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6版)发布

近日在为4月CALIS西文编目培训备课,发现新版《国际编目原则声明》(ICP)已经发布,是为2016版(2016年12月)。目前尚无中文译本。
参见一年半前发布的:《国际编目原则声明》2015版(草案)(2015-8-20)

当时曾大致对照过2015草案与2009版,发现的主要变化有二:
其一,“实体”根据2010年出版的《主题规范数据的功能需求》(FRSAD)做了调整,由11个变为9个,即分别采用FRBR、FRAD、FRSAD所定义的三组实体:WEMI,PFC,Thema、Nomen。当时说明要根据FR统一概念模型修改。
FR统一概念模型在2016年2月以《FRBR图书馆参考模型》(FRBR-LRM)为名发布全球评审版,一度听说会在2016年底正式发布为IFLA-LRM。虽然至今尚未发布,但由RSC的信息是内容已确定,只是通过手续问题。但ICP 2016仍是上述9个实体。
参见:RDA实施IFLA-LRM公告(2017-2-6)

其二,“总原则”增加了3个:互操作、开放性、可访问性。
此次详作对比,前面的原则基本没变化(解说文字多有调整或增删),原来最后的段落略作修改后作为最后一个总原则(合理性),因而总原则由9个增加到了13个。如先前所理解的,新增的3个原则主要针对目录/书目数据利用政策,此次仅发现“互操作性”部分由“一致性与标准化”分出
“总原则”文本对照附后。

———《国际编目原则声明》总原则(2016 vs 2009)———
说明:本次翻译基本沿用2009中译用词,除“数据单元”均改为“数据元素”。
格式:2016版【2009版】(对照说明)

1 用户的便利性:便利性意味着应当全力保持所有数据对用户可理解且适用。“用户”包括所有查询目录、使用书目和/或规范数据的任何人。在对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做出抉择时应考虑到用户。【在对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做出抉择时应考虑到用户。】(增加前2句说明)

2 通用性:在著录与检索中使用的词汇应与大多数用户所用的词汇相一致。(“一致”由 accord 改为 accordance)

3 表达性:著录应当如资源本身所示加以表达。个人、团体和家族名称的受控形式应按实体描述其本身的方式来确定。作品题名的受控形式应当按原始内容表达的首个载体表现所呈现的形式来确定。如果这不可行,应当使用参考源中所用通用形式。【著录以及名称的受控形式应按实体描述其本身的方式来确定。】 (解释更明确:分开说明“名称”和“题名”,增加“参考源”)

4 准确性:书目和规范数据应当是被著录实体的准确描述。【应如实描述被著录的实体。】 (“准确”代替“如实”)

5 充分性与必备性:应当包括的数据元素是用于:方便所有类型用户获取,包括有特殊需求者;实施目录的目标与功能;描述或识别实体。【只应包括那些在著录以及检索点名称的受控形式中对完成用户任务所必需的,以及对唯一识别某一实体所必不可缺的数据单元。】(强调“获取”;“目录的目标与功能”代替“用户任务”,用语不同、含义一致)

6 有意义:数据元素应与著录相关,特别是考虑实体间的区别。 【数据单元应具有目录学意义。】 (明确“目录学意义”)

7 经济性:当达到某一目标存在多种途径时,应选择整体最方便可行的途径(即费用最少或方法最简单)。 【当达到某一目标存在多种途径时,应选择整体经济性最佳的途径(即费用最少或方法最简单)。】(“方便可行”expediency and practicality 代替“经济”economy)

8 一致性与标准化:应尽可能实现著录与确立检索点工作的标准化,以取得更大的一致性 。【应尽可能实现著录与确立检索点工作的标准化。这样能够取得更大的一致性,从而提高共享书目数据与规范数据的能力。 】(“数据共享”分入新增原则10“互操作性”)

9 集成化:各类资源的著录以及各类实体名称的受控形式应尽可能基于一套共同的规则。 【各类文献的著录以及各类实体名称的受控形式应在适用范围内基于一套共同的规则。】(“资源”代替“文献”materials;“应尽可能”代替“在适用范围内”)

