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剑桥图书馆馆员活动日摘记

昨天(2014.1.6)在徐家汇上海交通大学参加剑桥大学出版社召开的第三届剑桥图书馆馆员活动日,据介绍前两届分别在台湾和香港召开。说是活动日,其实就是会议听报告,并无其他活动。会议主题“蜕变:为不断发展的学术界打造全新的图书馆”,听说相同活动近日在北京还将有一场。

剑桥大学出版社西蒙·罗斯(Simon Ross)把开幕致词变成了半个报告,题为“学术出版,路在何方”,谈该社应对市场环境变化的一些设想。一开始放了几个对照图,显示全球各地图书馆经费情况,除亚太地区在增长,其他地区都持平甚至下降,不免令我想到竹帛斋主最近吐槽数据库商涨价(“十问数据库商!!!”)。我以为,成本+预期收益=售价,其他地区因图书馆预算下降而售价无法与CPI同比提高,导致数据库商预期收益下降,此时亚太地区图书馆预算未受影响,数据库商为维持整体收益,自然对本地区有较高期望——说到底,就是数据库商觉得你有钱!真从经费统计上看不增长乃至下降了,数据库商自然无法再狮子大开口。

回到正题。除两个与该社合作出版的期刊广告外,会上共有6个报告,加上开幕致词,我总结热点为4个关键词:
开放获取(OA)、开放课程(MOOC)、发现系统、电子书
——最近MOOC大热,对于图书馆如何融入在线教育环境或在其中发挥作用,无论是此次会议还是其他地方,我都还未获知任何有启发的看法。

个人印象最深的是丹佛大学图书馆学术交流与馆藏服务副馆长Michael Levine-Clark分别在上下午的二个报告,分别是关于发现系统和电子书的大规模统计,做得相当细致,其方法值得借鉴,收到PPT后待详看:
1、Discovery or not? A major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e effect of web-scale discovery systems on online journal usage(发现与否?网络规模发现系统对在线期刊使用的影响的重要纵向研究)
这个由多所大学合作的项目,针对4家最流行的发现系统,试图研究使用发现系统是否对电子期刊的使用存在影响。每家发现系统选6所共24所图书馆(其中20所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各1所),对于来自6家出版商的有完整24个月(实施前后各一年、以学期为界)counter数据的期刊进行使用对比,排除异常值(偏离较高的100多个),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到底是图书馆、出版商还是发现系统对使用造成了影响?
有一个结论很有意思:发现系统对不同出版商影响不同,有的期刊在使用发现系统后使用反而下降
2、E-books’ impact on print(电子书对纸本图书的影响)
首先介绍丹佛大学5年中纸书购买下降50%,电子书中非永久性的也在增长(即重使用、轻收藏,或曰access vs ownership问题)。三类电子书采购方式:1、直接(单本、打包);2、永久,订购(打包);3、需要驱动采购DDA(无授权、STL、购买)。
调查针对丹佛大学图书馆购买的杜克大学出版社2008年的电子书,同时也购买纸本,在2009-2012每年年底统计使用。当然两种“使用”含义是不同的:纸书按借次,不同读者借期不同、借后实际使用不明;而电子书计算每次访问。
从统计观察到现象的一些推测:电子书会促进纸书的使用,反之不然;有些品种电子书和纸书利用均高,说明内容比形式重要。
[对电子书促进纸书使用的联想:常听某些读书人说,看了电子书后觉得不错,就下单买纸书了,大概是同样效应吧]

对我来说,此次参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想听上交大李芳的“电子资源自动分类专家系统的设计与实现”,也是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中外分类知识组织体系互操作实证研究”的成果吧。这是我一直关注的基于统计的杜威十进分类法(DDC)与中图法(CLC)对照系统,以前上海图书馆也曾介绍过类似系统,目的是由CLC号给出DDC号,为中文编目数据提交WorldCat用;上交大系统则反之,目的是根据外文电子资源记录中的DDC号给出CLC号。
报告介绍了系统从数据清理、统计计数到数据匹配的过程,以及引入LCSH与CLC相关度计算辅助定类等方法,据评估测试,三级类可完成75%。未来希望实现DDC与CLC的双向映射。
目前系统可由MARC和Excel两种格式输入后输出。系统与商业公司合作,看来是要卖钱的,但在编目日益弱化的情形下,图书馆的需求应该不会太大,外包公司或可以考虑。

