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规范记录与参照指南》笔记(附ISADN)

GUIDELINES FOR AUTHORITY RECORDS AND REFERENCES / Revised by the IFLA Working Group on GARE Revision. Second Edition. München : K.G. Saur, 2001

《规范记录与参照指南》简称GARR,1984年第1版题名《规范与参照款目指南》(Guidelines for Authority and Reference Entries),简称GARE
作为IFLA关于规范数据的标准,GARR主要供支持全球书目控制(Universal Bibliographic Control,UBC)项目的国家书目机构使用。UBC由197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会议确立,国家书目机构有责任“建立本国作者(含个人和团体)名称的规范形式,以及本国作者、个人和团体的规范表”。
GARR所称的“规范”范围包括个人、团体和作品/内容表达,有3种款目形式:规范记录/款目、参照款目和一般解释款目。GARR的作用和形式大致可对应于著录方面的《国际标准书目著录》(ISBD),规定了规范系统的结构,包括所用元素、排列顺序和前置标识符。但GARR不规定标目、参照、附注等的实际形式,这些信息由国家书目机构及编目规则决定,遵循IFLA的其他文件如《个人名称》和《匿名经典》。

规范记录的7大项及前置标识符如下:
1、规范标目项:规范标目 = 并列标目/链接规范标目
2、信息附注项:公共附注
3、见参照根查项: < 根查
4、参见参照根查项: << 根查
5、编目员附注项
6、来源项:编目机构名称 ; 编目规则或标准 , 日期
7、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项:ISADN [曾有计划但未实现]

如前所述,GARR(及前版GARE)不涉及如何确定规范形式。但由Barbara B. Tillett撰写的本版“导言”,引用“最小级规范记录与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工作组”(IFLA UBCIM Working Group on Minimal Level Authority Records and the ISADN, MLAR)在1998年报告中的认识,对规范形式问题作了前瞻性的解说。摘译如下:
MLAR在1998年报告中认识到,IFLA要求每个人对全球标目使用相同形式的UBC目标,既不实际也不再有必要。随着计算机能力发展日趋成熟,一个国家根据一套编目规则创建的规范记录,可以链接到另一个国家的记录,以方便共享规范记录,并有潜力由计算机辅助调节显示规范形式。
MLAR认识到,“要求每个人对全球标目使用相同形式的IFLA的UBC目标,既不实际也不再有必要”。上述陈述基于一个事实,“有理由使用最终用户熟悉的名称形式,以他们可以阅读的文字,以他们最可能在图书馆目录或国家书目中查找的形式。因此,本工作组认识到,重要的是允许保留基于国家或规则的、在国家书目和图书馆目录中所用标目规范形式上的差异,以满足特定机构用户的语言与文化需要。”
这个意在保留标目规范形式差异的新原则,现在必须与另一原则相关,即作为目录在本地或地区环境中基本需求的检索(点)一致性,无论是传统卡片目录还是国家书目,或者在自动化系统和互联网上。如今,这一需求的范围与功能可通过开发链接所有相关规范记录的不同自动化方式实现,以前需要但要全球一致性不切实际的,将可以达成。统一标目的概念,在应用相同编目规则的环境中仍然有效,现在则有了一个以不同方式实现此功能的新定义。通过本国传统及自动化目录与书目所用的检索(点)一致性,也通过多文档多国环境中的链接方法,检索者/用户查寻时在搜索、查找和识别上得到帮助。除了使用全球一致形式,通过允许查询与显示所有形式的链接机制,我们将达到同样功能。

[update]关于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International Standard Authority Data Number, ISADN)
本文件规定在规范记录中包含一个国际标准规范数据号(ISADN),但未给出关于其形式或结构的细节。在分阶段执行国际规范系统的初始总体计划中,工作组原计划需要这样一个数字,特别是为自动处理机读记录提供便利。不过,有关如何构建这样一个号码,以及如何控制规范机构分配号码等细节,仍有待制订。实际上,正在重新考虑国际标准号的必要性,作为对初始总体计划的审查的一部分,而且可以确定,分配和指定这些号码的实际障碍超过其潜在的用处。然而,与此同时,已在规范记录结构中为该号预留了一个位置,并已准备增加或代之以由国家书目机构指定的规范控制号。

LC/NACO规范记录RDA更新开始执行

“PCC可接受标目实施工作组”在2012年1月提出LC/NACO规范记录RDA更新方案(草案),征求意见截止6月1日。更新后的方案已于7月11日发布,第一阶段为LC/NAF批增加667附注字段的工作已于7月30日启动。
见:LC/NACO Authority File Programmatic Changes (2021-7-31)

———-分阶段转换LC/NACO规范文档为RDA———-
The phased conversion of the LC/NACO authority file to RDA (DOC文件)

更新方案由原来的三阶段改为两阶段:
第一阶段:对在RDA下1XX字段不能使用且不易以机械方式[批量]更改的规范记录,增加677字段[非公开通用附注]做标识。
日程:实施方案批准后尽早执行[]
分为两种情况:
1、前AACR2或AACR2兼容记录(008第10位代码为a,b,d),1XX有待逐一审核,增加667字段,内容为:
THIS 1XX FIELD CANNOT BE USED UNDER RDA UNTIL IT HAS BEEN REVIEWED INDIVIDUALLY.
2、1XX字段包含不兼容RDA元素,有待更新,增加667字段,内容为:
THIS 1XX FIELD CANNOT BE USED UNDER RDA UNTIL IT HAS BEEN UPDATED.

