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LA-LRM正式版笔记

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 A Conceptual Model for Bibliographic Information

LRM(2017年8月版)宣布成为IFLA新标准时,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 (LRM)网站上挂的还是提交批准时的版本(Not yet endorsed by the IFLA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r Governing Board),现在已经更换为批准版(Endorsed by the IFLA Professional Committee),可以放心地作为标准引用了。
参见:2017年IFLA新标准(6项)(2017-8-25)

—– 关于名称中FR丢失的疑问 —–
作为“功能需求”(FR)系列的统一版,LRM在2016年全球评审时标题是FRBR-LRM,最终改成了IFLA-LRM。
RDA-L论坛有人疑惑,为什么FR家族发展到最后,FRBR不见了?
[RDA-L] Why FRBR-LRM to LRM? (2017-5-29)
一位同仁引用2.1“范围与目标”一节中强调书目“数据”而非包装,认为因此需要将LRM与FRBR的“书目记录”脱钩。
然而LRM中并没有明确的说明文字,也尚未在其他地方看到官方解释。
可以看到LRM有一个副标题“书目信息的概念模型”——用的是“书目信息”,既没有用较早FRBR的“书目记录”,也没有依后来FRAD/FRSAD用“书目数据”。

—— 用户、用户任务及与ICP关系 —–
FR系列中的“用户”包括数据制作者(图书馆与书目机构)与使用者(信息中介、最终用户),但LRM中制作者不再作为“用户”,目标是最终用户(信息中介的需求也归入最终用户需求了吧)(2范围与目标,p.9)。
因之,用户任务仅有5个:查找、识别、选择、获取、探索(Explore)。与《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6目录的目标与功能”完全一致——虽说ICP 2016根据LRM修改其实体,但这5项其实是延续ICP 2009的。
参见:《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2017-3-5)

—– 与2016全球评审版的区别 —–
LRM的2017年3月版在5月发出时,自己曾经与LRM 2016年全球评审版做过初步比对。按RSC说法基本没变化,正好偷懒相信了吧。与2016年版相比的大致变化可归纳为如下4个方面(以下Attribute译为“特性”,区分于通常译为“属性”的Property):
1、原来有”实体等级表“,此次新增:特性等级、关系等级;以及:属性索引、关系索引。提供特性、关系的多元展示。
2、实体、特性、关系的定义改写、范围调整等比较普遍,应该是去年意见反馈中提出的对英语表述的改进。[联想到当年RDA改写]
3、有不少特性、关系改名、新增、删除。[本拟做对照表,想想变化会比较大,还是需要时有针对性地选择相关部分做]
4、特性编号改变。原来实体、特性、关系编号形式相同,均为二级,如:LRM-E1/A1/R1 。现在特性改为三级,增加适用的实体,如:LRM-E1-A1。[1代表顺序数字]

依目次看主要变化(新增节、节标题变化)
4 模型定义【新增Figure 4.1,解释模型中实体vs特性的作用(Nomen)】
4.1 实体【重新阐述定义;改变范围;增加、解释例子】
4.2 特性
4.2.2 Hierarchy Structure for Attributes(新增)【新增Table 4.3特性等级】【解释新的特性编号系统:由如LRM-A1改为如LRM-E1-A1】
4.2.3 Remarks on the Attributes of the Entity Res(原名:4.2.2 Remarks on Specific Attributes in the Model)【各种属性:改写/重新阐述定义;改变范围;改名/新增/删除】
4.2.4 特性详细定义【Table 4.3特性 变为Table 4.4】
4.2.5 Index to Attributes(新增)【新增Table 4.5特性名索引】
4.3 关系
4.3.2 Hierarchy Structure for Relationships(新增)【新增Table 4.6关系等级】
4.3.3 关系详细定义【Table 4.4关系 变为Table 4.7】
4.3.4 Relationships Ordered by Domain(新增)【新增Table 4.8关系以实体为定义域排序】
5 模型概览
5.2 Constraints between Entities and Alignments(新增)
5.3 Modelling of Online Distribution(新增)
5.6 Representative Expression Attributes(原名:5.4 Representative Expressions)
5.7 集合体模型【重绘 Figure 5.7 General Model for Aggregates】
5.8 Modelling of Serials(原名:5.6 Serials)
Chapter 7 Glossary of Modelling Terminology(新增)

ALCTS关于全面实施LC分面词表的白皮书

美国图书馆协会下属的图书馆馆藏与技术服务协会(ALCTS)发布关于分面词表的白皮书,标题是《勇敢新(分面)世界:全面实施LC分面词表》

看到标题中“LC分面词表”,以为是OCLC基于LCSH的FAST。实际上是3个由LCSH中非主题(论题)术语组成的小词表,前些年已经发布于LC关联数据服务(id.loc.gov)
Library of Congress Genre/Form Terms for Library and Archival Materials (LCGFT) 图书馆和档案资料用体裁/形式术语表
Library of Congress Medium of Performance Thesaurus (LCMPT) 演出媒介叙词表
Library of Congress Demographic Group Terms (LCDGT) 人口统计组术语表

如《主题规范数据的功能需求》(FRSAD)所说,这些术语不是作品的主题(aboutness),而是说明本身”是什么“(isness),属于作品的其他属性,比如作品的形式、演出媒介等——这也是这些词表被独立出来的原因吧。