另:会议资料除剑桥大学出版社广告外,还有一份Linda Bennett的元数据介绍(Metadata: some brief notes),与会议主题没有太多关系(与发现系统略相关),与我的兴趣倒有些相关——但对元数据的理解与我的不尽一致。Bennett女士的头衔是Library Consultant,主持会议最后阶段的专题讨论,从会议日程资料看似乎是本次会议的策划人。
对于Library Consultant,联想到现任JSC主席Gordon Dunsire、元数据领域的Karen Coyle、图书馆自动化领域的Marshall Breeding等目前也是这种身份,不免好奇这个职业的存在,至少在中国是没有的。什么图书馆会向他们咨询呢?查了下Karen Coyle的联系页面,发现她明码标价着:咨询费每小时100美元,外出报告每场1500美元加旅行费。

另一种PDA模式:以使用量决定购入品种

电子书的用户驱动采购(Patron-Driven Acquisition, PDA)或需求驱动采购(Demand-Driven Acquisition, DDA)已经在国外流行几年了。按我之前的认识,图书馆并不通告读者有哪些书,读者只是在OPAC中查到并点击后,才会知道图书馆将因其使用而购买。如果读者使用踊跃,预留经费常很快用完,某项PDA计划也就结束了,很有点先到先得的感觉。(参见:PDA:电子图书的用户驱动采购,2010年12月14日)

昨天看到Gale于10月30日宣布对其虚拟参考书库(Gale Virtual Reference Library, GVRL)采用新的使用驱动采购模式(Usage-Driven Acquisition, UDA),图书馆预付一定金额,在半年时间里读者可使用全部2千多种电子书,最后根据标准COUNTER报告,使用量最多的列入永久购买、不限使用次数。也就是说,计划不会提前结束,而读者使用过的书实际上会多于最终购买的书,对图书馆及读者显然更有吸引力。(Via No Shelf Required: Gale announces new Usage-Driven Acquisition model for GVRL, October 30th, 2013 )

Gale宣称此创新购买模式比其他电子书供应商的选择更好(Gale Launches Innovative Purchase Model for e-books),不过似乎已经谈不上“创新”了。因为前些天正好看到台湾学术电子书暨资料库联盟TAEBDC电子书使用选购,其模式与Gale相当,而提供的电子书更多、试用期更长:
2013年包括Elsevier西文电子书4540种、HyRead 中文电子书2015种,试用期从4月17日至12月31日,最后根据使用量(计算到10月),按经费多少选购、永久入藏。这是该联盟第二年采用PDA:直接提供书目清单,读者可通过数据库商平台、联盟电子书整合查询系统及本馆OPAC三种途径使用、下载电子书。

P.S.:国内CALIS团购PQDT学位论文,采用用户荐购方式,马马虎虎也可算一种PDA,只是在购入前只能依据文摘,并不能使用全文。

关于TAEBDC电子书使用选购,参见:
台湾学术电子书暨资料库联盟:TAEBDC 102年電子書PDA(Patron-Driven Acquisitions)使用選購作業(2013-04-17)
台湾大学:您看电子书,TAEBDC帮您买书!
成功大学:TAEBDC電子書使用選購(2013-05-02)

SkyRiver的电子书元数据服务

这一年多开始把电子书、学位论文的MARC数据导入到图书馆集成系统中,让读者可以在使用OPAC时同时查到电子资源。于是就感受到电子资源元数据质量之差,基本上除了题名和作者,其他就不用指望了。
今天看到III旗下的书目外包商SkyRiver推出电子书元数据服务,感觉真是抓住了商机。
该服务名为“电子MARC快车”,提供OverDrive和3M云图书馆的电子书MARC数据,3天交付。如果只要来自书商元数据的MARC记录,免费;由SkyRiver提供的全MARC记录,则为每条$0.85(如果是其订户$0.75)。
不过,我们的电子书模式与美国不同完全,此法不适用。

见:Maximize Your E-Holdings: eMARC Express