matt Enis
LJ技术副主编、Matt Enis在The Digital Shift博客上介绍说,Eric Miller现任Zepheira公司总裁,曾是OCLC高级研究科学家、DCMI联合创始人(难怪上图那帮人跟他那么熟)。
Keven在书社会雨师日志下评论说Eric Miller是DC的发明人、RDF的起草人、W3C 语义小组的前负责人。

关于Zepheira公司:
Metadata Discussion Group: Library of Congress and Linked Data (May 23, 2012) by Jennifer Liss
印第安那大学图书馆的元数据讨论组博客介绍说,去年LC与Zepheira合作制作了Viewshare网站,为数字遗产馆藏提供一个平台,展示其时间线、标签云、交互地图有其他Web产品。
Viewshare网站以前远洋师好象也介绍过,也曾前往一观。

———关于LC的书目框架转换行动———-
准备抛弃MARC?美国国会图书馆启动“书目框架转变行动”(2011年5月24日)

国会图书馆书目框架计划总体规划 (2011年11月2日)

LC书目框架转换行动:首届更新论坛 (2012年2月7日)
即将在ALA年会上举办的应该是第二届吧

———相关评论———-
rainzen的书社会日志: 评国会图书馆的声明 (2012-05-23)

Nalsi的西文编目笔记III:【翻译】国会图书馆可能开始放弃MARC (五月 28th, 2011)
原文:Library of Congress May Begin Transitioning Away from MARC / Michael Kelley. LibraryJournal, May 26, 2011。作者提到“受到RDA的驱动”。

书蠹精:国际编目领域的重大新闻:美国国会图书馆可能放弃MARC格式 (2011-05-27)

“书目框架转变行动”引来一片赞扬 (2011年5月25日)

LC书目框架转换行动:首届更新论坛

在1月举行的2012年ALA仲冬会议上,举办了LC书目框架转换行动的首届更新论坛,会议记录日前发布:
Bibliographic Framework Transition Initiative – Update Forum
ALA Midwinter Meeting, Dallas, Texas, January 22, 2012
(Last updated: February 6, 2012)

此次论坛可说是国会图书馆(LC)与美国图书馆界(the community)的一个初步沟通。会议记录显示,虽然转换行动的最初倡导者Deanna Marcum已在1月份从LC副馆长任上退休,但她仍将担任咨询组主席,继续主导此项目。

最后问答/开放讨论阶段的问答,还是反映了图书馆界的一些不同声音。不是支持取代MARC与否,还包括对LC运作此事的态度。毕竟时代不同了,用Paul J. Weiss的说法,图书馆界是把LC当作合伙人(partner),而非父母(parent)

———-致词与介绍———-
会议首先由LC采访与书目获取部主任Beacher Wiggins致词,欢迎参加首届更新论坛的约110名与会者(包括德国国家图书馆、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加拿大图书馆与档案馆的代表)。他解释,作为1960年代后期主导MARC开发的机构,LC意在尽必要长久地(as long as necessary)维护MARC,但与此同时开始在更广泛意义上寻求编码与发布书目数据的更好框架,也包括规范数据
Wiggins同时介绍了除他本人外,目前从事此项目的其他LC员工,涉及多个部门:
· ILS项目办公室:主管Ann Della Port
· 网络开发与MARC标准办公室:数字项目协调人Kevin Ford,主管Sally McCallum(会议主要发言者之一)
· 采访与书目获取部:主任特别助理Susan R. Morris(消息发布者)
· 政策与标准部:高级编目政策专家Dave Reser,主任Barbara Tillett
· 技术政策主任Ruth Scovill

———-开场白———-
首先发言的是Deanna Marcum,题目是“需要新书目框架”。她回顾了她在2005年ALA仲冬会议上谈“编目的未来”以来的历史,指出有两个现象显示,新框架时代已经到来:
第一,2008年1月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向LC及图书馆界提出108个建议;
第二,美国RDA测试协调委员会最终报告指定“可靠地走向取代MARC”作为实施RDA的必要条件之一。
因此,2011年5月Marcum任命Wiggins、McCallum及若干LC管理者开始转换到新书目框架。
考虑到LC在MARC上的巨大投资,她问LC团队,在Google时代,MARC主要发明者Avram会做什么。所有人都同意,Avram不会视MARC为最终答案,会看到MARC的演化,以满足现代需求。2011年10月31日发布计划草案,将建立两个小组,咨询组建立总原则,以及技术开发组。她同意以自愿者身份,担任咨询组组长。
──上述第二点,听上去像是MARC不灭就不实施RDA,其实(progress toward)应该是同时进行。就好象最终报告第一条建议用的是重写(rewrite),现更正为改写(reword),当初有点语不惊人势不休的味道。

接下来是Sally McCallum概述书目框架转换最初规划(2011年10月31日发布)
她强调该计划目前还处于比较空泛的阶段(very high-level),其目的是提出未来需求,探索未来步骤的途径,建议LC及图书馆界如何处理其遗产数据及系统。计划设想的新框架具有以下特征(略)。

———-最新信息(更新)———-
首先由Sally McCallum概述对最初转换计划的回应。她鼓励所有参加论坛者订阅BIBFRAME邮件组,并发表评论。
──从最后讨论阶段看,多人对鼓励大家参与,而LC本身员工不参与颇有微词。LC方面也未对此回应,似乎不想改变这种状况,难道是只用于收集意见,不解释?