白皮书希望这3个词表能够全面实施,即不仅开始在新记录中增加、也对旧记录进行回溯,既包括书目记录、也包括规范记录。这显然需要大量投入,除了编目员需要培训外,还需要计算机程序进行批量回溯处理,承担主要工作的将是LC、合作编目项目(PCC)、OCLC和图书馆自动化系统厂商。

白皮书内容包括:新词表的简史,培训与实施的资料,为支持当前全面实施所需修订的政策与其他文件,回溯实施的挑战与可能性,分面非论题属性的显示、索引与查询,全面实施的讨论。可以说考虑到了实施的各个层面。

总之,这是英语世界编目界一件颇具雄心壮志的大事——在编目被不断唱衰的环境下确实“勇敢”——只不知是否果能顺利实施?

—–《勇敢新(分面)世界:全面实施LC分面词表》执行摘要 —–

A Brave New (Faceted) World: Towards Full Implementation of Library of Congress Faceted Vocabularies
A white paper prepared by the Working Group on Full Implementation of Library of Congress Faceted Vocabularies, ALCTS/CaMMS Subject Analysis Committee, Subcommittee on Genre/Form Implementation
Submitted to SAC on June 16, 2017
Re-submitted with corrections on July 13, 2017

URI: http://hdl.handle.net/11213/8146

过去十年,LC联合ALCTS/CaMMS/SAC(图书馆馆藏与技术服务协会/编目与元数据管理部/主题获取委员会)及其他社群,开发了一套新受控词表,显示资源发现新时代的潜力。这些词表设计用于描述资源的多个非论题特性,这些特性先前使用LCSH主题词及MARC控制数据字段描述,有混合的成功。
白皮书概述至目前为止,为开发与促进实施这些新的LC词表所做的工作,建议下一步为达到在书目与规范元数据中全面及回溯实施分布词表术语的步骤。这个新时代呈现海量变化,可以说是与 RDA 和关联数据实施规模相同;事实上,它将需要如 LC、PCC(合作编目项目)、OCLC 和其他实体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尽管这些实体是本白皮书的主要受众,也希望整体英语编目界进一步讨论与努力。
LCGFT、LCMPT和LCDGT,由LC在ALCTS/CaMMS/SAC关于体裁/形式实施子委员会和专家编目社群的大力协助下合作开发。对于非LC小组,包括了关于词汇本身内容的工作,更新MARC格式以使这些属性能够细颗度编码,编目实施的最佳实践,包括在线研讨会和面对面会议的培训课程,并研究了遗留书目元数据中的分面术语的程序化回溯赋值问题。
为使前述努力出成果,需要扩大努力范围。尽管在 ALA 和专家社群中存在着强大的人才,但这些群体中没有一个有能力追求全面的当前和回溯性实施。此外,在相当巨大的书目元数据包括这些分面属性之前,这些属性启用的最佳用户发现体验的愿景仍然遥不可及。
全面的实施需要对编目员进行广泛和全面的培训(”当前实施“) , 并通过开发细致和强大的机器算法来实现回溯实施。这两条战线的工作已经开始,现在需要国家和国际实体的投入与支持,如 PCC、LC、OCLC 和图书馆系统供应商。这种支持将使下列方面能够:
-在共享环境下编目员的综合分面词表培训
-为体现在或很可能体现在多个载体表现中的作品(或内容表达)日常创建作品级(并在许多情况下内容表达级)规范记录
-利用由专家社群开发、审查和测试的算法,回溯实施分面词表术语
-显示和细化所有分面数据的索引,包括(但不限于)MARC 书目字段046、370、382、385、386、388和 655(或它们在其他编码标准中的等同项)
-显示和细化规范数据的索引,包括属性(包括 MARC 字段046、370、372、374、375、380、382、385和 386)和 syndetic 结构
-尽管上述组件用MARC元数据术语表示,但知识工作将可转换到新兴的元数据格式如BIBFRAME,只要这些格式具有足够的粒度和表现力。

RSC关于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的宣告

去年11月年会,RDA指导委员会(RSC)决定启动3R项目,很重要的部分就是按IFLA的《图书馆参考模型》(LRM)改造RDA。到了3R项目动工的2017年4月,LRM却未按预期在2017年初获得批准。3R项目如期开工,因为RSC由内部信息确认文本不会有大的修改。LRM在2016年公示后的修改版即2017年3月版于5月先期公布,8月IFLA年会LRM终获批准。

昨天(2017-9-19)RSC正式在网站发布确认信息(IFLA Library Reference Model),简短的信息表达3个要点:
-欢迎LRM成为IFLA标准
-LRM与3R项目所用草案没有重大变化
-RSC建议RDA工具包用户熟悉LRM,为2018年新工具包做准备

与FR系列模型相比,LRM实体有一定的变化。而RDA结构将按LRM实体建立,可以想见原来的章节编号大概会完全推倒重来了。

参见:
RDA将在2017年依照IFLA-LRM更新(2016-11-21)
FRBR家族新进展:LRM 2017年3月版、IFLA标准PRESSoo 1.3发布(2017-5-25)
2017年IFLA新标准(6项)(2017-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