10 互操作性:应该全力确保书目和规范数据在图书馆界内外的共享和重用。为数据交换和发现工具,高度推荐采用方便自动翻译和消歧的词表。 (新增)

11 开放性:对数据的限制应当最小,以促进透明度、遵循开放获取原则,如同《IFLA开放获取声明》所声明的。对数据获取的任何限制应当充分说明。(新增)

12 可访问性:获取书目和规范数据,以及检索设备的功能,应当符合可访问性国际标准,如《IFLA图书馆员和其他信息工作者道德准则》所建议的。(新增)

13 合理性:编目条例中的规则应有可论证性而非随性意。如果在特定情况下无法遵循所有这些原则,则应当找到可论证的、实用的解决办法,并解释其合理性。【总原则进而规定,编目条例中的规则应有可论证性而非随意性,要认识到原则在特定情况下可能相互冲突,当发生这种情况时,建议采用可论证的、实用的解决办法。】(增加小标题及最后一句“合理性”)

[MARC记录样例] 个人诗全集:是“诗集”还是“全集”?

RDA-L邮件组新近讨论话题:[RDA-L] conventional collective title, omarherdez, 2017年03月01日

某作家是个诗人,没有其他体裁的作品,那么他的诗全集用什么做惯用总题名:Works,还是Poems?
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Poems”,单一形式作品集嘛(RDA 6.2.2.10.2 单一形式的作品全集)。
可是,不少人认为,因为这就是该作者的作品全集(尽管是单一体裁),因此适用 RDA 6.2.2.10.1 作品全集,要用“Works”。
查AACR2有相同规定。有人说LCRI曾说用专指词,查了LCRI 25.10. Works in a Single Form,似乎并非如此:
Rule 25.10A applies to collections of three or more works in one form when the author writes (or is assumed to write) in two or more forms.
条款明确说明*作者写作多种体裁时*,一种体裁的作品集采用特定体裁术语。换言之,作者写作一种体裁时,不适用该体裁术语。

Robert Lee Frost (March 26, 1874 – January 29, 1963) ,美国诗人
245 14 $a The complete poems of Robert Frost / $c with a preface by the author ; an appreciation by Louis Untermeyer.

240 10 $a Works (RDA 6.2.2.10.1)【作者仅写诗】
or
240 10 $a Poems (RDA 6.2.2.10.2)【作者有多种体裁作品】

由于此作者实际上被发现有其他体裁作品,所以没有异议地用“Poems”。

对于这样的规定,还是很困惑的:
同样根据RDA 6.2.2.10.1,只要在出版的时候是作品全集,就用“Works”。
假设某作家早年只写诗(或其他单一体裁作品),出版了全集,使用“Works”。后来他不再写诗,而改写其他体裁作品(散文、小说、戏剧等等),晚年再次出版诗全集,此时要用“Poems”——内容完全相同,却用不同的惯用总题名,因而肯定被视为不同作品,怎么说都会很奇怪!

RDA为3R项目所做修改(附:多个首选名称)

RDA将于2017.4-2018.4实施为期一年的“RDA工具包重构和重设计”(3R)项目,期间将冻结RDA内容。RSC现任主席Gordon Dunsire本月初向RSC提交文件《RDA为3R项目所做准备》(RSC/Chair/18),概述RDA工具包2017年2月发布中将出现的一些术语或措辞的变化,以及变化的背景。
这些变化主要是用词标准化,不影响条款的解释与使用,是为3R项目、包括根据IFLA《图书馆参考模型》(LRM)修改RDA做准备,同时方便RDA内容冻结期间,RDA译本尽早使用与LRM一致的标准化用词(译本大多尚未与最新英语版同步,更新将体现在工具包2017年8月发布中[update 2017-2-23: 2017年2月发布版,德、法、西、意译本均已与2016年4月更新同步])。