至今为止的评论集中在几个主题:
· 核心数据:开发者如何确定什么元素是核心?在这个世界上,每个数据元素都会对某个人是核心
· 关于最终用户,书目框架转换的目标:如何能使图书馆向客户传递更多的价值
· 关于编目员的目标:新框架不大会规定一个界面
若干外国的国家图书馆已提交对转换行动的支持声明。
──后面还多次强调其他国家的国家图书馆对此行动的支持。又是时代不同了,曾经各个国家都要做有自己特色的标准,现在更愿意用共同标准,既省事又方便互用

接下来Deanna Marcum介绍转换行动的资助情况。她承诺为转换行动找资源,希望今冬得到一些。对新书目框架的图书馆界交流必须包括来自其他国家及全美国的声音,这会使计划昂贵。
Wiggins提到,论坛后LC小组希望在不同地区主办一系列邀请会议,如同书目控制未来工作组在2007年那样。Marcum任咨询小组主席,将提供长期指导、监控费用、确保图书馆管理者获知行动进展情况。
──当年MARC研制也是得到外部资助的。

最后是Beacher Wiggins介绍两个小组:咨询小组、技术小组。技术组将按模块开发新框架。名单计划在小组成员完全确定后再公布。LC还设想针对框架的不同部分,组成若干技术分小组。Wiggins鼓励有兴趣参加小组或分小组者联系。

———-问答/开放讨论———-
Elizabeth O’Keefe:咨询与技术小组成员所承诺的时间与资源的性质?
Wiggins:LC与Marcum正寻求资助,在2012年至少每个小组主办一次面对面会议。不要求小组成员以之为全职。

Paul J. Weiss:其他国家的MARC维护机构的职责
McCallum:他们渴望获邀参与。若干国家图书馆已发送支持行动信息。

Louise Ratliff:请在网站上提供一些“阅读建议”。
Wiggins:很好的建议。LC将承担提供阅读书目。推荐阅读涉及RDF、关联系统及相关论题。

John Espley:有没有办法让邮件组的评论更正点?有时论调是负面的。
McCallum:我们觉得人们需要发出声音,应该觉得他们的输入被考虑。
──这说明邮件组中负面评论不少。对比RDA正式发布前,RDA-L邮件组中也多负面评论,改变不是件容易的事。刚去邮件组粗粗浏览,似乎是同样一批人在讨论。

John Attig:邮件组读者与论坛观众欢迎与转换行动决策者直接交流。他们要LC的人在邮件组里表达个人观点。
──此发言及后面Hillmann的发言,说明LC项目成员并不参加邮件组讨论,而这点很让两人不快。并且这两个发言都没有得到LC方面的回应。
──提问者John Attig为RDA联合指导委员会(JSC)的ALA代表,其实在RDA-L邮件组,印象中也极少见到JSC成员发言。

Robert Ellett:Marcum和Wiggins在ALCTS于2011年8月的RDA网络会议上很棒,还会有更多这样的机会吗?
Wiggins:更多由LC、ALCTS或其他实体的网络会议正在考虑中

Janet Ahrberg:转换行动中是否包括厂商?
Wiggins:已经进行中

John F. Myers:当习惯于一定的认知框架,就难以认识打开的另一个维度。致力于转换行动者不应该因负面评论而气馁。提供从MARC到新框架的转换很重要,但先开发新框架,然后建立返回MARC的桥梁也有道理。

Diane Hillmann:希望LC成员可以在邮件组中以个人观点回应评论。LC正在开发下一个大事(the Next Big Thing)的建议要求保证图书馆界将是完全参与者,因此可避免silo。图书馆界关心,所有人都在讨论中发出声音者。

Paul J. Weiss:可以理解厂商与国家图书馆必须有统一的声音,但是现在图书馆界把LC当作合作伙伴,而非父母。框架开发者不应该担心与图书馆界观点不一致。

John Attig:“LC制造”,或者甚至“图书馆制造”,不是所希望的
──此意不明?是要非图书馆制造?

Cheryl Cook:框架小组应该看看Kuali OLE,一个面向社区的研究图书馆管理系统,使用开源软件,因为它连接财务和书目数据。
Wiggins:框架确实会考虑这类连接

论坛闭幕时发表意见,图书馆社区需要扎克伯格(脸书CEO)

Via RDA-L: US RDA Test Update and BibFrame Forum minutes available
书目框架邮件组:BIBFRAME listserv

———-关于书目框架转变行动———-
准备抛弃MARC?美国国会图书馆启动“书目框架转变行动”(2011年5月24日)

“书目框架转变行动”引来一片赞扬(2011年5月25日)

MARC的日子屈指可数?(2011年11月1日)
《LC书目框架计划总体规划》发布

国会图书馆书目框架计划总体规划(2011年11月2日)

未来书目格式的目标与测度(2011年11月2日)

Karen Coyle博文,从费用、协作与创新三个方面,为该计划撰写她所设想的目标与测度。
(本次论坛她因要参加同时间召开的图书馆关联数据孵化小组会议而未能参加,但在邮件组中要求提供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