第二阶段:修改检索字段(1XX、4XX和5XX)适于机械操作[批量]的规范记录
日程:尽可能在接近PCC实施RDA日(Day 1)时执行
在第2阶段结束后,所有没有667字段标记的AACR2记录中的1XX字段,均可用于RDA环境。

原第3阶段转换AACR2规范记录为RDA,是给所有符合RDA规则的旧记录加上rda标记。原来的日程称,由于涉及大量记录,将不得不分成多个片段执行──此次当因处理数量量太大而省略。

———-LC/NACO规范档更改概要———-
LC汇总上述方案,写了“LC/NACO规范档编程[批量]更改概要”,对两阶段所做的事做了明确易读的解说,作为编目员须知:
Summary of Programmatic Changes to the LC/NACO Authority File: What LC-PCC RDA Catalogers need to know(PDF)

第一阶段加667字段,需要审核修改的AACR2记录包括
1. 会议标目
2. 1XX含子字段$lPolyglot(多语种)
3. 1XX子字段$l中有&
4. 个人名称含子字段$c
5. 1XX子字段$s以“libretto”或“text”起始
6. 条约
7. 某些合奏音乐作品

第一阶段加667字段,需要补充强化:

1. 个人名称增加046字段[特别编码日期]
2. 由100子字段$q创建378字段[个人名称完整形式]
3. 自动生成382,383,384字段[音乐作品的表演媒介、数字标识和键]

第二阶段1XX字段实际处理:
扩展缩写‘arr.’, ‘acc.’ and unacc.’
修改标目Bible(圣经)
修改标目violoncello(大提琴)
缩写标目Dept.
修改标目Koran(古兰经)
修改统一题名Selections(选集)
处理X00 $c
处理日期子字段

———-相关链接———-
“PCC可接受标目实施工作组”网站上也列出了各种批转换处理的说明文件。
PCC Acceptable Headings Implementation Task Group
虽然针对的是MARC21规范格式,但对其他需要进行MARC格式转换的机构也会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参见:LC/NACO规范记录RDA更新方案(2012年2月2日)

剑桥倚天屠龙史

看到游园推荐的一本相当有趣的书:
《剑桥倚天屠龙史》
原名: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Chinese Kongfu in Yuan Dynasty
作者:Dr. Jean-Pierre Sean
译者:新垣平

此书实际上是网名为新垣平的人、托名Jean-Pierre Sean所著,或者说,两个名称实为一个人的不同笔名。
见过有多人合用一个笔名的,一个人在不同作品中用多个笔名更是常见,但一个人在一部作品中用多个笔名倒是第一次见到。

最近正好对检索点感兴趣,于是根据《中国文献编目规则》、RDA和AACR2探究一番编目时如何选择检索点。

———-《中国文献编目规则》第二十二章 个人名称标目———-
根据《中国文献编目规则》(第二版),通常情况下,依据个人名称检索点选取原则,Jean-Pierre Sean为作者,应作为检索点(701字段;22.1.1.2a),新垣平为译者,也应作为检索点(702字段;22.1.1.2b)。这是通常做法。
但依据确定个人名称标目(形式)的原则(22.2.1.3),就与前述原则冲突了:
a. 一个人一般只能有一个规范的标目名称。
d. 个别作者在不同历史时期或不同领域以不同名称题署文献,都很知名,……可酌情分别建立标目,并作相关参照。
由于在同一部作品中出现,既非不同时期、又非不同领域,不符合d的规定,只能选择一个做规范标目──也就是说,在书目记录中只能做一个检索点。不同名称在规范记录里反映。
如此,根据22.1.1.2a选择“作者”Jean-Pierre Sean吗?由于这是个外国人名,根据22.2.4.6d,无中译名称应根据《世界人名翻译大辞典》等权威工具书译出其姓或名称。手头没有工具书,查了一下,Sean一般译做“肖恩”──估计没人想得到用这个名称去查。
或者,还是应该根据22.2.4.2b,存在多个笔名(网名),应选择最著称的为标目,用“译者”新垣平?二者相比,似乎用后者更合理。

———- RDA 9.2.2.8 有多个身份的个人 ———-
RDA的规定比较宽松,没有时间和领域的限定:“如果个人有一个以上身份,选择与每个身份相关的名称作为该身份的首选名称。个人有一个或多个笔名(含联合笔名),或其真名与一个或多个笔名,均构成多个身份。”在举例中,M.W.Ranney在不同作品中使用多个笔名,均作为首选名称。
也就是说,这里作者和译者均可作为规范检索点。

在芭芭拉的RDA培训中(模块4 个人、家族和团体),举了一个例子《猪小姐的生活指南》,或许与《剑桥倚天屠龙史》有些类似:
Miss Piggy’s guide to life / by Miss Piggy as told to Henry Beard
100 0# $aMiss Piggy.
245 10 $aMiss Piggy’s guide to life /$cby Miss Piggy as told to Henry Beard.
700 1# $aBeard, Henry.

在WorldCat中查到的记录,均以Henry Beard为作者,忽略了猪小姐。
AACR2,22.2B2“单独的书目身份”说明,以不同类型作品作为建立多个身份的条件,与《中国文献编目规则》更接近。

———-疑问———-
对于鲁迅这样有N多笔名的人,按RDA的规定,分别给每个笔名(不包括变异形式)做检索点吗?然后通过连接规范记录,实现集中不同笔名的所有作品?
这种做法或许也不是没有理由的。从《剑桥倚天屠龙史》这样的特例看,在书目中均提供检索点的方式还是合理的。另外前两天刚听某位同行说,有读者对查鲁迅却查到并未署名为鲁迅(实为鲁迅所作)的作品很生气。看来在书目中集中同一作者所有作品的方式,还不见得受读者欢迎。
更人性化的方式或许是,通过规范记录提示读者,鲁迅还有其他笔名呢,要不要也看一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