Preparation of RDA for the 3R Project (RSC/Chair/18, 2017-2-7)
背景
– 3R项目(参见[1]之“迈步向前(工具包重构与重设计)”)
– LRM(参见[2][3])
– 译本(参见[1]之“RDA翻译”)
– RDA条款组织
按LRM,每个实体单独处理(某些在2个实体内组织的元素将被拆开,如作品和内容表达部分)

RDA工具包2017年2月发布的变化
– RDA元素定义、标签和工具包条款中,“资源”由具体实例的首选标签代替,即分别使用“作品”“内容表达”“载体表现”或“单件”。
– 词组“个人、家族和/或团体”及其复数形式分别由“施事者/行为主体”(agent)单数复代替。
– 从RDA元素标签中去除英语不定冠词a/an和定冠词the。如“identifier for the item”变为“identifier for item”,使元素和说明语的标签一致,为新元素和说明语提供一个模板。
– 在用于记录一个元素时,定冠词the(该)用不定冠词a/an(一个)代替。例如RDA9.2.2.2中,“从下列来源确定该首选名称”替换为“从下列来源确定一个首选名称”。本改变及以单数形式引用一个元素强调,不强制RDA元素的可重复性,给予一个编目社区选择记录任何元素的一个或多个版本。【RDA-L对“可重复性”的讨论见下“多个首选名称”】
– 某些条款和元素定义中,“和/或”用“或”代替。“或”可用在更广泛的、包括含义“A或B或两者” 。
从检索点条款中移除“按此顺序”。这给予一个编目社区选择按条款的呈现顺序或者某些其他顺序来构建检索点。(不规定检索点中元素的先后顺序,参见[3]之“对RDA规范检索点的影响”)

相关博文:
[1] RDA是个全球标准吗?以使用、翻译和治理作为指标(2016-10-20)
[2] RDA将在2017年依照IFLA-LRM更新(2016-11-21)
[3] RDA实施IFLA-LRM公告(2017-2-6)

——— 多个首选名称:规范控制不再依赖规范检索点 ———
[RDA-L] More than one preferred name? (2017-2-8)
– 对于上述文件中the用a/an替代部分称“不强制RDA元素的可重复性,给予一个编目社区选择记录任何元素的一个或多个版本”,RDA-L邮件组中的活跃人物,德国斯图加特媒体大学教授Heidrun Wiesenmueller提出疑问:像个人的首选名称、正题名或作品的首选题名这样的元素,(在同一应用社区)难道不是不可重复的吗?
美国塔夫茨大学的Steve McDonald认为,上述规定指“确定_一个_首选形式”,并未重复。“而隐含的形式多样性来自这种可能性,即其他来源的书目和规范记录可能使用不同形式……用关联数据,还可能明确关联在不同目录中表达的实体……事实上,图书馆还有可能为不同用户定制首选形式:一个用户可能首选古代文献学者们所用的名称形式,而另一个用户首选在IMDB中使用的名称形式”。
著名博主James L. Weinheimer则直接称,“我猜想这是个面对关联数据的前瞻性规则”。“不必有其名称的单个‘首选形式’……只要配置正确,目录将能显示任何或所有来自VIAF记录的信息,而不是100$a……”。他同样设想了因人而异的显示形式。
– 权威诠释来自JSC主席,他首先肯定了前2位的回复,然后做了自己的说明。其中引述他本人在2014年IFLA年会的文章,提到RDA希望在国际文化遗产界实施,“在能够实施RDA前,各界、各机构不应该也不必决定一个元素的‘首选’标签,毕竟在国际书目控制(UBC)的15年间,国际图书馆界并没有做到。”“简单地说:当来自一个机构库、图书馆管理系统和机构档案的数据——均使用RDA——关联在一起(通过URI或规范控制号对照),每个来源使用一个不同的首选名称,会发生什么?结果是多个首选名称,数据由其他更有效方式合在一起”。

正如刘炜、张春景、夏翠娟(2015)在《万维网时代的规范控制》中所指出的,“可以URI……使‘标目’问题得到完美解决,即不需要选择任何一种优先形式作为标目”。BIBFRAME取消规范类,也是出于相同的考虑(参见2016《BIBFRAME核心类演变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